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7章 大变已至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变已至

天帝的声音沉而威,淡淡而来,却如惊雷。

天帝说到这里,声音略略一停,四下哄然声大作,无数双目光嗖嗖地向我看来!

对上这些人的目光,我若无其事的垂下眸,一颗心却在这一刻,揪到了极点。

这时,天帝说道:“吴洲有女吴意儿,灵根出众,性灵秀美,早在九十年前,便与天君定下婚约,朕赐她为天君正妃……”

于越来越多嗖嗖向我看来的目光中,天帝的声音还在传来,“无离洲女离蜜,灵根出众,智慧绝伦,朕赐她为天君侧妃……”

越来越响的嗡嗡声中,天帝转向了我。

他看着我,似乎笑了一下后,天帝威仪赫赫地说道:“凤女魏枝,对天君情深意重,朕赐她为天君侧妃……”

四周的声音还在响着,还在越来越响着!

可所有的声音,我却听不见了。

在无数双似乎带笑,也似乎带着怜悯的目光中,我只是转头看向天帝的身后。

我在等着天君出现!

到了这个地步,我说什么都会起反作用,只能由他出场!

我在等着我的男人出场,等着他对着天帝,对着所有人,告诉他的决定!

可我望了又望,等了又等,天帝的身后一直空寂。

这时刻,每一分每一瞬都漫长无比,可每一分每一瞬,也都短暂至极。只是一个转眼,天帝便把话说完了,另外一正妃二侧妃,也上前谢恩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了。

天帝也看向了我,站在那楼阁上,天帝威仪赫赫地看着我,问道:“魏枝,你可愿意?”

愿意?我当然不愿意了!

我追逐数千年,可不是为了做妾而来!

我堂堂凤皇,非甘泉不饮,非梧桐不栖,可不是做他人之妾的!

我身后追随者个个出众,他们可不是来追随一个人皇之妾的!

于嗡嗡齐鸣中,于越来越荒凉的心跳声中,于所有人的盯视中,我慢慢站了起来。

我站起身,仰着头,朝着那个高踞楼阁之上,只用一句话便可以毁掉我所有的骄傲的天下之尊,哑着声音,徐徐说道:“……我不愿意!”

在无数个陡然暴响的议论声嚷嚷声中,我垂下双眸,轻声又道:“我不愿意!”

说罢,我转过身,朝着孔秀等人看了一眼,恍惚又清醒地说道:“行了,我们走吧。”

说到这里,我昂起头,迈步转身,便如我如来时那般骄傲的,优雅的,一步一步沿着台阶向下走去。

天帝再次开口了,他的声音从半空中沉沉传来,“魏枝,你可知你这拒绝代表什么?”

天帝手一挥,嗖嗖嗖,几个老者出现在我面前,他们挡住我的去路后,天帝以一种悲悯的语气叹道:“魏枝,朕知你对越儿情深如痴,你今日拒了这桩婚事,往后如何,可要想清了!”

说这话时,几个老者的手,有意无意地打出了几个法诀。

这个法决我却识得,这个法诀叫天道诀,有所谓天道诀下,其言无欺!它是誓约结盟时,最严苛的一种方式。在天道诀下说出的话,永生永世,都没有可以反悔处!

认出天道诀后,我猛然一晕,张嘴欲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天帝的声音还在我身后响起,“魏枝,你可想清楚了?”

我闭上了双眼。

闭着眼,我徐徐说道:“我要见天君!”

吐出这几个字后,我已清醒过来,慢慢回头,隔着无数个人头,隔着山峰,我看向天帝,向着他缓缓的,优雅地说道:“婚姻之事,当由天君自行决定!娶是不娶,嫁是不嫁,我都要与天君见了面再说!”

我扬起唇,目光瞟向站在天帝前面的三个美丽女子,傲慢地说道:“天君虽是陛下之子,可他也是堂堂丈夫,有什么话,由他亲自说既可,至于陛下,着实不必管得这么宽!”

我这席话,可谓不客气到了极点。一时之间,四下众人脸上变色,天帝也是脸色一沉!

盯了我半晌,天帝徐徐说道:“好!很好!”

说出这几个字后,天帝又道:“你可以走了!”

天帝这话一出,我便轻蔑一笑,我收回目光,提步朝外走去: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天帝连让我与天君见一面都不敢,那他所做的这个决定的,其荒唐可想而知!

