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7章 大尊的往事

第五十七章 大尊的往事

巫木仙使一番告诫后,便躬着身悄无声息地向后退去。

我目送着他格外小心地退离,明显是不想惊动楼阁上的巫族大尊,不由抿了抿唇。

犹豫一会后,我提步朝着楼上走去。

这该死的木楼,明明我小心了再小心,脚步所到之处,格支格支声还是不绝于耳。

刚上三楼,那道火焰一样的红袍,便灼热的刺得人双眼生痛,我抬起头,小心地对上了那个懒洋洋地坐在竹椅上,右手端着一斟酒,眉目间的忧伤郁愤挥之不去的男人。

见他似是没有注意到我,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又小心地走出几步,一直走到离他不远的角落处,才安静的低头而立。

就在这时,只听得“叭”的一声脆响传来,这声音是如此突兀,我直吓了一跳,悄悄抬眼,我对上刚刚把酒斟捏了个粉碎,俊美夺目的脸上,闪过一抹深刻痛苦和恨意的大尊。

在我看向大尊时,恰好他也抬起头来。陡然对上这一双腥红的杀气腾腾的凤眼,我吓得脸色一白,连忙又低下了头。

这时,大尊压仰着厌恶和郁怒的声音沉沉地传来,“抬起头来。”

我不敢违背,连忙老实地抬起头。

对着我打量了一会后,大尊厌恶地冷笑道:“不过一个庸脂俗粉!”他语气中是如此的杀气腾腾,我自是不会去反驳争论什么。

见我不争不说,大尊却似更恼火了。他冷冷又道:“脸色苍白,惶惶如鸡,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越发低下了头。

可这样,大尊却似火气更大了,他喘着粗气喝道:“滚过来!”

我连忙虚软地朝他走去。

刚刚走近,大尊又厉声喝道:“跪下——”

对上这个喜怒无常的绝顶大能,我哪里还有什么反抗的意识?站在那里脸白了白后,我慢慢走到他的右侧门坎后跪下,这个角落极是隐秘,至少外面的人是无法看清的——我不想林炎越看到。不想他过来。

我一跪下。大尊却更是愤怒了,他腾地站起,衣袖刷地一下重重扫了过来,瞬时一阵袖风狂乱冲来。转眼间几上桌上的瓶盅碗碟碎了一地。有好几个碎片。更是重重打在我身上。

我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大尊发泄怒火时还有意的压抑成凡人样,这表明他还没有失去理智。

就在我如此想来时。怒火攻心的巫族大尊已在大步走了起来,他一边走动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随着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剧,那件火红火红的外袍,也如焰火一样在风中张扬。

也不知大尊转了几个圈,突然的,他把头抵在一根柱子上,一动不动了。

我悄悄抬头,对上大尊那饶是紧闭着双眼,却依然肌肉抽搐痛苦无尽的脸孔,又迅速低下头来。

低头看着地面,我暗暗想道:也不知什么样的痛苦,什么样的人,令得大尊五千年后也无法忘怀?转眼我又想道:这修仙得道的人,动则寿算几千上万年的,要是快乐如意也就罢了,如这般苦痛噬心,那漫长的时日可怎么过?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大尊沉哑的声音突然传来,“你叫魏枝?”

我连忙小声回道:“是。”

大尊一动不动的,过了良久,他嘶哑地说道:“魏枝,你刚才在下面行走时那抬眼一瞟的神态,与我的一位故人甚是相似。”

我看着大尊,一时不知道要不要回话的好。

大尊显然心中的郁痛积了太久,他额头重重抵着那柱子,俊美的五官因为痛苦而越见扭曲,过不了一会,他哑声又道:“我那故人,我那故人……有七百多年的光阴里,我曾与她形影不离。”

大尊似是陷入了回忆当中,他慢慢抬起头来,眼望着虚空,他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属于遥远过去的甜蜜,“她天姿聪颖,不对,是姿质空前绝后,不过她性格不好,固执,倔强,一旦认定一件事便死不悔改,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才不到十二岁,在我们的部落里,我因弑父弑兄,乃是部落厌弃之人。”

说到这里,大尊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微微一笑,他人长得俊美,这般抛弃所有阴郁只有温馨一笑的模样,宛如春日之花盛开在阳光下那般耀眼。

“那时我已被绑在木柱上准备施以火刑,是她出现了……她一出现便光芒万丈,当时她立在半空当中,也不管巫师的辩解,不顾族人对我的指责,她挥一挥袖便把我从木柱上卷到了她面前。”

