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6章 报复回去

第三十六章 报复回去

十几个衣冠不整,却又气势迫人的男人围着你,那是什么感觉?

我只觉得额头上都冒汗了,手脚僵硬得紧!

我很热,脸很烫,我足尖重重抵着地面,因为我怕不这样做,我会让人发现自己在颤抖。

最可怕的是,我眼睛还得睁得大大,还得认真地看着这些人。

就在我努力让自己继续眼眸上挑,唇角上扬三十度时,突然的,一只温热的大掌抬起了我的下巴。

我刚刚抬头,耳垂处,一只手若有若无的碰了一下。

然后,我的头顶处传来一阵低笑,笑声中,有人贴着我另一侧耳垂低语道:“不如干脆哭出声来?”

哭?不行!不说我要颜面,我家林炎越也是要颜面的,我怎么能哭出来让他丢脸?

想到这里,我恶狠狠地抬起眼,朝说话的人瞪了一眼。

便是这一眼,围着我的好几个人都低笑起来。

就在这时,大皇子离约低沉威严的声音传来,“魏枝,看着我。”

他的声音如此威严,我反射性地转过头朝他看去。

这一看去,我脸更红了,竟是这个威严的皇子,一边慢慢抽去他的腰带,一边目光灼烫而又带着强烈压迫感地盯着我。

他,他上半身已经衣裳不整了,现在又在抽腰带!

我唇瓣抖了一下,膝盖都软成一团了。

不行,我不能失态!

想到这里,我极力稳住身形,一边迎着他那锐利的压迫感极强的眼,一边暗念着:眼眸要上挑,唇角要上扬三十度……

也许是我的默念起了作用,我那砰砰乱跳的心,终于平静了些。

就在我暗暗高兴时,突然间,一股温热的气息凑近了我的耳垂,并在其上轻轻舔了一下!

便是这一舔,我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顿时泄了大半,就在我身形一晃间,人群中再次传来一阵口哨声和大笑声,“快看,美人儿真要哭了。”“她腿软了。”“真可怜,鼻尖都沁出汗了。”“我突然发现,比起她来,咱们妖境的那些美人儿,粗得像个雄性,一点意思也没有了。”“哈哈。”

此起彼伏的笑声和口哨声中,慌乱的我,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危机感!

我顺着自己的感觉转过头去。

这一转头,我看到刚刚上得广场来的一个年轻贵族,手里抓着一只我熟悉的玉瓶。

——尽管只是一眼,我还是认出来了,它是碎玉膏!

而在刚才,这个年轻贵族还靠我如此之近,便在刚才,他还一边舞蹈,一边伸出手试图碰触我的眉眼!

四周的笑声和口哨声还是如雷般轰鸣,我却因为寒冷而红晕尽去,我看着那个年轻贵族,看着他冲我微笑的脸,看着他不动声色与青公主交流的目光。

我也看到了蓝苏,看到了莫丽女侯爵。

就在我缓缓收回目光,寻思着对策时,突然间,人群中突然传来扬秀的声音,“侯爵,你这是往哪里去?”

与此同时,人群突然分了开来,我看到了那个向我缓步走来的人。

林炎越这个人,自有一种无人能及的气场,这般缓步走来时,自然而然的,众人便向两步退去。

缓缓的,林炎越走到了花墙内。

在我身边贵族们紧盯着的目光中,他看向我,慢条斯理地伸手,摘下了面具。

随着林炎越面容这一露,人群在一阵短暂的安静后,无数个欢呼声暴风骤雨般响起,“是林炎越!”“快看,林炎越露面了!”“真是林炎越,太好了,我总算看到林炎越了!”

