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49章 只是废物

第四十九章 只是废物

新书刚入v,求粉红票,求正版订阅!因为这本新书与以前的完全不同,题材写法都完全不同,我挺害怕它会失败。所以想求求大伙,新书入v,你们能不能订阅正版,给我多一些鼓励?

巫木仙使这话一出,虚弱的我背心一麻,整个人僵直得只剩下砰砰急乱的心在跳。不止是我,这个时候,便是欧亚等人,便是魏三小姐,也在转头看向巫木仙使,等着他宣判。

大尊的声音传来,“如何?”

巫木仙使说道:“师尊,不过是个凡胎。”顿了顿,他又说道:“她是含有五成孔雀血脉的凡胎,只是现在这点血脉,也被狐族和海妖族的血脉混淆了。”顿了顿后,他给出结论,“这三种血脉还处于融合中,等再过个一阵子血脉融合完毕,这魏枝的吸引力还会增加,到得那时再取她处子之身,对凡人来说是无上享受。总而言之,这魏枝在凡人界,确是个适合赏玩的宝物。”

巫木仙使这话一出,四周嗡嗡声大起,我抬起头,看到赫里几人又是失望又仿佛舍不下,看到魏三小姐那一脸的嘲讽和得意。这么多人中,要说自始至终都表情如一,没有打算放手的,只有欧亚和大皇子离约了。

嗡嗡声中,大尊却负着手瞟了我一眼,转眼,他伸手一抓。

一种强横的力道冲来,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颠颠撞撞朝大尊走去。我一过去,大尊便把手放在了我的头顶,然后。一股雄浑的力道从我头顶传来,转眼间这力道走遍了我全身经脉。

不一会功夫,大尊收回手,他像看蝼蚁一般看着我,道:“倒是可惜了本尊那滴精血!”

我感觉到他的杀意,白着脸低下头来,一侧。欧亚上前一步,急急说道:“大尊。魏枝她,她不是有意的。”

大尊转过头去。

他血红的眸子冷冷地盯了欧亚一眼,在令得欧亚向后一退,险些在他的威压下跌倒后。大尊目光转向了我。

他的手,再一次放在我的头顶上。

而这一次,众人都感觉到了什么,包括赫里几人在内,都面露不忍之色,唯一显得高兴的,就只有魏三小姐了。

我感觉到大尊的杀机,慢慢闭上了眼。

那只放在我头顶的大掌却没了动作,居高临下地盯了我一眼后。大尊说道:“罢了。”他收回了手。

他放过我了!

他真放过我了!

在我大口大口的喘息声中,欧亚几人松一口气的声音同时传来。

我一边喘息,一边跌跌撞撞地退后。生怕引起大尊对林炎越的关注,便是我多么渴望能跑到林炎越身边,感觉他的片刻温暖,也咬牙忍耐着,我一直退一直退,终于在与林炎越相反的角落里蹲下。

大尊显然非常愤怒。与此同时,酒楼里一股威压开始弥漫。随着这股威压越来越大,侯在不远处的凡人伙计第一个‘叭’的一声炸烈开来,弄得鲜血四溅。

就在四下众人脸色开始泛白,修为最低的几个魏国来客开始摇摇晃晃时,突然的,大尊衣袖一拂,原地消失了。

大尊这一消失,剩下的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巫木仙使看向欧亚等人,说道:“大尊为个凡人失了一滴精血,心情不好那是正常的。”

他这是解释,众人哪里当得起他地解释?当下一个个站起来连称‘不敢’。

巫木仙使又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四人都是妖境的中流砥柱,这个魏枝虽是孔雀,却血脉已然驳杂不堪。”

他鄙视地瞟了林炎越一眼,嘲讽地说道:“原来还有五成纯度的孔雀血脉,这小子为了享受美色,竟不惜把她全部潜力激发在外,现在这魏枝魅骨是有了,可惜却再无其他。”

顿了顿,他又向四人说道:“你们若是想解除婚约,我会以师尊的名义再下一道令。”

巫木仙使转向魏三小姐,以着明显比刚才要客气的态度说道:“师妹,我们去找师尊吧。”

魏三小姐抬起下巴,她傲慢地盯了我一眼后,点头得意笑道:“好。”

转眼,他们也离去了。

现在还在酒楼中的,只有这几个妖境贵族了。而几乎是巫木仙使他们一走,欧亚和大皇子便一左一右地朝我走来。

我抬起头来。

从他们的目光中,我清楚地看到他们的执着:不管我是不是血脉驳杂,他们显然都没有想到过要放手。

于是,我连忙站了起来,我一边退一边退,在近乎狼狈地退到林炎越身侧后,我把林炎越的手一握,右手一挥,便是一整排火墙飞出!

