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9章 全境通缉

第三十九章 全境通缉 无忧中文网

这一次,大皇子的话音一落,欧亚沉声堵道:“殿下,大尊已经应允,一旦事了,便把魏枝许配给我!”

大皇子听到这里,脸孔一沉,他正要再说什么,一侧传来一个声音,“你们不要吵了,有什么意见,不妨等大尊来了再说。”

而这个声音一落,林炎越便策着鹰马呼的一声飞上了天。

这一次,鹰马竟是全力飞翔,只是一个转眼,鹰马便冲出了天妖城,沿着树林上空,朝着城外飞去。

我呆了呆,转头小小声地问道:“林炎越,我们这是出城吗?”

林炎越‘恩’了一声,他淡淡说道:“你应该听到了,大尊要来了。”

我感觉到他神情凝重,不由咽了咽口水,紧张地问道:“大尊想做什么?他是不是会对我们不利?”

渐渐暗沉下来的天空中,林炎越低声说道:“巫族大尊在几千年前,便是一个极可怕的人物,他喜怒不定,行事毫无顾及,手段又层出不穷,如今他对我和你都感了兴趣,那就不能与他会面。不然,以大尊在妖境的尊崇,我们根本逃不过。”

过了一会,林炎越又道:“魏枝,你记着一件事,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了巫族大尊,你断断不可激发血脉之力!”顿了顿,他命令道:“便是刀斧加颈,也不可激发血脉之力!”

我被他的慎重给吓了一跳,连忙讷讷地应道:“好的。”

这时,林炎越握着我的下巴,让我转头看向他,“你发誓!”

我瞪大眼看着他,半晌后说道:“我发誓。”

林炎越看着我这模样,突然轻叹一声。

他搂着我,低低说道:“魏枝,你就是个祸害!”

我木了木,想要对他讨好着笑一笑,可怎么也笑不出来。

这时,林炎越盯着我又说道:“原本那么简单的事,可因为是你,偏偏变得这么复杂了。”

我们这一飞,便是十天十夜。我倚在林炎越怀里,渴了就喝他递过来的水,饿了就吃辟谷丹,不知不觉中时光飞逝。

这一天,看到他策着鹰马缓缓下沉,我高兴地问道:“林炎越,我们到哪里了?”

转眼我再问道:“我们飞了这么久,是不是出妖境了?我们现在安全了对不对?”

林炎越开口了,他道:“大尊动了手脚,我们已出不了妖境了。”过了一会,林炎越又道:“魏枝,你累了吧?”

我刚入仙门,体质远远不如他,点了点头,我小小声说道:“有一点点。”

林炎越说道:“这里靠近魏国,是三不管地带,我们就在这里休整一下吧。”

我连忙说道:“好。”

这三不管地带叫做横地,虽说是靠近魏国,可依凡人的脚路,至少也要走十年才能走到魏国,甚至永远不可能到达彼此,因为妖境和魏国的中间,隔了一个看不到底的巨大峡谷。

我久不食人间烟火,一看到客栈便高兴得弯了眼,迫不及待地跑去。

刚来到客栈门口,我便看到一堆人围着旁边的墙壁看着什么。

我连忙凑过了头去。

墙壁上,贴着一张画像,画像上的美人清美灵秀,额侧两缕白发,眼角有一抹紫红色的渲染。而在画像上方,写着通辑两字,下面写着:魏枝,女,年十八,其夫帝国少将欧亚,帝国太子离约,帝国财政大臣斯克,帝国最强血脉者赫里,魏枝身负孔雀血脉,却不安守本分,与**潜逃,现全境通缉,有知情者,上报可得厚赏,有擒住者,赐贵族爵位。

几天前的天妖城。

看着那出现在传送阵中的男人,欧亚和大皇子几人先是睁大了眼,转眼,他们齐刷刷单膝跪地,虔诚而激动的同时唤道:“见过大尊!”

这个缓步踏出传送阵的男人,正是大尊,这个闻名于几千年前的绝世强者,有着一张年轻俊美的脸,他身材伟岸,一头乌发在阳光上散发着神秘的暗光。他额上系着一根暗红色的,群星在其间浮沉的丝带,凤目微挑,顾盼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风姿。

这个人,也是守护了妖境数千年的巨人!

一时之间,欧亚越发地低下了头。

大尊缓步走出,徐徐说道:“都起来吧。”

“是。”众贵族站起来后,率先开口的是大皇子,他强抑着激动地说道:“您大驾光临,真的不用通知众人吗?”

“不必了。”大尊随意的挥了挥手,他转向欧亚,“你就是欧亚?”

