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5章 留魏枝在身边吧

第八十五章 留魏枝在身边吧

听到我的问话,慕南笑得纯真,他轻快地说道:“姐姐你是第一次喝那种酒,醉糊涂才不记得,昨晚喝过酒后你是自己回洞府的。 ”

是吗?我还是想不起来,不过这是小事,想不起来便想不起来罢。我晃了晃兀自有点晕乎的头,说道:“阿南你那酒也太烈了。”

慕南正要回答,云宝隔了老远便大呼小叫起来,“师姐,魏师姐。”

我回过头去,见到圆脸上笑嘻嘻的云宝,不由也是一笑,提步迎了上去。

“呼呼,师姐,可算找到你了。”气喘吁吁地跑到我面前,云宝嚷嚷道:“师姐,你昨天去哪儿了?昨天中午紫华殿来纸鹤了,说让你们这些天才即刻入殿,可我找遍了你都不在。”

有这回事?我蹙了蹙眉,讶异地说道:“紫华殿的纸鹤?那为什么不发到我本人手中?”

云宝一楞,摸了摸后脑壳,“也是哦,楚南大哥他们都是发到本人手中的,也就师姐你是发到咱山门的。嘿,不管了,肯定是紫华殿办事的人有了疏漏。”

我想也是这个道理,便点了点头,问道:“有说是什么事吗?”

“听说是发生了大事,说是三界各处结界突然出现破漏,咱天人界与凡人界有破漏也就罢了,关健是凡人界与堕落魔界的结界薄弱处也出问题了。”说到这里,云宝压低声音,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师姐,我还得到消息,说是三界外的虚空也出问题了。”

三界外的虚空也出问题了?

我眨了眨眼,也小声问道:“这三界外的虚空出问题,很严重吗?”

云宝摇头,说道:“长老们说,可能很严重,也可能不严重。关健是这不出问题便都不出问题,这一出问题便处处有问题,好似兆头不怎么好似的。”

我哦了一声,也没在意,心下觉得这出不出问题,都与我没有干连。

这时,云宝又说道:“还有呢师姐,听说天君的几个兄弟也来天君城了。”

“天君的兄弟?”我诧异地问道。

“是啊,师姐你不知道,昨天紫华殿附近可热闹呢,好多人都赶去看帝子,连我也跑去看了,师姐你不知道,那些帝子个个都长得好生俊美威风,不过话说回来,看来看去还是咱天君长得最俊。”

我笑了笑。

云宝这时又说道:“我还听到,昨天下午,便有好些天才投奔了别的帝子。”

这话一出,我不由一怔,说道:“这样不好吧?”

“是不好,不过据说那帝子是奉了天帝之令前来招人的,所以天君也没有阻拦。”说着说着,云宝突然叫道:“哎哟,看我啰嗦这么久还没有说到重点,是这样的师姐,你又有一只纸鹤了。”

我连忙伸手接过。刚刚到手,那纸鹤里便传来一个声音,“魏枝,立刻前来紫华殿。”

云宝马上惊道:“师姐,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昨天找了你,今天又叫你前去?”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了,先去再说吧。”

云宝犹豫一会,说道:“师姐,我与你一起去好不好?”他涨红着脸,挺有点不好意思,“老听人说紫华殿的紫气难得,我却没有机会接触。”

这是小事,我冲云宝点了点头,道:“一道去也可以。”在云宝大喜若狂中,我回过头来,正准备交待慕南几句,却发现他早就离去了。

我转过头,信手召来云车,拉着云宝飞了上去。

我们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功夫,便飞到了紫华殿脚下,因为紫华殿禁止飞行,我们早早下了云车,两人沿着玉阶向上走去。

一入紫华殿,云宝便立马盘膝而坐吸纳紫气,我看了他一眼,继续提步前进。

走了几百步不到,我便看到了紫华宫,而踏入我前方这个木制走廊后,也就算正式进入紫华殿。

我继续前进。

经过走廊,便是一座花园,上一次我都没有注意到它,花园里面居然盛开着上万种凡人界的花。在凡人界,鲜花若要盛开,还需看季节,这里却不用,梅花和荷花为伍,月季伴秋菊同芳。

望着那济济一园的姹紫嫣红,我心里却是想道:原来花也与人一样,随时可见了,也就不稀罕了。

就在我如果想来时,突然的,一个男子声音传来,“咦?这位是?果然至纯至静,转眼又华贵明艳,世间女人的百般美,竟全聚一人身上,也怪不得我那大名鼎鼎的弟弟,渡个情劫也不干不脆了!”

