误长生

第28章 欧亚

第二十八章 欧亚

一连把自己关在房中,半闭关半躲人的过了十天后,我听到城堡中传乎清静些了,便换过一袭淡蓝色镶紫边的长裙,把长发随意地束起,蹦蹦跳跳地出了房门。

果然,三楼清净得很。

嗖,二楼也很清净!

一楼,恩,大厅中也很安静,没有川流不息的宾客,没有来来往往的仆佣,太好了!

我一个腾跃,三步并两步地冲下楼梯,高高兴兴地朝着城堡外的花园走去。

刚走了几天,我便看到了从侧门赶过来的扬秀,这个俊秀的小贵族急急来到我身后,恭敬地说道:“小姐,你要出门吗?”

“恩。”我快乐地说道:“也不是出门啦,就是闷了几天想透透气。”生怕他担心,我又补充道:“就在附近透透气,我保证不乱跑。”

扬秀却是一阵沉吟。

这时,我想起了一些事,便停下脚步,对着扬秀好奇地说道:“你把最近发生的大小事说给我听听。”

“是。”扬秀恭敬地说道:“扬中力事不利,已发送回了扬世家。”

“侯爵现在是天妖城呼声最高的俊杰,整个天妖城的少年男女都以见他一面为荣,因此,咱们城堡通向外面的道路上,到处隐藏着好事者的身影,他们日夜潜伏,只等侯爵出现。”

我:“……”

“天妖城十大世家中,有八家放出风声想与侯爵联姻……”

“等等!”我腾地转过头去,瞪着扬中,我闷闷地说道:“我明明在这里,他们为什么还想与林炎越联姻?”

为了我,林炎越把事情闹得这么大,那些世家还敢把女儿嫁过来?他们就不怕自己的女儿吃亏?

扬中低头,他避开我的目光,说道:“小姐有所不知,有人绘制了侯爵的影像四处贩卖……你也知道的,侯爵他长相俊美,气质与天妖城的男子大不相同,再加上小姐你一直叫侯爵做‘主人’,是以有些自命甚高的贵族小姐,对侯爵更加追捧。”

还有这样的事?

我楞了楞,闷了一会后,我又问道:“林炎越呢?我有好些天没有见到他了。”

扬中苦笑道:“侯爵应该是出去躲这些人了,下人们都好些天没有看到过他。”

我郁郁地‘恩’了一声,再问道:“欧亚与那个紫月完婚了没有?”

“没有!”扬中说道:“沃少将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令得紫月小姐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她假装怀孕一事。”

什么?

我吃了一惊,想道:连林炎越都夸奖过那个紫月心机很深,她怎么会这么差劲,才几天就让欧亚看穿了?

我寻思了一阵不得其果后,提步朝着大门走去。

就在我拉着大门准备走出时,扬秀突然说道:“小姐,如果你非要现在出去的话,可以再打扮打扮。”

我诧异地回头看向他。

扬秀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小姐有所不知,因侯爵为了得回你,不惜以武辩之术闯皇宫重关的事传出,那些好事者都说,小姐你才是天妖城第一美人,还有,他们都说,小姐你能让欧亚这个少将和林炎越这个盖世奇才争抢,一定是凤凰近亲孔雀血脉,是那种一胎就可以生几个,个个都是天才的强孕育者,那些雌性们都在要求与你见上一面……小姐要出门,还请加上一件防护衣。”

还有这样的谣言传出来?

我呆了呆,愕愕地看了扬秀半晌,又转头看向厚厚的铜门,也不知怎的,我突然很想林炎越也听到这一番话。

……林炎越便是不说,我也能感觉到他这近很郁闷,在他说出我很会惹麻烦的话时,我就感觉到,现在发生的事,一定大大超出了他的盘算。哼,他肯定是想闷不吭声地收服我这个小女人,甚至我还感觉到,在他眼中,我似是他必须完成的某个任务,他只要在某个安静的角落把这个任务完成了,便再无忧虑,他现在一定无法想象明明那么容易的事,竟闹成了这样……

我想着林炎越知道这些事后的表情,不由乐出声来。

因为高兴,我快快乐乐地向扬秀道了谢,然后蹦蹦跳跳地回到房里,拿出林炎越送给我的一件**式样的防护甲穿在身上,再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再飘回了扬秀身边。

也许是我这一连串的动作太麻利太痛快,也许是我现在的眼神太明亮太快乐,扬秀一直没有反应过来,他愕愕地看了我半晌,才低下头恭而敬之地把我迎出了城堡。

城堡外,还是一片安静,我一边走,一边跟扬秀聊着天,“扬秀,你们也修练吗?”

