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5章 又回魏相府

第五十五章 又回魏相府

巫族大尊的表情十分慎重,脸上那一直漫不经心的表情也给收了去,他收回掌势,一瞬不瞬地盯了林炎越半晌,认真问道:“你是何人?”

林炎越自是不答。

巫族大尊又道:“当今天下,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人杰?你是谁?把名字说出来!”

林炎越身躯笔直,这个我爱的男人,永远是这般玉树临风,他依然置之不理。

这时,巫族大尊冷笑起来,他说道:“五千年不出世,一出世竟然遇到你这样的后辈,不错,真不错!”他说出这几个字后,右手再次伸出。

这一次,巫族大尊的手伸出时,我和林炎越都有面对着巨大山峰从天空滚下,转眼便要把我们压辗成灰的感觉。

这一次,反应更快的是我,毕竟他已是凡人,而我身怀二十年灵力。

我深吸了一口气,脚步一闪,便先于林炎越的动作前闪了过去,生生地挡在他和大尊之间。

我挡在两人之间,伸出双手,随着我伸出的手臂,一道道火墙呼啸排出,它们如同被狂风卷起的海浪,层层叠进,重重地向着大尊辗压了过去!

可能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敢还手,巫族大尊冷笑起来。这个人长相俊美邪异,那双泛着琉璃红光的凤眸,这般冷笑时,直有一种说人不寒而栗的杀机。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刚刚感觉到大尊的杀机,我那排山倒海的火焰便无影无踪了。再一转眼,大尊那只手,便破过虚空般轻轻握住了我的肩膀。右手压着我,巫族大尊漠然地说道:“区区一个玩物也敢对本尊动手?”

声音一落,他右手收紧,而随着他右手这么一缩,我周围的空气被压,虚空被压缩,一种让人窒息的疼痛,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

不过一个转眼,我便被这种压力挤得口鼻出血!

这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死亡危机!

眼前这个可怕的巫族大尊,他动动手,便可要了我的性命!

也不知是不是所有的人,在临死前都会这么浮想连翩,这个时候的我,清楚地感觉到死亡来临后,不是恐惧,也不是痛苦,我只是反射性地转过头,瞬也不瞬的朝着林炎越看去。

……我想再多看他一会。

林炎越显然也没有想到这种变故,那张永远淡定自若的脸上,第一次现出了一种张惶,他白着脸看着我,手迅速地拍出一张张符箓,可巫族大尊那是什么人?他这些符箓拍出再多,也如水滴入海一样无影无踪。

不过一息之间,林炎越的额头上便汗水涔涔,他这时也感觉到了无望,抬头定定地迎上我,那双片波不动的眸子里,第一次清楚地流露出痛苦和无力。

说得这么多,其实这些变化只是一瞬间的事。就在我的眼睛也开始流出鲜血时,巫族大尊突然轻咦一声,收回了力道。

陡然死里逃生,我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林炎越冲上前来,紧紧把我抱在他怀里。

感觉到林炎越抱着我的手是那么冰冷,我抬起头来,想对他说一声‘没事’,也想对他说,我很听话,你看,你以前交待过我,如果遇到巫族大尊,无论遇到何等境地,都不可激发血脉,这一点我也做到了。当然,更深的原因也许是,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我心里并没有那么的痛苦和怨恨,根本达不到激发血脉的条件也是一点。可是这些话,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我一张嘴,便是一口口鲜血迸出,刚朝他一笑,眼角便沁出了红色的血水。

我与林炎越还在两两相望,巫族大尊低下了头,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右手,直看了好一会,他才疑惑地说道:“为什么我下不了手?”他转头看向我,认认真真,非常专注地盯着我,“为什么对你,我会下不了手?”

他显得非常困惑,非常不解,盯着盯着,巫族大尊缓缓说道:“怪不得上次我拿出一滴精血,却还是被你们两个小辈逼得无功而返!”

他说到这里,突然打了一个法诀,只见他手一伸,便抓住了我与林炎越,朝身朝那突然出现的空间门走去。

转眼间,我们三人消失在书楼,一阵天眩地转后,我和林炎越的眼前,出现了一座熟悉的花园。

花园里的仆役来来往往,巫族大尊这一出现,便有好些声音同时叫道:“大尊回来了!大尊回来了!”