“是。”

“跟上来,仔细跟我说说你发现了什么。”

“是。”

欧亚连忙跟在大尊身后,他把自己的所知说了一遍后,想了想又说道:“也是那几天,天妖城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贵气的年轻人,那年轻人身边还着一个宠姬,他还为那宠姬购买了一百个狐女的心和海妖的骨。”说到这里,欧亚从怀里掏出一副画像,说道:“大尊请看,那个宠姬便长成这副样子,林炎越身边的魏枝,与她长得一个样。”

大尊听了一会,负着双手说道:“本尊算了一下,那个叫林炎越的虽然被人遮蔽了天机,可他却是天界来人无疑。”说到这里,大尊又道:“购置狐心和媚骨?看来那魏枝果然是孔雀血脉。”

再次听到他这么说,一侧的大皇子等人都是脸露喜色。

大尊看了他们一眼,停下脚步,“魏枝此女我要亲自见一见。”

欧亚连忙说道:“我马上派人把她找来。”

“不必了。”大尊回道:“那林炎越确实有点本事,这会功夫,他已带着魏枝离开了天妖城了。”欧亚等人一惊。

在他们瞪大的双眼中,大尊微微眯起凤眼,缓缓说道:“马上通缉魏枝。”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漫不经心地说道:“先到路东树林吧,另外,本尊希望能马上见到魏枝,你们把通缉令画好后拿给本尊。”

“是!”

几日后的横地。

就在我怔怔地看着那个明显出自高人之手,与我惟妙惟肖的画像时,在画像旁围观的众人,也怔怔地看我一眼,再看画像一眼。

林炎越大步走了过来,他把我朝怀里一带,低声喝道:“该死!”声音一落,一个手脚最是麻利的瘦子突然撕下了通缉图!

就是这一撕!

几乎是闪电般的,那通缉图刚刚撕落,从通缉图的画像左侧,突然冒出一道闪电来,那道闪电极快极刺眼,它在飞出一声尖利的唿哨后,快得无与伦比地朝我胸口刺来!

我才刚刚看到那道闪电,它就已经抵至胸口。就在这时,林炎越把我重重一扯,而就在他扯开我的同时,那道闪电砰的一声,刺中了他的胸口!

“卟——”的一声,林炎越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就在众人发出一声惊呼时,我与他再次隐身了。

却是林炎越趁机给我们各贴了一张符箓。

就在我隐身的那一瞬间,十几个惊醒过来的路人同时大叫道:“魏枝在这里,魏枝在这里——”

“魏枝”这两个字,仿佛是某种信号,一时之间整个街道都热闹起来,无数的人朝这边涌来,无数个声音同时喊道:“那是那个孔雀血脉的魏枝?”“她居然跑到我们这里来了。”“这世上竟有那么愚蠢的女人,嫁了咱妖境最了不起的四个贵族,居然还不惜福。”

吵闹中,林炎越扯着我闪过了一片树林中。

看着身后那越来越远的集市,我白着脸急急叫道:“林炎越,你没事吧?”

林炎越瞟了我一眼,没有回话,而是专心打起坐来。

我看到他打坐,是大声也不敢吭一声。过了一会,林炎越终于收功睁眼。

他看向焦急不安的我,淡淡说道:“幸好借你的秋风有了那次突破,不然损失大了。”

我蹲在他面前,低声说道:“可你刚才吐血了。”

“无事。”林炎越闭上了眼,他说道:“那道精神念力是大尊本人的,攻击虽厉,我因那道突破,也不是全无抵抗之力。”过了一会,林炎越道:“只是以后得做一阵子真正的凡人了。”

我拼命点头,胆怯了一下,还是掏出手帕轻轻把他唇角的鲜血拭去。一边拭,我一边傻傻地说道:“林炎越,他们不是我的丈夫。”这话一出,我马上知道我说的话多余了,便不好意思起来。

林炎越瞟了我一眼,淡淡地解释道:“那是大尊下的令,只怕所有的通缉令上有大尊的精神烙印,只要有人揭榜,他就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说完这句话后,林炎越再次放出了鹰马,同时在我们身上拍了张隐身符,再一次,鹰马一飞冲天。

我被林炎越搂在怀里,心里还很震惊,“大尊怎么能这样?仅仅因为怀疑,他就出这么重的手?”

林炎越回道:“巫族大尊行事向来无所顾及又唯我独尊,他既然对你产生了兴趣,那就由不得你逍遥在外,所以便是耗费大量精力,甚至损伤元气,他也要把你擒了,除非他确定你再无问题。”

“哦。”我应过后,我们两人便很久没有说话,感觉到林炎越太过沉默,想要与他说话的我便开口道:“大尊那人怎么能这样?我只有一个人,怎么能嫁四个丈夫?”

林炎越冷哼一声,过了一会,他沉声说道:“如果是大尊点头的话,那你与他们的婚姻已经生效了。”

什么?生效了?

也就是说,我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嫁了四个丈夫的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