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7章 瞩目

第一百零七章 瞩目

天君还有事,他是听到我被巫族大尊困住,才急急赶来的。

我把天君扯入洞府,布好防御阵后,低声把对魏凌月的做法说了一遍。

就在我得意洋洋,一脸期待地看向他时,天君摇了摇头,道:“用处不大。”对上我瞪大的眼,他轻声叹道:“这一次魏凌月之所以出现,是特意来对付魔物们的。众人都说,如果她真是凤凰,她对付魔物定然有奇招,可她没有。”

对上我失落的表情,天君又道:“这次你是凤凰的传言之所以流出,主要还是因为你灭杀魔物的手段卓绝。凤凰火本是魔物的克星,你又是昔日被怀疑是凤凰的三十五人之一,所以……”

见我低落,天君摸了摸我的头,轻声道:“我再留些人帮你对付巫族大尊。”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你不是说过吗?他的本事排在天界前三。所以没用的。”

天君蹙起了眉。

就在这时,十几个符信和纸鹤飞来,一只只的围着天君飞个不停。

天君低声道:“父皇急召,我去一下。”说罢他身子一闪,从原地消失了。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而且,虽然天君没有说,可从他的表情中,我还是感觉到,我在魏凌月身上做的手脚,犯了欲盖弥彰的错。我是凤凰的事,只怕是再也瞒不过巫族大尊了。

因着心绪不宁。我也懒得理会外面的熟人旧友,就在洞府里打起坐来。

夜,很快就降临了。

可灵瀛门的夜晚。却一点也不安静。

我只朝洞府走出一步,便看到头顶上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只见灵瀛门的上空,被那些追逐凤凰的人填满了。

抬头一看,堵在天空中的人延伸了数十里,几乎形成了一条街道。

灵瀛门里同样热闹,毕竟是初初在天君城里建立的门派。灵瀛门没有什么高手,没有高手也就不能挺起腰杆说话。更没有底气驱赶这些外来之客。因此各大山峰都人来人往灯火通明,也是盯着凤凰的人弄出的阵势。

不止是灵瀛门,这方圆十里百里,都已是人山人海。而且听那些声音。还有更多的人在加入这个群体。

我呆了一阵,慢步走出了洞府。

就在我站在山峰上时,我洞府的四周,已钻出了百来个人影。

幸好的是,这些人对凤凰极为尊敬,一个个散在四周朝我看来,却没有人冒然上前。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这脚步声沉而浊,一听就知道是凡人的脚步。我转过头。看到魏叶和母亲等人,在云宝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陡然对上我,众人脚步一顿。这些人中。母亲的神色最是复杂,她欲言又止地看着我,显然无法相信我这个她一直不喜欢的扫把星,居然会是那天上地下最为尊贵的生灵之首。

倒是魏叶最先清醒过来,他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高兴地唤道:“姐姐!”

我冲他笑了笑。伸手握过他的手,低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要知道。魏叶和母亲他们可都是凡人,一个凡人,走普通的传送阵是不行的,那破界传送时的撕扯力,足以把他们撕成粉末。他们要来,只会是大能用了极其罕见的传送仙器带过来。

听到我询问,魏叶高兴地说道:“是巫木仙使带我们过来的。”

被我握着,魏叶的手还有点颤抖,他仰头看着头顶上的灯火通明,激动地说道:“姐姐,这就是仙人过的日子吗?真精彩,真好看!”

他的语气中有明显的向往,说完后,魏叶又道:“这次回去后,我就可以跟老黄他们吹嘘了。那么大一个魏国,能来天界看的人可没有几个。姐姐,我走了这一趟,连你两个侄子以后也是受用无穷呢。”也是,有一个身为凤凰的亲人,又曾到天界有过一游,他们短暂的一生,会对今日今日发生的事再难忘怀。

弟弟这么快乐,我自也是高兴的,可一想到他们是巫木仙使带来的,这心又有点悬着了。

又与弟弟说了两句后,我走到两个侄子面前,抱着他们晃了晃后,我转向了母亲。

这么多年了,我与母亲都没有认真说过一句话,此刻四目相对,母亲的唇不停的颤抖着,表情是变了又变。

过了一会,母亲涩着嗓子说道:“阿枝,这下你是大红了。听他们说,你是那种顶顶了不起的,他们还说,你能借我的肚子出世,是我们一家积了几辈子的善缘,就凭这一点,你父亲爷爷,还有你母亲我死了以后肯定能投生好几世的富贵人家。”

她越说越激动,渐渐的脸泛红光,“阿枝,母亲很高兴,母亲以你为荣。那些人总笑我是个乡野鄙妇,以后他们不敢笑了,阿枝,你让母亲在魏国比皇后还要贵气!”

