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0章 再回妖境

第一百二十章 再回妖境

我们再出现时,是在凡人界的一个国度上方的云端里,低头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一众凡人,孔秀等人面面相觑,

我也在看着下面的凡人,对上他们的目光,我说道:“这是凡人界的妖境。”是我一直想来,却一直没有来的妖境。

一别十载,妖境却与当年无甚差别,这里依旧是车水马龙,城外的荒野里,依然是大型野兽不时出没。

我失神地望着,过了一会,我低声说道:“这地方是我的故土,我有很多年没有来过了,这次过来,就想看一看。”略顿了顿,我又说道:“这凡人界有不少有意思的地方,在这里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们随意走走吧,到了时候,我再发符信与你们联系。”

说到这里,我也不等他们回答,身子一低,便向一个城堡飞去。

看着我离去,众妖修相互看了一眼,朋争准备跟上,孔秀阻止了他,孔秀低声说道:“让她一个人呆会吧。”

我前往的地方,正是当年林炎越所住的城堡。

时隔十年,这城堡与往年时一般无二,它依旧巍然而立,依然那般威武而带着贵族气息,甚至,连城堡上的青苔,也不见增多多少。

……原来,便是人间也还是旧模样,变了的,不过是我,不过是他的心罢了!

城堡里似是有人,我飞近后,身形一晃给隐入其中。

这个城堡。我呆了数月,那几个月,是我平生最快乐的日子。所以这里的每一块砖每一处墙壁都是我熟悉的,那华丽的栏杆,我更是无数次扶着它冲到大厅里。

时隔十年,我又站在三楼,低着头看着这黄金楼梯,看着下面华贵的大厅,看着这隔了岁月。却不曾旧了痕迹的故楼。

我看着看着,大门被人推开。一道阳光从外而入,随着阳光步入的青年,身材颀长,竟让我在刹那间。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林炎越。

我嘴一张,“林炎越”三个字还没有出口,那个青年已经入内,对上那张与林炎越完全不同的瘦长脸孔,我突然悲从中来。

不过,我没有哭泣,其实从很久很久以前,我便应该明白,只要当着在意你的人时。你的眼泪才有价值。而我,如今在千万人眼里,也算高高在上。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我,怎么能有眼泪?谁又可能回过头,为我流了泪而心痛?

不会了,不会有那么一个人,也不再有那么一个人了!

就在我微微一笑,慢慢扬起唇角时。大厅的门再次打了开来。

阳光一泄而入中,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响来。“你也在这里?真有意思,今天的林氏城堡挺热闹的!”

先入的青年刚走到大厅正中,听到那人的声音后,他缓缓回头,看着门口那人,青年说道:“天君和凤凰住过的城堡,当然是热闹的。”看着门口来人,青年嘲讽地说道:“欧亚,你今天不忙了?”

欧亚?

那人是欧亚?怪不得声音有点熟悉了。

我定神看向那个推开大门,缓缓走入厅中的男人,看向十年不见的欧亚。

这是一个沧桑的男人,他俊朗的五官,高大的身材,久居高位的权威,都无法掩去他脸上和眼神中的沧桑落寞。

这是一个寂寞的男人。

我怔了怔后,一时有点失神,我对欧亚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十年前,他俊伟轩昂,青春逼人,可不过十年不见,他竟是老了这么多。

我看着他,看着欧亚一步步走入大厅,看着他失神地望着大厅里的每一个角落。

我慢慢现出了身形。

便这般现出身形,我扶着栏杆,一步一步朝他们走去。

我的脚步声惊动了两人,瞬时,欧亚和那青年同时抬头看来。

这一抬头,他们便被我大盛的容光给灼得眯起了眼。

我看向欧亚,对上他那略深的眸子,我心里明白,这个男人,并没有第一眼就认出我来。

我继续拾阶而下。

就在我走下最后一级楼梯,左脚落在大厅上时,一直盯着我看的欧亚突然一个激淋,他颤着声音说道:“你,你是魏枝……”

也不知怎么的,明明只是一句简单的询问,我却眼中一涩。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我是魏枝。”

我的声音一落,那青年亢奋起来,他激动地叫道:“你是魏枝阁下?不不,您就是凤凰阁下?”

