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47章 遇上

第四十七章 遇上

林炎越的唇,印在了我的唇上。

这个变化突然,因此我睁大眼涨红着脸傻傻地看着他。

这时,林炎越不动了,他维持着吻我的姿势,一双深邃冷漠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睁大眼的我,与以往不同,此刻他的眸子似有暗焰在冰山的尽头翻滚。

这般盯了我一会,陡然的,他以极快的速度抽身离去,再转眼,他砰的一声重重把房门一关,脚步声迅速远去。

我呆呆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慢慢抚上了自己的唇……

天空慢慢大亮,外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林炎越却一直没有回来。

我在房中呆坐了一会,咬了咬唇,还是梳洗一新,戴上纱帽出了房门。

今天的纭城比昨天更热闹了,整个城池的大街小巷,全部都被摊贩占据,原来充斥在街道上的骑兽马车统统不见了,能看到的,都是来往的行人。

我开始还在想着林炎越,走着走着,心神已被这种新鲜热闹给听引住了,一边东瞧西瞧,一边蹦蹦跳跳。

当我来到此次集市最为热闹的纭城主街时,更是被摆在两侧摊子上的各种晶石宝玉和精美饰品给吸引住。

我瞧着瞧着,一眼看到一个摊子上,摆着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雕像。我连忙上前,伸手朝那雕像拿去。

我才把雕像拿住,旁边也伸出一只手来。见我握紧雕像,那人说道:“这位小姐,这个雕像可以先给我看看吗?”

我低头看了眼手中这手法非常熟悉的雕像,犹豫间,我旁边那人又道:“小姐如果能把这雕像相让的话,我愿意另给小姐十个金币的酬谢。”

我都没有付钱,只是先拿到手,这人就愿意给我十个金币啊?

我双眼一亮,连忙转头问道:“当真?”

我的声音一落,这个面目俊秀,做学生打扮的年轻贵族便是双眼一亮,他殷勤地说道:“这个小姐尽管放心。”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了十个金币。

就在这时,我们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仿佛弦乐一般,能勾起人灵魂共鸣的男子声音,“咦?这个雕像的手法好生了得。”却是一个长相俊美,额系暗红晶带,双瞳红得宛如琉璃,有点似曾相识的凤眼男子走了过来,他理也不理我,顺手便从我手中拿走了那座鹰马雕像。

这人怎么能这样?

我瞬时瞪大了眼,待要说些什么,可一眼对上这男子身前身后簇拥的人群,便又老实地住了嘴。

这人在摊贩前这一站,他身周的那些人便跟了上来,不知不觉中,我给挤到了后面的角落处。

那个做学生打扮的贵族连忙来到我身边,他愤愤不平地说道:“那人真是无礼。”

我没有回答,因为那个气势逼人的凤眼男子一边端详着那木制雕像,一边在那里说道:“这雕像的手法十分奇异,恩,天工无痕!雕它的人要么是上古大能,要么这雕像本是由天地蘊养而成。”他顺手把那雕像扔给后面的人,道:“好好悟一悟。”

见他准备离去,摊主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他叫道:“这位客人,那木雕还没有给钱呢。”

那接过雕像的男子立马应道:“好,我就给钱。”转头他问道:“多少金币?”

那摊主嘴张了张,连忙把到了口边的‘一个银币’吞下去,说道:“十个金币。”

“好。”那男子刚把金币拿出,走出几步的凤眼男子突然说道:“给他一千个金币。”

于是,在摊主的大喜若狂中,那群人甩下一千个金币,大摇大摆而去。

我张着嘴楞楞地看着这一幕,直过了好一会,才猛地咽了一口口水:好,好贵!那分明是我家木头雕的啊,那手法都一模一样呢!那人居然给出了一千个金币的高价。

转眼我又双眼一亮,狂喜起来:木头这阵子被我烦得一天雕几个,呆会回去我就把它们全部收起来。嘿嘿,等我以后没钱了,我就卖一个扔一个。

我越想越是激动时,身边一个声音传来,“请问你还要买那种木雕吗?我陪你一起去寻寻?”却是那个学生贵族还没有走。

我回过头来,对上对方特别明亮的目光,正要开口拒绝,一眼看到走在前方不远处的那凤眼贵族一群人,一种莫名的危机感让我闭上了嘴。

果不其然,就在这时候,从人群中挤出一支十几个人的队伍,他们脚步迅速地来到了凤眼男子身侧。

那支队伍中,那个俊秀文弱,双眼惺忪,总是一副没有睡醒样的青年,可不就是巫木仙使?在巫木仙使旁,也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对了,那个戴面纱的女子,正是魏三小姐!

不好,那个凤眼男子怪不得这么眼熟了,他是大尊!

我居然与大尊遇上了!

迅速的,我收回目光闭上嘴,这时,我身边的那个学生贵族还对我献着殷勤,我不敢吭声,便低着头朝人群中钻去,那个学生贵族一怔,连忙叫着‘小姐小姐’跟了上来。

众人簇拥中,魏三小姐回过头来,她轻蔑地看了一眼那大呼小叫地追着一个女人的学生贵族,曼启樱唇,不满地说道:“妖境人还是太轻浮了。”她刚说到这里,一眼看到前面带着上百人浩浩荡荡迎来的欧亚,不由又道:“听说这个也是魏枝的丈夫?”

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满,好整以暇走在前面的巫木仙使回过头来,他懒懒说道:“魏凌月,做为一只凤凰,你眼界太小了!”在魏三小姐抿着唇低下头受教时,巫木仙使又道:“再这样下去,魏枝都要成为你的心魔了。罢了,我告诉你吧,魏枝在这妖境之所以吸引男子无数,还是因为你们的前任仙使上次来时,花了昂贵的代价给她购置了一百个妖狐之心和一百个海妖喉骨。他啊,用那两种物事,把一只凡鸟炼制成了这妖境最能魅惑的倾城国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