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7章 **一室

第三十七章 **一室

也许是林炎越的怀抱太温暖,也许是在他的气息包围中,我下意识里便放松了,我这一闭眼,便是沉沉睡去,等我醒来时,已是到了城堡里,到了后半夜。

这一觉睡得太好,纵使外面漆黑一片,我也精神抖擞,在房间中转了一圈后,我打起坐来。

哪知,这一打坐,丹田中便是一阵剧烈疼痛……明明刚才一路上都没事的,怎么这会疼得这么厉害了?

我忍着痛慢慢收回手脚,一动不动地挺了一会后,终于缓过气来。

我也不敢打坐了,便赤着足推开房门,朝着林炎越的房间寻去。

咦?他的房门开着人却不在,这么晚,他却去了哪里?

我歪着头寻思了一会,提步朝着城堡顶层走去。

今晚又是一个月圆之夜,银色的月辉散落城堡中,把一切都染上一层飘渺寂寞的光。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顶层。

刚准备推门而入,林炎越的声音从外面传了来,“没有,这些天天妖城的传送阵一直没有启动,并无修士进来。”说完这句话后,林炎越沉默了一会。

就在我再次准备提步时,他突然苦笑道:“是有点变化!我的心境变了,这妖境民风古怪,魏枝的长相,在这里是招人了些,一连两次我都难抑怒火。”

听他说到这里,我悄悄把耳朵凑了过去。

这一凑,我听到虚空中传来一个有点含糊的声音,“……她与妖境有因果……那可是只千万年来独有的凤凰,便是懵懂纯稚,也有天设难关……大尊一直耿耿于怀……魏国有点事,你有机会去一趟……”

那人的声音实在含糊,我在不知不觉中,整个人都贴了过去。

就在这时,站在阳台上,任夜风吹拂着的林炎越,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蓦然转过头来。

黑暗中,他双眼如星,这般回头看来,那俊美绝伦的脸上,竟是带上了几分让人惧怕的寒冷!

我嗖地吓了一跳,一时之间屏住了呼吸。

林炎越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后,又转过头去。而这时的我,已没有胆量再听下去,便轻手轻脚地下了楼梯。

一直回到我自己房间,我才重重吐了一口气,一边拍着胸口,我一边想道:林炎越那个样子,可真是骇人。

一边想,我一边习惯性的盘膝而坐,可刚刚坐好,我又记起我丹田受了伤的,便悻悻地放下。

这一个晚上,我一直在翻着那本符箓书,一直没有睡着,凌晨时,远远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我腾地从**跳下,砰地把房门打了开来,迫不及待地叫道:“林炎越。”

林炎越一袭玄衣,正从顶层下来,听到我的叫声,他回过头来,“怎么起这么早?”

我小跑到他身侧,仰着头看着他说道:“林炎越,我不能修练了,一运气就丹田剧痛。”

对上林炎越的目光,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林炎越,这种情况有办法治吗?”

林炎越看着我。

他的手,慢慢扣着我的下巴,让我再次抬头看向他后,眉眼中兀自沾着露水的林炎越说道:“青公主这人,你原可交给我,可你不信我,偏要自己动手。”

我忙不迭叫道:“我没有不信你。”

林炎越浅浅一笑,说道:“你是下意识里不曾完全信我。”

见我哑住了,林炎越顿了顿,他的大拇指,轻轻摩挲着我的下颌,过了一会,林炎越警告道:“魏枝,留在你丹田的真元,是给你保命的。”

我低低的,羞愧地说道:“我知道了。”

林炎越又道:“你丹田的伤,过几天再说。”

我连忙说道:“好。”

林炎越却是又沉默起来。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一直看着我,若有所思状的林炎越徐徐说道:“魏枝,从今天晚上开始,你搬到我房间来吧。”

啊?

一时之间,我不知是羞还是紧张,不时越发低下了头,抿紧了唇。在林炎越的目光盯迫中,我过了许久许久,才小小声地应道:“好。”

其实我有种感觉,对林炎越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来说,与人**一室,更不自在的是他。

因此,在一阵小小的羞涩后,我的心里总有种窃喜,这种窃喜,是与自己在意的人,总算进了一步的喜悦。

这一个白天,我都坐立不安,与之相应的是,对于青公主和曼丽侯爵毁容一案,皇室足足派了三次人来问案,不过这些,都给林炎越挡了回去。

转眼间,夜晚到了。

今天是十六,月亮比昨天晚上更圆更大,我玩了一会,又特意在自己房中洗了一个澡后,才同手同脚地走向林炎越的房间。

刚刚来到他的房间外,扬秀已侯在那里,他带我进入房间,一边带着我转一边说道:“这个柜子里是给小姐临时赶出来的睡衣,小姐看看满意不?”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应侯爵要求,我们特意把这个侧殿空出来做成了浴殿,小姐你看看喜不喜欢?”“小姐,这里柜子里有一些‘特别’的书本和器物,你晚上记得打开看一下。”

