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9章 升官了

第八十九章 升官了

一切准备妥当后,天君身侧飞出一人,他一掌击在防御阵的阵心上,只听得砰的一声,随着防御阵一破,滔天血海伴随着魔物特有的凄厉吼叫声扑面而来!不过几个时辰,偌大的锁魔关后,已是血海滔滔,而这滔天血海中,高大的中阶魔物更是达到了上千只。

站在外面的人虽然都是大能,可看到眼前这景象,一个个还是变了脸色。

转眼,魔物们冲出防御阵,撞上了天君布置的雷电阵!

因这血海太过势大,血海中的魔物中阶的太多,青涣长喝一声后叫道:“所有人注意,务必要把这些魔物合歼于此,万万不可让它们流落外面。”

青涣在外围布置时,我身前的天君也开口了,他命令道:“魏枝,现在向各大节点同时发射火球。”他沉声强调道:“调出你所有灵气,发出你最强的火球攻击!”

我对他的话,有一种下意识的听从,几乎是天君的声音一落,我便调动灵气,双手几个法诀打出,瞬时,四百九十颗人头大的,外围白色里面蓝色的火球,齐刷刷的向着雷电阵上那四百九十个节点飞去!

因为我的火球来势太猛,温度太高,再加上四百九十个火球齐刷刷的,没有半点前后的同时击中节点,四周的长者们这时都转头看来。

在他们赞许地点头时,我发出的火球迅速地扑到了节点上。并溶入其中,如冰雪一样化而不见!

就在我一怔间,只听得一阵滋滋巨响传来。却是转眼间,整个雷电阵,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每一个角落,整整齐齐地射出了高达十丈,厚达四米的火焰之墙来!

彼时滔天血海正滚滚涌来。于是,它们在同一时间与火墙正面相接!

众人同时屏住呼吸间。只听得一阵嘶厉绝望的惨叫声传来,那率先扑到雷电阵上的魔物们竟是在一瞬间全部气化!

这种变化,让所有人瞪口结舌。一连五波血色海浪冲到雷电阵上,通通被气化得一干二净。逼得血色海浪不得不倒退一丈后,温玉上人激动得难以自抑的声音传来,“这,这?这是何等神迹?快快,快把这法阵的波动记录下来,以后有了它,天下魔物将不再可惧!”

激动的不止是温玉上人,这些活了千年以前的老人们,齐刷刷看向天君。也看向我,一个老人更是说道:“这阵法确实是魔物的克星,它有如此奇效。当马上禀报天帝。”另一个老人则是看着我,说道:“大伙拿出最好的恢复灵力的药剂,无论如何也不能使得魏小姑娘的灵力枯竭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这才发现,只这么五波冲撞后,雷电阵上的火焰墙便暗淡了许多。看这情况,只怕再来个五波冲撞。火焰便会消耗一净。

于是,在众人的关心中,我两手握着灵石,嘴里含着朱果打坐修练起来。

如此这般,我抓紧时间恢复,一有好转马上向雷电阵上发射火球,二个时辰后,终于把锁魔关里的魔物逼得退回了结界。

到得这时,我已脸色发白,因消耗灵力太剧,整个人头痛欲裂。

看了我一眼,温玉上人低声说道:“得去无魔道了,那里的防御阵最多还能撑一个时辰。”

“魏枝姑娘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

我听到这里,睁开了眼,哑声说道:“我还可以撑一下。”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刚才这般反复耗空灵力,我却感觉到意识海深处,似乎因这种极端的压榨自身,而有什么新的东西涌出来,便是为了验证一下,我也愿意再继续压榨一下。

听到我这样开口,几个老人同时说道:“好。”“真是个好孩子。”

有了锁魔关的经验后,到无魔道时,众人便放松下来,只是在天君布置雷电阵时,我隐隐听到温玉上人在问,“老夫想直接把灵力灌注到魏小姑娘体内,如何?”

雷电阵布置好后,无魔道的防御阵也再次打开。只延迟了两个时辰,这无魔道的魔物,却比锁魔关多了一倍有余!

望着那滚滚而来的魔物们,在不知不觉中,温玉上人来到了我身后。

我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异常,就在魔物们冲来时,双手法诀同时打出,瞬时,四百九十个拳头大的蓝色火焰齐刷刷扑上了雷电阵的节点!

