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43章 睡觉姿势

第四十三章 睡觉姿势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又新掌握了两门火系的小法术。

与此同时,林炎越对我的态度也了些变化,有时我无意回头,会看到他若有所思地望向我,有时候夜间醒来,会发现自己在无意中,不是手搭上了他的胸口,便是脚放在了他的腿上,整个人都有向他怀里钻去的倾向……这种变化,对于一向自诩睡姿保守,从小到大睡觉都习惯性地缩成一团,把自己朝墙壁里挤去的我来说,可谓是不解的。

这一天早上,我迅速地把自个小腿从林炎越的腰上缩回,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对上林炎越那双清冷得过了分的眼,我急得冒汗,“我,我从小就睡觉姿势好,真的,我奶妈还说过,我这人一睡着就把自己缩成一团,恨不得挤到墙壁上挂起来,生怕占多了地方招人的厌……真的,我以前没有这个不良习惯的!”

也许是我态度太过诚挚,林炎越终于收回了目光,只是在他穿戴整齐转身出门时,林炎越突然问道:“魏枝,你说你眷恋爱慕我……怎地又坚信在睡梦中不曾有近我?”

林炎越这话问得奇怪,我一直想了两天都没有想出一个答案来。

我想,白天我清醒时,我是敢对他动手动脚的,可晚间不同啊!

睡着后,我是那么冷,不缩成一团怎么行?还有还有,他对我最好最近,他也是高高在上的林炎越,我这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段时间里,能与他靠得那么近,所以我清醒时,还会为自己争取多一点的温暖,真睡着了,我能靠的就只有自己了。

自那次谈话之后,我发现自己睡觉的姿态越来越离谱了,那一天,我甚至滚进了林炎越的怀里,直到醒来后好久,我仿佛还能看到清晨时,林炎越那看向我时微蹙的眉峰,和眉宇间藏着的不耐。

这一天,林炎越傍晚时一进门,便对我说道:“大赶集要开始了,你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

大赶集?又有热闹看了?

我顿时眉开眼笑。

倚着门框,林炎越瞟了我一眼,淡淡又道:“边境的封锁松了,可以随时去魏国了。”

还可以去魏国了?

我喜不自胜,连忙说道:“要不我们赶完集后就去魏国?”

林炎越瞟了我一眼,道:“我伤好后动身。”

我连忙点头,大力地说道:“恩,你伤一好我们就去魏国。”

因为有了这两个好消息,我几次打坐都无法静下心来,干脆抱着膝盖坐在门坎上,看着林炎越在那里雕刻。

黑暗中,林炎越雕刻时,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般有着玄奥,我直是看入了神。

就在这时,林炎越停了手,他抬头看向我,道:“你没事做了?”

我抿了抿唇,小声说道:“我想修练,可静不下心来。”转眼我悄悄看向他,“你雕刻时,不是进入忘我之境了吗?难道我打扰你了?”

听到我的话,林炎越回道:“有你在,我现在很难进入忘我之境!”他几乎是这话一出,整个人便是一僵,过了一会,林炎越淡淡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迷糊地看着他,也不管听不听得懂,只是讨好的大力点头。

林炎越再次盯了我一眼,把雕刀朝旁一放,道:“明天要早起,早点睡也好。”

我听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爬上了床。

我刚刚睡好,旁边便西西索索声响,不一会,林炎越也睡下了。

他今晚的体温有点高,连呼吸也有点粗。

我贴着墙一会,忍不住担忧地问道:“你,是不是不舒服了?”

林炎越没有吱声,就在我以为他根本不会回答我时,林炎越突然命令道:“转过身来。”

啊?

我楞了楞,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转过身去。

林炎越正微闭双眼,双手放在胸前,呈静卧调息之势……与他这个动作相反的是,他那白净冰玉般的面容上,呼吸越发加粗。

林炎越闭着眼好一会,突然又道:“过来抱着我。”

什么?

我的脸刷地涨得通红。

我犹豫了一下,终是忍不住想要对他亲近的渴望,以及骨子里习惯性的依从,红着脸挨了上去,悄悄伸手抱上了他的腰……

几乎是我的手一搭上他的腰,林炎越的呼吸便又粗了三分!

他闭上了眼。

这时刻,林炎越一动不动地任我抱着,要不是他的呼吸急促,几乎一切都如往时一样。

也不知抱了多久,就在我悄悄打了一个哈欠,悄悄把手缩回准备入睡时,林炎越的声音再次传来,“魏枝。”

“……恩。”

“就这样抱着,不许离开!”

我睁大了眼。

呆呆地看着他一会,我红着脸回道:“可是,可是这样我会睡不着。”

这一次林炎越没有回答,他甚至没有睁眼。

我睁大眼看了他一会,见他丝毫没有改变那个命令的意思,便再次小小打了一个哈欠,干脆把头埋在他腋窝处,慢慢进入了睡梦乡。

我睡觉时喜欢缩成一团,这一次也是一样,天刚亮我一睁开眼,便发现自己缩成一团藏在林炎越的怀中。

我睁大眼,感觉了一下鼻音脸颊处他衣服的丝滑,和属于这个男人的体温,腾地一下先是脸孔涨得通红,转眼想到是他自己命令的,心又乐得砰砰直跳。

这时,林炎越睁开了眼,他转过头,那星辰般的眸子朝我静静看来。

对上他,我先是呆了呆,转眼我红着脸讷讷地说道:“这次不能怪我……”

林炎越没有回答,他只是沉默地盯了我一会,便起了床。只是在出门时,他淡淡地丢下一句,“以后不许背对着我睡。”他这一句话,直把我轰得脑中嗡嗡了半天。直到坐在梳妆台前,由林炎越亲自给我改妆打扮时,我还在恍恍惚惚。

接下来,我们两个都非常用心的打扮了下,然后趁着天不大亮,我与他坐上鹰马悄悄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