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2章 天妖城的反应

第五十二章 天妖城的反应

我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到了林炎越的体温。

朝着他的方向蹭了蹭,我听到林炎越低沉温柔的声音传来,“睡吧。”

“恩。”我胡乱应了一声,自发的向墙壁滚去。就在我刚刚滚到墙边,习惯性的缩成一团时,被林炎越强行抓了过去,他把我朝怀里一搂,又命令道:“睡。”

我再次在他怀里蹭了蹭,应了一声睡实了去。

再次醒来时,外面天色已亮,林炎越却不知醒了多久,正站在窗边静静地望着外面。

我眨了眨眼,软软地唤道:“木头?”

林炎越回过头来,晨曦中,他眉眼似冰似玉,侧头看着我,他温柔地说道:“还睡一会吧。”

“恩。”我朝被子里缩了缩,目光还落在他身上。

也许是我盯得太久,终于,林炎越开口了,他低声说道:“魏枝,你有不舒服吗?”

我连忙回道:“没有。”

他蹙起了眉,转头看了我一眼后,林炎越说道:“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他说这话时特别特别温柔,温柔得让我受宠若惊,我连忙又应了一声,乖乖闭上了眼睛。

林炎越一直站在窗前,这般站了近一个时辰,才到我蹦蹦跳跳地跑去洗漱他才离开。

一个人用过餐后,我便忙着修练,到了下午还不见林炎越回来,我想了想。便向扬秀问道:“侯爵呢?”

扬秀恭敬地回道:“侯爵大人去皇家书馆了。”

我哦了一声,想了想后,又问道:“这阵子天妖城有什么新变化吗?”

扬秀和大厅里的其他仆人一样。一直在盯着我看了又看,此刻见我问起,他低下头轻声说道:“天妖城的人都在谈论小姐。”

我也不在意,“谈论什么?孔雀血脉吗?”

扬秀回道:“不是,是大尊和上界仙使断定小姐你是妖境最魅惑的雌性后,妖境四十九城七大原的美貌雌性们都往天妖城赶来了。”

我脸僵了僵,沉默了一会后。我问道:“为什么?”

扬秀也沉默了一会,才小心地说道:“天下间谁能明白雌性们的心事呢?也许这些美丽的雌性都是不服输的。也给大伙宠惯了,所以她们还是不服?”

我想了想,又问道:“不是说我不能生育吗?”

扬秀看了我一会,道:“是的。所以来的是雌性居多。”

这下我的脸拉了下来,看着地面,我闷闷地说道:“我不喜欢被雌性们围观。”

扬秀十分同情地看着我,又道:“因为小姐的缘故,现在的天妖城美人云集,到也吸引了无数俊杰。众人都说,天妖城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都是因小姐而来,他们挺感慨的。”转眼,扬秀又说道:“有关小姐你的影像现在非常畅销。昨天我特意去了三大学院,与他们的督学一起清除校园里的那些影像。”

我也很感慨好不好!我扁了扁嘴,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转身怏怏地跑回去修练了。

可以修练了不过一会,外面传来叩叩的敲门声,扬静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小姐,家主来了,他要见你。”

家主?林世家的家主?

我先是一怔。转眼马上说道:“好,我马上就来。”

我一下到了大厅。却陡然对上坐了一厅的贵族们。他们听到我的脚步声,这时也在抬头看来。

对上这么多紧紧盯来,还上下扫视的目光,我刚想后退,又记起扬静的教导,便昂起下巴,唇角扬起一个弧度后,缓步走了下来。

扬秀见我下来,连忙走了过来,他领着我来到一个中年人面前,说道:“家主,她就是魏枝小姐。”

这个中年人与林炎越现在的扮相有三分相似,在一众肥胖的中年贵族中,是少有的英俊潇洒。他朝我看了会,点头道:“魏枝啊?坐吧。”

我恭敬地应了一声,在一侧坐下。

一直到我坐下,几十双目光还粘在我身上。一个明显从外地过来的青年贵族笑道:“她就是魏枝小姐?果然……魏枝,听说你本是孔雀血脉?”

我转头瞟了这青年贵族一眼,对上这人轻薄的眼神,我慢慢昂起下巴,以一种傲慢雍容的态度扫了众人一眼。

我这样的目光,显然有点震慑力,大厅里的这些人都怔了怔,轻薄的表情倒是收敛了些。

这时,林家主开口道:“魏枝。”

我连忙应了一声。

林家主说道:“你与炎越的关系我也知道,前阵子更因为你的关系,出了不少荒唐事……依我看来,那些事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很多人还不知道你与炎越的关系。所以我决定,趁我还在天妖城,做主让炎越正式纳你入门!”他径自说到这里,转向扬秀吩咐道:“婚宴要摆,那就摆大一点,尽量让所有人都知道,魏枝是我家炎越的女人。”

扬秀看了我一眼,低头应道:“是。”

我也看了林家主一眼,低头说道:“尽凭侯爵和家主做主。”

林家主这才点了点头,挥手道:“行了,那你上去吧。”

“是。”

如林炎越这样的侯爵身份,办一场婚宴光是前期准备就很复杂,更何况林家主都说了,要大办。

这一大办,整个城堡里的人都忙活起来,直对空闲的,还只有我与林炎越。

第二天第三天,林炎越依旧是早出晚归,而我每次询问扬秀,他总是说林炎越去了书馆。

也不知他在查什么?怎么这么认真?

