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2章 见亲人

第九十二章 见亲人

沉默了一会,我又变化了一下,这一次,直接变化成十年前魏枝的模样,甚至比起当年,还显得憔悴些,身上的衣着也陈旧许多。

然后我没在街上逗留,直接提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来到巷子时,远远便听到有人叫道:“魏叶,这都快过年了,还这么忙活啊?”

明显成熟了,却依然耳熟的男子声音传来,“这不忙不行啊,一家老小都等着过年吃口好的呢。”

另外一人接口道:“魏叶,城东那四个巷口说是要转出去了,你要是想的话,咱们再去谈谈?”

“好啊,不过今天没空,明天一大早咱们过去问问?”

“行,那就这样说定了。”

我站在巷子里,直是听到这里,才提步走去。

我一出巷子,便与魏叶碰了个正着,抬头看着这个二十六七岁,被生活磨练得明显成熟沧桑了的青年,看着他那黑黯的脸上再也没有了浮华,剩有只是朴实和苍老时,我顿了顿后,低声唤道:“阿叶?”

魏叶一直低着头,陡然听到我的声音,他猛然抬头。

这一抬头,他便吃惊地瞪圆了眼,盯我半晌,他叫道:“阿姐?”

也许我真是太渴望亲人了,这么简单的阿姐两字一出,我的眼眶便有点涩,连忙微微一笑掩住自己的失态,我轻声说道:“恩,是我。”

魏叶迅速地扔掉手中的东西。一个箭步冲到了我面前,朝我看了一眼后,他张开双臂待要搂我。却又垂了下来,伸手按在我肩膀上,魏叶哑声说道:“姐,走吧,咱们回家说话去。”说罢他牵着我的手,走了几步又拾起扔在地上的东西,我转头一看。见那两个布袋里面都是些破烂的刀剑剪子什么的,便收回了目光。

魏叶紧紧牵着我的手。埋着头朝前直冲,刚才与他说话的两个邻居一边不错眼地看我,一边问道:“阿叶啊,这位姑娘是?”魏叶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只是急急朝前走着,把那两个人都扔到了身后。

不一会,我们便过了巷子,看到原来破旧的小家边,那栋新起不久的小木屋,听着里面传来阵阵孩童的哭叫声,我垂了垂眼,轻声问道:“阿叶,你成亲了?”

“成亲五六年了。”

魏叶一把把我拉进家门。也不理会急急跑出来的少妇和两个孩子,他带着我进入堂房后,把门一关。便一边搓着双手,一边涨红着脸朝我说道:“姐,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想见你一面,向你陪个不是。”

他的眼眶一红,哽咽起来。“他们都说,修仙的人一百年才当咱一年。还说我到老也不定能再见你一面,我,我听了那些话,这心里便越发闷得慌,特别想再见姐一回,跟姐说一声对不住。”

顿了顿后,他继续说道:“姐,你就原谅你弟当年的诨样吧。那时我年纪小不懂事,只会冲着家里人横,又因老是听母亲说你是扫把星,总觉得是你害得咱家败落的,觉得从你身上得什么都是该的……这些道理,我也直到你离开几年后才开始懂,那时家里的日子很不好过,我要不出去摸弄点什么,连粥也喝不上。我越是出去讨生意,便越发想你。我总记起那些年你在的日子,姐你不能干,可你有什么好的吃的,总是先紧着我,再紧着母亲,然后才轮到你自己。那一次我生了病,你背着我在雨中跑了十里路找大夫,回去后母亲还骂了你。还有,我与邻居家的孩子打架,你总是挡在前头……”

说着说着,魏叶有点喘,自很久以前开始,就有人说魏枝是个六亲缘薄却福缘极厚的人,她是不能干,可她这把破破烂烂的雨伞,却因她那奇异的福缘,在实际上替魏叶和魏母遮了大半天空。魏枝在的那些年,他们的日子算不上很好,可也绝对算不上差,因为魏枝总能运气极好地弄回一些东西,便是被小偷撞到,也会幸运地捡到小偷掉下的银子。

那几年里,魏叶还小,魏母养尊处优惯了,实际上都是魏枝撑起的这个家,而且还能让家人衣食无忧的。

而魏枝离开后,生活的重担一下子结结实实地落在了魏母和魏叶身上,魏母也就罢了,魏叶那是清楚地感觉到有姐姐和没姐姐的区别的,在生活的磨难中,那个任性自私的少年,竟开始在回忆起魏枝的好,并因这种回忆,而对这个姐姐渐渐有了亲人的孺慕之思。

……也许人总是这样,总要到失去之后才会后悔。

在魏叶有一句没一句的唠叨中,我慢慢听明白了他这些年过的日子,望着这个与当年完全不同的亲人,我红着眼轻声说道:“阿叶,把弟妹和孩子们都叫进来吧。对了,母亲在不在?把母亲也叫进来吧。”

