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3章 上街

第五十三章 上街(第一更求粉红票)

林炎越低头看着我。

我在他地注视下,忍不住眨了眨眼。

这时,林炎越开口了,他的声音特别低沉,特别温柔,“魏枝。”

我睁开眼,不好意思地冲他一笑,软软应道:“恩。”

林炎越对上我的笑容,他还以一笑,说道:“魏枝,我想对你好,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你好。你能说一说吗?”

我不由自主扬起了唇角,对上他眸光底的温柔和淡淡宠溺,我红着脸小声说道:“我要你带我走过很多很多地方,如果有人问起,你便告诉他们,我是你的女人,如果他们再追问,你得回答他们说,我是你的意中人。”说到意中人三个字时,我高兴得脸蛋红通通,烫得很了。

林炎越一笑,他轻轻应道:“好。”

见他答应了,我高兴得弯着眼格格傻笑起来,笑了一阵,我又说道:“无论何时,你得护着我,帮助我,把我放在眼里。”顿了顿,我喃喃说道:“别不管我怎么做,你都永远看不到。”

林炎越嘴角扬起,他越发温柔地说道:“好,都听你的,我会护着你,帮助你,把你放在眼里。”

我听了高兴,连忙朝他咧着嘴大大一笑,又说道:“还有,哪怕你有一天不喜欢我了,你也不许忘了我,不许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你得记着有我这个人,要永远与我藕断丝连着。”

我这个要求。似乎出乎林炎越的意料,他皱着眉头寻思半晌,看向我说道:“……虽然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不过我答应你。”

于是我又高兴了。我傻笑了一阵后,又道:“林炎越,你要觉得我是最美的,要从心底里就觉得。”

我这话一出,林炎越似是想笑,他对上我红了的眼眶,连忙止住笑严肃地说道:“好。”

“这次没诚意!”我朝他不满的哼了一声。继续寻思起来。

寻思了一会,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要求的我。一眼看到他准备起身,连忙扯住他说道:“我还在想呢,我还没有说完呢,你不能走!”

林炎越冲我直笑。他低声道:“我也没想离开。”他说道:“我只不过是想脱去外袍,与你在被窝里呆一会。”

于是我又傻笑起来,在我楞楞地瞅着他只顾傻笑时,林炎越已站起身来,他解去外袍去掉腰带,果然重新回到我身边,挨着我躺下。

他轻轻把我一搂,让我靠在他怀中后,我突然发现。林炎越不知何时,已养成了一上床便把我搂在怀中的习惯了。

一时之间,无边的欢喜袭来。我伏在他胸口先是傻笑了一阵,转眼高兴地说道:“林炎越,我们出去玩吧。”我趾高气扬地说道:“我要让所有天妖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林炎越唇角扯了扯,说道:“好。”

不一会功夫,我们便梳洗一新出了城。

这一次出城,因起得太早。薄薄的晨雾还笼罩在天地间,平素里处处可见的路人也就看不到了。

我们都没有坐车。便如寻常的贵族子弟出游一样,林炎越让扬秀带着几个仆人跟在后面,我们朝着天妖城最繁华的几条街道走去。

一说到天妖城最繁华的所在,我就觉得自己说不出的可怜。想我来到天妖城也有不少时间了,可因为我一出门就惹事,以前都没有出过几次门,便是出了门,也是在附近走走,如这种繁华街道,如天妖城年轻一辈有事没事就去闲逛的三大学院,我都从来没有去过。

我与林炎越手牵着手,慢慢走在街道上,望着两边渐渐枯落的树叶,我高兴地叫道:“林炎越,快冬天了。”

林炎越恩了一声,回道:“树枯树荣,确实是快要入冬了。”我们的身后,扬秀凑上来接口说道:“侯爵没有在天妖城过过冬天吧?这里的冬天特别寒冷,冰封千里,积雪动则就有一人厚,不过也特别漂亮。”

我一听到会有大雪,更加高兴了,“我在魏国都没有看到过雪呢。”转过头看向林炎越,我说道:“林炎越,等到大雪纷飞的时候,你放出鹰马让它带着我们在半空中去接雪花。”

林炎越笑笑说道:“好。”

他果然对我什么都说好!我乐得眼睛都弯成了一线,倒是后面扬静的笑声传来,“枝小姐还是个小孩儿呢,好不容易向侯爵提个要求,还是这么简单的。要是寻常的雌性啊,那要求可就不简单了呢。”

我总觉得扬静特别聪明,自这次归来后,她似乎看到了我与林炎越关系的改变,总是不遗余力在林炎越面前说我的好。

于是,我冲着扬静甜甜一笑,转头看着前方热闹的街道,我轻声说道:“林炎越。”

“恩?”

