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3章 与慕南醉酒

第八十三章 与慕南醉酒

大步离去的天君,听到青涣地叫声后,整个人都是一僵,转眼却是走得更快了。

面对着他离去的背影,青涣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当浮在东方的晨曦越发明亮时,我垂下沾了露水的睫毛,慢慢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不一会功夫,我便出了紫华宫,站在高高的白玉阶上,望着那笼罩在晨光里的天君城,我低低的哧声一笑,脚步迈开,一步便跃出了数十里。

便这般,我在这连绵的山脉中行走着,每一步跨出,便是一座山峰,有时会落在一棵高大的古树之巅,站在其上漫无目的的四处扫视,有时会落在深山水潭上,慢慢踩水而过。

彼时,东方还没有全亮,我却已迈出了数百里,听着山中不时传来的野兽鸣叫,感觉到远处的阵阵人语,我在这种放任自己的行走中,慢慢体会到了平静。

天君城很大,比几个魏国和妖境加起来还要大,这里的灵气也特别的充足,长在其中,便是一树一草,也姿态娇丽颜色明亮。

我迈开双脚,一步一步走着,我遥望着前方,望着那么那么遥远的距离,也只要轻轻一步,便能靠近。

……这便是强大的感觉吧,这就是踏遍青山人未老吧?

想到这里,我哧笑一声,从紫华宫出来后的郁结之情,慢慢散去大半。

在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天君城的尽头。

这是一片无望之海,这海水的颜色是黑色的,便是海浪在微风中温柔起伏。也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可惧感。

海边没有居民,我站在一棵巨大的楫树下,静静朝海中望去,也不知望了多久,我转过头,慢慢向回走去。

这一次回去,我走的又是另一条道。在不知不觉中,我只用了一日时间。便把天君城游了大半,而我看到灵瀛门时,正是夕阳西下明月初升时。

仰着头,望着那片山峰。我轻轻一跨,便出现在自己的洞府前。

刚刚准备进去,突兀的,一个声音传了来,“姐姐……”

是慕南的声音。

只是这声音,比之前阵子似乎有了些变化,便是这一声唤,既似惊喜,也似忍耐。

我转过头去。

望着那站在山峰上。被风吹得一身萧瑟的少年,我轻声说道:“慕南,你回来了?”

“是。姐姐,我回来了。”慕南两三步走到我面前,他认真看着我的眉眼,呢喃道:“姐姐,慕南回来了,你似乎并不惊喜?”

感觉到少年眼中的埋怨。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低声道:“阿南。姐姐看到你回来了,当然是惊喜的。只是姐姐这心木久了,这惊啊喜的,比起常人来不太明显。”

对着眼前这个少年,我也不知怎么的,总有着无尽的耐心。也许,是他看我时,眼中的依恋太浓,也许,他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我感觉到自己被需要被挂念的。

听到我的解释,慕南扇了扇长长的睫毛,彼时淡淡的月光正好照在他的脸上,映得少年那张白皙俊美的脸,有一种异样的皎洁明澈,竟是清丽风流不可言的样子。

我嘴角一弯,冲着慕南温柔笑道:“一阵子不见,阿南又长大了,是个俊俏哥儿了。”

听到我的表扬,慕南的表情却似有点奇怪,他脸色似是黑了几分,唇角偏又勉强自己扬起,看起来真是说不出的别扭。

就在我又准备开口时,慕南突然说道:“姐姐,阿南与你也算是久别重逢吧?我今日特意备了点灵果美酒,姐姐,你与阿南饮上一盅如何?”

这少年瞅着我时,总有一种仿佛全世界的美景浑不在意,眼中只能看到你一人的依恋,我轻轻一笑,不由回道:“好。”

慕南马上笑了起来,少年这一笑的美,越发清丽不可言,我不由又是唇一扬,回他一笑。

我这一笑很是平常,也不知怎么的,慕南眼眶却有点湿,看着他那瞬也不瞬地望着我,仿佛要掉泪的模样,我暗暗心惊,想道:我对这个孩子还是苛刻了,他虽然性子阴阳不定,对我却一直是依恋的,现在我不过是冲他笑了笑,他就感动成这个样子。

这样一想,我越发觉得,以后一定要对他更好一些才是。

跟在慕南身后,我踏入了他的洞府,这洞府说起来还是我布置的,可自从第一次进来过后,我这还是第二次踏入。

好奇地看着布置得极为精致华美的洞府,我轻笑道:“阿南,你这里可比姐姐那里漂亮多了。”转眼我又摸上一块剪裁得极为漂亮的裙裾,说道:“阿南,这是你制的服器吧?真好看。”

慕南这时已摆好白玉桌,并端上酒菜,正在斟着酒,他斟酒的动作,有一种特别的优雅,浑然不似普通子弟。听到我的问话,他笑着说道:“姐姐要是喜欢,阿南送你可好?”

