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0章 凡人味

第九十章 凡人味

中年人把天帝的旨意念完后,朝我说道:“魏枝,这个巡察令你收好,凭着这令牌,你不管到哪个城池,都可向当地城主要求调派兵马,凡诛魔一事,所有修士都需听你号令。”

说到这里后,中年人笑了笑,他温声说道:“恭喜魏仙子,这可是一步登天啊。”转过身,他又向天君说了两句话,便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

中年人一退,花园中又变得安静起来,我低下头把巡察令收好,想要离开,不知怎么的,却又回头看向天君。

我对上了光是站在那里,便如玉如剑,无比的俊美威仪,却也无比的冰冷无情的天君。抬头对上他始终冷冰冰,毫无感情波动的眸,我心里一堵,便弯着唇角轻笑道:“阁下,陛下说我可以自由出入天君城了,我是应该听陛下的,还是听天君您的?”

我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可终究带着种嘲笑,带着种挑衅。

天君听到我这问话,他抬起头来,静静的,如以往的无数次那般,遥远而又高高在上地瞟了我一眼后,他轻蹙着眉峰,说道:“天君城的结界已经解了,你以后可以去那里。”

多平静的语气,仿佛他说出的是多么简单的事儿。

可我听着他这话,胸中却有一种莫名的郁闷越堆越沉。

想来我也是可笑的,明明当初是我自己说,愿意离开天君城的。可他真应承了,真说出那句永远不许魏枝出入天君城的话后,我还是恨上了他。可不。这么一会,我逮到机会便嘲讽起来了。然后,他现在顺着我的语解了禁令,我却更恼他了。

我嘴张了张,又张了张,半晌却没有发出音来。于是我冲着他昂起头,睥睨地冷笑一声。就在这时,静静看着我的天君。突然轻声说道:“别哭……”

我哭了吗?我怎么可能哭了?我明明在显摆我的不稀罕的!一惊之下,我伸手朝脸上摸去,别说,这一摸。我才发现自己的眼眶真湿了。

没想到我还真哭了,这时刻,我又狼狈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天君,我冷笑道:“我才没哭。”我昂着头趾高气扬状,“你眼睛有问题,我那不过是风吹迷了眼。”转眼我又继续冷笑,“你当你那破城,我就稀罕去么?其实不用你赶。我自己早就厌了那地方,早就下定决心离开那鬼地方了。”

天君却只是看着我。

对上他的目光,我莫名的又狼狈起来。重重瞪了他一眼,我呛声道:“姓炎的,你别以为你多了不起,也别以为你那破城多了不起,别以为我多稀罕你……”我还待说几句狠话,天君却开口打断了我的话。他声音很低,“可以了。魏枝。这不是你的性格。”

说完这话,他收回目光,垂着长长的睫毛出了一会神后,天君又拿起玉笛吹奏起来。

这厮长得俊,可平素里总是高高在上,万千凡尘不入眼的态势,那种俊美高贵也就变得遥远飘渺起来。可他这般站在花丛中,玄衣当风,白皙如玉,却让我想到了魏国的那些王孙公子。那种公子如玉的翩翩风姿,直让我又看痴了去。

不过转眼,我便对上他斜挑而来的眸光,他的眸光澄澈神秘到了极点,这般斜挑而来,却是万千风情溶于冷傲当中,那眼神直似勾子一样,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我先是完全痴住,转眼清楚地从他眸子里看到自个的蠢样,当下恨恨地把头一甩,衣袖一扬快步离去。

也许是身后的目光宛如实质,我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了后面几乎是用跑的。

……

一曲终了。

天君慢慢垂下双眸,他拿出一块手帕,细细地擦拭着手中的玉笛。

青涣缓步走了出来,他来到天君身后,神色复杂地看了前方一会,又看了天君手中的玉笛一会,青涣说道:“炎越,你刚才的表情,特别像个沾染了七情六欲的凡俗男人……魏枝每次出现,都会让你心乱吧?”

天君却只是扯了扯唇,他慢条斯理的,反反复复地擦拭着手中的玉笛,淡淡说道:“你想多了。”

“炎越!”低喝一声后,青涣徐徐说道:“炎越,总之你这最后一次大劫至关重要,所以在它来临之前,你必须正视自己的心,免得大劫来临时陷入心魔中。”

青涣沉吟了一会又道:“这三天几个长老都在研究雷电阵和魏枝的火球,刚才才得出结论。”

听到这里,天君转头认真看去。

青涣说道:“他们的结论是,恰好含有你灵力的雷电阵,与含有魏枝灵力的火球术联合在一起,便成了魔物们的致命克星。也就是说,换了别人的雷电阵,不会有这么惊人的效果,换了别人的火球术,那对魔物的作用更是微乎其微。他们刚才又向天帝提了一条建议,那就是让魏枝做你的副臣,一起解决魔物之患!”

