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2章 一夜长大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夜长大

我想,我现在真的是比较强大了,我明明睁着眼,明明只是随手甩出两个结界,可那些天界来人,在魏都转了一个圈,特意跑到这里转了又转,在我头顶上飞了又飞,都一直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这些人中,不乏白发长须的高手大能。

到得傍晚,这些飞来飞去的人都离开了。而在最后一缕残阳挂上红艳艳的天空时,一阵低缓有力,无比熟悉的脚步声缓缓传来。

那脚步声,先是出现在山峰上,似是围着山峰转了许久,他一步一步朝着潭边走来。

天君出现在潭水边了。

与初次见到,如以往的任何一次见到一样,他依然是那般俊美轩昂,一袭淡金色的长袍穿在他身上,把这个人衬得非同一般的尊贵。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穿淡金色的袍服,果然不愧是要当天帝的人了,这衣裳一穿,一种凛然尊贵便扑面而来,他不再像以前身着白衣时那般遥远飘渺,反而是全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让人高山仰止的贵气和威严。

如今,这个威仪赫赫的男人,正站在潭边,眉间微锁地看着远方。

也许是因为他威仪太重了,也许是因为他已是称孤道寡的人,光是站在那里,这男人身上都如带着薄冰,都带着让人退避三舍的薄凉。

我一直用神识看他,这时刻,我终于慢慢转头,终于用我的眼。静静对上他那华美的脸上深锁的眉峰,对上那明显消瘦的面孔。

他瘦了,我想。

我怔怔地看着他。就这般看着他,看着他站在潭边一动不动,看着他这般无比孤寂又无比威严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眉间紧锁眼带忧郁,看着他寒气外泄无人敢亲近。

我就这般看着他。

他在潭边这一站,便是一整天。

直到一夜过去,东边日出。他才眨了眨挂着露水的睫毛,拖曳着那身代表尊贵的金色袍服。优雅而又缓慢地转过身。

我目送着他离去。

他离去时,脚步很慢,却也很稳,他的每一步都很沉重。更显得威严。

慢慢的,他的身影消失在山峰后。

在他消失的那一刻,我猛然向后一仰,两串泪水顺颊流下。

我一动不动地仰躺在潭水中,睁大眼流着泪看着天空中。

曾经有无数次,我体内属于魏枝的那一部分,都在叫嚣着跑出去,跑到他面前,抱着他的双腿。告诉着他,我会改,他不喜欢我的地方。我通通会改,只要他还在我身边,我可以把自己改得和以前一模一样。

可这种冲动,终是抵不住本能——抵不住凤凰刻于骨血里的高傲!那种翱翔九天之上,永远不屑凡尘的生物,它不屑于向任何人乞求。纵使。它疼痛时,恨不能把自己的心剜出来。纵使,它啼叫时啼出的都是血了!

天君当天早晨便带着众人离开了魏都。

他们在天空中传送离开时,我还看到了那闪耀的白光。

而天君走后,也不知他说了什么,魏国的上空,完全安静下来,那些原本飞来飞去寻我的人,也都消失不见了。

我仰躺在潭水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西斜,看着月亮一点一点浮出云层,看着又一天的东方日出。

天君成婚的那一天,阳光明晃晃的挂在魏国的天空上,这四月的天空,是那么明媚,碧蓝的天宇上连一片浮云也没有,而我的四周,杜鹃花开得艳得很,那股子张扬劲,似乎要把整个山峰都点得鲜亮鲜亮的。

我仰躺在潭水上一动没动。

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么漫长,也从来没有一刻,如这一天那么冷清得可怕。我在潭水上躺着躺着,居然还睡了过去。

只是不一会醒来后,我几次沉入潭底,想让自己闭了关去。因为刚才那么短短的睡过去后,我居然梦到了自己闯入了天帝城,还释放出凤炎烧了未来的天后,最可畏的是,我在把新天帝的婚礼搅乱后,并没有逃走,还燃烧了血脉,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引入迷阵中。

梦境的最后,我把同样陷入迷阵中的天帝给剥光衣裳强行睡了……

……你看,现在的我强悍到了这个地步了。想十年前,我碰到这样的事,只会向着他哭哭啼啼,只会伤心欲绝地去抱他求他。哪里像是现在,连做个梦,都是动则喊打喊杀,不但敢在梦中杀天后,居然还不知羞耻地用那种事来强迫他迷恋上自己。

