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0章 牵机盅

第五十章 牵机盅

林炎越的语气虽淡,却隐藏着不悦,对上他深沉的目光,我连忙嘿嘿一笑,大力地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对上他紧盯不放的目光,我觉得应该鼓励他一下,便眼睛弯弯的大声赞道:“木头你真聪明,居然想到了这么好的办法。”

林炎越被我夸奖得身子一僵,他盯了我一眼,迅速地转过头去。

接下来,我连走路也是连蹦带跳的,一下子有了雨过天晴的快乐,在跟着林炎越进了一家酒楼用餐时,我还在叽叽喳喳说道:“木头,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天妖城去?”

就在我开口时,几个与我们擦肩而过的青年回头看来,对上他们盯向我时放亮的双眼,我连忙闭上嘴,下意识地按了按纱帽。

这时,林炎越冰冷的声音传来,“走快点。”

我不敢再开口,便连忙低头,快步走到了林炎越身边。

林炎越点的酒菜相当丰盛,我们两个人,桌上足足摆了八样菜式。我高兴地看着饭菜,笑眯眯的小小声地说道:“木头,都是我喜欢的饭菜呢,谢谢你。”

林炎越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来,见我还在眼巴巴望着他,他命令道:“开饭吧。”

“恩恩。”

我挟起了一小片兔肉,眼睛无意中朝外一瞟,顿时手中筷子一松,那兔肉给掉到了地上。

林炎越没有呵斥我。事实上,自从那两个戴着斗笠,却依然权贵气势十足的男子朝我们大步走来后。他向来淡漠的眼神中,再次闪过了不悦。

不一会功夫,欧亚和离约便坐在了我们的对面。大皇子离约身子向后仰了仰,摆了一个放松的姿势后,他手指一弹,朝着伙计命令道:“加二碗饭。”

“好嘞——”

在伙计轻快地跑开后,离约转过头来。他看了一眼自一进门,便盯着我不放的欧亚一眼。目光转向了林炎越。

看着林炎越,大皇子说道:“林侯爵,你散布的流言我们都收到了。”皮笑肉不笑了下,大皇子又道:“本皇子非常佩服侯爵。不动声色间,不仅糊弄了大尊一行人,随便甩出一个流言,还干脆利落地给我们添了大麻烦。”他笑了笑,继续说道:“现在的皇室和欧亚的家族正如侯爵所预料的那样,对我们与魏枝的那场婚事极力反对,想来过不了多久,便会有强制解除婚约的命令下达。”

大皇子说道:“侯爵大人,这一次你可真是赢得漂亮。”

林炎越淡漠地瞟了他一眼。也不理会。

这时,欧亚也开口了,欧亚的语气就低沉寒冷多了。“林侯爵可不仅仅是聪明,想大尊何等人物?那可从来都是没有遗漏。可他偏偏就像忘记了现场还有个林侯爵一样,那巫木仙使也是一样,在前几天还说过要给林侯爵一个教训,可真正对上了,也完全遗忘了侯爵的存在。侯爵这样的本事。可不仅仅只是聪明!”

我侧过头,看了一眼依然淡漠从容。优雅雍容的林炎越,转头又对上欧亚两人,忍不住说道:“我不要这样。”我瞪大眼近乎乞求地说道:“欧亚,大殿下,你们要怎么才能放过我们?”

几乎是我这话一落,大皇子的脸色便是一沉,欧亚也是脸色难看起来。他们直直地盯着我,过了一会,欧亚低低笑了起来,他寒声道:“魏枝,你求我们放过你?”他哑着嗓子,徐徐说道:“自与你相遇后,在无数个夜晚,我也想爬到你面前,求你能够放过我!”

被他这样盯着,这样说着,我有点难受,就在这时,欧亚又低低说道:“我不明白,真的……这阵子我遍查了各大书馆,都没有提过这种事。魏枝,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只是那么简单的与你相遇过一次,我便像中了巫盅一样的再难脱离?”

我张了张嘴,讷讷半晌后迟疑回道:“我不知道。”我歪了歪头,说道:“可我只想与林炎越在一起。”一提到林炎越的名字,我的心中便是满满实实的快乐,便是满满实实的自在,我忍不住弯着眉眼,“我只想与他在一起,除了他,我什么也不要……欧亚,大皇子殿下,魏枝不喜欢你们这样子。我,我不欠你们,凭什么一定要回应你们莫名其妙的感情?”