这时我已不再迟疑,脚步一移,便带着孔秀瞬移而去。

就在我离开的那一瞬间,天帝宫的结界白光频闪,转眼间,几个白发老人出现了。

这几个白头老人行色匆匆,脸带忧色,就在我自然而然地停下脚步回头望去时,那几个老人已冲到了天帝座前,朝着他颤声禀道:“陛下,大事不好!映月结界无故破损,魔灵之气四面而泄,知天机测算,魔帝出世了!”

“什么?”在一众惊慌声,议论声叫闹声四面而起中,天帝腾地转身,沉声喝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如此大事,怎么可能一点预兆也没有?”

一个老人颤声回道:“映月结界的波动一直非常明显,然此结界是神人布置,我等虽然耗尽心力,补好的结界也达不到原结界的十分之一。原以为它还能撑一断时间,可没有想到,昨日午时三刻,映月结界突然破裂,无数魔灵涌入我界,我等离结界有百数里远,都能清楚听见里面传来魔物们的狂笑声。结合当时种种现象,我们心知不妙,果然,经过知天机一族测算,却是魔帝出世了!”

天帝的脸完全沉了下来。

就在这时,外面又是一行人急急而来,这行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白发白须老得不成样的老人,我看了一眼,马上认出,这老人正是木老。

木老走得非常着急,他擦着我肩冲了过去。木老一冲到天帝面前,便压着声音颤抖着语气说道:“陛下,昨晚老夫夜翻鉴镜,发现镜中一片混沌!陛下,天机已遮,三界运数算无可算,大劫至矣!”

木老显然地位很高,他这大劫至矣四个字一出,天帝身后的大臣长老们便是一阵慌乱,天帝也猛然向后退出一步!

这位天帝性最沉稳,做什么事都喜欢测算,当然,也不止是他,几乎所有的天界宿老都有这个习惯。可眼下,木老却告诉他们,天机已遮,算无可算,大劫已至,当真是让他们乱了手脚!

这时,我索性不走了,转过头朝孔秀等人嘀咕一声后,我们飞到一侧,找了个角落坐下。

对于我的赖皮,天帝也没有心神理会,至于下面的那些人,见我不走了,仿佛多了个定心骨一样,那眼神反而带着欣慰。

…就在这时,突然的,外面响起了一阵急乱的鼓噪声!

天帝转头,沉声喝道:“何事喧哗?把人放进来!”

“是!”

大大的响应声中,有几人飞了出去,几人落定后,一中年上前叫道:“陛下,大事不好!九大险地的结界同时出现强烈波动!”

这个消息,到了如今,却是在众人意料当中,天帝沉着脸把手一挥,喝道:“慌什么慌?退一边去!”

喝了一句后,天帝又道:“传朕旨意,着众臣速速赶至天帝宫!”

说到这里后,天帝又转头看向我,这一次,他的语气显得很客气了,“魏枝阁下,还请在天帝阁暂侯时日!”

事关大事,我自是不会与他多说什么,在那刚刚册封的三妃紧张望来时,我微微点了点头,便半闭双眼做养神状。

到得这时,天帝的这场家宴已经散了,就在众人开始退去,众臣急急飞来时,我看到木老向天帝宫的东侧飞了去。

我想了想,一个瞬移靠近了去。

我刚刚靠近,木老便感应到了,他停下脚步,回头见到是我,他拱了拱手,笑道:“原来是凤凰阁下,不知阁下前来找老夫,却是为何?”

我飞到了木老面前才停下脚步,朝四下看了一眼后,我说道:“上次在紫华书阁时,魏枝受木老教诲,一直无暇感激,今特来道谢。”

行了一礼后,我低头垂眸,小声说道:“记得木老上次说,妖境和巫族大尊,都在打凤凰涅槃之灰的主意,却不知这些人中,包不包括众多妖修?”

我不能让孔秀他们知道我在怀疑他们,说这话时,自是带了几分小心和谨慎。

听到我的话后,木老抬头。

他朝我定定看来。

看了我一会后,木老突然说道:“听说凤凰阁下这阵子热闹得紧?有很多不明势力都在逼迫阁下?”

我怔了怔,点头说道:“不错。”垂下眸,我轻叹道:“他们用各种手段逼迫我激发血脉,几乎防不胜防!”

听到我的话后,木老突然说道:“这件事上,老夫一直是赞成的!”

在我的脸色悚然一变中,木老却娓娓而谈,“如今局势紧张,你尽快涅槃,天下便尽早得一凤皇,魔族们也就有了一个最为恐惧的克星!哎,老夫真是等不到你慢慢成长了!”

盯着我一会,木老转身,在他离去时丢下一句话,“妖修不会服巫族大尊,他们只会认你为皇。”说罢,木老消失在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