我吓了一跳,转头看去。

却是从右侧的丛花中,正缓步走来几个青年,这些青年,人人俊美高大,人人一袭华贵紫服,任哪一个走出去,都让人惊震其华其贵其气派,再看他们身侧身后跟随的骑卫们,我马上明白了,他们就是云宝口中的帝子。

这几个帝子的面目,与天君有三分相似,可要论俊美高华无人可及,那还是天君为首。

在我回头时,几个帝子相互看了一眼后,其中一个帝子率先向我走来。

走到我面前,朝我又是上下打量一番后,那帝子负手问道:“你叫魏枝。”

我低头回道:“是。”

“果然是个美人儿。魏枝,我是天帝第四子,名炎洛,今年三百七十五岁,尚未娶妻,你可愿嫁我?”这个气派威严的帝子,一脸严肃地说到这里后,略顿了顿,又道:“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向天道立下誓言,只要一回到封地,便立刻封你为正妃。”

炎洛这话一出,四下哗声一片,好几个声音同时叫道:“阁下……”

他们虽没有说出,可眼中分明带着责备,除了那几个人外,侯在不远处的紫华殿的人,也是个个带着怒意。

像我辈修仙之人,对着天道立誓,那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可以说,一旦立了这种誓,几乎没人敢违背。

眼前这个炎洛,明明与我还是第一次见面,竟然开口第一句话就说要娶我!竟然还敢对天道发誓,许以正妃之位!

对上天君城众人强自忍着怒火的表情,我垂了垂眸。

……我魏枝,便是出身凡人界,可我也没有蠢到那般地步,这炎洛哪里许的是正妃之位?他分明是把我当成了他与天君争斗的利器。虽然我并不觉得,我如果真嫁给了他,会对天君有什么影响。可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无端端地把自己置于险境中。

不过,我也不能得罪了这个高高在上的帝子,我魏枝在这天君城毕竟无依无靠,是得罪不起这些权贵的。

我想得久了,对面这位帝子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就在我抿了抿唇,还是找不到语言来回绝他时,虚空中,属于天君的冰冷声音传来,“四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依然不知堂正两字如何写来,怪不得修为二百年来毫无寸进!”

天君这话一出,炎洛帝子的脸色刷地黑沉如漆,就在炎洛帝子气得转过身瞪去时,天君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魏枝,过来。”

因他只闻人声,不见形影,我怔了怔后才发现天君就站在花园后的广场中。

我低下头,连忙提步朝着天君走去,因急着离开这是非之地,我步履中都带了几分急促。

那个最先开口的帝子一直在看着我,目送着我离去,他向着广场上的天君大声笑道:“慌乱有慌乱的美,平静有平静的从容,炎越,依三哥看来,这个魏枝要是不赶紧处理了,你迟早会栽在她身上。哟,四弟的手段虽然贱了点,可他好歹许的还是正妃位,不如你干脆成全了他?话又说回来,反正咱们这些帝子,都是不能动真心的,冲着美色去倒也是个好主意,这魏枝让我娶也可以。”

天君没有答话。

只是在我急急走过去时,静静地站在广场中,宛如一座雕像的他,神色更冷了。

我低着头走到了天君身后。

不敢挨着他,我便在离开五步处停下,因为有人说过,隔这么远,是两个陌生人间最适当的距离……

在我过来时,青涣的声音以极细极细的音线传密而来,因我得的传承中,恰好有拦截他人传音入秘这一天赋,所以他说的话,我给听了个明白,“炎越,你刚才鲁莽了!你明知道这些人招来魏枝,不过是想试试她在你心中的份量,看看你的情劫关到底有没有渡过,你怎么还是沉不住气,一句话就给激得站出来了?这不符合你的性格为人,得想办法补救!”

略顿了顿,青涣又道:“干脆按照众长老说的,你现在宣布,把这魏枝留在身边吧。炎越,你应该知道你这最后一次情劫大关,对你和整个天界意味着什么,这不是嘴硬的时候。现在看来,上次渡劫你确实只渡到一半,便是你后来进入那轮回幻境,在其中经历了十辈子近一千年的凡人生活,可很明显,你只是因记忆太遥远,把魏枝暂时给淡化了,她一出现在你面前,你还是记得她,还是放不下她,既然如此,你就得再渡一次!趁这个机会宣布留魏枝在身边吧。”

有点卡,第二更今天没有办法送来。

新的一月了,还是想求粉红票……那个,一说到粉红票我就没信心了,可又不得不求,因为只有站在总月票榜前十五位上,才不至于新读者打开女生网站时,都找不到误长生这本书在哪里。可上个月的粉红票实在不理想,我根本没信心上粉红票总榜前十五了。

哎,不管如何,还是要试着求求票,毕竟那个位置实在太重要了。泪,所以嚎一句,求粉红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