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6章 巫族大尊来了

第一百零六章 巫族大尊来了

很明显,对比还戴着纱帽,穿着一袭很不起眼的玄衣的我,魏三小姐更符合世人对凤凰的期待,这个出身高贵,一生骄养的美人,有着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傲慢和尊贵。

见到魏三小姐开了口,四下的人开始嗡嗡议论起来。

“她是谁?”

“她是藏在凡人界一个国家里,先前被所有人判断为凤凰的那个。”

“怎么回事,居然有两只凤凰?”

“自然是一真一假,只是不知谁是真谁是假?”

“这个美人雍容华贵,虽是凡人界出来的,却比咱天人界的女子气势还足,定然她才是凤凰。”

“你懂个屁,便是最无用的女子,被凡人界捧了十年,也会把自己当成真凤。”

叽叽喳喳的议声中,魏三小姐显得很痛苦,也很屈辱,她倔强地看着我,抬着下巴,眼底的神色复杂难明。

见她要开口,我连忙走了上去。来到魏三小姐身边,我低声说道:“到我的洞府去说话。”

也不等魏三小姐同意,我手一伸便扣住她的手臂,然后使用瞬移法诀,转眼间便从众人的眼前消失了。

我原来的洞府,一直还空在那里,里面的陈设物件都与昔时一样,显然有人定期打扫。

我一眼瞟过后,顺手便在洞口设了几个防御阵。一直把洞口遮得严严实实,确定不会有任何大能能听到我们的对话后,我转向了魏三小姐。

魏三小姐脸色苍白。形容消瘦,她说道:“魏枝,我真恨在魏国时没有除掉你!”转眼,她又傲慢地抬起头,冷冰冰地说道:“明明我才是凤凰,也不知那些凡夫愚子,怎么会觉得你这样的蠢货也是?”她又继续说道:“光是与你这样的蠢货放在一起被人议论。对了来说都是莫大的羞辱

!”

魏三小姐的话很难听,而且她显然火窝了太久。一开口便是强悍的攻击。

我看着魏三小姐,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想道:我现在有八百年的灵力在身,你的本事连我二十分之一也不到。我手指一伸便可以轻易拈死你,居然还在这里信口开河!

我眨了眨眼,实在无心与她计较。等魏三小姐骂够了安静下来,才凑近她低声说道:“不管我们谁是凤凰,魏凌月,你得相信我,我从来都不想当这个什么凤凰。”

我把意识海玉简中的那一段再看了一遍后,打断又准备骂我的魏三小姐,干脆利落地说道:“对不起!”

这三个字一出。我手一伸,便重重地砍向魏三小姐的后颈。魏三小姐灵根出众,修练也勤奋。在同龄人中确是天才。可是,最出色的天才也不能与我这个有了八百年灵力的人相比。所以魏三小姐只来得及看我一眼,便双眼翻白昏了过去。

魏三小姐一昏,我立马用刀割破自己手腕,用自己的鲜血在魏凌月的四周刻画了一个阵法,然后。我把手指按在魏凌月的额心上,开始念起咒语来。

我所布置的这个阵。叫转化阵,是从气息到血脉,把自己的特征完全转到另外一个人身上的妖法。当然,它是暂时的,而且很有可能会在某些特定的场合破解掉。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我才与魏凌月完成转换,随着最后一滴鲜血渗入魏三小姐的意识海,我直是一阵眩晕。退后一步,吃了二粒灵药让手腕上的伤口迅速痊愈后,我虚弱地坐在了榻上。

就在我坐到榻上,魏凌月呻吟一声站了起来时,突然的,外面一阵吵闹声传来。

那吵闹声特别大,而且不等我开口,只听得砰砰几声巨响,我所设置的几道防御阵便被人破解开来,接着,巫族大尊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

没有想到破阵的是巫族大尊,我脸色一白,紧张地站了起来,魏三小姐与我一样的紧张,她也急急站起。

在魏三小姐眼巴巴地看向巫族大尊时,我突然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欣喜,仰慕,渴望,还有缠绵的情意!