叫嚷声中,脚步声奔跑声不断传来,过了一会,巫木仙使和魏三小姐跑了过来。他们刚向大尊行了礼,一眼看到我与林炎越,都是瞪大了眼。

大尊松开我们,他随手打出一个法诀,把它拍在我与林炎越身上后,转向巫木仙使交待道:“安排这两人住下。”说罢,大尊转身匆匆离去。

魏三小姐等人还在怔忡,巫木仙使大步走来,朝着我与林炎越上上下下打量一会后,巫木仙使看向五窍中还有鲜血的我,道:“师尊对你出手了?”

我倔强地看着他,自是不答。

巫木仙使却蹙起了眉头,他严肃地说道:“能在师尊出手后还活着的,你是唯一一个。看来得当贵客招待了。魏凌月,你知会你们魏府的那些下人,让他们别怠慢了咱们的贵客。”

转眼,他又看向林炎越,朝着林炎越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巫木仙使轻咦一声,道:“炎越仙使好风度,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能让所有人自然而然的忽略你。看来我上次确实错了眼。”

他越是打量林炎越,表情便越是慎重,又过了一会,巫木仙使挥退上前的仆人,道:“还是由本仙使亲自安排两位贵客吧。”说到这里,他朝我们右手一扬,客气地说道:“两位,请。”

林炎越提了步,我连忙也跟了上去。

魏三小姐一直在看着我,一直没有吭声,直到我从她身前走过,魏三小姐才惊疑不定地抓住我的衣袖,低声问道:“你的伤是师尊造成的?他真的对你动了手?他都对你出手了,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不可能!”

我自是没有回答魏三小姐的疑问。

巫木仙使一直把我们领到魏相府的东厢院,走在这樟木和沉香树林立,暗香流动的院落里,巫木仙使介绍道:“我与师尊都住在这个院落,如果上界来了人,一般也是住在这里。”“呶,那栋木楼是师尊住的,那栋前面有竹林的是我的住处。林炎越,你们喜欢哪一栋,不妨说一说?”

林炎越开口了,他淡淡说道:“不必。”

巫木仙使也不在意,他笑了笑,“既然你也不讲究,那就住那栋前面有溪水的吧。你与魏枝随便挑一个房间住下,呆会我会安排一些仆佣来服侍。”刚要转身,他又记起一事,回头交待道:“魏凌月那女人心眼有点小,魏枝,如果她对你有什么要求,通通不用去理会。”

在巫木仙使派出的仆佣过来时,房间里,林炎越端着一盆热水,拧干毛巾,正细细地擦着我的脸。

大尊的出手,确实是可怕的,我这么一会是连眼睛也睁不开了,这样躺在**,感觉到林炎越手下的温柔,我好想睁开眼朝他笑一笑,可那眼睛就是粘在一起,怎么也睁不开。不止是眼睛,现在的我,仿佛手脚被人抽了筋一样,没有半点力道,更感觉不到半点丹田中的灵气。

这时,外面有人唤道:“公子,我等是仙使唤来侍侯两位的……”

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林炎越已低声喝道:“退下!”

“……是。”

婢仆们退得一干二净后,林炎越关上房门,再把窗户都扣上,又打了一盆水,开始解起我的衣裳来。

他的动作轻柔却也生涩笨拙,这个男人只怕是第一次帮他人脱衣解衣,感觉到身上的凉意,我瑟缩了下,低低嘟囔道:“冷。”

“一会就好。”林炎越用热水帮我细细地擦着身上,他擦得缓慢,过不了一会,我甚至听到他呼吸有点急。

又过了许久,终于帮我把亵衣穿上的林炎越替我盖上被子,他坐在床边握着我的手,低声道:“睡吧,我就在你身边。”

我双眼睁不开,感觉一口气总喘不上来,虚弱地说道:“好。”过了一会,我又声音细细小小地说道:“你也睡……大不了一死。”

林炎越握紧我的手,他唇凑在我脸上亲了亲,哑声说道:“死不死的事以后再说……阿枝,我知道你难受,可你这种内伤需要他人把灵力打入你体内,助你疏通血块后才能服下丹药治疗,你夫君无能。”

我忍着四肢百骸中传来的疼痛,喃喃说道:“……不,不怪你。”

林炎越却沉默了,过了良久良久,他低低哑哑地说道:“魏枝,刚才以为你将……”他说到这里直是沉默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我那时,甚是害怕。”

我连忙握紧他一根手指,想要告诉他我没事,却没那个力道。

在我意识越来越虚弱,神智越来越迷糊时,林炎越的声音沉哑隐约地传来,“我有二百余年不曾体会过那种恐惧了。魏枝,我是陷下去了么?”

奉上例行更新,粉红票目前二十三张,离三十张还有七票,嘿嘿,看来明天不用加更了。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