“等大雪落下的时候,我要站在城堡上大声喊叫,我要告诉所有人我很快乐。”

林炎越弯着眼看着我,说道:“好。”顿了顿,他低声说道:“我站在你后面听你叫。”

我们在这里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中也走出了林炎越城堡的范围,进入了街道中。

就在我们踏入街道中时,原本三三五五的人群,像惊住了似的,齐刷刷向我们看来。

我顾盼生辉地走过目瞪口呆的众人身边,对上一双双呆呆望来的目光,我还朝他们咧着白牙露出大大的笑容。

哪知,原本安静的人群,随着我这一笑蓦地发出了此起彼伏地吵闹声,“不好了——魏枝出来了!”“是魏枝!真是魏枝!”“啊,我看到魏枝了!我看到无敌侯爵了!”“那就是咱妖境第一美人啊?可惜可惜,是个不能生的!”

突然而起的大叫大嚷,很快传遍了整个街道,于是一个个店铺门打开,越来越多的人向这里涌来。

于是,当我们来到主街时,真的是围观者如海。

望着前方密密麻麻盯来的路人,林炎越叹道:“魏枝,要不回去吧?”

我这时也有点气虚,对上一双双目光,情不自禁地向后缩了缩后,我扁着唇闷闷地说道:“可是,我还没有告诉大家……你是我的!”

林炎越还没有说话,扬秀有气无力的声音从一侧响起,“可是小姐,现在的关健是,侯爵是不是你的,根本没什么人在乎。而你是不是侯爵一个人的,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

就在我听了扬秀的话,准备放弃回家时,前方围堵的人群一分而开,二辆马车破众而出。

这马车来势汹汹,在冲到我们十步不到时停了下来,接着车帘一开,戴着面纱的青公主和莫丽女侯爵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是她们!也不知她们毁容的地方有没有好转?

我嗖地抬起头来,反射性地朝青公主的颈间和莫丽女侯爵的下巴看去,不过她们都蒙着面纱,我这一眼哪里看得清?

就在我目不转睛看去时,两女也浩浩荡荡气势汹汹而来。

转眼间,青公主两人便与我们来了个面对面。

望着我们,青公主率先开口了,她声音微沙地说道:“林侯爵。”

林炎越抬头淡淡地看向她。

对上他的目光,青公主声音越来暗哑了,她低声说道:“自侯爵归来后,我几次派人上门,想与侯爵见一面,却一直被拒绝。”她瞟了扬秀一眼后,继续转向林炎越说道:“我听欧亚他们说,你神通广大,有办法治好我与莫丽被碎玉膏所致的腐伤?”

我没有想到她们这么当众堵上,居然是寻医,一时之间都哑了声。

这边林炎越还没有开口,莫丽女侯爵那带着怨毒的声音已经传来,“我们被碎玉膏的**溅伤时,曾有五人站在最可能行凶的位置,其余四人,我们都审问过了,只有一人一直遗漏在外,因为,那时侯我与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说到这里,莫丽女侯爵冰冷地看向我,继续说道:“直到听到欧亚他们说起,在纭城时,林侯爵你身边的这个弱不禁风的魏枝小姐,竟以一招火海遮天便逼退了他们四个高手时,我与公主殿下才赫然发现,原来这个我们一直以为不可能的魏枝小姐,是最可能做出那事的真凶!”

说到这里,莫丽女侯爵缓缓言道:“林侯爵,我今天说出这样的话,也不是再想与魏枝计较什么。只是盼着你如果有好的办法,不妨帮我和公主一把。毕竟,这样对彼此都有好处是不是?”

这莫丽不愧是侯爵,说起话来极具说服力,一时之间,林炎越也沉默了。

他沉吟了一下后,点头道:“我会尽力。”

得到他这句话就够了。两女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向他福了福,转身退去。

目送着她们重新坐上马车,我这时也没了逛街的兴致了,便怏怏地说道:“林炎越,我们回去吧。”

“好。”

就在我与林炎越转过身,准备反回时,我对上一双直刺得人背心生痛的目光,我连忙回过头去,这一回头,我对上了正沉沉看来的欧亚。

对上我的目光,欧亚目光越发幽深,那瞳仁实在太黑了,直黑得看不到底,黑得像一个洞,我看了有点害怕,连忙转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