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48章 你可愿意?

第四十八章 你可愿意?

我三不两下便挤入了人群,见到终于把那个学生贵族给抛下了,高兴得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我手臂一紧,却是被人扯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急急回头,却见那个抓着我的手臂是林炎越。

见到是他,我马上想起了昨晚今晨的事,不由脸一红,眼巴巴看着他轻声问道:“木头,你回来啦?”

林炎越回道:“是,我回来了。”他似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轻轻把我带在怀里,又道:“你只戴了纱帽,就不应该出门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怪我没有经过他易容改装就出了门,这样很容易被人看穿,当下应了一声。我偎在他的怀里轻声道:“木头,刚才我看到魏三小姐他们了。”我声音压得极低,“还有那大尊和巫木仙使。”

林炎越一僵,他抿唇说道:“怎么来得这么快?”说到这里,他抓着我的手,“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就在我们前脚离去,后脚,大尊一行人便返回了刚才我与那学生贵族呆过的地方。那巫木仙使拿出一样东西测了测后,转向大尊沉声说道:“师尊,那只孔雀刚才在这里停留过。”

巫木仙使的话音一落,大尊还只是点了点头,一侧的欧亚已激动起来,他冷着俊脸低声请求道:“大尊,请允许属下下令,立刻封锁纭城,严禁任何人离开!”

凤眼俊美的大尊负着双手,他淡淡说道:“下令吧。”在欧亚朗应一声,转身离去时,他转头看向魏三小姐,说道:“魏凌月,你不是收有魏枝的贴身衣物和毛发吗?测一测吧,也许能准确探知她的方位。”

魏三小姐低下头应道:“是。”应过之后,她还是有点不甘心,不由说道:“师尊,孔雀不过是只凡间的鸟,您何必这么看重?”

大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会,说道:“魏凌月,一只真正的凤凰,它必然是大气坦荡的,你心性不足,也是本尊怀疑你不是凤凰的原因!”

魏三小姐自照过鉴镜后,还真没有人当面说过怀疑她不是凤凰的话,因此,大尊这话一出,对早以凤凰自居,自认为是天下独一无二的魏三小姐来说,是生生地打了脸。

嗖的一下,她脸色一阵青白交加,不过说这话的人是大尊,自是没有人会出面相护,甚至因为大尊这句话,那些在她面前做低伏小惯了的,一个个还向她投来了怀疑的目光。

真是,好生羞辱!

我和林炎越自是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我们正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不一会功夫,便回到了客栈。

当我们收拾好准备出城时,却陡然听闻,纭城的四个城门全部被封锁住,一律只许进不许出。

这下真不好了!

重新回到客栈,抬头望着林炎越,我咬了咬唇。

见我一脸担忧,林炎越伸手摸着我的头,低语道:“不要怕。”

我睁大眼看着他。

林炎越再次把我搂在了怀里,又道:“别怕。”

我在他怀里扭了几下,小小声说道:“木头。”

“恩。”

“那个……”

“有话直说便是。”

“那个,你雕刻的那些东西,都送给我好不好?”

林炎越:……

他低下头看了我半晌,慢慢摇了摇头,说道:“魏枝,我就不应该对你高看!”

被他批评了一顿,我连忙老老实实地低着头。

这时,林炎越说道:“你想要,就都拿去吧。”

“好嘞——”我欢叫一声,连忙收拾起那些木雕来。

林炎越一闲下来便喜欢雕刻,因此这些价值千个金币的木雕非常之多。我扑腾过去它们全部收拢,刚收入储物袋,又忍不住把它们全部拿出来摆在**。望着满满摆了一床的木雕,我眉开眼笑地想道:一个就值一千金币,这里一共三十七个,三十七个一千金币,那是多少钱啦……嘿嘿。

我数了一阵,乐了一阵,最后喜滋滋地把它们收入了储物袋。

直到这时,我才记起我们的危机,转向林炎越问道:“木头,我们都不能出城了,那可怎么办?”

我的声音一落,林炎越便冷笑道:“原来你还知道担心?”

见我老实低头,他又说道:“他们想找你,最有可能是拿到你的衣物头发,再通过秘术测算。这点我早有防备,无需在意。”

我看到他好整以暇的样子,真是崇拜极了,忍不住靠在他身边挨着他坐下。仰望着林炎越,我轻声说道:“便是大尊来了也不怕吗?”

林炎越低头抚摸着一柄雕刻出的小木刀,淡淡说道:“小心点就是。”

我大力点头,看着他俊美的侧面,想了想,忍不住又问道:“林炎越,今天你去哪儿了?我等了好久你都没有回来,就自己出去了。”

林炎越抚刀的动作一僵。

他低着头,薄唇微抿,雕刻般的面容上,突然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直过了好一会,林炎越才低声说道:“我去问人了。”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便问道:“问人?做什么要问人啊?”

林炎越看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说道:“我去询问他人,为什么我都服了十颗固心丹,却毫无效果。”

听到这话,我张了张嘴,半晌,我声音细弱地说道:“那,那个人怎么回答你的?”

林炎越没有看我,他专注地又盯向那柄木刀,低声回道:“那人说,等我与你圆了房,就一切都平复了。”

嗖的一下,我脸孔涨得通红。我唇嚅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圆,圆房?”

见我结巴,林炎越低声道:“你不愿意?”

我看着依旧没有看向我的林炎越,嚅嚅回道:“我,我不……”几乎是刚刚说出这三个字,蓦然的,一阵排山倒海的孤凄,和难以形容的渴望同时涌上心头,仿佛,在漫长漫长的岁月中,我就站在那山颠上,迎望着天的那一边,那天我看不到边,那山千万重我也看不到边,我等了太久,渴望了太久,当我有一天终于能飞越千万关山时,赫然发现,原来隔着我的,不是这山,而是那星海,原来,千千万万年了,我离开山颠后,依旧会站在黑暗虚空里,我的四周,是无数无数的浩瀚星海,我挥手便可把一颗星辰抛离它固有的轨迹,却永永远远无法触及那个我最想触及的生灵。

不知不觉中,我泪流满面,在林炎越怔忡疑惑的眼眸中,我仰着头望着他,流着泪欢喜地说道:“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