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1章 结果出来了

第五十一章 结果出来了

这时魏三小姐已经进了酒楼,她听到我开口,先是朝我上上下下打量一会,然后冷笑一阵,便站在门口看起戏来。

在我的质问中,欧亚还没有开口,站在他身侧的银发俊男倒笑出声来,他上前一步,示意伙计把洗脸水端过来后,右手朝胸前一按,朝着我优雅一礼,温柔说道:“不曾让妻子了解丈夫,确是我们的不是。魏枝,我叫赫里,是妖境最强血脉者。”他指着一侧严肃俊秀,五官轮廓极深的俊男,说道:“他是财政大臣斯克,魏枝,我们都是你的丈夫。”

说到这里,赫里又道:“我与斯克早就知道自己的妻子很美很让人心动,可惜一直忙碌,竟直到现在才与你见面。”

这人说话时,给人一种特别可信,特别温柔可亲的感觉,我瞪着他,还想不出怎么回答,赫里已在那里温柔催促道:“水来了,魏枝,洗洗脸吧。”

我瞪着这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便转过头看向林炎越。

林炎越正姿态优雅高贵闲适地坐着,我从他的姿态看出,他在等着大尊出现!

他一定会有安排!我不能给他乱!想到这里,我便低下头谁也不理。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却是魏三小姐的声音传来,“魏枝,一年不见,你的变化可真大啊。”

一听是她的声音,我忍不住又抬起头来。

看着魏三小姐,又看了一眼跟在她后面的魏国众人,我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魏三小姐又说道:“魏枝,水已端来了,你还是洗洗脸吧。”她眉眼间飞快地扫过一抹愤愤不平,又道:“我们经年不见,你总不能让这么一张假扮过的脸面对故人吧?”

魏三小姐这话一出,我又看向了林炎越。

看着优雅而从容的林炎越,我暗暗忖道:是了,事情到了这一步,一切无谓的坚持只能显得底气不足,既然林炎越气势不减,那我也要显出风度来。

想到这里,我拧过毛巾,细细地清洗起来。

不一会,我的脸洗好了,示意伙计把水盆端起,我转头看向魏三小姐。

对上我洗净后的脸,魏三小姐脸色难看,她盯了我半晌,忍不住轻笑道:“魏枝,你这是怎么啦?便是为了好看,也不用在眼角涂上这种洗不掉的颜色,看起来真是……怪异可笑。”

这一次,魏三小姐的声音落下后,一个妖境官员低声解释道:“凤凰殿下,她这不是涂的,这是血脉印记。”他话一出,魏三小姐的表情便是一僵,看向那官员时,也带了些薄怒。

这时,银发俊男赫里再次轻笑出声,他说道:“原来我的妻子生成这副模样……真是让人心动。”

魏三小姐听到他开了口,不由转头望去,见到这四个男人目光灼亮地盯个不休,一种说不出的羞恼又涌上心头。

她真不明白,这个一直被自己踩在脚底下,连看她一眼都是施舍的人,怎么到了这妖境一地,便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竟敢把自己的风头完全抢了过去?那种感觉,真是奇耻大辱啊!

这时刻的气氛有点凝滞,大尊还没来,欧亚四人在尽量的维持风度,他们身后的众人也不敢胡乱开口,也因为大尊还没有来,林炎越也一直淡定地等着。

听到赫里的话,我瞪了他一眼,恼怒地反驳道:“我不是你妻子,我认都不认得你!”见他对上我的怒眼反而笑得更加温柔的赫里,我觉得无力,便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就在这种暗流涌动中,一阵脚步声终于传来。

那脚步声轻而缓步,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时之间,竟令得整个酒店都置于另一个空间一样,我看酒楼外的人时,陡然发现他们变得极遥远模糊了。

脚步声中,大尊出现在酒楼门口,明明第一眼看他时,他还在门口,再一眨眼,大尊已到了众人身后。

看到大尊过来,众人连忙躬身行礼,“见过大尊。”

这时的大尊,身着一件宽大的玄色长袍,那黑夜一样沉暗中带着高贵的颜色,配上他俊美的眉眼,配上那黑色的长发,那宛如红色琉璃的凤目,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气为之夺神为之消的感觉。

大尊先是看了林炎越一会,见他没什么异常,便又转头看向我。

见大尊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欧亚低头说道:“禀大尊,她就是魏枝。”

巫木仙使则从大尊身后走出,低声说道:“师尊,你看这个。”他拿出一块木牌递到大尊眼前让他看了看后,朝我盯了一眼,说道:“经过测查,魏枝确实是凡骨凡胎,她的一切异常,应该是因为那狐心和海妖喉骨的缘故。”巫木仙使不但有点失望,甚至还有点恼怒,他冒火地剜了我一眼,说道:“可惜了师傅那滴精血!”

大尊却还在看着我。

他负着双手,这么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命令道:“取一滴魏枝的精血来!”

几乎是大尊这话一出,欧亚和大皇子离约的脸色都变了变,他们担忧地看了我一眼,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取精血?林炎越说过,大尊失了一滴精血,便损失了五十年修为,我要失了一滴精血,又会损失什么?

我抿了抿唇,再次悄悄看向林炎越,见他依然是一派优雅从容地品着酒,心神又是一定。

于是,在巫木仙使走过来,抓过我的手腕取精血时,我老老实实地任他施为着。

不一会功夫,一滴精血便落入了巫木仙使手中的木牌上。

几乎是那血一渗入,巫木仙使便变得严肃至极,他紧紧盯着那木牌,眼也不眨一下。

这时刻,酒楼中的众人都不敢说话,我先是专心地等着林炎越的指令,可等着等着,一种说不出的虚软袭来,我双膝一软便摔到了座位上,再抬头时,看到的是欧亚和大皇子离约等人那一脸的担忧心疼。

我的目光从他们脸上瞟过,想要转头看一眼林炎越,却发现自己越来越虚,越来越虚……

这时,巫木仙使的声音传来,“师尊,结果出来了。”

明天本书入v。说实在的,这次的新书,我没有什么底,因为这本新书与以前的完全不同,不但题材,还有写法都完全不同,这是我一次完全新的尝试,我挺害怕它会失败。所以想求求大伙,新书入v,你们能不能订阅正版,给我多一些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