说到这里,青涣锁紧了眉峰,他低声说道:“炎越,我现在心里挺不安的。你看你百般避开,反而越是逃离越是锁紧,这是不是预示你这次的情劫关真是无比凶险?要不咱们别避了,你干脆就按长老们说的,把她收在身边?”

天君听到这里,脸上的表情转冷,他平静地说道:“你想得太多了。”

青涣闻言暗叹一声,换了一个话题,“炎越,天帝城里传来消息,说是今番魔物的诸般异动,都是因为魔界将要出一个前所未有的魔帝了。”

天君一怔,蹙眉回头,“魔界要出魔帝?”

“是。”青涣的语气中有着不安,他沉声道:“魔帝一出,天界再无宁日,这个三界,真是大乱将至了。”

见天君蹙眉不语,青涣又道:“陛下大封魏枝后,群臣议论纷纷,不满的颇多,不过凤凰最恶魔物阴邪,陛下此举你我心中知道,那是无可非议的。”

天君恩了一声,他缓缓说道:“召集众人,看看他们对魔帝一事有什么看法。”

“是。”

我刚刚跑回厢房,看到那刚睡了三天三夜的房间,又没了继续打坐修练的兴致,干脆转过身朝着城主府外走去。

城中已是热闹非凡,我一路走过去,不时可以看到传送阵的方向白光连闪,城上空更是高阶修士们飞来飞去人声鼎沸。

我走了不一会,便听到有人在议论道:“听说这些魔物能灭,魏仙子当居首功。”“魏仙子?就是那天君城里美人榜上排名第三的魏仙子?”“就是她。”“原来她竟是如此了得!”“对了,据说城主正准备在这里给魏仙子建一座雕像,这是真的吗?”“灭魔之功无量,当然是真的。”

我一路走来,到处都是同样的议论声,不过如往常一样,戴着纱帽的我,并没有被众人注意。

……自从在天君城,我得到前世所给的凤凰真身修练法后,便有意识地把自身的气息和魅惑收敛了又收敛,后来从紫华书阁得到那块玉简后,我那收敛自身的本事,更是炉火纯青。

也是这个原因,自从天君城开始,我便是被人看到面目,大多数人也只会想到,这个魏枝长得确实很美,可要说因为这种美而产生多少喜爱追求之心,却又不会了。

我逛了一会,开始朝着各大符箓器物店逛去,自从把传承记忆中的那些知识吃透后,我在这方面也算得上高手了,一路看来,能入眼的灵器符箓都没有几样。

又转了一阵,眼看天都黑了还是没有什么收获,我提步朝城主府走去。

来到城主府时,所行之处,看到我的人都恭恭敬敬行着礼。我也没有在意,回到厢房后吩咐侍女弄了一桶热水。

就在我躺在浴桶中,望着渐渐浮现在东边的群星发怔时,一缕笛声袅袅飘来。

……天君又在吹笛了。

我仰头看着屋顶,想道:这个人,倒真是越来越有人情味儿了,居然连凡间才子们喜欢吹的玉笛,也吹得这般上瘾。

泡在暖暖的温水中,我忍着想随着笛声起舞的冲动,闭上双眼,心神随着那笛声飘荡来去。

又过了一会,笛声渐悄。

在笛声完全消失后,我迈出木桶,披上霓裳,缓缓走出了木屋。

夜色下的城主府,依然是热闹的,毕竟这种黑暗对于修士来说算不得什么。我听着远处传来阵阵笑语声,忍不住提起脚步,顺着那声音,缓缓走到了城主府的围墙边。

站在这里,外面的笑语声越发的灿烂快乐,便如我当年一样的灿烂快乐。我一动不动地听了会,一时只感到无比的寂寞。

这是一个人在漫长的岁月里,孤独前行,只能自己与自己对话的寂寞。

这是一个生灵,在渴望了太多之后,却发现永远只是自身一人,永远只有自己才能长长久久地陪着自己的寂寞。

我又想跳舞了,回头看到四周寂寞无声,我慢慢的舒展开双臂,让自己的孤影与天上的星辰一道,舒展着那属于寂寞的,属于旷古的孤魂之舞。

我跳得缓慢又无声,周围没有灯光,天上没有明月,有的,只是无数遥远天空上的群星,以及外面传来的阵阵笑语欢歌。

我的舞,本是随性而来,这一跳便是许久,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二个时辰,直到远方不再传来笑语声,我才慢慢停下了舞蹈。

就在我为自己跳了一支寂寞的舞,又无声无息地回去厢房里,却发现厢房门口,站着青涣颀长清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