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1章 都在寻找

第一百二十一章 都在寻找

和来妖境一样,去魏国时,我也是无声无息的。

隐去自己的行踪,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魏都上空,看着一派安详,繁华依旧的都城,我松了一口气。

围着魏国飞了一遍后,我又回到了魏都,想了想,我降落在与林炎越第一次见面的山峰上。这座山峰,我上次见到时还没有变化,这么短短一二年,这里便出现了好几座寺庙,还有种了满山遍野的桃花梨花。是了,这个小山峰上,天界的天君住过,凤凰也降落过,它成为世人追捧的福地也是理所当然。

我落在山峰的一棵树上,看着山峰下的车水马龙,和络络续续朝着山峰爬来的百姓们。过了一会我反应过来了,原来今天是三月三,是可以踏春的日子。

怪不得春光如此烂漫了。

我隐在树巅,看着众人来来往往,嘻笑不已,突然间有了一种错觉,似乎曾经的无数岁月中,我也这般隐身在人群中,看着他人嘻笑,看着他人热闹,看着他人生死……我虽不生不死,却这形只影单的,怎一个孤清了得?

我看了一阵,索性盘膝坐在树梢。话说我落脚的是一株数百年的古榕树,这榕树巅我才站了一会,便有点不喜了,便忍不住想着,如果这是一株梧桐树该多好?

看,这就是我的本能,身为凤凰的本能。所以,我的性格变了,变得天君不再喜欢了,我却只能无能为力。因为我无法抑制这种变化,无法控制这种本能。

就在我低着头皱着眉瞪着脚下的古榕时,一个谄媚中带着妒忌的男子声音从身后的丛林中传来,“世人都说,凡与凤凰沾亲带故的,便是今世不能享受她的福泽,下三世也有无尽的富贵好运可走。随着魏枝是凤凰的消息传来,连那明三公子都走了大运了,坊间朝野里传闻,说他是与凤凰定过亲的人物。能上凤凰沾上红线姻缘。那该多大的造化?”

那个男子的声音一落,另一个中年人的冷笑声传来,“这世间人真是可笑,不过一个负心薄幸的男子……”

这人话还没有说完。第三人马上说道:“你有本事。也对一只凤凰负心薄幸看看?这千千万万年来。就只这么一只凤凰,而这只凤凰让明三遇到了,还令她死活要嫁过。光这一点,他明三就超出我辈多矣!”

这几人就在我的身下,他们越说越激动,越说声音越响,而最后一人的话,更是得到了不少男人的赞同,直是让我目瞪口呆。

这时,有人说道:“要说最倒霉,那就是魏相府了。以前大家不是都以为那个魏三小姐是凤凰吗?那时候啊,魏相府连只鸡也是荣光无限的。现在真凤凰出现了,魏三小姐那只假凤凰便无人看得上眼了。这阵子陛下频频对魏相府发难,也就因为魏相以前仗着女儿的势,有些事做得太过了!”

“是啊,魏相府这下是真完了。”

“有一个叫魏红的老虔婆说,她与魏四小姐之所以一夜变老,便是对凤凰动了手。她还说过了这么多年,直到此时才明白……”

这些人的议论声越来越远,可随着这批人下了山去,另一批爬上山峰的,说的依然是关于凤凰的闲话。

到得傍晚时,一辆一辆的马车渐渐不见,山峰上变得安静起来,我站在山颠上,望着西边灿烂的霞光,望着远处农户的炊烟,突然觉得,如果我从来都是那凡间的魏枝,我这一生,未必不比现在快活。

天黑时,孔秀的符信来了。

我打了一个法决,在我身周设下结界后,抖开了符信。

符信一出,孔秀的声音便传了来,“阁下,天界连续来人找到我与朋争,说是要见你,估莫着,其他妖修也被找上了。”说到这里,孔秀的声音中充满了嘲讽,“那些人见联系不到阁下, 居然一个个的慌了神。也是,阁下可是天下魔物的克星,他们哪里敢让阁下消失不见?”略顿了顿,孔秀又难忍厌恶地说道:“阁下,以我看来,你就该消失一阵。前阵子那些人不是厉害得狠吗?还说是阁下的出世才导致大劫来临,还一心想陷害阁下。既然是这样,这魔物什么的,阁下你也不要去管!”