转眼间,几百上千人同时叫道:“林炎越——”

“林炎越——”

林炎越这个人,想要显出气场时,是咄咄逼人的。

夕阳照耀下,露出面容的他,眉眼华贵飘渺至极,他光是那样一走,便吸尽了所有的阳光,令得所有生灵都有自形惭秽之感。

本来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而林炎越面容这一露,顿时所有人都只顾盯着他了。

雷鸣般的欢呼声中,我的心神第一次没有放在林炎越身上,眼角瞟到那个手拿碎玉膏的年轻贵族,见他也在振奋又激动地望向林炎越时,我只想着:这是大好时机!

我心神一动,拼着丹田剧痛,抽出一股劲力,让它化成一道光箭,朝着那个年轻贵族的右手手腕射去!

四周的欢呼声太响,人群太过激动,那年轻贵族离我又近,那道光箭射出,几乎无影无形!

光箭去得极快,转眼间它刺中了年轻贵族腕关节上面的一处窍穴,当下,那年轻贵族手腕剧痛之下向上一扬,于是,他手中的那瓶碎玉膏,在激射之下朝着青公主射去!

玉瓶射向青公主时,没人在意,青公主自己也是漫不经心地右手一挥,便想甩开!

这个时候,我又射出了第二道光箭!

这第二道光箭,隐蔽而又迅速地射中了碎玉膏的玉瓶!

只听得“叮”的一声,玉碎瓶裂,转眼间,玉瓶中的**朝着青公主三人激射而去。

于是在欢呼林炎越的声音中,陡然传来了二女的惨叫声!

这声惨叫,盖住了所有的声音,众人急急回头,对上了颈项上溅了二滴碎玉膏液的青公主!以及下巴处溅了一滴碎玉膏液的曼丽侯爵!

这碎玉膏,真是可怕得很,只听得“滋滋”声响,转眼间,青公主和曼丽侯爵沾了碎玉膏液的地方,便肉眼可见的腐烂起来。

这一幕情景,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一时之间,众人大乱。

我看了一眼疼得捂着伤口惨叫的两女,眨了眨眼,悄悄转回了头。

便是这一转头,我对上了林炎越静静望来的眼神。

林炎越一边看着我,一边缓步朝我走来,转眼间,他来到了我面前,低头看向了我。

林炎越对上我双眼眨巴眨巴,心虚泛白的表情,低叹一声后,他在我头上摸了下,道:“无妨。”

奇迹般的,他这两字一出,我那不安的心便放回了肚子里,我仰着头,朝着他讨好的一笑。

就在这时,我身后有一人说道:“是奇五,这玉瓶是奇家老五扔出来的。”

紧接着,那个被我暗算的年轻贵族仓惶叫道:“不是我,不是我……”他才叫了两声便被堵住了嘴,被护卫们拖得离开了。

青公主身为这次宴会的主人,遇到了这种不幸,一时之间四下哗然,在青公主和曼丽侯爵被扶下去医治时,我们的身边也围上了几十个皇家护卫。

因为这里的人都是贵族,这些皇家护卫草草查问几句后,便给我们放了行。于是,这一次的择偶宴也无疾而终了。

林炎越牵着我的手,大步朝外走去。就在我们走下广场时,人群再次洪水般涌来,一个个年轻贵族围着我们,叫道:“林侯爵,听说蛮修,蛮武蛮巫三个学院都想请你为老师,你同意前往了吗?”也有人在叫道:“魏枝小姐,我爱慕你,请你回头看我一眼。”

他们越是叫得欢,我们越是走得快,好不容易挤上马车时,扬秀和扬静等人已是满头大汗。

马车在费了老劲离开城堡,上了大路后,我们齐齐吐出一口长气。

我软软地坐在马车角落里,低着头看着我的手。过了一会,林炎越的声音传了来,“坐到我身侧来。”

我低着头,慢慢挪到了他身侧。

“无妨的。”闭目养神的林炎越再次说出这句话后,把我扯入怀中,伸手在我背上拍了拍,他低声说道:“今天你也惊着了,闭上眼休息一会。”

……他居然这么温柔对我。

也不知怎的,我眼中一酸,把脸埋在他怀中,我低声应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