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7章 雏凤的第一波风光

第八十七章 雏凤的第一波风光

我点了点头,说道:“愿与众君同行。”

那少年说道:“那就一起同行吧。”

说是马上离开,还有几人闹着要到荒漠中看一看,众人决定歇上一晚再走。

在众少年一个个跑到外面去时,也有四五人留了下来,他们点起了火把,一边煮着灵食烧着灵茶,一边交谈起来,“我叔叔说,早有数千年前,知天机的人就说过了,凤凰现世之日,天下大乱之时。我觉得现在这结界处处出现破漏,只怕是要应了那句预言了。”

说这话的是一个长脸气质端方的青年,名字叫吴天,吴天说这句话时,眉头一直深蹙,显得有点忧心。

倒是那个最先认出我的少年李向笑了起来,他大赖赖地说道:“天下乱不乱都是大能们操心的事,咱们忧心有什么用?”笑了一声他又向我说道:“这阵子紫华殿里特别热闹,没想到天君城的结界一解开,会引得那么多人过去看热闹。魏仙子只怕是最先离开天君城的吧?我过来那天,还有外来的修士看到你的雕像后,在打听你这个人呢。嘿嘿,那小子那个模样,只怕是光看了你的雕像便对魏仙子倾了心。”

我还没有开口,一个不是从天君中传送过来的青年好奇地问道:“天君城那么热闹啊?”

“到处人山人海,连那些边角小家族的人也跑过来了,没意思得紧。”李向说到这里。转头看向我,又问道:“魏仙子,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天君城的?就只你一个人吗?天君呢。他没有派人护着你?”

我呆了一下,转头看他,“天君为什么要派人护送我?”现在听人提到天君,我竟然也挺平静的,眯着眼看着前方,我暗暗想道:加油魏枝!你能忘记他的,你能做到的!

李向奇道:“他们不是说。大名鼎鼎的凌少不过是接近了你,便遇到二波大能前去警告吗?那其中一波。可就是紫华殿派去的!”

我心砰的一跳,不过转眼便苦笑起来,抬头看了李向一眼,我垂眸微笑道:“是吗?不过我与天君并不熟。”顿了顿。我轻轻说道:“我们只是陌生人。”

李向显然不信,不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一天时间匆匆过去,第二天一大早,众少年便启动了传送阵。

彧地,在三界都是鼎鼎大名,此地连通三界,结界浮动时,经常有凡人落入魔界,或魔人进入天界。

做为连通三界的九大险地之一。这地方常年派有大能镇守,而天界有名的那些大家族,也必须派人常驻。经过多年的经营,这里已是一派繁华。

我们从传送阵出来时,扑面便感觉到灵气有异,见我们四下张望,见识最广的吴天说道:“这地方要不是连接三界,那是极适合低阶修士的。不说别的,光是低阶的灵草灵兽这里就遍地皆是。有些个危险点的地方,更有远古时代流落的奇珍异宝。”

他还在说着,少年李向已惊声说道:“怎么有这么多人?”

“你不知道么?应天帝令,九大险地中,每处险地都增派百万修士。”

百万修士几字一出,众人同时惊叹出声。

我们走了一会,远远看到城门前围了一堆人。

却是城墙上贴了几十张告示。这些告示,都是向新来的修士解释彧地情况的,如,彧地最危险,结界最松动的三大魔关所在,如遇到魔物什么的,应该怎么向上禀报,如新来的修士应该到哪里落脚。

修士们个个耳聪目明,几十张告示,一眼过去便都看完了也记住了。

望着前方高大的城墙,最为活泼的李向叫道:“各位,我们可都是能够选进天君城的天才,魏仙子更是总榜前三十位的高手,要不,咱们直接去浴魔关看看去?”

少年总是热血的,也总是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的,李向的提议一出,众人纷纷响应,在他们齐刷刷看来的目光中,我按了按纱帽,应道:“好。”

于是一阵笑声中,大伙气势汹汹的向浴魔关飞去。

前往浴魔关时,我们经过了十几个结界薄弱的关卡,这些关卡中修士如云,远远便可以听到那阵阵法术轰鸣声。不过这所有的结界都有个特点,越是靠近浴魔关,修士就越少,当浴魔关出现在我们视野中时,奋斗在地面上的修士不足百人。

而当我们看向浴魔关时,却齐刷刷吸了一口气。

只见前方巨大的,宛如海洋一样的虚空里,一道道白色的结界光不停的闪过,每次那结界光闪几下,便有一道黑色的,无边的缝隙出现。那缝隙出现虽只一瞬,可那一瞬间,便有无数如血液翻滚的**挣扎着想涌出来。

无边无际的虚空之海,数不清的白色结界都在躁动,而几乎每过一息,便会新增加几十道黑色缝隙。

李向倒吸了一口气,喃喃说道:“竟然这么严重了!”