我最后一句话落下后,便是长久的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皇子里约缓缓站了起来,他傲慢地抬起下巴,说道:“这种事,从来都是雄性之间的事,魏枝,你没有资格拒绝。”

说到这里,他转向了林炎越,徐徐说道:“林侯爵,本皇子得说抱歉了。抱歉,我们本不想用这种手段的!”说到这里,他和欧亚同时离开。

我一惊之下,连忙看向林炎越,见他竟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已脸色发紫,人中处出现了一条暗紫色的纹路!

这,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变化?林炎越那么强大,怎么在不知不觉中了招?而且,我就算只有二十年功力,可也说得上耳聪目明,怎么一点也没有发现?

林炎越缓缓后倚,对上脸色苍白的我,他伸出手与我的相握,然后他疲惫地垂下眼,低声说道:“这叫什么盅?是那一天巫族大尊在场时,你们种下的吧?”

回答他的是大皇子,他说道:“不错,那天不知你用了什么办法,使得无人注意到你。可就算大尊和仙使对你不理不睬,我与欧亚也断断无法忽视你的。那天机会非常难得,我便趁乱给你种下这种牵机盅,然后侯到今天,你终于出现了,我们就再次现身,把这盅引一引。”

大皇子微微一笑,眯着眼睛轻快地问道:“林炎越,你的管家说你博古通今,不知可有听过牵机盅的名字?”

林炎越听他问起,风度翩翩的一笑,他微微侧头,寻思了一会后优雅说道:“还真没有听过,请指教。”

大皇子和欧亚两人同时一笑,摇了摇头,大皇子说道:“指教就不必了……中了牵机盅,不管你是天人还是大能,都再无幸理。”他说到这里,转头看向我,慢慢说道:“魏枝,如果你想通了,可以让人到城主府里说一声。”

说到这里,他略略躬身,右手在胸前一按后,与欧亚一道转身离开。

这两人,这里暗算了我的木头,却还像无事人一样连离开都是风度翩翩翩的。

见我眼中噙着泪含着恨,林炎越低声说道:“别怕,我问一问。”

我摇着头,不等他说完,牵着他的手,发动了最后一枚千里符。

我们再次出现在那个山谷里。

一到这地方,我便转身回到山洞,我把原本铺在石**的兽皮重新铺好,我从储物袋里拿出家俱锅灶,一样一样布置起来。

林炎越从来没有看到过我这么有条有理过,一时怔了怔,他看了我一会,正要说什么,一种极致的疲惫袭了来,于是砰的一声巨响,却是他摔倒在地上。

我急急回过头去,看到脸色紫青,四肢开始抽搐的林炎越,连忙跑过去把他抱起。

抱着林炎越,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石**,我双膝一软,跪在了他面前。

我看着林炎越昏沉睡去的脸,眷恋地把脸贴着他的脸,一边摩挲着,一边小小声地说道:“林炎越,我知道什么是牵机盅。”

我是真的知道什么是牵机盅,在我爷爷的藏书中,曾经提起过一个传说中的神人,而那个神人,她还在极弱小时,便制造了一种牵机盅。

牵机盅者,以人血为养,以强烈痴绝的情感为念,隔空可以种下,隔空可以触发,而它一旦触发,无论中盅者有何神通,都是不死不休。它唯一的弱点是,这种盅一人一生只能种一次,而且下盅的人,必须处于极致的痛苦和思念中。

牵机盅无解,唯一的办法,便是同样以强烈痴绝的情绪为引,由另一痴情人心甘情愿地把它引到自己身上。

我低着头,痴痴地望着林炎越俊美的脸,过了一会,我从储物袋里拿出几样东西,一边调匀把它敷在林炎越脸上。

把我的林炎越温柔仔细地放在石**后,我又忙碌起来。我从储物袋里拿出大捆大捆的红缎红裳,我把那红缎仔仔细细地铺满山洞,我把山壁上都挂满红绸。

我一边低头忙碌,一边轻声念叨道:“木头,我把你那盅引到自己身上好不好?”

转眼我又说道:“木头,你知道吗?其实每个每个晚上,我睡在你怀抱里时,都想对你说,你能不能够娶我?你如果要我,能不能让我做你的一夜新娘?可我终是不敢……我怎么敢呢?你虽然现在是我的木头,可你只是受了伤一时脆弱了,等你以后好了,一定会忘记我的。”

我继续说道:“木头,我很早以前就准备了这些东西。你知道它们都是干什么用的吗?它们啊,是年轻的夫妇新婚时挂着的。木头,趁你睡着了,我悄悄的把我们的第一次,装饰成真正的洞房好不好?”

送上第一更,求粉红票,求大伙帮我冲上新书粉红票榜。第二更晚一点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