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1章 见天君

第八十一章 见天君

就在这时,“咚咚——咚!”一阵激烈的鼓声突然传了来。

这鼓声实在太响,响得充满了整个天空,响得把所有人的私语声通通盖住。

就是我们几人一怔间,有人说道:“开始进入紫华殿了。”

紫华殿极大极大,几乎笼罩了所有的紫华山地界,而进入紫华山,就意味着可以吸收那种特别的紫气,一时之间,连司空英这种冷静之人也激动起来。

因为激动,众少年渐渐安静下来,我看着前方,却见刚才还清楚可见的宫殿,渐渐笼罩在一种紫色浓雾当中,而一个个天才走着走着,便消失在那雾气里。

见我们看着前方发楞,一个少年低声说道:“一定是天君开启了紫华山的凝灵阵,我早就听人说过,这种阵一打开,紫华殿便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平素的三倍灵气。紫华殿的灵气本来就非常充沛,这三倍灵气,那可是能够到达灵气化液的地步呢。”

听到少年的解答,众人越发激动了,我看着一个个少年踏入雾中消失不见,心里也不由自主的期待起来。

……上次吸收的紫气给我的好处太大,虽有人说第二次吸收不会起作用,可我终是存了几分侥幸。

我们越走越快,看着楚南一脚踏入灵雾中,我吸了一口气,也缓缓踩了进去。

这一踩入灵雾,我便再次感觉到那充沛的灵气从毛孔浸入体内。汇入全身的感觉。

这感觉实在是美妙,简直与第一次吸收时一样美妙,我闭上双眼。不知不觉中,我意识海中已经融合成一体的玉简,竟化成了一个个玄妙的流光,完全溶入我的血脉中。

……这时的我并不知道,真正的血脉传承,那是不需要修练的,它应该是自胎里带来,一出生便能把传承中的技能掌握。而直到现在。我意识海里的这些东西,才算是完全化为了我的血脉传承!不需要我修练。随手便可用出的传承!

我沉浸在浓厚的紫雾中,不知时间之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睁开眼来。

这一睁开眼。我便看到了一片朱栏画栋,看着那一片华美的建筑,我慢慢向前走去。

开始时,我因想着这是天君的居所,所以走得缓慢,可走到后来,我却感觉不对了。

……太安静了,那些天才,竟是一个也看不到了!

难道说。我进入了某种幻境当中?

我一边如此想着,一边试探着向前走去。

不一会,我进入了一个大殿中。

这个大殿中。却是站满了人,看着黑鸦鸦站了一片的大臣们,我的目光,投向那主座上的天君。

今天的天君,一袭紫色的袍服,威仪赫赫。华贵威严不可言表。

就在我看着天君发怔时,天君也抬起头来。他看向了我。

四目相对一会,突然的,天君朝我微微颌首,示意我上前去。

我上前了。

慢慢的,慢慢地从群臣身边走过,我来到了天君的王座之下。

见我停步,天君薄唇动了动,唤道:“魏枝,到我身边来。”

他的声音很温柔很温柔,看我时,眼中居然还带着笑,他甚至还拍着身边的华椅,示意我坐过去。

我瞬时眼眶一红,忍不住朝他笑得眉眼弯弯。

我笑得灿烂,却没有提步。

见我迟疑,天君眉头微蹙,他温声说道:“魏枝,为何不过来?”

我又冲着他一笑,却是轻声说道:“林炎越,我就站在这里就好。”……我只是害怕,一旦我站上去了,这个幻境也会破灭!

说到这里后,见到天君脸色微带不悦,我眉眼弯弯的撒着娇,“木头,你就让我在这里站一会好不好?”见他只是淡淡看着我却不说话,我又声音软软地求道:“就让我站一会嘛,就只一会,木头,你就陪着我这么站一会,真的,就这样就够了。”

这下,天君真不高兴了,他命令道:“魏枝,你站上来!”

我仰着脸看着他眉头深蹙,一脸不耐烦的模样,歪了歪头,忍不住又冲他灿烂一笑后,还真提步朝着王座走去。

看我站到了他身边,天君命令道:“坐。”

我微笑。

天君盯着我,又道:“魏枝,让你坐就坐。”

我继续微笑。

天君怒了,他冷漠地说道:“魏枝,你在搞什么鬼?我的话听不见了?”

