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2章 路遇

第三十二章 路遇

我挺喜欢我现在的面目的,今天一天,我闲着没事已照了至少七遍镜子。

也因此,面对那些雌性瞪大的,说不出妒忌羡慕的眼,我也得瑟得很,我笑盈盈地看了一遍表情复杂的众人,转向护卫说道:“行了,我们走吧。”

几乎是我的话音一落,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且慢!”

却是那个美丽的姐姐开口了,她朝我行了一礼,浅浅笑道:“魏枝,公主阁下要见你,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眼前这个姐姐,确实很美丽,她的皮肤是妖境雌性常见的黑棕色,可五官却深刻明艳到了极点,身材也极好,论姿色与那个曾想与林炎越联姻的蓝苏不相上下。

妖境雌性本来就不多,据说是只有雄性的二十份之一,在这种情况下,雌性在妖境是相当有地位的,性格嘛,据扬秀说来,也一个个养得有点骄纵。

我一边看着围在身周的几个水准备以上的雌性,一边暗暗忖道:只怕整个天妖城的人,都没有像我这样,一出门就能巧遇到到这么多美丽的真雌性。

这个姐姐显然身份不低,她一开口,四周众人都不再说话,一个个安静地看着我两人。

我歪了歪头,眯眯眼笑道:“如果公主阁下当真有意请我,为什么不派人到侯爵府?”

我这话一出,那姐姐也笑了,她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莫公爵家的嫡女,去年被陛下亲封为女侯爵……魏枝,你在与我说话时,得唤一声侯爵大人。”她曼启樱唇,说道:“魏枝,以我的身份亲自跟你说起这事,那就是你的荣幸。”

闻言我连忙站了起来。

在那姐姐优雅中带着傲慢的注视下,我向她微微躬身,右手按在胸前,脆声说道:“魏枝一出门,居然就巧遇到了一位侯爵美人,真是万分荣幸。”

那姐姐:“……”

看着她发青的脸色,我眼睛一睁,向左右说道:“糟了,我忘记林炎越跟我说过,这外面的一切我都不必理会,便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人找,也尽可找他去……扬平,林侯爵是不是这样说的?”

这次跟在我身边的扬平,明显比扬中靠谱得多,他丝毫没有被那姐姐的美色所迷,手一挥众护卫挡在我左右,只见扬平行了一礼,语气平平地说道:“莫侯爵,我家林侯爵说过,不管什么人找小姐,都必须先通过他。”说到这里,他转身喝道:“走吧。”

“是。”众人转身,簇拥着我朝反方向走去。

“你们好大的胆子——”尖叫的是那个妹妹,不过她刚开口,便被那姓莫的姐姐挡了回去。我回过头时,只见那莫的女侯爵正冷冷地盯着我,脸色颇为难看。

说实在的,我对这些麻烦有点畏了,强撑着让队伍又走了一阵后,便立马下令回城堡。

只是我们刚刚来到邻近城堡的街道时,一阵喧哗声响,迎面走来了一支五六十人的队伍。

这时一支全由青少年组成的骑士队,一看清那支队伍,扬平便对我说道:“小姐,前面都是天妖城蛮武院的学生。”

蛮武院的学生?这我倒是听说过,妖境这些年来虽然人才式微,可上位者也想到了解决之道,如在各大城池建立的妖城院,蛮修院和蛮巫院便是特色。这些学院几乎收拢了妖境中所有有天赋的少年,是妖境的新血所在。

比起妖境,魏国那种还只有书院的地方,真是武风差多了,要不是魏国得天独厚,能人辈出,还真比不上妖境了。

看着我,扬平又低声说道:“天妖城的三所学府,一直都以欧亚少将做为偶像,自侯爵以武辩之术强闯皇宫后,也受到了他们的崇拜。”他顿了顿,小心提醒,“小姐,咱们要不要遮掩一下?”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说道:“要,马上给我遮一下。”

“是。”

在扬平动手脚遮掩时,我也戴上了纱帽。

我们再次走动时,那支学生队伍已来到面前了。

看到这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我们停了下来,让他们先行。

因我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扬平等几个显眼的又退到人群中去了,所以这些少年人都没有在意我们。

看到他们的身影拐过了街道,我才抬起头来。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马车停了下来,同时,一个女子有点傲慢的声音说道:“让那个雌性过来一来。”这女子所指的,却就是我。

我头一抬,迎上四个手按长剑,全副武装的挡在我面前的护卫时,顿时心情很不好了。

我弯了弯眼,客气笑道:“不知贵主人是?”

