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3章 赏赐

第一百二十三章 赏赐

对着欣喜若狂的众人,我笑了笑,道:“不错,我终于顺利长大了。”

凤凰的三个时期,幼生期,成长期,成熟期并不是绝对的,从幼生期也可以通过涅槃直接进入成熟期,只是那种催生出来的凤凰,会实力弱小寿算短少许多。

而我这种自然成长到了成长期的,等于跨过了人生一个大坎,以后再涅槃进入成熟期的风险也会少许多。

这时,孔秀疑惑的声音传来,“陛下,你怎么突然进入成长期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从幼生期一夜进入成长期的。

缓缓站了起来,我转头看着天界方向,说道:“现在天界怎么样了?”刚问到这里,众人还没有回答,我目光瞟向天界一角,淡淡说道:“还是离开这里再说吧。”说罢,我衣袖一卷,在陡然出现的天界众人的眼下,卷着众妖修瞬移离去。

我们直接离开了魏国,进入了天界。

当我们身形稳下时,我赫然发现,我的下方正是天君城。

……就因为这是我进入天界的第一个居所,我竟是把这里当成了家么?这下意识地传送,也把自己传送到了天君城了?

我还真是无可救药的专一啊。

在我低低而笑中,孔秀的声音突然传来,“咦,有人过来了。”

却见紫华宫的方向。飞出了一支队伍。

那支队伍越飞越近,转眼间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慢慢站直,眼无波澜地看着走在最前面的青涣。点了点头,道:“原来是青公子,好巧。”

青涣手一挥,示意众人止步后,他朝前走出一步,冲我微笑着说道:“不是巧,是在下知道凤凰阁下出现后。特意迎上来的。”

说到这里,青涣拿出一张圣旨。朗声说道:“阁下,陛下有旨,现将天君城赐给你。”

他毕恭毕敬地把圣旨捧到我面前,说道:“阁下。天君城现在是你的了,陛下的意思是,天君城的一切全由阁下随意支配。”说到这里,青涣略顿了顿,挺恭敬地问道:“以在下的建议,首要的是将天君城改名,阁下以为如何?”

我漠然地看着青涣。

看了他一阵后,我低下头看着一派繁华,甚至比以前还要繁华的天君城。这么一眼望去,我都能看到青石广场上那例行举办的排行赛。

是了,天君城不止是繁华。它还汇聚了整个天界最优秀的天才,它还有神奇莫测的紫气。而现在,他却是把这些都赐给我了?

想到这里,我低低笑了声。微微抬头,我收起笑容,淡淡说道:“陛下的心意。魏枝心领了,奈何这礼太过贵重。恕魏枝接受不起。”

青涣显然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他一点也不意外,上前一步把那圣旨强行塞到孔秀手中后,青涣转向我,微微笑道:“阁下忘记了,你现在是妖皇,身为一方之主,按照惯例,天帝是要赐城的。”

说到这里,青涣又道:“凤凰阁下顺利长大,当真是普天同贺的喜事,在下刚才已把此事发布出去了,相信陛下已经收到。要不,阁下有什么要求,直接跟陛下去说?”

跟炎越去说?

我垂下眸,淡淡说道:“不必了。”

我转过头,静静看着下方的人来人往,又道:“天帝的好意,魏枝心领了,我们之间,就不必见什么面了。”

说到这里,我朝着孔秀等人命令道:“走吧。”身子一沉,我率先向下飞去。

直到我们飞出了老远,青涣还站在云端朝我们望来。

相比起我的排斥,孔秀等人却是欣喜的,朋争更是激动地说道:“陛下,天君城可是仅次于天帝城的灵天福地,有这里做为基业,陛下的修为一定会增长得更快。”

我无可无不可地听着,在飞到青石广场上空五百米处时,我停了下来。

站在云端,我低头看着那挤了一广场的少年们,我目光掠过我自己的,经过精心修饰,越发巨大卓然的雕像,掠过凌少楚工等人那熟悉的面孔,又投向广场的正中。

那一次,他就在那里观看我们比试……

我这一停,便是许久,等到太阳西沉,青石广场上安静下来时,我低声说道:“走吧。”率着众人,便朝紫华宫飞去。

看到我准备离开,朋争飞了过来,他腼腆地说道:“陛下,刚才大伙接到符信,说是灵瀛门里又来了不少妖修……我们想去看看自己的族人有没有来。”

