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1章 招人和休假

第九十一章 招人和休假

夜色下对着青涣的笑脸,我停下了脚步。

抬着头,我淡淡地看着他,眸带睥睨地问道:“真是巧了,居然在这里遇到了青公子。”

青涣没有想到我是这个态度,他诧异地看着我,过了片刻后微笑道:“魏枝姑娘不欢迎我?”

“是!”我回答得干干脆脆。

青涣哑然失笑,他戏谑地看着我,问道:“要是我有办法让你与天君破镜重圆呢?”

……要是我没有听过他与天君的传音入秘,要是我没有看到这人眼中自始至终的算计和薄凉,也许我会有傻傻地期待。

我垂着金色的眸,在夜风中不动如山地望着他,微微笑道:“不,我不需要。就这样吧,我与他,这样就够了。”

青涣几乎傻了眼,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惊道:“你真是这样想的?”略顿了顿,他放缓声音,“……你甘心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天君,永远与他隔着天涯,永远这样忘不了也等不到,直到有一天天君接替天帝之位,然后娶妻生子?”

不得不说,他说这话时,不但是温柔的,甚至可以说是煽情的。

黑暗中,我垂下金色的眸,弯着唇灿烂一笑后,我低声说道:“……世间所有的求不得苦,总会有一个期限的,总不能这样无止无尽的煎熬人。”

说到这里,我提步朝厢房走去,一直与青涣擦肩而过。我头也不回地说道:“青公子,我知道你对我有算计,也知道天君他的这次情劫必须要渡过去。既然这样。那我也一定会学着遗忘,一定会学着做他生命中的一场过客。”

说到这里,我重重关上房门,把青涣挡在了外面。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便人声鼎沸,我还在盘膝修练,一只纸鹤已飞到我面前。围着我上下一阵飞舞后说道:“魏枝姑娘,自天帝封你为一级巡察使的命令下达后。众修士纷纷报名,说是愿意跟随姑娘一道除魔。截止一刻钟前,报名者已多达二百人。”

这时,又一只纸鹤飞了进来。对着我说道:“魏枝姑娘,天帝封你为巡察使的旨意,已于昨晚传遍三界,如今魏国求请为姑娘铸制雕像,姑娘愿意否?”

然后,第三只纸鹤飞来,这一次,纸鹤里传来的声音冰冷又熟悉,“魏枝。该出发了。”

却是天君的声音。

我怔怔地伸出手去,把第三只纸鹤握在掌里,稍稍弄了弄。里面便再次传来了天君的轻唤声,“魏枝,该出发了。”

“魏枝,该出发了。”

“魏枝,该出发了……”

在那熟悉而冰冷的声音一再的重复中,我悄悄地打出一个法诀。然后,里面传来天君地轻唤。他叫,“魏枝。”

我垂眸,小小声地应道:“诶。”

“魏枝。”

“诶。”

“魏枝。”

“诶。”

……

我走出厢房时,外面人声鼎沸,随着我走近,果然天君的队伍都已整装待发。

我足尖一点,轻飘飘地飞到天君的身后,见我站好,一个中年修士上得前来,捧着本名册说道:“魏仙子,这里是愿意追随仙子的修士名单。”

我接过名单,朝着上面一大堆完全陌生的名字扫了一遍后,我递还名册,“不了,我暂时不需要追随者。”

“是。”

中年修士捧上来一个储物袋,又道:“仙子除魔有功,这是奖励。”

我伸手接过,微笑,“多谢。”

“此是仙子应得。”

中年修士退下后,我前面的天君开口了,他道:“出发吧。”

“是。”在整齐的喝叫声中,浩浩荡荡的天马齐啸一声,朝着天空飞去。

我也随之越飞越高,渐渐的,下面的城池变得越来越小。

天君的玄衣骑,随时可以组成一个由人组成的传送阵,这般飞上半空后,几队骑士稍稍移动一下,我们的下方便是白光连闪,再睁开眼时,我的下方,已出现了一块熟悉的大地。

在我低着头发怔时,天君的命令声传来,“青涣,你安排下去,让他们组成十个队列,分别查看这片结界。”

“是。”

天君转过头来,他看向了我,“魏枝,天君城里的天才,可有与你相好的?”

