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4章 再遇巫族大尊

第五十四章 再遇巫族大尊

我急急转到林炎越的另一边,借他的身躯,挡住了欧亚那择人而噬的目光。

在回到城堡后,林炎越交待了一声,便又出了门,我坐在大厅中,一边与扬静有句没一句地说着,一边想着青公主想着欧亚,有点怏怏不乐。烦了一阵后,我想到修练时那种让人万物俱空的感觉,便匆匆回到房中静心修练起来。

林炎越神通广大,不过三天,他便弄来了给青公主和莫丽侯爵治伤的药。又因为我们的婚期还有几个月,见我老呆在房中不停的修练,林炎越这天突然说道:“魏枝,你有想去的地方没有?”对上我的眼,他轻声说道:“不管是魏国,还是别的国家,你有想去的地方没有?魏枝,我带你出去走一走吧。”

与他一起四海遨游?

我双眼大亮,连忙说道:“我想去魏国。”

林炎越展颜一笑,他说道:“正好魏国我也有一些事,那就去魏国吧。我们早去早归,回来应该正好是婚期。”

我连忙大大点头。

准备好之后,与扬秀交待一声后,林炎越便放开鹰马,载着我飞上了天空。

这一日,正是天气晴好,蔚蓝蔚蓝的天空上,白云一缕缕飘浮着,也许是能见度太高,鹰马刚飞了一会,我便看到了下面有嘶叫声传来。

那大叫声嘶哑,沉重,仿佛呼喊者用了全身的力气。我不由动了容,仔细一听,那叫喊的内容却是‘魏枝。’

我吓了一跳。连忙低头望去,这一望,我对上了欧亚一边嘶喊一边向我们追来的身影。

明明,我们的鹰马是在天上飞,这个傻子怎么在地上追呢?

我呆了呆,低头看着被风吹得头发凌乱的欧亚,看着他望向我的黑色眼睛里盛满的痛苦。看到那跟着我们奔跑得精疲力尽的身影,不知为什么。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我眼前一黑,却是林炎越捂上了我的眼。

他轻哼一声,不但捂着我的眼。还把我的脑袋转向另一边,让我不再看向欧亚。

我睁大眼看着远方,突然心中一阵酸涩,过了一会,我低声说道:“林炎越,有没有一种药,可以让一个人忘记另一个人的?”

林炎越说道:“你想让欧亚忘记你?”坐在我身后的他笑了笑,语气冰冷地说道:“若是别的地方,还有法术能达到消除记忆。可妖境的人,他们对你的记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消除的。”

这下我完全不懂了,连忙问道:“为什么?”

林炎越没有回答。

我听到欧亚那声嘶力竭的呐喊声越来越远。渐渐不可闻,不由又喃喃说道:“我就去魏国看一看,又不是不回来了,他这次激动干嘛?”

林炎越依然没有说话。

在鹰马上飞翔的感觉,远不如云车上来得舒服,我们飞了一阵后。夜色渐深。

随着一轮明月挂上天空,我仰着头望着澄澈天空里那轮月亮。忍不住朝着林炎越怀里一躺。

拿着他一只手放在胸前,我一边扳着他的手指玩,一边仰望着月亮出神。

这样出神了许久许久,林炎越伸手捂上我的眼,低声说道:“夜了,睡吧。”

“我不想睡。”我挣了挣,轻轻地说道:“这夜这么美,月亮这么美,你也在我身边,我不想睡。”睡过了一日,便过去了一日。

林炎越见我坚持,他低声道:“好,不睡,等你想睡再睡。”

从妖境到魏国,鹰马全力飞翔,也要近月的时间,我百无聊赖时会算着,这般来一个月回一个月,我们在魏国呆着的日子,最多也只有一个月了。

真是太短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望着渐渐出现在视野里熟悉的故土,不知为什么,我有点激动了。这人真是奇怪,这个地方明明再也没有一个让我眷恋的人了,可我见到它,却还是亲切的,习惯的,喜欢的。

我在胡思乱想时,林炎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到了魏都了。”他低声道:“魏枝,要下去么?”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是去顾城吧,那才是我的家乡。”

“好。”

林炎越策着鹰马继续飞翔,又过了三天后,他指着下方的水城,说道:“顾城到了。”

我低下头来怔怔地看着。过了一会,才指着城主府的方向说道:“我以前就住那儿,林炎越你看到那院子没有?爷爷和父亲还在时,我最喜欢在那里玩了。”沉默了一会,我说道:“下去吧,挑个没人的地方下去。”

“好。”