“母亲去帮人做针线活了,要晚点才回。”

“那就把弟妹和孩子们叫进来。”

“好。”

而在魏叶带着那个少妇和孩子走进来时,我已坐在了堂房正中的一把大椅上。

我毕竟已是上仙,便是刻意又刻意地收敛了,可我这般严肃地坐着时,还是有一种威严,这种威严,令得弟妹和两个孩子都一动不敢动了。

朝少妇看了一眼,我朝两个孩子挥了挥手,唤道:“孩子过来,让姑姑看看。”

在魏叶推了一把后,一大一小,大的约摸五六岁,小的三四岁,两个男孩傻呼呼地走上前来。

“再过来些。”

两个孩子走到了我面前。

朝他们打量一会后,我伸手按在了大个孩子的头顶上。

看到我的动作,那少妇还在傻楞着,魏叶却已双眼一亮,他双手握拳一动不动了。

过了一会,我松开手摇了摇头,又把手放在了小个孩子的头顶上。

又按了一会,我轻叹一声,朝着魏叶说道:“两个孩子都没有根骨,此生长生无望。”

弟妹还张着嘴时,魏叶已痛快地说道:“万般都是命,我本来也没有指望过他们有这个福缘的。”

我点了点头,让两个孩子出去后,示意魏叶把房门关上。

魏叶刚刚把门带紧,一回头,便被铺了一地的黄金耀得双眼发花。

他连咽了几下口水,见到身边的妻子摇摇晃晃,连忙扶着她坐下后,转向我哆嗦地问道:“姐,你这是?”

“这里是一千二百两黄金,阿叶你收好吧。”

“一千二百两黄金?”弟妹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魏叶全身都在颤动,过了好一会他开口时,牙齿还是叩叩作响,“姐,这么多金子,你是想?”

我知道他的激动,毕竟,便是在魏都这种地方生活,二百两黄金就能让一家人富足的过上一辈子了,而我摆在他面前的却有一千二百两黄金!

“恩,都是给你的,你好好收起来,我看这宅子也不怎么样,你可以去换一栋大点的,再招几个婢仆侍侯着。”

我还在说着,魏叶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一边跪着朝我挪来,哽咽地说道:“……姐,你不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我那是狗过的日子啊。”他扯上衣袖,把上臂一个七寸长蜈蚣样的刚好不久的伤口给我看,“我为了讨一碗饭吃,这些年都在城东那片地方收集破烂铁器,然后转身卖后铁铺赚个差价。便是这么个生意,每一年都要与人拼几次命,姐,我这个伤口,便是收购外面那两小袋不到二十斤的玩意与人拼出来的。”

他像小时一样,挪到我面前,把脸埋在我膝头上,流着泪说道:“姐,弟这些年里,真的好想你!”

我反手抱紧了弟弟。

抱着他,伸手抚着痛哭得像个孩子似的魏叶,这一刻,我那一直飘着的心,奇怪的安静了一些。

哭不了一会,魏叶自己不好意思起来,他挣扎着站起,拭干眼泪咧嘴笑道:“姐,这些东西可不能让外人看到了,你弟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一边收着那黄金,一边又忍不住激动地说道:“姐,弟明天就到城北置一栋大宅子,以后咱家也像王季家一样,请先生回家里教孩子识字。”

等魏叶弄出一个箱子,又把这些黄金都收起,再让我帮忙在床下挖出一个地洞藏好黄金后,弟妹也醒来了。这一次醒来后,弟妹连走路都是哼着歌的。连两个孩子从门缝里偷看我时,她的喝骂声也带着笑,“两个混小子,还不到外面玩去,还看还看,小心娘抽死你们!”

两个孩子被他们娘赶出去不久,我便听到他们的欢叫声,“我姑姑回来啰。”“我有姑姑啰。”

坐在厢房中,我含着笑听着孩子的童言童语,十年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愉悦。尽管我给弟弟的黄金,才不过花了我一块下品灵石。

孩子在外面嬉戏,弟弟和弟妹在厨房里边忙边说着话,只听魏叶说道:“城西角巷的铺子不错,我去那里置两个铺面。”“恩,还要购置一些田地,这年头只有田地最可靠。”“行,也置一些田地。”“那宅子咱要置就置大一点的。”“可置大了,要是有人红眼怎么办?”“该敢红眼?咱姐可是能够给人测根骨的。知道这么大本事的人叫啥么?叫上仙!”

夫妇两人的笑语声中,外面传来两个侄子的喊声,“奶你回来啦,咱姑来了呢。”“奶,姑在房里呢,她长得可好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