“我还记得那时,她低头看着我,眼神温柔而恬静,她问我,可想跟着她?我怎么会不想呢?我马上对她说,我愿一生跟随于她。那时她笑了笑,说,一生太长了,不管对着谁,永远不要承诺那么久。”

“她带走了我,她教我识字,教我修行,她那时已经强大得深不可测,可她会亲自降落到某个小镇,给我置齐我要穿的衣服鞋帽,在荒郊野外,她甚至会拿出针线,学着凡人一样一针一线地给我缝补丁。”

“那些年年,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跟着她走遍无数个地方,每次看到她时,我都会想,我这一生不要父不要母不要族人,我只有了她就圆满了。”

说到这里,大尊不知想到了什么,俊美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强烈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痛苦。

“我那时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是无穷无尽,可我一天一天长大,修为一天一天高深,我站在她身后,为她打点行装,为她奔走前后,我对她千依百顺,心甘情愿为她出生入死,可我渐渐发现,这样站在她身后,这样只能远远地望着她,看着她上天下地的寻找着另一个人的日子,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我想要她看着我,我想要她也朝我笑一笑,我想要她回过头来抱我一抱,或者,她能让我抱一抱。”

大尊脸颊上的肌肉抽搐得越发剧烈了,他的声音嘶哑得几近哽咽,“她太强了,太强太强了,哪怕是夜间,哪怕是她偷得了仙酒醉了一场,我也无法靠近她……我那么想抱一抱她,那么渴望能贴近她闻一闻她的气息,却因为她的强大而永远无法如愿。那时我就想,如果她不那么强大,如果她什么也没有了,是不是她就是我的了?”

说到这里,大尊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他一边咳嗽一边低笑,一边咳嗽一边低笑,可明明是笑着,那张俊脸上的神色让我一看之下,却免不了感到心酸。

大尊直笑了好一会,才低低哑哑地说道:“到了她那个层次的,一样也有争斗,我实在太想得到她了,后来,在一场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的争斗中,我终于选择了站在她仇家那一边……”

因大尊说到这里,便是长久的沉默,听故事听得起瘾的我,忍不住小声问道:“后来呢?”

我这三字一出,大尊又笑了,他笑得泪流满面,仰望着远方一字一句地说道:“然后?她对我十分信任,我跟在她身边数百年,她的手下早就成了我的手下,她的人脉也早就成了我的人脉,甚至,她的那些敌人,也大多数是我刻意招来的,所以最后一战,她众叛亲离一无所有。”

良久良久后,大尊声音转缓,他看着远方的虚空,哑声说道:“那一战,她殒落了……”

说到这里,这小小的楼阁里便是长久的安静。我看着抬头望着虚空,明明强大得少有敌手的大尊,却由衷地感觉到他的绝望和悲痛。

他虽活着,却比死还痛苦。

看了那张痛苦到了极点,已是一派空洞和孤寂的俊脸一会,我抿了抿唇,想要安慰他几句却又不知如何说起。

又是良久的沉默后,大尊低哑问道:“你说,她会不会恨我?”说这话时,大尊缓缓转过头,他用他那双深不见底又泛着腥红的凤眸定定地望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这个时候,巫木仙使交待过的话陡然浮现出来,“如果你想活着走出这栋楼,一定要顺着师尊的话头转,特别在他提起他喜欢过的那个女人时,你一定要小心应对。”

见我呆怔,大尊腥红的脸一冷,而随着他这表情一做,一种让人窒息的威压向我笼罩而来,我抬起头,看到他凤眼中的那抹死气,直觉再不回答就性命难保了,连忙说道:“她当时,应该有点恨吧。”几乎是我这个回答一出,我就恼得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尖去。明明巫木仙使交待过,要顺着他转的,我怎么好死不死地说出这种实话了?

就在我吓得脸色煞白时,大尊却呆住了,他看着我,喃喃说道:“她会恨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已不去顾虑了,便回答道:“她那么信任你你却背叛了她,她当然会恨你。”

我这话一落,大尊定定地看向了我,我在他的目光逼视下,冷汗越流越多,越流越多时,大尊哈哈大笑起来,他大笑着哑声说道:“恨我?恨我好啊!不能爱,不能近,不能忘,那就恨吧。哈哈,她恨我?多好啊!”只是笑着笑着,那声音到了最后,却转成了狠戾中夹着哽咽,“她终于记住我了,哪怕是用恨……可惜,太短了,我明明不允许她死的,我明明不允许的!”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红票啊,呜,每十五票就加一更,好象也不算多啊,怎么票票就涨不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