我回头瞟了那青年一眼,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后,继续转头看向欧亚。

那个青年显然太激动了,他嘴一张又要说话,可我此次现身,不是来听他说什么的,当下威压略略一扫,成功地让他闭上了嘴。

我专注地看向欧亚。

欧亚很激动,非常激动,他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这个傲岸的,一身铁血气息的男人,这时红着眼眶一眨不眨地看着我,那凝神那痴迷的样子,仿佛在一瞬间变回了孩子。

对上欧亚,我说道:“欧亚,十年不见了。”

我的声音一落,欧亚的眼眶湿润了,他低声说道:“是十年零九个月又十三天……对于阁下,这十载光阴只是一瞬,对于我,却仿佛是一生!”

他说得很慢,很慢,语气中不见委屈,只有难以言状的沧桑。

我看着他的眼,看着他眼底的痴迷,看着他眼神中的专注,这一瞬间竟是想道:可惜欧亚只是一个凡人,如果他也是修士,我倒不妨跟了他……至少这十年过去,他的心还在原处。

想着想着,我又失神了。垂下眸怔忡了一会,我抬头看向他,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话,“欧亚,我现在是不是变了许多?”

我没有敛息,我把张扬的美丽完全呈现在欧亚面前,就是想问这句话。

我就是想找到一个故人,问一问他,我现在,是不是变了太多?是不是真的变得面目全非?

我声音一落,欧亚便连忙问道:“魏枝,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见我不说,转眼他又苦涩地说道:“是了,便是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现在的我,也帮不了你了。”

我还在固执地看着他,依然问道:“欧亚,你十年不见我,有没有觉得我变了太多?变得与以前的我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欧亚先是回道:“你确实变了许多,比以前漂亮尊贵多了。”

见我神色不见欢喜却见凄然,欧亚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他连忙又道:“不过你再怎么变,魏枝还是魏枝,你的眼神与十年前一般无二,还是那么孤寂……魏枝,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你都成了凤凰了,怎么还有人欺负你?”

这个男人是真的关心我,他问到后来,声音都带上了急惶,明明,他的外表是那么冷硬,仿佛这世间最多的死亡,也不曾令他动过容。

不由的,我提步向欧亚走去。

来到欧亚面前,我伸出手,慢慢抚上他的脸。

就在我的手指触及他粗糙的脸颊时,欧亚流泪了,他含着泪欢喜地说道:“魏枝,你这是第一次这般温柔对我。”

……那是因为以前的我从不明白,原来求而不得是这般的痛苦。那是因为现在的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与自己一样的无助。

永远的无助!

我的手垂下,看着近在咫尺,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的欧亚,我低声说道:“你现在应该明白了,最初你之所以迷恋我,是因为你碰触到了我——我是凤凰,天下间的飞禽走兽及其后嗣,对我都会有发自本能的向往和渴望。”

说到这里,我问道:“所以,这么多年了,你学会忘记了吗?”

欧亚眼眶微红眼中润湿,他咽有点哑,说出来的话沙得不成声,“是,后来知道你是凤凰后,我就明白了最初的迷恋因何而起。”无声的咽下什么,他又轻轻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一直在学着忘记,你看,我都娶妻生子了。”

原来他娶妻生子了啊?那真的很好。

我有点高兴了,说道:“这就好,这样最好了。这天下间,只有活着便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说是吗?”

一边说,我一边越过欧亚,朝着大门走去。

就在我跨出大门时,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的欧亚,突然小声说道:“魏枝……”

我停下脚步,回头,“恩?”

欧亚没有回头,他只是说道:“你一定要好好的……我此生别无他愿,便是想你这一生,不管是千年还是万年还是万万年,都如往昔一样快乐无忧……看在我一直为你祝福的份上,你一定要好好的……”

我陡然说不出话来了。

过了许久,我轻声回道:“恩……我一定好好的。”我朝着他的后脑壳笑了笑,声音轻快地说道:“我明白了。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的过,我要多多笑着的过活。”

说到这里,我再次提步,我穿过大门,身子在阳光一点一点溶化般消失时,欧亚猛然回头,他不错眼地看着我在他眼前慢慢离去。

与欧亚见过面后,我并没有在妖境停留,而是转过身便去了魏国。

现在母亲和弟弟他们还留在天君城,而我这次下凡人界,原意也是亲眼看看凡人界的现状,再决定要不要把他们继续送到魏国居住。或许,我也会选择与他们一道在凡人界住上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