我却只是微笑,眷恋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我终于颤抖地伸出手,轻轻地抚了上去。

天君没有想到我会伸手,表情有点发怔,我却在手伸到他脸颊一尺时停了下来,过了一会,也许是感觉到周围的人影越来越淡,也许是看到眼前的天君越来越淡,我眉眼弯弯的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这幻境出现的,是一个人最渴望见到的情景……可是我明明都没有坐到你身边,明明只是走近了些,怎么幻境这么快就要要消失了呢?”

我的声音刚刚落下,突兀的,前方传来一声哧笑。

我悚然而惊,就在我急急顺声看去时,周围的雾气也罢,人影也罢,全部一散而空,我发现自己已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大殿中,而这个殿中站满了少年男女,正是与我一道上紫华殿的天才们。

不过与刚才在路上的形像不同,现在的天才们,那可是洋相百出,有一脸激动地抱着柱子放声大哭的,有鬼鬼崇崇作势藏着一个看不见的储物袋的,有一脸仇恨地举着一把不存在的刀,咬牙切齿地在砍着什么的。

而在大殿的前方,天君高倨在华座上,在天君的四周,或坐或站着数百个大臣。

随着天君一摆手,一个大臣站了出来,只见他朝摆放在左侧的一面鼓敲了一下,随着那“咚”的鼓声传来,所有还沉迷在幻境中的人,动作瞬时一止,一个个慢慢清醒过来。

那个敲鼓的大臣缓缓走到正中,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严肃地说道:“诸位都是我天界的天才,做为你们一路厮杀而出的奖励,天君特意开启了凝灵阵,让你们享受了两刻钟的三倍紫气灌溉。但是——”

这人拖长了声音,木着一张脸说道:“要入紫华宫,被天君所重用,诸位除了才华出众,还需过最后一关,也就是刚才的问心关。问心关中,诸位的所见所想,通通在紫雾中凝化成形,为我等见到……”听到“凝化成形,为我等见到”几个字,我嗖地抬起头来。

看着那个发话的中年人和众臣,以及被中年人挡住的面目不可见的天君,我只有一个念头:也就是说,刚才我经历的一切,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天君和他的臣属们都看到了?

明明上一次被天君驱赶时,我还说过我永远也不会巴着他不放的话,可现在,他们却亲眼看到我在幻境中的言行了?也不知道天君他是不是以为我还不愿意放开他,还想痴缠于他?

种种思绪,一时都涌上心头,令得瞬那间,我竟有了些狼狈。

因着这种不安,我也不敢对上高台上那些人的目光,一个径的低下头,悄悄地把自己的身影朝人群中藏去。

事实上,刚才在幻境中,与我一样丢脸是大多数,因此那个中年人把话一说出,四下便是嗡嗡声大起,无数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我无意中一瞟,便看到了刚才在路上为难我的钱师兄和他那甜美师妹那刹白刹白的脸。

那中年人沉默一会,直等我们这些人议论的议论,狼狈的狼狈,过了许久,他才继续说道:“问心阵出,鬼魅难藏。现在,由天君来宣布最后结果。”中年人说完这话后,缓缓退了上去,而天君则站了起来。

随着天君站起,四下再无声息,于一阵极致的安静中,只见天君衣袖一挥。

这一挥,众少年天才中,便有十几人扑通一声昏死在地的。

望着那些人,天君冷冷地说道:“这十几人,非我族类,其心不良,向全城通报后,统统打入天牢!”

“是!”几个玄衣骑走了出来,他们拖着那十几个昏迷之人出了大殿。

在四下安静中,天君衣袖又是一挥。

这一挥,足有二三百人齐刷刷地向后跌出了大殿,我回头一看,发现那钱师兄和他的师妹也赫然在内。

高台上,天君望着那些人淡淡说道:“至于你们,不是天生白眼,便是黑白难分不堪一用,或者杀戮无边机心重重,本君现把你们驱赶出城,望以后好自为之。”

然后,天君望着我们这些剩下的人,声音放缓,温声说道:“剩下的暂且留在紫华殿。来啊,为诸位天才摆宴!”

随着天君最后一句话一出,众天才都放松下来,一时之间嗡嗡声四起。

我看着凌少楚南楚工他们,正待上前,突然的,一个声音从身侧传来,“魏枝,这次你扬名了,诸臣众长老,都记住你了。”却是那个与天君交好的智者修士凑近了我。

今天的更新章节送上,顺便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