也是奇怪,明明简单的一句话,可我总觉得,他说送我时还有点紧张,仿佛怕我拒绝似的。

这种错觉,让我看了慕南一会,最后还是顺应自己的心回道:“姐姐还是不要了。”

仰着头,又朝挂在洞府各个角落里的奇怪刀具和钟鼓等礼器看了会,我说道:“阿南,你这洞府的装饰风格,颇有一些神秘的部落才有的味道。”

也不等他回答,我走到白玉桌旁,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我刚坐下,慕南便优雅地举起自己的酒盅,抿了一口后说道:“姐姐,慕南先干为敬。”说罢,他头一仰把一盅酒喝了个干净。

看到少年把酒盅向下倾放,双眼盯紧我,我只好也拿起自己面前的灵酒,学着他的样,慢慢一口抿尽。

看着我把酒喝完,慕南俊美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欢喜来。这少年真的特别适合笑,当他真心欢喜时,那笑容简直就像阳光下徐徐盛放的花,有一种生命盛放之美,好看到了极点。

我说道:“阿南,你应该多笑笑。”

慕南一边给我斟着灵酒,一边回道:“不,姐姐才应该多笑笑。”说到这里,他垂下长长的睫毛,声音轻细地说道:“姐姐,你昨天是在参加紫华宫的宴会吧?为什么你每次到那里去过后,回来总是很晚,很是不开心的样子,姐姐,你喜欢天君吗?”

我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低头一口又一口地喝着酒,过了好一会我才低声说道:“……阿南,我不想谈这件事。”

“好,我们不谈这件事。”慕南继续给我斟满酒,一边优雅地饮着,一边说道:“姐姐,你除了天君城,还去过别的地方吗?”他微笑着说道:“你别看阿南年少,可这世间的许多地方,阿南都是走遍了的,便是那海底,那常年不化的冰山上,还有凡间的数百个国家,阿南几乎都有去过。”

对踏遍这个世间,我却极感兴趣的,因此双眼一亮问道:“真的?那阿南你知道在凡人界里,与魏国那样的国家多吗?”

“多,足有七八个国情相似的。”慕南又把我的酒盅满上,俊美的脸上笑盈盈的,“其中有一个国家,还没有出现过修仙的人呢,这个国家外空有一层牢不可破的结界,结界吸收着那地方流溢出的灵气,所以那个国家只有凡人,从来不知修仙之事。”

说到这里,他又道:“姐姐,喝酒。”

我恩了一声,抿了一口,说道:“阿南,你这酒灵气似是一般,我昨天在紫华殿喝的酒灵气比它足多了。”

慕南还没有回答,我又嘴碎地说道:“还有这酒喝了热热的,与姐姐还是凡人时喝过的酒差不多。”

慕南笑了笑,他乌黑的眸子看着我,说道:“因为这酒是慕南自己酿的,它与灵酒以灌溉灵气为主不同,它啊,就是能醉仙的酒。”

“能酒仙的酒?”我喃喃念了一遍,感觉脸有点烫,便伸手捂了捂,歪着头看着前方,我低声说道:“能醉仙的酒?好啊,好多年了,姐姐都想醉上一场却无法做到。”

也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我在不知不觉中,话语多了起来,又抿了一口酒后,我说道:“阿南,其实姐姐挺羡慕那些有家族的人。”

慕南这时似是停了酒盅,开始专注地看着我,听我说起,他轻声问道:“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不寂寞啊。”我冲眼前俊美的少年一笑,打了个酒呃,说道:“他们有家人,有伙伴,有朋友,遇到了委屈后,可以抱着亲人哭上一场,可比我好多了。”感觉眼前有点花,我单手撑着头,冲着他傻傻一笑后,继续说道:“其实这几个月里,姐姐老想哭了,有时姐姐会想,如果我有亲人,能抱着他哭一场的话,说不定就会释怀很多,对那个人,也不再那么日思夜想。”

就在我说得起劲时,慕南慢慢站起身来。

走在夜明珠光芒下的慕南,似乎高大成熟了些,他缓缓走到我面前,朝着我单膝跪下后,少年认真看着我,直是看了好一阵,他才展颜一笑,无比温柔,无比低沉地说道:“姐姐,我就是你最亲的人,你可以抱着阿南哭的。”说罢,他伸开了双臂……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