我听着孔秀义愤填膺的话,想了想后,回道:“好,我消失一阵。”

我的声音一落,孔秀那幸灾乐祸的笑声便传了来。我把嘴咧了咧,关上了符信,干脆利落地断了所有人与我联系的通道,甚至连孔秀他们的符信也一并断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呆在这块山峰上。过了三月三后,山峰上也安静许多,我隐身睡在最初见到林炎越的那泓潭水上,随着水波起落,看着日出月落,倒也别有一番自在。

这一天,我继续在潭水上漂着。

在太阳升上中天时,山峰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不一会, 一个女子娇柔的声音响起,“这里好美。”过了一会,她又说道:“以前天君与凤凰在这里修练,天天对着这山风夕阳,一定很快乐。”

那女子又道:“听说天君是三界第一美男,魏枝阁下则是个长相普通的,这么想着,又觉得他们在一起的画面,有点不中看了。”

这时,另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传来,“你说凤凰长相普通?这怎么可能?就算天下的女人都不漂亮,凤凰也一定是美的。”

说着说着,这年轻女子轻叹起来,她低声道:“其实魏枝阁下我也见过一面,她虽然很美,却不像传说中那么高傲跋扈,我看到她时,总觉得她是个寂寞的。”她的声音有点疑惑,“难道到了她那个地位,还有不顺心的事?”

我仰着头,望着天上的云舒云卷,心里第一次想道:是啊,在他人眼中,我都拥有很多了,怎么还会有不顺心的事呢?

也许,我真是求得太多了。

想着想着,我慢慢沉到了潭水底部。

在我整个人都被潭水包围时,一些有些明悟却又遗忘的念头,一些藏在心底的执念,与我身周的灵气化成了罡圈,不知不觉中,我六识尽闭,不知不觉中,我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境地。

当在我在潭水中闭关时,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因为我的消失而乱了套。

天帝城。

望着青涣大步过来,良少跟了上去。他朝后面看了一眼,低声说道:“真的无法测知她的所在?”

青涣便是高阶修士,也因这阵子的日夜忙碌而带上了几分倦色,他回答道:“天机本就不可测了,再加上凤凰本身便是天地所化。现在是她不出现,这世间无人知道她的所在。”

说到这里,青涣皱起眉峰,“真是怪了,她不是对炎越恋慕如痴吗?现在炎越都要大婚了,她怎么还不出现?”

良少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脸色有点难看。过了一会,他赶上前忍不住说道:“你说,她会不会已经落到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手中?”良少沉声说道:“听说包括巫族大尊在内的一些大能,都想要利用凤凰成就自己的私心呢。”

青涣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良少一眼,说道:“这点无需担忧。”在良少不解的目光中,青涣冷笑道:“天下人都知道,魔物的克星就是凤凰炎,这个三界,只有凤凰在一日,魔物便一日不可惧!所以,只要魔物没有消失,除了少数丧心病狂者,其他人是根本不敢动凤凰的。”说到这里,青涣又补充道:“而且,这几日守在天帝城,等着凤凰来大闹天君婚宴的长老们,在久等不至后,已经分流了一部份,想来他们已经盯上了巫族大尊那些人了。”

听到这里,良少他忍不住嘲讽地说道:“真有意思,前阵子天下大劫的消息传出时,这些人都想杀了凤凰泄愤,现在凤凰真的不见了,他们又着急上火了!”

“谁说不是?”青涣也冷笑起来,“随着天君婚期越来越近,那些守在外面的人都乱了套了。你信不信,如果七天后天君大婚宴上,魏枝不曾出现,那些人定然会恐慌得不成样了。”

青涣又道:“天道大劫,乃是轮回定数,那些人却把这种事安在凤凰身上,急哄哄地闹着要把她推出去泄愤,要不是天君一力承担,后果也不知怎么样了。”

天界的这些事,我是一点也不知情的。因为率先断去了所有联系通道,我也不知道就这几天,妖境也罢,魏都也罢,甚至是战乱之地,凡是我曾经去过的地方,都出现了许多修士。这些修士匆匆而来,有几个甚至从潭水上空掠了过去。不过我修练的法诀也罢,布置的结界也罢,都与世间修士所练的完全不同,所以不曾被他们发现。

离三月之期还有三天时,魏都出现了一批故人。

这时,我恰好出了关……也算不得恰好,天君的大婚日期,一直如影随形般刻在我的记忆深处,便是我处于潜修中,这么个重要日子将要来临时,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睁开了眼。

彼时明月初升,天空皎洁无云,我一动不动地睡在潭水里,仰头望着天空中飘浮的白云,一时之间,脑中空空如也。

我以前一定想不到,有一天在知道林炎越要娶他人为妻时,我会如此宁静。

……如此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