这个魏三小姐,她竟然爱上巫族大尊了!

我呆了呆。

身材高大,墨发披肩,红眸俊美的巫族大尊一进入洞府,便衣袖一挥封闭洞府,然后他转过身,朝着我们打量而来。

他看了一会魏三小姐,又转头看了一会我。

最后,他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宛如红月般,邪异的同时也美得惊心动魄的眼睛,在定定地打量我一会后,巫族大尊声音低沉傲慢地说道:“魏枝,好久不见了!”

他这句话一出,我立马想起当年和林炎越落在他手中时的情形,不由畏惧心起,白着脸向后退出了一步

巫族大尊那双红色的眼还在紧紧盯着我,他薄唇一僵,又道:“听说你与天君和好了?真有意思,当年他扮成林炎越时与你双栖双飞,一变回天君便视你如陌路人。你还真是贱得可以,只需二三句甜言蜜语,便又上赶着掏心掏肺了。”

巫族大尊说这话时,语气邪恶,明明应该是听不出其他东西的,可我就是打了一个寒颤,就是从他的眼中,从他的语气中,看到了滔天的怒火,痛恨和悔意!

他在愤怒什么?

我又是不解,又是后怕,继续向后退了一步。

这时,巫族大尊转向了魏三小姐。

对上他的目光,魏凌月连忙福了福,她爱慕的,低声地唤道:“师尊。”

巫族大尊点了点头,他关切地看着魏三小姐,瞟了我一眼后问道:“她对你做了什么?”

“她?”面对着自家师尊关怀的问话。魏三小姐眉头蹙起朝我看来。看着我,魏三小姐叫道:“喂,魏枝。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这个蠢女人!

我垂下眸,小心地看了一眼巫族大尊后,扁嘴说道:“没做什么。”

魏三小姐怒道:“我不信。”

我暗中翻了一个白眼,想道:你不信又能怎么样?刚才布置防御阵时,我便想道,那些大能的本事防不胜防,所以我连话也不敢与魏凌月多说。便直接对她动了手。幸好刚才话说得不多,所以以巫族大尊之能。也不知道我与魏三小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能这般现身询问了。

这时,魏三小姐已低头检查起自己来,可她看来看去。哪里有什么异常?要是真说有异常,便是她的意识海和丹田中都变得暖暖的,似乎从里到处都强壮了许多一样。

不过,这些变化魏三小姐自然不会说与巫族大尊听,她瞪了我一眼后,向着他委屈地说道:“师尊,这个魏枝一定有问题。”

巫族大尊看着我,邪异的红眸盯了我一会后,他说道:“不错。魏枝确实是有问题!”

声音一落,他手一伸向我抓来!

巫族大尊何等了得?就算我现在身手已经很不错了,这猝不及防之下。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除非我激发血脉,可一来这血脉不是我想激发就能激发,二来,我本不愿意让巫族大尊知道我是凤凰,又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激发血脉泄露凤凰气息?

于是。巫族大尊五指伸出,很顺利地扣住了我的手臂。只见他手指飞快的伸出。嗖嗖嗖几下,便制住了我的丹田血海。

见他转身准备离开,我突然说道:“大尊。”

在巫族大尊看来时,我朝他一笑,挺快乐地说道:“大尊,你可真够笨的

。现在整个天君城的人都在说我是凤凰,你居然当着他们的面就想带走我?你不怕成了众矢之的?”

在巫族大尊定定望来的目光中,我又说道:“便是你巫族大尊最能,也敌不过天下人联手吧?要知道,我现在可是灭魔的主力!”

就在我说得滔滔不绝时,巫族大尊笑了,他冷声说道:“原来你还不蠢!”

丢下这几个字后,他随手向后打出一个法诀,这个法诀一出,只见正眼睁睁看着我们的魏三小姐的身上,陡然出现了无数的冰凌,这些冰块迅速地把她包围起来,转眼间,魏三小姐便保持着睁眼看来的动作,被厚厚的冰块冻在了那里。

见我吃惊,巫族大尊傲慢地说道:“你这蠢货瞎操心什么?她只是暂时被冻住,又不会死!”