看着一波又一波的魔物在惨叫声中被汽化,只是魔物是如此之多,我发出的火球在连续气化了五波魔物后,便暗淡下来,而我再一次发出的火球,已只有婴儿拳头大了,这一次更只是气化了两波魔物。

就在温玉上人的手将要抵上我的背心时,天君的声音传来,只听他唇动了动,用传音入秘向温玉上人说道:“温老,你应该扣过她的脉的,魏枝的灵力与一般人的灵力差异很大,她的经络也经不过内力灌注。”天君徐徐说道:“魏枝是世间唯一能发出天雷疾焱的人,以后灭魔大业,用得着她的地方还有很多。”

天君的语气平缓,却带着种不阴不阳的冷意,这语气,分明是在警告温玉上人,我怔了一怔后,忖道:难道这直灌灵力,对人的伤害很大,所以他才这么说话?

听到天君的警告后,我身后的温玉上人无声无息地向后退了出去,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要不是我能截取传音入秘,只怕温玉上人的灵力灌入了我体内,我才察觉到异常。

就在我怔忡时,一物塞到我手里,同时,一个低喝声传来,“吃下它!”

是天君的声音!

我楞楞地,反射性把那东西塞入嘴里,刚要咽下去,青涣有点着急地低喝声传来,“天君!那是最后一颗烛阴果了!”

这烛阴果三字一出,众大能齐刷刷向我嘴里看来,他们的目光太过炽烈,我吓得反射性的一噎,咕哝一声把烛阴果咽了下去。

见我这傻样,青涣冷哼一声,天君似是嘴角**一下,温玉上人则是叹了口气,嘟囔道:“便是想她尽快恢复灵力,也不用浪费一个烛阴果啊,那可是能让人永远不惧魔物污蚀的无上灵果。”

天君瞟了我一眼后,径自冷声喝道:“马上打坐,用灵气在体内走一个循环!”

我看了他一眼,垂下眸坐在地上,按照他所说的那样,让灵力在体内走一个循环。

这一个循环下来,我马上大吃一惊,刚才消耗一空的灵力,竟在瞬间充实得满满的,而且我的意识海里也变得温暖无比,仿佛还有很多多余的灵力涌入其中,正在温养滋润一般。

……明明打定主意,再也不承他的情的,却又生受了。

我咬了咬唇,连忙站了起来,双手连挥,又发出了几百个火球。

接下来,我已不再多想,他让我吃便吃,让我修练便修练,让我放火球便放火球,如此经过了整整八个时辰,最后一个险关灭魔关的魔物们也被我们杀了回去。

三大险关的魔物一杀而尽后,大能们忙着修补结界,我则奉令回去休息。

……

这一次灵气消耗太剧,我整整睡了三天三夜。

在鸟鸣啾啾声中醒过来后,我感觉到灵气充沛精神抖擞,便盘膝修练起来。

一打坐,我马上感受到连续耗空灵气,又得到烛阴果温养意识海的好处了。原本,如我这种有先天传承的妖类,最重要的就是血脉净化和意识海温养,我的血脉一直非常纯净,剩下要担心的就是意识海了,原先我的意识海还是一片浑沌,只在似雾非雾的狭小空间中飘浮着一块旋转的玉简,可现在,我那意识海的四周,竟像被净化了一样,浑沌中带着一种明流的柔光,我闭眼感受时,总觉得有一些得自开天辟地时的远古传承喷薄欲出,却又还差最后一点了。

又在意识海中转了一圈后,我慢慢睁开眼来,梳洗罢,我穿上一件白色衣裳,走出了厢房。

一出厢房,我便听到了花园中传来阵阵清笛声,这笛声空灵美妙,极为动听,不知不觉中,我顺着那笛声来到了花园中。

一看到吹笛的人,我便是一僵。

……这个背对着我,一袭玄衣,俊美得宛如雕像一般,却也冰冷得如同雕像一般的身影,可不正是天君!

我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的笛子吹得这么好……不对,他的心他的世界一直让我琢磨不透,我不知道的,何止是他会吹笛这事?

就在我站在花园旁,怔怔地朝他望去时,天君慢慢收起玉笛,转过头向我看来。

与以往的许多次一样,他看向我的目光,依然是那么淡漠,那么无情无感。

我怔怔地与这个人对视一会,缓缓转头,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只听得一个中年人说道:“天君,天帝来旨意了。他让你带着魏枝巡察所有有问题的结界。”说完后,那中年人转向我,朗声说道:“魏枝姑娘,陛下有言,你诛魔有功,挽救万千生灵有德,特封你为一级巡察使,赐姑娘巡察令,往后天界一百零八座城池,你无处不可往,任何传送阵,也不得再收姑娘灵石费用……”

这人后面还在说着什么,可我脑中嗡嗡一片,只有一句话记得最清:天界一百零八座城池,我无处不可往……这么说来,天君城,我也可以自由出入了?

呆了呆后,我回头朝着那中年人,朝着天君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