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4章 青公主的择偶宴

第三十四章 青公主的择偶宴

就在这时,马车外递进来一顶纱帽,扬秀的声音传来,“小姐,青公主有令,今日宴会,所有客人一律遮住面容。”这顶纱帽的纱幔除了眼睛部位,其余的地方都非常厚,还真是遮住了面容。

我把纱帽戴上,被林炎越牵下了马车。

马车外,林炎越也戴了一顶遮住半边脸孔的精致面具,抬头一看,到处可以看到戴着面具的贵族和戴着纱帽的雌性。剩下那些没有戴面具和纱帽的,都是不被邀请的客人。

被林炎越牵着手,我们慢步走出了马车停放处,来到了一条通往城堡的林荫道。

此刻,林荫道两侧人来人往,贵族如云,当然,以妖境二十比一的比例,这里更多的是俊朗得体的优秀雄性。这些来看热闹的少年贵族们正瞪大了眼,不掩失望地朝着我们打量。

我按照贵族礼仪,挽着林炎越的手臂,缓慢而又优雅地走在林荫道上。

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青公主的城堡外,我正昂头看去时,却见那城堡左侧的广场处,摆放着一圈的各色各样鲜花,而人群传来一阵喧哗,却是青公主和蓝苏还有那个姓莫的女侯爵,在仆女们的簇拥下,一个个衣着华丽,仪态万千地走向那鲜花广场的中央。

而众人之所以欢呼,是因为这三个雌性都没有戴纱帽。

我还在东瞧西瞧,我身后的不远处,一个雌性冷笑的声音传了过来,“她们三个一直被称为天妖城三朵最美的花,可现在有了一朵比她们更美更动人的花后,她们居然就想到了戴纱帽这个方法来保持自己的风光,真是好笑!”

我回头朝说话的雌性望了望,因看不到面容,便不感兴趣地收回了目光。

正在这时,前面的青公主在挥手示意众人安静后,扯着嗓子说话了,我听了听,她的大约意思是,以往所有的宴会都在城堡里举行,她本来就觉得没意思,正好今次的宴会不但宾客来得多,而且天气也好,干脆就在这城堡外举行。

青公主说完这段话后,双手拍了拍,于是无数个仆佣涌了出来,不一会功夫,城堡外的广阔天地还有两侧的花园里,便都摆上了华贵的缎布,摆好了酒菜,燃起了火堆,烤起了兽肉。

而鲜花广场中,因青公主和蓝苏等三个美人齐齐站在一块,经过精心妆扮,又美得各具特色的她们,这样站着实是一道难得的风景,因此在不知不觉中,无数的青年围上了鲜花广场。

在我身后的那个雌性再次嘲笑起来,“她们三个还真是享受惯了雄性们的目光,这真是我参加过的这么多场宴会中,唯一一场主人只顾着卖弄自己的美貌,全然不管客人的宴会。”

很显然,与她一样不满着的客人还有不少,一时之间,只听得我的左右到处都是这种埋怨声。

当然,如我们贵族,其实是有人接待的,而且这些接待的人都来自皇宫,一个个雍容得体中又带着几分皇家的威严,倒让人不至于感到特别被冷落。

就在这时,鲜花广场处,一阵乐音传了来,却是一队乐手站在青公主三人身后,开始演奏起来。

随着这音乐声传来,原本喧哗的四下,突然安静下来。而就在一阵突然的安静过后,人群中猛地嗡嗡声大作。

杨静也凑了过来,她低声说道:“小姐,青公主看来是想快点结束这场宴会,所以她现在就让人鼓起了择偶乐。”她小小声说道:“小姐你看,乐音到了**点后,所有对青公主有意的雄性们便会上前舞蹈,以博得青公主欢心。这原本是重头戏,要放在后头的,可青公主甚至不等客人们到齐便这样了,她显然是想早点结束这场宴会。”顿了顿,她又小声说道:“青公主择偶过后,蓝苏和莫丽两位小姐的爱慕者也会登台示爱。”

择偶舞?