说到这里,巫族大尊又道:“行了,可以安静一会了。”说罢他衣袖一甩,于是那包着魏三小姐的冰块便扑通扑通地滚到了洞府深处。

这时,洞府中只有我与他了。

要说这个世间,我最怕的人中,巫族大尊必然是排名第一的。站在这不大的空间中,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势和邪异气息的男子,我眼珠子转了又转,脸色已是越来越白。

巫族大尊看我这样,他重重一哼。

我勉强找回神智,说道:“你,你要干什么?外面可,可是有很多人盯着这里的,你还不快放我出去?”

巫族大尊又是一哼,他说道:“本尊进来时,顺手在洞口布了结界。”

看到我的脸越发白了,他提步向我走来。

他一靠近,我便情不自禁的后退,他越靠越近,我也一步一步向后挪去,直到我的后背靠到了墙壁上。

巫族大尊一直走到双腿抵到了我的腿,才停了下来。到得这时,他的呼吸之气都可轻易喷上我的脸。

我哆嗦了一阵,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巫族大尊没有回答,而是再逼迫一步,直到把我紧紧挤在墙壁上,直到他高大强壮的身体,完全压制了我,他才猛然锢起我的下巴,令得我与他直视。

四目相对,巫族大尊那双血色红眸中,仿佛有浓稠的血云在旋转!

我只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连忙垂下了眼。

这时,巫族大尊愤怒的,痛恨地沉喝道:“抬头看我!”

我给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抬头向他看去。

巫族大尊双眼死死地盯着我,盯着我。盯了我一会,他忍着愤怒哑声说道:“你与那小子又好了?”

我眨了眨眼,诧异的,小小声地问道:“为,为什么问我这个?”

巫族大尊压制着怒意低喝道:“回答我

!”

我垂下眸,看了自己的鼻尖一会,最后轻轻地回道:“恩……”

几乎是我这个恩字一出,巫族大尊便猛然向后退出几步,他一直退一直退,一直退到墙壁处,才砰的一声重重一拳砸了过去!

他是何等力道?这一拳砸去,石洞中便轰轰摇动起来,沙石纷落中,巫族大尊背对着我,把额头重重抵在洞璧上。

我只是一眼,便被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浓烈的绝望和痛苦,还有恨意给惊骇到。

我本不是那么聪明,想了一阵也没有想明白他为什么痛苦。不过这人的痛苦,倒是奇异的让我对他的惧意减少了不少。

就在我小心地歪着头看向他,在心里胡思乱想时,巫族大尊开口了,他的声音沙哑得几不成声,“……我究竟是迟了一步,还是两次都用错了法子?”

他的声音极低极低,隐隐中似夹有哽咽。巫族大尊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哭?我肯定是听错了。

突然,巫族大尊站直了身子。只见他手一挥,便把冰块中的魏三小姐解了冻。然后,他一手提着魏三小姐,大步朝外走去。

这时,结界外一阵震荡,有人从外破了巫族大尊的结界!

结界陡然一破,洞府外和洞府中的人便直面遇上了。对上站在洞口处,一袭青衣长剑冷冷,傲然而立的天君,巫族大尊冷笑了一声,提步向他走去。

天君瞟了他一眼,转头看向我。

就在天君朝我关切地看来时,巫族大尊与他擦肩而过。

我站在后面,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清楚地看到,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巫族大尊看向天君的眼神!

这种眼神,让我的心感到一种惊怖,我迅速地跑到天君面前。看着提着魏凌月瞬移而去的巫族大尊,我转向天君,颤着声音低声说道:“他会杀你。”

仰头看着天君,我生怕他不信,白着脸急急说道:“是真的,我感觉到了,他想杀了。炎越,他真的想杀了你!”

天君朝我一笑,伸手探了探我的脉后,他低声说道:“幸好你没事。”

见我还着急着,他又说道:“我与巫族大尊本来就是对立,他要杀我有什么奇怪的?好了,别想了。”

是这样吗?可巫族大尊刚才那一眼,怎么让我现在想起,还是阵阵惊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