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0章 堵了个正着

第五十章 堵了个正着 无忧中文网

我马上应了一声,收拾好东西,跟着林炎越出了客栈。

大赶集期间,纭城的夜间也是热闹的,明亮的月光下,不时有燃烧的火堆,以及围着火堆取暖,就地入睡的外地摊贩和省钱的游人。

我们穿过一个又一个火堆,不一会,林炎越带我来到一个巷子里,阴暗的巷子深处,远远便有人迎了上来,看到林炎越,眼前这个围着面巾,看不清面目的中年男子低声问道:“阁下?”

林炎越点了点头,道:“我要马上离开纭城。”

那中年人应道:“好。”说罢他转过身,领着我与林炎越朝巷子左侧的一扇小门走去。

小门的里面,是一个破败的花园,那中年人带着我们走了一会,又是二个汉子迎了出来。再接着,这三人带着我们前往的,是一处柴房后面的枯井。只见几人收拾了一下,林炎越便抱着我的腰跳下了枯井。

他在井底一角按了按,只听得一阵兹兹声响,一声石板移开,一个深黑不见底的地道出现在眼前。当然,虽是深黑不见底,以我和林炎越的视力是无碍的。

林炎越抛了一个布袋给井上面的三人,带着我进入了地道中。

再然后,就是长达三个小时的黑暗之行。这地道弯弯曲曲,狭窄又空气浑浊,走了很远都看不到光亮。要不是我与林炎越体力非凡,一定已受不了了。

三个小时后,我们钻出地道,站在一处半山腰上,回头望了灯火渐渐熄灭的纭城,林炎越说道:“行了,出城了,我们走吧。”

又像个最普通的凡人一样走了四个多小时,当我们完全离开纭城的范围时,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一个刚刚就着薄雾准备出发的商队。林炎越上前,也不知他说了几句什么话,那商队便客客气气地把我们迎上一辆宽敞舒适的马车。

到了马车上,林炎越把我朝他大腿上一按,说道:“睡吧。”

我哪里睡得着?枕着他的大腿,我小心问道:“现在安全了?”

“暂时安全了。”他掏出雕刀,一边开始雕刻,一边说道:“只有用这种纯粹凡人的手段离城,才不会惊动他们。”

我放松了,侧过头感觉着他薄裳下强而有力的心脏,我悄声问道:“林炎越,那我们去哪里?”

林炎越道:“先走着吧。”

我恩了一声,在他腿上蹭了蹭,慢慢进入了睡梦乡。

三天后,车队在一个叫煦城的地方停下休整。

这个煦城虽属于海边五城之一,却比纭城还要繁华,我们穿过挤拥的人群,进了一家酒楼。

点了几个从来没有听过的菜式,我双眼亮晶晶的期待起来,到是这时,林炎越突然身躯一僵!

我奇怪地看了一眼端着菜过来的伙计,又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怎么啦?”

林炎越闭上了眼睛,他道:“我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巫族大尊明明以为你是一只孔雀,却还不惜耗费精血,损失五十年的修为来测算。”说到这里,林炎越睁开了眼,“魏枝,他们过来了!”

我脸一白,急急说道:“那我们走啊,木头,我们走啊。”

林炎越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

说到这里,他不再看我,示意伙计把饭菜摆好后,林炎越姿态优雅地进起食来。

林炎越这个人,有一种天生的高贵,他这么一摆姿势,便是再无知的人也会下意识里敬畏起来。此刻也是如此,随着林炎越这姿态一摆,偌大的酒楼慢慢安静下来,众食客偷偷地看着他,低声议论着他是不是大贵族。

而这个时候,酒楼外面,传来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整齐又铿锵,沉重又杀气腾腾,不知不觉中,酒楼中再无声息。

我转过头去,只见酒楼外面,不知不觉中停下了五六辆马车,同时有百数个身着盔甲的护卫,腾腾腾地跑来站在酒楼大门两侧,接着一个又一个熟悉和不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酒楼门口。

于极致的安静中,欧亚和大皇子里约,以及另外二个高大俊伟的贵族,最先进了酒楼。

酒楼的掌柜正要迎上去,一眼对上贵族们的眼神,他又吓得原地哆嗦起来。

只是一眼,欧亚等人便看到了我们。

蹬蹬蹬的脚步声中,欧亚里约四人率着众人,缓缓朝我逼来。

我哆嗦了一下,忍不住瞪了欧亚一眼,只是我的脸完全掩映在面纱下,这一瞪威力有限。

不知不觉中,四个风度翩翩,贵气十足的男人走到了我的餐桌前。

朝我和林炎越打量了一会后,大皇子里约最先开了口,只见他手一挥,命令道:”大家散了吧。”他又对掌柜地说道:“你们也退下,这里的损失我会赔偿。”

这时刻,酒楼里的已认出了大皇子的身份,见他开口,哪里敢不听从?当下,一个个起身离去,只是他们在退下时,一双眼睛老是朝我盯来。

酒楼的人退着退着,外面却传来一阵喧哗,却是摘下面纱,容颜绝美的魏三小姐在众人的簇拥下,也入了酒楼。

如魏三小姐这样的美人,那不管是在魏国还是在妖境,都是极少见的,因此外面的人也不愿意散了,酒楼中退下的人,也一个个停在不远处,伸着头朝这里瞅来。

酒楼中最先开口的是欧亚,他紧紧盯着我,说道:“魏枝?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不要藏头露尾了吧?”

我非常听话,痛快地摘下了面纱。

让我失望的是,看到我面纱下的脸,欧亚一点也不奇怪,他挥了挥手命令道:“伙计,端一盆热水拿条毛巾过来。”

“好嘞——”

在伙计殷勤地应答声中,我咬了咬唇,见到身侧的林炎越依然好整以暇,我心定了些。

索性已经瞒不住,我也懒得瞒了,我瞪着欧亚,不高兴地说道:“你是什么人?我隐不隐藏与你有什么关系?”我又狠狠的瞪向里约三人,气呼呼地说道:“这世上的事可真奇怪,我都与你们没有半点干系,凭什么你们说要娶我就娶我了?还有大尊是个什么东西?他凭什么管东管西?”

第二更随后送来。明天就是一号了,向大伙预定粉红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