他在那里叽里呱里地说个不停,我是越听越不自在,这时扬秀转过头,他对上我涨红的脸,先是一楞,转眼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恍然笑道:“小姐不需要害怕,本来我还准备向侯爵建议呢,小姐你现在名气这么大,却还偏是处子之身,再拖下去只怕对侯爵说什么的都有。”

我的脸越发红了,忍着羞怒,我低声说道:“行了,我都知道了,你走吧。”

扬秀刚要回话,一对上我的表情,马上应道:“好,这房间里还有一些变化,小姐慢慢查看,扬秀告退。”

目送着扬秀离去,我红着脸一边扯着柜子里的睡衣,一边闷闷地嘀咕着,“也不准备花烛……便是什么也不是,点个花烛也是个念想……”

我刚嘀咕到这里,外面传来一阵徐缓有力的脚步声。

一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我的脸立马臊热臊热,整个人光是站在那里,便僵直得很。

房门推了开来。

徐缓有力的脚步声入了房间后,没有丝毫停顿,便朝浴殿走去。

然后便是一阵水花声传来。

再过了一会,那脚步声慢慢来到我的身后,然后转了一个弯,他走向窗台。

再然后,便是久久的安静。

我一口气屏到现在,整个人紧张到了极点后,反而放松些了。

我悄悄转头看去。

圆月正透过纱窗而入,它铺染在临窗而立的男人身上,给他染上了一层银光。

林炎越正低着头,一双指节修长的手,正专注地雕刻着什么。

他雕得那么认真,直是月光聚集到了他身上也不曾发现,直是我痴痴望了他一阵也不曾在意。

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他身边。

看着在他雕刻下渐渐出现的一把木制长刀,我眨了眨眼,忍不住问道:“这把刀叫什么?”

林炎越抬起头来。

他斜睨了我一眼后,又低下头去,直过了好一会,他才淡淡地开口,“它叫弑神刀。”

我这时完全放松下来了。

高兴地走到他身侧,朝林炎越看了一会后,我把脑袋探出窗口,看向外面的广阔无垠的大地和天空中的那轮圆月。

这天地可真是美啊,美得让人心碎。我伸出手,张开十指,感受着夜风从指间刮过的味道,说道:“我的老家在顾城,林炎越你知道顾城吗?那地方可美呢,山灵水秀的,有人说啊,顾城是在远古的时候出过一个姓顾的绝代美人,所以命名顾城。”

我说得兴起,都手舞足蹈了,“我是我母亲怀孕十三个月才生出来的,我迟迟不得出生,许多人都在那里说,我母亲怀的是一个怪物。我是母亲的第一胎,她很想我是个儿子,可我不但不是个儿子,还让她怀了十三个月的孕,让她受尽别人的耻笑,所以我一生下来她就不喜欢我。”

“还有呢,据说我出生那一天,漫天都是厚厚的火烧云,那云太红太厚,重重地积压在顾城上空,还翻滚不休,宛如海啸龙腾,引得所有人惶惶不安的,当时在顾城的人还觉得天空很奇异很美,可远处的人都以为顾城起了大火,我满月那天,魏天子还派了使者前来查问此事呢。”

我说着说着,一转头对上林炎越静静望来的眼神。

夜太深,月太圆,他的眼神太明亮……

我滔滔不绝的话戛然而止,仰望着他,我不知不觉中痴了去。

这时,林炎越有着薄茧的拇指划过我的眼角,他轻轻问道:“为什么这么看我?”

我楞楞地回道:“我总好象盼了郎君好几千年……”

我这句话一出,自己便是一怔,眨了眨眼,我问他道:“我刚才说了什么了?”

林炎越摇头,他凝视着我,低声道:“没有。”说完这句话后,他轻轻抱住了我。

他的怀抱如此温暖,我直醉了去,情不自禁地偎入他怀中,我用脸摩挲着他的衣襟,格格的傻笑。

林炎越见我在笑,有点好奇,“魏枝笑什么?”

我摇了摇头,回道:“没笑什么,就是高兴。”我道:“特别特别高兴。”

林炎越一晒。

他突然把我横抱而起,这个动作,令得我的笑声戛然而止,在我不由自主地再次僵直时,林炎越横抱着我,朝着巨大的床榻走去。

转眼,他把我放在了**,我想要滚着离开他,却不知怎么的,在侧过身时仰头看了他一眼。

沁入房间的月光渲染下,他的眉眼是那么的冷……明明目光明亮,明明笑容温柔,明明俊脸生辉。

于是,我不想滚开了,我痴望着他,直到林炎越在我身边躺下,直到他把两床被子各盖在他和我身上,直到他温和地说道:“不早了,睡吧。”我才慢慢移开眼,不一会,我呼呼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