林炎越策着鹰马,在离城主府不远的一片山林盘旋而下。收了鹰马,我们一出山林,便入了巷子。望着前方熟悉的景色,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魏枝回来了。

林炎越走了过来,他帮我整理了一下纱帽的带子,又按了按自己的斗笠,说道:“行了,过去吧。”

“好。”

几年没见的顾城,还是依旧的繁华热闹,人流如潮。我慢慢走着,越是靠近城主府,周围的一切便越是熟悉。对了,右侧那几株梧桐树还是我自己栽的呢,那年我才五岁,当年那幼小的树苗,现在已是二三层楼高了。

我仰头望着梧桐树一会,说道:“林炎越,我们进城主府吧。”林炎越说道:“好。”

……自然,我们的进入,是敛了气息,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城主府的花园中的。我对这个地方实在太熟悉了,牵着林炎越的手,熟练地带着他避开一波波来往的仆人婢女,不一会功夫,一栋精致的木楼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望着那木楼,低声说道:“林炎越,那就是城主府的藏书阁,里面有很多孤本呢。”像那牵机盅的解法,我也是从这里看到的……现在那盅虫留在我身体里了,这样下去,不知何时会发作,会要了我的性命。这里能找到最终解决办法吗?

虽然,我记得很清楚,那牵机盅被转移后,是真无解的,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免不了会存一丝希望。

林炎越听到藏书两字,双眼一亮,他说道:“我们进去。”声音一落,他便拍出一张符箓,转眼间,我们出现在二楼的书阁中。

城主府的书楼大,书阁也大,一排排书柜林立,阳光照耀下,长久没有人打理的书架上灰尘处处。

我还在怔怔地看着这些书籍,林炎越已松开我的手,朝一侧书柜走去。

我发了一会呆,也低头寻起盅虫类的古籍了,就在我寻得入了神时,林炎越的声音传来,“魏枝,这里确有不少难得一见的藏书。”顿了顿,他又低声说道:“居然还有这种不知年月的远古书籍……奇了,这小小顾城的一个城主府,难道还藏龙卧虎不成?”

几乎是他的声音一落,一个慵懒又邪恶的动听男音传了来,“小小一个顾城,自是不会藏头卧虎,这里之所以古籍众多,不过是这个地方与我一位故人有点渊源罢了。”

就在这个声音传来时,我也罢,林炎越也罢,都是身子一僵。

一个玄袍俊美,极具侵略性的男子从后面转了过来。他径直走到林炎越的身边,从他旁边的书柜里抽出一本书,一边翻阅一边说道:“像这本妖语奇谈,现在存世虽少,在五千年前它可是最流行的故事书呢。”说到这里,男子转过头去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林炎越,道:“林炎越林侯爵,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林炎越还面不改色,我这时已是心都揪起来了,我屏着呼吸望着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真是不明白,明明是心血**到顾城看看,明明到这书楼也是心血**,怎么这么巧,就遇上了这个可怕的巫族大尊了?

因为极度的紧张,我手足都冰凉了,就在我被巫族大尊漫不经心释放出的威压压得仿佛整个人被按在沼泽烂泥里,眼前昏黑呼吸艰难得仿佛再也没办法呼吸到第二口气时,骇怕到了极点的我,陡然记起林炎越现在还是个凡人,他是个没有灵气护体的凡人!

我费力地挣扎起来,并就在巫族大尊收起威压的那一刻,迅速地跑到了林炎越身侧。

与上次不同,这一次,巫族大尊的注意力都放在林炎越身上。见我到来,他淡淡的瞟了一眼便不理会,朝着林炎越紧盯了一会后,巫族大尊啧啧连声,摸着下巴说道:“奇怪,真是奇怪,以我的眼力,居然看不出你的根骨和丹田情况……怪哉,真是怪哉!”

说着说着,他突然伸出手扣向林炎越的手。

随着巫族大尊的手一伸出,我与林炎越同时出手了。

我手一挥,便是一排人高的火焰,不过我那火焰刚刚出现,也不见巫族大尊有什么动作,转眼间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倒是林炎越那只慢腾腾伸出的手,陡一伸出,便是一道道如闪电状的黑暗缝隙,这黑暗缝隙直如刀剑,森寒地朝着巫族大尊伸出的手劈去!

一直懒洋洋,漫不经心地巫族大尊,这一刻终于变了脸色,他失声道:“虚空成剑?”腾地抬头盯向林炎越,巫族大尊沉声喝道:“这是你领悟的?不可能!”

粉红票十五票的加更章节奉上,向大伙求粉红票票哦,还有七八票就又可以加更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