我一直知道,我现在在乎的,已不是他们能够了解的。也实在不太明白,母亲他们的世界。可现在看到她这副兴奋荣耀到了极点的样子,我还是高兴起来。走上前,我抱着母亲,低声说道:“你喜欢就好。”

“喜欢,我当然喜欢。”母亲咧着嘴笑弯了嘴,“我昨晚还跟阿叶说了,咱们这一世不能修仙算什么?不是还有好几世的福运吗?等明儿母亲死了,投生到了好人家,说不定什么都有了,也可以修仙了。”

听她这语气,对死亡还挺期待的?我笑了一下,转头看向了云宝。

松开母亲,我走到云宝面前,轻声说道:“对不起,上次离开天君城时,没有跟你说一声。”

“不用。”云宝走上前来,凑近我小声嘻笑道:“我看到天君了,他特意过来保护你。魏枝,你总算如愿以偿了,我挺高兴的。”

我拿过云宝的储物袋,碰了碰后,便把自己储物袋里的,新炼制的符箓宝器送了十几件过去。在云宝低头一看,惊喜得直要癫了起来。他是应该高兴,我的凤凰火毕竟是独一无二的,再加上有了八百年的灵力,所炼制的东西虽然比不上那些顶尖大师,可在年轻一代中,那已是无人能及。更加上上面有我特殊的灵力,它们都是对付魔物的绝顶利器,而不像别的炼器制符大师们的作品一样,一被魔物碰上便萎了。

如今的天界,魔物是最大的隐患,从这上面来说,云宝所得的这十几样东西,样样称得上价值连城了。

在云宝一连迭声的道谢中,我笑道:“这些可是有代价的,我母亲和弟弟他们,你得照顾一二。”说到这里,我拿出一个储物袋,装了自己炼制的百来件灵器符箓过去,说道:“这些你交给凌少楚工他们,每人给个十来件,让他们也照顾一下我母亲和弟弟。”

不过是照顾几个几人,这对云宝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云宝一连迭声的应好,他紧紧抓着那储物袋,一脸的舍不得,都频频咽起口水了。见我要笑,云宝涨红着脸直着脖子说道:“你笑什么?现在你老人家那是什么人?你炼制的东西,哪一件拿出来不炒到天价?嘿嘿,就是太少了,魏枝你还有没有?要有的话,拿些给我我给你代卖去。”

我是还有,可我现在不需要灵石什么的,用不着寄卖,当下我在云宝的失望中摇了摇头。

该说的话说完后,弟弟和母亲他们还不想离去。

云宝索性搬来云榻和桌椅,一面在桌子上摆一些凡人能够食用的果肉食品,一边与我一道坐在这院落里,欣赏起这天上地下难得的热闹来。

明明我的一举一动,这天上的无数人影,地下的万千生灵都在关注!

……这还真是,他人把我们当成风景,我们也把他们当成风景了。

坐在院落里,弟弟和母亲一左一右地靠着我,两个侄子也坐在两人的膝头,便是弟妹,也一脸仰望尊敬地向我看来,那眼神,仿佛我是多么高远不可及的人物一样。

也是奇怪,这时刻,我竟感到了一种温馨,明明危机暗伏,明明万众注目。

说了几句后,魏叶突然说道:“姐,你才是凤凰的消息传遍魏都后,明三公子还找来了,他拉着我说了很久的话。他说他很后悔很难受。”

明三公子?那已是遥远得仿佛是上一辈子的人了。

我也不在意,想了想问道:“魏红呢,她还好吗?”

回答的是母亲,“一个年纪不大的妇人家,早早就苍老得不成样了,现在活着也不过是舍不得死罢了,有什么好不好的?”

我沉默了一会,又问道:“魏四小姐呢?可有听过她?”

“魏四小姐?她不是早就疯了吗?”

听着弟弟的话,我眯着眼看着黑暗的远方,想道:原来一个真正的凡人,是那么脆弱。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魏叶说道:“姐姐,魏国要在各大都城竖立你的雕像,对了,我们前来的那一晚,陛下还派人来说了,说是要把爷爷的城还给我,我当时跟他说要与姐姐商量一下。姐姐,你说我要不要去做城主?”

我摇了摇头,说道:“做个逍遥富家翁便可以了,你现在抓不起那种权力。”过了一会,我又说道:“等你儿子长大了,我会回去一趟,如果他真有才能,再当回城主不迟。”

这时的我,把这些话说得缓慢平和,话里话外,却已承认了自己是凤凰无异。因此在我声音落下时,天上地下的喧哗,似乎小小的静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