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8章 凤凰之威

第一百零八章 凤凰之威

安静中,弟弟和母亲静静的依着我,依着我这个在他们眼中山一样高大的人,笑弯了眼。

我回过头,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看着两个侄儿眼中的快乐,也弯了眼。

就在这时。

极为突然的,凌少的声音从远处嘶厉般地传来,“魏枝,危险——”

彼时正是热闹时,彼时也有无数人眼睛在看着这里,凌少的叫声一出,我腾地站了起来,下意识的伸出了双臂。

说是迟那时快,就在我伸出双臂的那一瞬间,一道火球从天而降!

这火球极大,极炽热,里面蓝莹莹的火核如**在流动,它从天而降,下落的地方恰好是我们这个山头。

看到那火球,云宝他们齐齐发出一声惊惧的叫声。

仰头看着那火球,看到那足可以把我们这个山头溶化的火球,看着随着火球越来越近的母亲和弟弟,身上的衣裳开始燃烧起火,看着他们一脸扭曲的痛苦,突然,一种久违的惊惧涌上我的心头。

那火球如此巨大,如此高温,其中蕴含的灵力,至少也是修为在二千年以上的大能才能挥出。不要说沾上,只要远远的挨一下,我的亲人都会化为灰烬!

他们或许曾经对我不好,或许很多时候,我都埋怨过他人,可谁也不能杀了他们,谁也不能!

无边无际的惊惧,无边无际的愤怒。同时涌出我的心头,于是,我尖啸起来。

随着我啸声越来越大。我展开的双臂间,渐渐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我的墨发无风自动,我整个人就这样直直地站着,向天空中飞去。

我迎上了那火焰。

我还在尖啸,我还在愤怒,极至的气怒中。以我的身子为中心,释放出了一道乳白色的光墙。它像一个乌龟壳一样,牢牢罩住整个山头,罩住山头上所有的人。然后,我整个人发起光来。

这是真正的发光。这一瞬间,我整个人化成了火焰,其光芒照亮了这方圆万里的天空!

就在光芒大盛的那一刻,我手一伸,便抓住了那个飞来的巨大火球,然后,我转过头,目光冰冷地看着身后的黑暗天空。

在我朝那里望去时,所有人都在回头望去。望着站在那片虚空中的几个白发的。以前还见过的德高望重的大能。

看着他们,我仰头发出一声厉啸,以我的凤凰音。愤怒而又尖锐地叫道:“你们该死!”

声音一落,从我的双臂间,飞出了数十道白色光线!

这白色光线去得极快,几个老人起先还一脸激动地看着我,其中一人还颤声叫道:

“不错,她真是凤凰。这是凤凰血脉激化后才有的异像!”

可他也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转眼间。我的攻击已至!

我现在已有八百年的灵力,而当我激发血脉后,我的灵力会暴涨十倍到一百倍,虽然因为上次饮了醉如意后的燃烧,使得我这次激发血脉并不能发挥百倍攻击,可就算只有最低的十倍,那也是八千年灵力的攻击!更何况,还远远不止是十倍!

于是,那原本还得意洋洋,一脸激动的几个老头齐刷刷脸色一变,他们同时大叫出声。叫声中,无数个法宝飞出,无数道攻击使来!

可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不值一提!

我的白光转眼攻至,只是一击,几个还哇哇大叫着的老人,从胸到腹便出现了十几道血洞。

就在我的白光闪至时,四周围观的人群,突然发出一阵惊叫声!

无数人齐刷刷站了起来。

因为,那几个实力颇为强劲的老人,这一瞬间不但胸口出现了十几道血洞,而且他们那从丹田飞出,准备遁逃的元婴,竟在飞到一半时,被我的白光瞬时汽化!

这几个叱咤天界的大能,不但一瞬身死,甚至连重修和转世的机会也没有了!

数千上万人的惊叫声中,几个老人的尸体,砰地一声同时砸在了地上!

四下一片安静!

极至的安静中,我还漂浮在虚空中,我还张着双翅,我的身前身后,那可以瞬杀大能的白光围绕着我起起落落。

站在虚空中,我转过头,目光如雷电地扫过天上地下的众人,一个一个地把所有来客都看清后,我沙哑地喝道:“还有谁?”

没有人回答!

我目光如电,滋滋地从众人脸上扫过,眼睛所到之处,无人不向后退避。

在第二次横扫后,我的目光落在了天空左侧的一个角落里,伸手遥指着他们,我沙哑地喝道:“你们也有份!”

那几十个明显修为和身世都不错的人脸色齐齐一变,一中年人急忙说道:“凤凰阁下,这与我们无关!”