我点了点头,“行了,你们去吧,都去吧,我现在修为高深,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是。”

与孔秀等人分别后,我干脆隐了身,一人飞入了紫华宫。

紫华宫一切如同往昔,除了以前到处可见的玄衣骑,这里和炎越在时没有半点区别。

我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炎越以前居住的阁楼。

我好象,这还是第一次踏足他在紫华宫的居住。望着这里与妖境林氏城堡一般无二的布置,我熟门熟路的来到了他的房间里。

偌大的房间,纱幔飘拂着,打开柜子,属于他的衣裳还挂在那里,便是床头的一角,还放着折好的他的法衣。

……竟是仿佛他从不曾离开过一样。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房中,含着紫气的清风徐徐吹在身上,留下了一室孤清。

我慢慢朝着柜子走去。

刚刚拿起一件明显是他穿过的,有点陈旧的白袍拿在手里,我突然身子一僵。迅速地放下衣袍,我沉喝道:“谁?”

没人回答我,只有脚步声徐徐而来。

几乎是那脚步声一入耳,我便明白了过来。

我身子一僵,一阵排山倒海的痛苦翻涌而来。

就在我强行站定,强行克制着自己不要颤抖时,那脚步声一顿,然后那人转身离去。

我迅速地回过头去,这一回头,我只看到那人在空气中迅速淡化的背影。

……真是可笑,这本是他的地方,既然来了,又何必一见到我便匆匆遁去?难不成,我还会吃了他不成?难不成,我还会强留他羞辱他不成?

冷笑刚浮出脸上,便又给僵住,我面无表情地把下颌抬得高高的,对着虚空中低声说道:“魏枝,你不曾做错什么,所以也无需痛苦!”

这般安慰了自己一句后,我在这房间里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转过身便匆匆离了开去。

刚来到走廓,我便迎面遇到了良少一行人,远远看到我,良少双眼一亮,他大步走了过来,在我身前五步处停下后,他朝我上下打量了一眼,说道:“魏枝,你真的进入成长期了?”不等我回答,他又兴奋地说道:“你现在的样子,比起以前更美了。嗨,你别这样看我,你不知道你容光很盛吗?这样看着人,没人敢跟你说话!”

我笑了笑,提步走到 ...

他身前,我问道:“别来可好?”

“不好。”良少滔滔不绝地说道:“你这一次消失太干脆了,把三界都搅乱了。我也天天派人查你的消息,心里一直担心你被什么人抓了灭了的。”

说到这里,良少突然停顿下来,他关切地看着我,低声问道:“你怎么会无缘无故进入成长期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我在魏国时,听人说过有些凡人在受到巨大刺激后,会一夜长大。”

我微笑,“我也不知怎么会长大的。”

良少高兴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你长大了就是好事,这样一来,便是被迫涅槃,你也会强大得多,对了魏枝,青涣有没有向你传送陛下的旨意?他把这天君城送你了,不止天君城,这天君城里的人才他也一并送你了。旨意是今天早晨下的,当时很多人都莫名其妙,当场便有不少天才要求离开天君城进入天帝城,也不知怎的,他通通拒绝了,还严厉要求他们必须留在天君城。哈哈,魏枝,他不会是想帮你积累力量吧?”

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停顿了许久,我终是问出了一句本不想问的话,“那天新天帝上位,一切顺利吗?”

良少点了点头,说道:“说起这事还真有点不顺利。以前的天帝一直好好的,按照寿算计,大伙都以为他还能干个几千年呢。总之这次传位挺匆促的,当时有很多人不服,还有人说炎越心怀不轨什么的,不过说闲话的都被炎越镇压下去了。”

说到这里,良少又道:“便是现在天帝城里也不安定,炎越这几天可真没有少杀人!”

又过了一会,良少说道:“魏枝,炎越的意思是让我来做你的帮手,你有什么指示直接说吧。”

他说到这里,见我一直没有说话,不由疑惑起来。低着头朝我打量了一会,良少恍然大悟,他轻声说道:“你是想知道他大婚的事吧?”

我的心猛然一颤!

果断地摇了摇头,我冷声说道:“不,我不想知道!”

良少纳闷地看了我一会,见我转身就走,他轻声说道:“炎越的正妃在迎亲途中遇到魔物,已经殒落了。”

我猛然顿住的脚步中,良少继续说道:“现在他只娶了两个侧妃,天后之位虚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