……真是,太不知羞耻了。

这样的我,也难怪他说我现在面目全非,不再喜欢了。

天君大婚的这一天,我一直看着虚空,一直都在微笑。

便是梦中一次又一次地杀了那几个面目模糊的天后天妃,就算在梦中一次又一次地抱着他的腰,求着他回头,醒来时,我也一直是微笑的。

我的微笑,在太阳落山时也谢了幕。

最后一丝光亮消失的那一刻,我重重地闭上眼睛,大笑出声。

据后来魏国的人说,在太阳最后沉入天际的那一刻,从帝都方向传来了一阵清笑声,那秀声如歌如泣,动听无比的同时也悲伤无比,不知引得多少人落了泪。

那些人还说,当时有不少人点亮了火把,顺着笑声四处寻找,不过他们当然什么也寻不到。

因为寻不到,所以所有的人都不曾知道,就在那一刻,在我放声大笑的那一刻,我的周围燃起了无边的火焰。

这种火焰,与往时完全不同,它是黑色的。

黑色的火焰在一瞬间便把潭水完全燃空,再一转眼,火焰烧到了我的身上,它在把我身上穿着的法衣烧了个干净后,我还在大笑。

所以我并不知道,那时刻的自己,是虚浮在潭上的,当然更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肉眼可见的变长变长,当它们长到我的脚踝处时,我的面目也在变化。

短短的一瞬间,我原来的面容上,那剩有的几分稚气一扫而去,剩下的只有无法形容的美丽,高华,清艳,还有尊贵。

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我的双翅伸了出来,我的尾羽也长了出来,因为没有旁人在,所在无人发现,我的双翅也罢,尾羽也罢,比我往昔时要长大华丽一倍有余。

我更不知道,我的头顶,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皇冠,那皇冠仿佛天生便带有威压,美丽高贵到了极点。

……我更不知道,只那么短短的一瞬,我便跨过了千百年的光阴,直接由幼生期进入了成长期。也就是说,我终于由一个四五岁的稚儿,变成了十七八岁的少年了!

从此后,我不需要激发血脉,也足以对抗许多大能了!

在我身上那黑色的火焰,烧空了潭水,继续灸烧着潭底下泥土,直把它们变成一大块晶莹剔透的宝石后,火焰继续燃烧,直到把周围十里方圆的树林,全部烧成一根根树状的晶莹钻石!而这些钻石树,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还在迅速地开花结果,最终结出一粒粒葡萄大的凤凰果。

这种凤凰果我传承记忆中有,它具有活死人医白骨的奇效,是传说中只闻其名不见其物的十大奇宝之一。

而现在这片树林里,便足足有十万计的凤凰果!

不止是树林,潭下最先承受黑色火焰的泥土里,也有奇宝存在,不过我没耐心去点看。

我在火焰中慢慢站起。

我站起身,随手从储物袋中拿出法衣穿上,然后,我披着长发,便这般一步一步朝天空中走去。

走到半空时,我仰着头看着天界与凡人界的结界处……这结界,我以前是万万看不到的,可我现在,不但一眼可以看到,甚至还能轻易地找到其中的结点。甚至有一种感觉,我只要轻轻一指,便能破了这结界!

我低下头来。

看着底下那一大片大片,绵延了十里的宝石和宝石树林,我五指一阵翻飞,一个法诀打出后,它们整片整片的被挖出,转眼被我收入了体内。

是的,体内,我的眉间意识海中,新有了一片虚无空间,它可以收入这些东西。

这座山头都被我搬空了,明天天一亮,便会有人发现异常,看来要我搬家了。

心神一动中,我遁入了东海,带着熊熊火焰潜入海中的那一瞬,偌大的东海,瞬时气化了一半,无数隐藏的海底的岛屿和郁郁葱葱的陆地,重新出现在世间。

我在东海没有呆多久,当我的进化完全停止,自身不再变化,火焰也已消失时,我出现在海面上。

我出现后,打出了一个法诀。

几乎是我的法诀一落,只听得嗖嗖嗖破空声不断传来,转眼间,孔秀朋争等数百妖修齐刷刷出现在我面前。

这些妖修看到盘膝坐在海面上的我时,先是一怔,转眼他们脸露喜色,在孔秀的带领下,妖修们齐刷刷跪倒在地,齐刷刷兴奋地叫道:“恭喜吾皇成功进入成长期!”

“恭喜吾皇顺利长大!”

我抬头,金色的眸光瞟去,“都起身吧。”

众妖修站了起来。

他们呼的围上我,孔秀最先开口,他激动地叫道:“阁下,你现在实力大增,已是当之无愧的妖皇,我们以后可以唤你陛下么?”朋争也叫道:“这下好了,吾皇长大了,看看天下间谁敢欺辱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