我眼中有雷电轰出,滋滋炸响中,我冷冷地说道:“凤凰之眼,可以洞悉世间一切真伪是非!”

我这话一出,那些人齐刷刷的变了脸色。

我这话一出,本来准备鼓躁的人也都安静下来,他们这时终于记起,一只凤凰在血脉激化时,那双眼,确实能看破所有人的内心。他们这些人有没有参与对我的算计,我此时确实一眼便明!

也不知是谁带头,嗖嗖嗖的,从天上到地下,各个角落处,都有人朝远方遁去!

想跑?

我冷笑出声,右手虚虚一抬,瞬时,数千道白光如针一样飞出。

这里,众人才见我手一抬,那里,我的白光便已追至,只是一个闪神,数百具尸体便落在了地上,同样神形俱灭!

四下这次没了半点声息。

终于有人害怕了,一个中年人跪了下来,朝着我颤声说道:“凤凰阁下,我们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凤凰,想看看你能不能激发血脉。这件事参与的人很多,其中不少是大势力者,你不可能杀尽我们!”

这中年人说的话很有道理,因此天上地下,到处都响起了嗡嗡声。伴随着这嗡嗡声的,还有无数人的劝阻,“算了吧。”“是啊,反正又没什么损失。”“突然冒出一只凤凰,有人想测一下是不是真的,也是人之常情。”“不是说凤凰是仁兽吗?这只怎么这般嗜杀?”

这些人或有意或无意,都在挤兑着我,因为他们知道,不管我此刻如何强大,我实际还是一只幼凤,只要拖过这一刻的血脉激化期,以后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可惜,这些人料错了一只凤凰来自血脉中的骄傲,以及强悍!

在我还是人形时,或许还是笨拙的,可我一旦变身为凤凰,那可是心思通透。他们想拖过这一刻,我又何曾不想趁着血脉已经激化向天下人立威?

事后的报复?想要害我的人悉数在此,只要杀尽他们,他们的家族立刻势力大减,倒是放过他们后,才真叫后患无穷!

因此,听着这些人的叫嚣,我仰头大笑起来。

就在我大笑时,有人惊叫道:“我怎么走不了?”“不好,我也移不动了!”

终于,有人惊骇地叫道:“这是狱锁天地!这是凤凰的绝技狱锁天地!”

一听到狱锁天地的名字,那些一直稳操胜劵的大能,也齐刷刷变了脸色。

所有人都知道,凤凰有一个绝招叫狱锁天地,它在发动时,可以把方圆万里的空间封锁,可以使得方圆万里空间里的生灵,生死都操之它一人之手!

我这只幼凤,这个一向软软的糯糯的魏枝,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在眼里,直到我这招狱锁天地使出,这些人才猛然明白过来,他们面对的,可是一只凤凰!

一只开地辟地以来便有的,号称世间最骄傲生灵的凤凰!

于是这一刻,那些没有动过害我心思的人,开始闭上嘴,于是,那些原本想为亲友出头的人,也按下了心思

所有人都老实了,所有人都在等着我的审判。这时刻,骂我,看我不起的声音已然不见,响起的只有求饶声。

我仰天大笑。

大笑声中,无数道白光从我身上飞出,它们飞出几十米后便分化成细小的白针。

白针一根又一根的在我的领域中收割生命!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倒下,不管这些人曾经有什么样的威风,也不管他们背后有什么样的势力,这一刻,他们在我面前,都是蝼蚁!

一个又一个昔日风光的人神魂两消,一个又一个生命化成了灰烬!

这其中,有人自知避不过开始叫骂,也有人在恶毒的诅咒,更有人恨,有人悔。

可这些,都阻不了他神形俱灭的命运!

这是天界百年以来,最可怕的一场收割。它最可怕之处,便是被收割之人,没有了转世机会!

在最后一个对我心存恶意的人倒地时,我双目如电,第三次从众人脸上扫过。

这一刻,所有所有的人,都变成了鹌鹑。

在我第三遍扫过众人后,我收回了目光。

自觉该杀的都杀尽了,已经完全化为凤凰之身的我,一边在天空中缓缓扇动翅膀,一边冷冷地说道:“以后牢记,世人皆可惹,凤凰不可欺!”

说到这里后,我仰天发出一声长啸,长啸中,笼罩在我身上的白光散去,我慢慢向山峰上跌落,而罩住众人的狱锁天地也已消失。

得到自由的众人,头也不回地慌乱逃去,明知道我此刻脆弱得很,可这些人已害怕得只顾得逃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