我看着那些翻滚的血海,也不由问道:“这些便是魔界的生灵?”

吴天冷笑起来,“生灵?它们要是生灵,那真是抬举了!”

吴天的后面,性格温柔的女修陈悦接口道:“魔界的生物,大多都是天生地长,只有那些成为中阶的魔物才像我们一样,由父母孕育,而这样的魔物一出生便比得上天界的人修练百年。魔界以强为尊,不过至今几十万年间,那里没有出现过一个魔帝。曾有知天机的人说过,他说,魔界一旦出现魔帝,其后果要么是与天界分庭抗议,要么是一统三界,从此后万物沦为魔物之粮,他说那就是天地大劫。”

陈悦说的这些事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一时听得津津有味,可就在这时,突然间,一个含着无边恐惧的嘶吼声从前方传来,“不好了!魔物冲出来了!”

这叫声一出,我们齐刷刷转头看去,便是这一转头,包括陈悦李向在内,全都扯着嗓子拼命地哭叫起来。

却是前方的结界之海的正中,一条黑色的缝隙突然被无限的扩张开来,而随着那条破开的结界,成千上万只血色魔物正潮水般地向翻涌而出!

就在我们转头的瞬间,黑色缝隙还在迅速扩大,血色魔物还在成倍的增加!

正如陈悦所说,魔界的中阶魔物一出生就是百年修为,而这些翻滚的血海中,那高如牛马的中阶魔物至少也有五百只,它们还在迅速的增加!

看清只是一瞬间的事,转眼李向便扯上我的衣袖,急声叫道:“快,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来不及的!”吴天哑着声音叫道:“浴魔关的结界是,只要有中阶魔物出现,便自动从外面关闭。我们已困死在这里面了!”

“那怎么办怎么办?”

“呜!我不想死!”

“快,大伙把符箓法宝都拿出来,能拼一时就是一时。”

“拼什么拼,你没有看到那些中阶魔物吗?我们才修练了多少年,怎么可能是它们的对手?”

就在众少年慌乱得大哭大叫,与早就来到这里的修士们乱成一团时,我展开双臂,嗖地朝着结界之海的方向飞去。

……在那些血色魔物出现的一瞬间,我突然生出一种模糊的说不清的感觉。

看到我竟向结界飞去,李向吓得嘶喊起来,“魏仙子,你那是做什么?快点退回来!”

我没有听到李向的嘶喊,还在继续向前飞去,在飞到结界之海的上空时,那些翻滚的血魔们,也开始分裂成一个个个体,眼看就要朝浴魔关倾倒而来。

我凝着眉,盯了这些翻滚的血魔们一会,突然间,我手一扬,一朵火球弹了出来,轻飘飘地飞向那翻滚的血海里……

见到我的动作,一个年长的修士尖叫起来,“混帐,你会激怒它们的!”“魏枝你在干什么?”

对这些修士来说,虽然浴魔关已封闭,他们暂时出不去了,可每一个人望着这汪洋血海的人,还是渴望着魔物们能够自行退回结界。毕竟,三界已平静了几千年。毕竟,这浴魔关的结界,以往的无数次在破裂后还会自行修复。

所以,他们对我率先挑衅的行为,竟然是愤怒的!

就在众修士大喊大叫,那血色海洋中的魔物们渐渐分开,眼看就在向浴魔关的大地上倾倒时,我的小火球已然到了!

拳头大的火球,悠悠缓缓地飞入血海,落在了一只魔物上。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只听得一声极轻极轻的‘滋滋’声,那么一朵小火球落上后,那魔物竟是挣也不挣一下,便化成了灰烬。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小火球每烧死一个魔物,便相应的扩大一倍,它越烧越广越烧越快,一转眼间,那条小缝隙中如河流一样翻滚的血色魔物,竟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下面的修士们先是一静,转眼众人声嘶力竭地欢叫起来。而得到了甜头的我,双手嗖嗖嗖同时射出了近百个火球。

一个个拳头大的火球,如同血魔们的天敌,一旦沾上,便迅速地扩大开来。

不到一刻钟,这片足能毁掉整个险地的阴魔秽毒,被我的火球烧了个干干净净。

今天应该还有第二更,求粉红票,求能挂上粉红票总榜前十五这个推荐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