不过。林炎越可以出门,我却是不敢的。便是坐在这城堡里,我都可以听到外面时不时传来的喧哗。偶尔一瞟,都可以瞟到那些巴巴朝城堡里望来的路人,这让我怎么敢出门?

这一天,林炎越照常早早离了家,我正懒洋洋地坐在大厅中,就着阳光翻来覆去的欣赏着林炎越的雕刻。

这个雕像,自然是我的雕像。清美的长相,额侧的那缕白发。眼神中的迷恋,这便是林炎越眼中的我吧?

就在我拿着这雕像翻来覆去地瞧着时,扬静的声音传了来,“这是小姐吗?是谁雕的?可真是雕得传神。”扬静好奇地说道:“小姐。可以让我看看吗?”

“可以的。”我把木雕递给了扬静。

扬静显得爱不释手,她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阵后,突然说道:“小姐,雕刻这木雕的人一定喜欢你。”

“什么?”我一惊之下转头看向她,忍不住笑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扬静一边欣赏着木雕,一边认真地说道:“你看这雕像,它的眼神如此温柔恬静,还有她连脸庞的线路都是荣光焕发的,不过一极普通的楠木。却刻出了一种玉一样的灵性,这表明雕刻它的人用了非常多的心思,他很用心的琢磨着小姐你的举止。很用心地注意了你的眼神和心思。小姐,他喜欢你呢!”

我呆呆地听着,从扬静手中接过木雕后,我歪着头左瞧右瞧了好一会,还是无法从一块木头中,看出雕刻者的心情。

看了一会。我扁了扁嘴,朝着扬静笑眯眯地说道:“扬静。你这话我爱听。”

在扬静看向我时,我嘻嘻哈哈地跑回了楼上。

接下来,又是两天没日没夜的修练,而这两天中,林炎越还埋首于书堆中,直到这一天凌晨,我刚迷迷糊糊睁开眼,便听到林炎越的声音低沉地传来,“确实没有牵机盅的解盅记录?”虚空中那个熟悉的声音说道:“不错,那牵机盅所知者甚少,我费了老大的劲才打听到,制造这种盅的是一位万年前便消失了的女神人,她似乎与巫族大尊关系匪浅,听说巫族大尊曾经跟随过她,后来不知为了什么又反目成仇,可那女神人消失后,巫族大尊便了无生趣似的行事癫狂,后来更是自己把自己封印了。”

“女神人?她是谁?”

“这种层次的人,怎么可能调查得到?除非去问大尊了。对了,你那里也查不到?那下盅给你的人呢?”

“几大书馆全部查遍都不曾有,下盅的人已经逼问了,他们也说原是没有解法的。”

这时,那虚空中的人似是想起一事,急急说道:“阁下,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你在凡间只有一件事可以做,其余的都必须忍耐,要知道你现在遇到的一切,都可能牵涉到复杂的因果中。那两个给你下盅的贵族,你没有动吧?”

“……我知道,我没有动他们。”

“那就好那就好,你也知道的,你现在正处于度劫关头,天机预测时一片混沌,真是进一步大造化,退一步万劫不复,再说凡是与她牵扯过的人,只怕都有复杂前因,你万万不可对那两个贵族造成杀孽。”

“……我知。”

“对了,你与魏枝如今相处如何?”

这一次,林炎越沉默了良久,直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说道:“她,很好。”说到这里,林炎越飞快地说道:“你下去吧。”啪的一声关了那东西,令得厢房中恢复了安静。

过了一会,林炎越提了步,他慢慢走到床边坐下,低头看着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低低唤了一声,“魏枝”后,便是一声轻叹。然后只听得他啪地一声做了个什么动作,我这才发现,原来他一直给我下了隔离罩,直到此时他才撤开。

……不过,林炎越这个人的任何法术,似乎都对我起不了作用,因此他明明给我下了隔离罩,他与那人说的话,我也听了个一清二楚。

求正版订阅,求大伙把我顶到新书粉红票榜上,这是一个极好的推荐位,而且位置越前效果越好,嘿嘿,当然了,到月底时奖励也越多。

这样吧,每增加十五张粉红票,我便加更一章。例如现在的粉红票是十六票,我会在例行更新过后,今晚或明天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