从来,众人都把我当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里想到我会有反抗之力?而且还明显功力不浅?就在欧亚二人狼狈地向后一退,避开火墙的步步紧逼时,明白我意思的林炎越已塞给我一张千里符。我发动千里符的同时,林炎越的长袖卷起了一侧被巫木仙使扔在地上的滴了我精血的木牌。再然后一个转眼,我们的身影便从酒楼中消失了。

我与林炎越落到了一片山谷中,几乎是刚刚落地,我便弯着腰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林炎越把我横抱而起,朝着一侧小路走去。

我一感觉到他的温暖,眼前便是一黑,再也坚持不住的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夜间,我置身于一个山洞里,外面是燃烧的火堆。火堆旁,林炎越正架着一只野鸡在烧烤着,火焰腾腾中,一股肉香味四溢而来。

我挣扎着坐了起来。

刚刚坐起。林炎越便转头看来,火光中他对上我的眼,微微弯了弯唇。

他的唇弯得甚浅。这个笑容可以说十分勉强,可我还是幸福得马上弯了眉眼,我虚弱又高兴地唤道:“木头,我醒了。”

林炎越不错眼地看了我一会,恩了一会,他转过头去一边翻转着烤鸡,一边说道:“肚子饿了吗?”

我摸了摸肚皮。傻笑道:“饿了。”转眼我又问道:“木头,我们安全了吗?”

林炎越伸手把另外一只烤鸡架在火堆上。这才回道:“也许吧。”说到这里,他又道:“我们先在这里呆上一段时日,在确定大尊对你完全放弃后再做打算。”

对我来说,只要能与林炎越在一起。不管是天妖城的华丽城堡还是这个山洞都没有两样,于是我高高兴兴地说了一声好。

左边那只烤鸡已经熟了,林炎越撕下一只鸡腿准备递给我时,我已慢慢挪到了他身边坐好。

吃完这个迟来的晚餐,林炎越见我坚持,把火堆移了移,在烧过火的地方铺上一块兽皮让我躺下,然后,他躺在我身边。轻轻把我搂在怀中。

我仰望着星空,因隔着片片树叶,星空并不完整。可那闪烁的星河,还是让我觉得幸福。

我望着它,感觉到风吹过身上,感觉到树叶的旋落,忍不住低声问道:“木头,你这么辛苦修练。是想长生吗?”

身边,林炎越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恩。”

我迷离地仰望着,又道:“可是,便是你有了至高的修为,便是你成了神,可你站在那星与星之间,你穿过那无边黑暗,飞过那万千虚空,左右顾盼,要么是渺小得你不屑一顾的生灵,要么是无尽的孤单。便是那样的长生,你也兹兹不倦吗?”

这一次,我的话音落下后,林炎越转头看来。

他的目光有点专注,看着我,他低声说道:“魏枝,你到底什么来历?”

啊?

我惊了一下,不由转头看向林炎越。

黑暗中,林炎越的双眼亮得惊人,他看着我,缓缓说道:“你刚才说的那话,有道的痕迹……魏枝,是什么样的缘故,让你对那种神才能涉足的世界有所了悟?”

我楞楞地看着他,楞楞地摇了摇头。

林炎越见状,自失的一笑,他微微欠了欠身,在把所有兽皮都包在我身上后,又把我轻轻搂入怀中。

被他这样抱在怀中,感觉到他的体温,我喃喃说道:“林炎越。”

“恩。”

“我好快乐。”

这一次林炎越没有回答,他只是紧了紧手臂。

我把脸搁在他的颈窝里,感觉到林炎越的体温和呼吸,直是心跳如鼓。

我与林炎越在山谷中呆了三天后便出了谷。

一出谷,林炎越便询问了下,在知道大尊他们确实是离开妖境了后,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当我们再次回到纭城时,这个刚刚散了集的城池,四处都有人聚成堆,谈着那日之事。

“那天那个绝色美人你们看到了吗?她就是凤凰殿下。”

“天啊,我居然看到了凤凰殿下?”“她就是凤凰殿下?长得美是很美,可也没有那么勾人啊。”“

“要说勾人?就只有那只伪孔雀魏枝了。”

“为什么说是伪孔雀?”

“因为天界来的仙使发话了,说那魏枝本来的孔雀血脉还有五成,可她的主人为了让她更美貌更勾人,便把那五成血脉全部激发成了魅骨。所以啊,那魏枝现在是没有繁衍生育能力的废人了!”

“什么?这么说来,她就是一个玩物?”

“不错,魏枝美虽美,可她只是一个空有美貌的玩物!”

听着四周纷纷而来的低语声,我不由朝林炎越看去。

果然,对上我的目光,林炎越淡淡说道:“这些流言是我放出的。”他看着我,目光幽深,“只有这样,才能逼得欧亚四人自动放弃与你的婚约……魏枝,你给我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我以为,你永远都不必要再多四个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