我抬头看向他,说道:“有的。”

“你已是天帝亲封的一级巡察使,从今往后,会有无数人盯着你注意你,低调已然无用,若是有信得过的人,你不妨把他们招为下属。”说到这里,他声音淡了几分,“在除魔一事时,你魏枝无可取代,以后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危了。下面就是青石广场,你去吧。”

我抬头看了天君一眼,又低头看着一二个月前,我还说过永远不会踏足的天君城,安静一会后,我慢慢取下了纱帽。

我取下纱帽,也缓缓收起了敛息术。

……凤凰是天生的至美至尊之物,一直以来,我靠着这敛息术,把自己变成与普通修士没甚差别,甚至就吸引力而言,我还比不上美人榜上其他排名远远靠后的美人。

可现在,我放开敛息术了……

就在我放开敛息术时,散在我四周的玄衣骑不知不觉的向后退去。他们持续后退,后退。

渐渐的,我的周围十丈处,只有我与天君了,已完全散去敛息术的我,慢慢转过头去看着天君,向他低头垂眸说道:“多谢天君。”

在我躬身行礼,微微垂眸时,我身周所有的玄衣骑都跟着低下头来。

这就是至贵之人的魅力。哪怕是一低头一垂眸,也让人自然而然地避让,退缩。不敢不敬。

天君许久都没有开口,直到我疑惑地抬起头,用眼神向他询问时,他才猛然转过头,说道:“你多礼了,下去吧。”

于是我不再说话,只是策着天马。盘旋着向天君城飞去。

当我向天君城落下时,下面的人也注意到了我。在一双双不经意的目光变得楞神时,我飞到了自己的雕像上空,盘旋过后缓缓落下。

站在自己的雕像上,一手抚着天马。我的一双金眸看向下面的人群。

这时,仰望我的人越来越多,四下也越来越安静,直到整个青石广场变得无比寂静。

我低头俯视着他们,淡淡说道:“各位,我叫魏枝。”

自我介绍一出,四下齐刷刷的哗声大作,间中,有人叫道:“好象还真是的!”“你。你真是魏枝?”

我没有理会那些叫嚣不信的人,径自用我的金色眸光,缓缓地扫过众人。令得回音阵阵地说道:“我现被天帝封为一级巡察使。”从衣袋里拿出那枚巡察令晃了晃后,我又说道:“按天帝旨意,魏枝可以招收一批修士一道除魔,不知有哪一位愿意与我一道为天帝效力?”

不得不说,我的演讲毫无说服力,一时之间。青石广场上在嗡嗡声四起中,只有“好美。”“面目与那雕像无二。怎地风姿相差这么多?”“这个魏仙子当真是个姿色绝丽的。”的话。

……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中,除了感慨我的美貌的,哪里有什么人走上前来?

我的脸黑了。

不知不觉中,我眼中金光大盛,在目光所至之处,四下安静无声后,我想道:从来同伴之类,都需要在战斗中结交,我以前在天君城里并无威信,这般冒冒然便想把这些自负不凡的天才招至麾下,却是唐突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多语,身子一轻,已牵着天马飘飘然地飞到了天空上。

天君显然并不意外,他瞟了我一眼后,青涣策马来到我身边,“魏仙子,我们准备去天帝城一趟,你是跟随一道?还是暂时在天君城里住一阵?”

我没有看向天君,也没有看向下面的天君城,唇角一扬朝着远方微笑道:“也就是说我可以休息一阵了?既然如此,我想回魏国一趟。”

说到这里,我把天马递给青涣,转身踏过虚空,一步一步朝着传送阵的方向走去。

我在虚空走过时,不知道天君有点怔忡,他看着我的背影,突然带了几分疑惑地说道:“这孩子的背影,我仿佛以前看到过。”只是一句话,他又马上清醒过来,手一挥命令道:“去天帝城!”

再一次来到传送阵时,守阵的修士远远看见,便已低头行礼了。

瞟了一眼前倨后恭的这些人,我收回目光,径自说道:“我要去魏国。”踏上传送阵时,我想起上次,又加上一句,“是凡人界的魏国,这一次可不许按错了。”

至于那人是怎么回答的,我已不知道了,在一阵阵白色的波纹闪过后,我一睁开眼,便看到了魏都熟悉的城墙!

我来到魏国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踏出传送阵,在看到四周呆若木鸡的,体内只有极弱的灵力,甚至称不上修士的守阵之人时,我手一挥,便重新展开敛息术把自己光华收去,更戴上了纱帽。

再一挥手,这二三十个凡人齐刷刷一楞神,再睁开眼时,已忘记了我的模样。

站在魏国街头,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许久都没有提步。不过十年不到,这地方对我来说,真是恍如隔世了,那个蹦蹦跳跳眉眼弯弯整天傻乐的魏枝,也仿佛是前世的事了。

一切太陌生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凡人,还是不想提步。这些凡人,极少有有根骨的,便是偶尔有几个权贵体内还有一些灵力,放在天界也是垫底的角色。

要知道,坐传送阵穿越结界时,是会有挤压力释放的,而这些灵力低微极骨极差的人,在通过凡人界与天界之间的结界时,所受到的挤压力足够削弱他们的体质,使得他们以后再无寸进寿命也会大为折损,这也是他们宁愿留在凡人界的原因。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