一护卫回道:“我家主人是青公主阁下。”

公主?

那个姓莫的女侯爵刚才可是说过,有位公主想要见我的。

我连忙回过头,朝着急急过来护卫的扬平悄悄问道:“咱妖境有几位尊贵的公主?”

扬平知道我的意思,他低声回道:“她提的就是这位公主。”

这下我感觉更不好了。

于是我回过头,朝着几个护卫极客气极温柔地说道:“魏枝身体不适,今天就不与公主阁下见面了。”说罢,我转头朝着扬平唤道:“我们走吧。”

扬平还没有回应,身后便传来一个冷傲的女子声音,“你敢走?”

紧接着,青公主恢复雍容的声音传来,“林侯爵家的这个侍佣雌性,仗着主人喜欢,倒是嚣张傲慢得很。”

车帘掀开,一个美丽的少女看着我,慢条斯理继续说道:“把魏枝请到我面前来,本公主倒想看看,这个令得两大权贵相争的第一美人,是个什么样子。”

她的话音一落,几十个声音同时应道:“是。”应答声中,只听得蹬蹬蹬脚步声不绝,转眼间,几十个或便装或做护卫打扮的壮汉整整齐齐地涌了过来。他们实在是人数太多也来得太突然,只是一个转眼,便把我与护卫们隔开。紧接着二人重重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朝青公主的马车拖去。

我没有反抗。

林炎越说,我的法力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因此我歪着头看着这些人,若无其事地任由他们把我拖到了青公主的面前。

看到我过来,青公主微微弯腰,只见她伸出手慢慢抬起我的下巴,朝我盯了一阵后,青公主说道:“仔细看来,确实比我们天妖境的雌性更娇嫩,也更温柔。”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把那玉瓶扔给旁边一个高壮的妇人,青公主优雅说道:“这么小小年纪,便引得两个天才相争,这不是要乱了我妖境吗?这碎玉膏是样好东西,你给她涂一涂!”

碎玉膏?

蓦然的我身上一冷,忍不住问道:“它能毁容?”

青公主傲慢地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扬了扬唇,“你挺聪明嘛。”

她这几个字一出,我便激动得挣扎起来,就在我气沉丹田准备动用灵气时,一个低沉的,清冷的,冰玉相击般动听的男子声音传来,“魏枝?”

是林炎越的声音!

我的林炎越来了!

我欣喜若狂,迅速转过头去,看着那个一袭白衣,在阳光下缓步走来的俊美男人,我尖声叫道:“林炎越,林炎越!”

林炎越瞟了我一眼,目光转向了青公主。

几乎是他一看向青公主,青公主那张肤色微深的美丽脸孔,便迅速地羞红起来。

她连忙抬起了头,雍容的,优雅的,也以一种极美丽的角度,含情脉脉地迎向了林炎越。

林炎越瞟了她一眼,便又收回目光。

他优雅地走了过来,又看了我一眼后,他右手一伸便把那瓶碎玉膏抓到了手中,然后,他打开瓶盖闻了闻。

只是一闻,他便说道:“七叶断肠草?”说这话时,他保持着闻嗅的姿势,一双略显狭长,特别黑特别明亮的眸子却向上挑起,直直地向青公主看来。阳光照在他如玉的,俊美绝伦的脸孔上,直令得这个男人,在这一刻华美高贵到了极点,也令得他那双狭长的凤眼,情深到了极点。

青公主给看得痴了,她红着脸呆呆地点了点头,被林炎越眼中的光芒所慑,她又含羞带怯地低下头去。

林炎越的目光在青公主脸上锁了一阵后,他把碎玉膏收回袖中,朝着青公主的左右温柔说道:“青公主累了,你们送她回去吧。”

他实在太华贵太优雅太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尊崇之气,众护卫自然而然地低下头应了一声是,而青公主也老老实实地坐回马车,直到他们离开了街道,那一行人还没有从林炎越的命令中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