这个我没有看到过。

我顿时眉开眼笑,连忙扯着林炎越,找了一处靠近的位置坐了下去,而在我们坐下时,二个来自皇宫的侍者殷勤地靠近过来,专业而娴熟地为我们准备起吃食来。

四周在嗡嗡了一阵后,随着乐音渐渐到了**,也给安静了下来。

在我瞪大双眼,无比期待中,在乐音到达**的那一刻,几个女佣抬起一把高高的,用一种墨石做成的凳子,她们把它放在鲜花广场的中央后,青公主在众女的簇拥中缓缓走去,然后,她坐上了墨凳。

这墨凳很高,青公主只能半边屁股坐在上面,可也是这样的坐姿,越发显得她身姿美丽气质高贵。特别是那条墨绿色的长裙,风一吹来便随风飘荡,有一种妖境人少有的飘逸之美。

随着青公主坐下,乐音猛然奏出了无边的喧哗和欢乐。

就在这种欢乐中,人群中走出来了十来个身材高大,各具特色俊男,这些俊男,贵族服装紧紧贴在身上,显得身材特别挺拔。

俊男们优雅地步入花园广场中,一个个围着青公主,或慢步热身,可慢条斯理地解开领扣,或抽出腰带,在短暂的热身后,他们跳起舞来。

看到雄性们起舞,我兴奋得脸孔通红,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刚刚站起,我手腕便是一痛,低头一看,却是林炎越握紧了我。

他握着我的手,眼神却没有看向我,我感觉到手腕有点疼,想道,莫非林炎越生气了?

我是最听林炎越话的,想到他生气了,连忙老老实实坐了下来。

而我们的四周,已随着雄性们扭胯送腰的舞蹈而大叫大喊起来,我昂头一看,天,几个雄性居然一边跳舞一边脱起衣服来……

雄性们在热舞,他们围着青公主旋转,有的在解去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壮的上身后,有的凑近青公主,脸贴近她的脸,若有若无的摩挲着,扭动着,有的手指抚过青公主的领口,站在她身后若即若离地抚向她的脸。

雄性们的舞蹈,如其说是优美,不如说是野性艳丽,野性中,又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挑逗。更因为这些雄性都是大贵族,他们在一进一退中,还透着种从容和傲慢,于是这种野性的舞蹈,也添了一种让人心跳加快的魔力。

四周的欢呼声越来越激烈,四周的贵族们也越来越兴奋。

我也有点兴奋。

可是我的兴奋很快就被沮丧所取代,因为随着众人激动起来,无数人已站起来,有的甚至跳到了树枝上观舞。而他们这一激动,我是除了他们黑压压的脑袋,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行,我要看这热闹去。

就在我再次站起时,我的手腕再次一痛,我郁闷地低下头来。朝着没有理我的林炎越看了一眼,我悄悄用左手扒拉着他扣紧我的右手。

我的左手刚扒拉了一下,他的右手蓦地一紧,于是我更疼了……

前面的乐音和哄闹声让我心急如焚,我跳了几下什么也没有看到后,不由朝着林炎越小小声地说道:“我要到前面去看跳舞。”

这一次,林炎越终于开口了,他淡淡说道:“不准!”

怎么会不准呢?怎么能不准呢?

这样的热闹,我是做梦也没有想过会有,而且他们跳的舞那么新鲜有趣,直令得我心跳好快的。

我闷闷地嘟起嘴,悄悄瞪了林炎越一眼,却终是不敢违逆他的话。

就在我昂着头,却只能看到一个又一个后脑壳时,属于青公主的乐音猛然一止。

而有一阵短暂的安静过后,突然有人叫道:“蓝苏小姐和莫丽侯爵的择偶舞,这已是进行第五次了,两位的临时伴侣也年年换了又换,我们现在对你们的择偶舞并不感兴趣,我们要看魏枝!”

几乎是这个人的声音一落,四下猛然哗声大作,紧接着,无数个声音同时叫道:“对,我们要看魏枝。”“我们要看第一美人。”“两位小姐也不找个固定的未婚夫,这样年年举行择偶宴,年年换临时伴侣,看都看厌了,我们要看就要看新鲜的。”

“让魏枝出来,我只愿意为我们的第一美人舞蹈!”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声音汇合成洪流,“让魏枝出来!”“让魏枝出来!”

“我们要看林炎越,要看魏枝!”“对,我们要看魏枝,要看无敌侯爵!”

妖境人本来就直接热情,不善伪饰,他们满怀**而来,却只见到戴着面纱的雌性们时,已是满怀郁闷,这一刻他们的郁闷全部爆发了出来,随着叫嚷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鲜花广场都被人冲了开来,于凌乱中,我看到青公主被人推搡了一下,完好的妆容凌乱了开来,我看到她脸色黑沉泛青的咬着唇忍着怒火。

不止是青公主,蓝苏两女这时刻也特别狼狈,她们一直是天之骄女,一直是无数雄性讨好奉承的对象,而现在,周围的奚落和攻击,令得她们颜面尽失,她们的脸色也与青公主一样,黑沉泛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