扬秀笑道:“妖境强者为尊,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懂事便开始修练,只是根椐天赋不同,有的习武,有的习巫,有的修习仙法。”说到这里,他也好奇起来,问道:“小姐修的是仙法吧?修练了多久?”

我想了想,回道:“几个月吧?”

一回头看到扬秀瞪大的双眼,我笑道:“怎么,你不相信啊?”

扬秀清醒过来,他赞叹道:“小姐一定身俱灵根,而且还是那种了不得的灵根。我从来不知道一个才修练几个月的人,可以这般身手轻盈飘然如飞。”

他这话一出,我颇有点不好意思,我扳着手指暗暗想道:我的灵根肯定一般啦,还有,林炎越说过,我光是入个门,便用了常人用的百倍灵气……咦不对,他说的常人不会指的是他那种天才吧?在我的记忆中,几个月就修练了门的人,好象一直是被称做天才的!

在我胡思乱想时,扬秀还在感慨,“小姐不但天赋过人,而且也很勤奋,你上次闭关一个月,这才出来一二天,又给闭了十天关。不过小姐,修练一事也讲究个劳逸结合,你这般一而再的闭关,只怕对修练不利。”

我连忙说道:“我也没有总是闭关,这次的十天,我只是半闭关。”

扬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总之小姐,这世人修练,都是十几年才见成效,你不可操之过急。”转眼他又感慨道:“妖境中能修练的人是越来越少,我们这些有世家的,自娘胎里便开始服用灵药净洗灵根,到长大了,也是一般根脉的多。如我,在扬世家中也是少有的天赋者,可我也用了六年才入仙门,比起小姐用了几个月就入门的,真是羞愧啊。”他啰嗦一大通后,突然放轻声音,问道:“小姐,你知道侯爵是什么境界吗?他怎么看都是个凡人,可这世上应该没有以一敌万的凡人啊?”

扬秀说这句话时,透着种特别的小心,让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他前面跟我闲聊这么久,其实都是为问出这句话在铺垫。

我歪着头想了想,在扬秀一脸失望中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主人从来不跟我说他的私事。”

扬秀一怔,低下头说道:“侯爵神秘莫测,小姐都说不知,那世上就没人知道他的事了。”

我眨了眨眼,用力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主人是怪神秘的,而且他还很闷很不喜欢说话,有时我向他撒娇,他都一个劲地朝我放冷气!”说到后面,我郁闷起来。

扬秀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笑道:“小姐说的是。”

我两人说着说着,已来到了城堡旁的花园处,还没有靠近,我便听到了花园中传来的阵阵低语声,以及飘荡在空气中的酒肉香。

我先是一呆,然后转头看向扬秀。

扬秀这里已恢复了以前的恭敬模样,他解释道:“禀小姐,因察觉到侯爵喜欢清净,客人们都搬到这里等侯了……小姐,你要进去与他们见见么?”

到花园里与那些如狼似虎的天妖城人见面?

也不知怎的,我明明想着能让林炎越多烦恼一下,这会事到临头,却又有点怯了。

于是我嘿嘿干笑两声,脚步悄悄向后移去。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熟悉的男子声音从身后传来,“魏枝。”

这声音有点痛苦,是欧亚的声音!

我先是一惊,转眼我反应过来,连忙拔腿就跑!

可我还没有跑出十步,腰间便是一紧,再接着,一股蛮力把我重重一推,转眼间,我被压制在一棵千年樟树的树干上!

欧亚把我压住后,猛然回过头,他目光凌厉地盯向扬秀,沉声说道:“给我半个小时,我自会放开你们小姐!”顿了顿他又说道:“如果你擅自妄动,那就休怪我做出什么事来!”

扬秀一惊,他显然和扬中一样,对欧亚这个上将军是怀着某种尊敬的,竟马上说道:“我不会妄动!”转眼他又说道:“上将军有话与我家小姐说,尽管说便是,不过请容许扬秀在附近侯着我家小姐。”

欧亚冷冷说了一句“随便你”后,便转过头,瞬也不瞬地盯着我。

欧亚体魄强健,身材高大,我本来只及他的下巴,他这么把我抵在树干上,我是丝毫动弹不得。再一抬头,对上他那微微泛着红的厉眼,整个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他修为比我高,这般目光盯着我时,我是无法移开眼的,傻傻地迎着他,我白着脸,睁大的双眼中连眼泪都出来了,我哆嗦了一下,小小声地求道:“你,你别这样子看我!”他的眼眶泛红,眼神又凌厉复杂,这般直直地盯着我,直让我紧张害怕得想要打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