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4章 现身震慑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现身震慑

还只娶了两个侧妃?我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我在紫华宫停留的时间没有超过三个时辰,再次听到了良少急匆匆的脚步声。

不一会,他推开殿门,看着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中的我,大声说道:“阁下,知道你回来后,各处宿老纷纷求见。”

见我从幽深的大殿深处看着他,良少又说道:“、外面求见阁下的宿老已有数百。还有,天君城的众修士在知道阁下回来后,也都过来了,现在紫华宫外人山人海,他们都希望阁下能出去与他们见一面。”

我隔着遥远的过道看着殿门处的良少,说道:“所有人都想见我?”

“是,”良少说道:“现在的天界,万万少不了阁下,如今天君城的人又已是阁下的子民,还请阁下出去与他们见上一面,安抚一番。”

我垂眸,缓缓站起,道:“我知道了。”说完这几个字,见到良少一瞬不瞬的呆呆地看着我,不由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

良少马上低下头,恭敬地回道:“阁下威重!”他又抬起头看向我。

在他的目光中,我踩过阴暗而又华丽沉寒的大殿,一步一步向他走去。我来到了良少身边,在与他擦肩而过时,我低声命令道:“以后别用那种目光看着我!”这是警告。

良少的脸刷地涨得通红,他低下头应道:“是。”转过身。他跟在我身后走着,十几步后,良少忍不住又小小声地说道:“实是魏枝你容光太盛了。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我一时不察便看呆了去……我,我不会爱上你的。”

我也无心听他说什么,只淡淡回道:“那就好。”

紫华宫门推开时,我隔着数千个石阶,一眼便看到了朱门后侯着的几十个上了年纪的长老们。

望了他们一眼,我看向他们身后。在他们身后二里外,是密密麻麻的天君城的人。那些人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的,也不知得了什么人的警告,一个个安安静静地向紫华宫的方向看来。

我继续提步。

一步一步走下石阶,一步一步来到了宫门处。

在与这些长老们只隔了百来步后。我瞟了他们一步,脚步轻轻迈出,一步一升,缓缓朝着虚空跨去。

跨出二十几步后,我已站到了长老们的头顶上,低头看了一眼脸带不愉的这些老头,我暗中冷笑一声。

……这些腐朽丑陋的老东西,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前阵子联合天下修士抵制我的不是他们?哼。那时刻一心一意想推出我,想杀了我,后来我真的消失后。三界人心惶惶,他们又反过来寻我,直到现在,他们还在想把我操控在手中,想把我变成他们的傀儡,这些。他们还以为真能瞒过我不成?

我站在了众长老的头顶上,还在继续前进。

此刻正是夕阳漫天时。灿烂的霞光中,我的眼看向地下站得密密麻麻的天君城人。

这时,天君城人也看到了我,近百万人抬起头,朝着天空看来。

与地下的众人对视一会后,我再次提步。

这一次,我每走一步,下面的人群便传来一阵不小的喧哗,这一次,便是站在紫华宫里的良少他们,也一个个看呆了去。

因为,我每走一步,便变化了一点。

我漫不经心地向前走去,走第一步时,我身上的法衣变成了火红火红,比晚霞还要红艳的华美霓裳,它裙裾如此之长,直在虚空中平拖了一丈有余,它裙摆是如此华丽,华丽得连夕阳也黯然失色。

我走出第二步时,我的长发发生了变化,它长及腰臀,清风吹去,如丝缎一样向后飘散而开,与霓裳的裙摆相互辉映!

我走出第三步时,身上的敛息决消去,我那独属于凤凰的美丽面孔上,容光盛放。

我走出第四步时,我的面容开始变化,只是小小的一点变化,可那属于成长期的,与以前的幼生期完全不同的少女期的凤凰独有的绝美,便完全呈现在世人面前。

我走出第五步时,我的法衣化成火焰向后飘飞,然后那火焰开始虚幻出凤凰羽衣的形状,在阳光下,它美得让人心惊。

我走出第六步时,我的身后,出现了一只高达十丈宽若十八丈的巨大的,凤凰展翅的虚影。

我走出第七步时,我身后那遮盖了半边天宇的巨大凤凰,由虚转头,它羽翅清楚华丽,在众人惊叹声中,每一根羽毛都纤毫毕现。

我走了第八步时,我的头顶出现了一顶凤冠,它流光溢彩,映衬得我尊贵至极。

我止了步。

停下脚步,我低头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天君城人,看着在我的威赫下,变得鸦雀无声的百万修士,看着因第一次目睹凤凰变化而如痴如醉的众生。

我低头,一双凤目静静地从众修士身上掠过后,徐徐开口了,“我是凤凰。”

我这一开口,既是人语,也带上了几分凤凰清啼,实是说不出的动听,也说不出的威严。

于是,下面在一阵短暂的安静后,陡然间无数个叫嚷声疯狂声传了来,“凤凰!凤凰!凤凰!”

疯狂的歇斯底里的狂呼声中,高在紫华宫高处看着这一幕的良少语气复杂地说道:“魏枝这一手真是太潇洒了!要不是我认识她多年,几乎都会以为她是天生的阴谋家!”良少的后面,青涣的声音低沉地传来,“她是天生的皇者。”转眼,青涣又道:“这阵子天界人心惶惶,凤凰对魔物的作用又被夸大。众人本来就期待她能出现。现在魏枝又来上这一手,只怕这些修士要被她彻底收服了!”

狂呼声传响了许久,许得我不耐烦了。于是我举起了右手。

随着我的手朝空中一举,地下激动不已的百万修士,迅速安静下来。

我低着头,一双凤眸扫视过众人后,徐徐又道:“我也是魏枝。”

顿了顿,我声音清美地说道:“天帝陛下已将天君城赏赐于我。我宣布,从即刻始。天君城改名为凤凰城。”

在四下安静至极中,我又说道:“凡我在一日。凤凰城永无魔物之患!”

从来不会有第二个人,比我更有底气许下这句诺言,因此我这一句再无魔物的话一出,百万修士同时欢叫起来。

一百万个人同时发出声音。那比惊雷还要响亮,一时之间,天地之间只有欢呼阵阵,一时之间,四野除了欢笑再无余声!

等到众人的欢笑声终于止息后,我漫不经心地说道:“时辰不早了,大伙都散了罢。”声音一落,我已转过身,就这般一步一步踩过虚空。于众目睽睽下,渐渐消失在紫华宫中。

我没有给那些长老面子,这些张横惯了的老头子。也就不耐烦在这里停留了。他们此次前来,其实就是想我给他们一个会留在这里的准信,现在他们也算得到了满意的回复,也就马上离开了。

众长老一走,我便召集众妖修和良少他们,在让良少代管凤凰城的一些行政事务后。我令妖修们从灵瀛门搬出,统统进入紫华宫。

然后。我便开始了没日没夜的炼阵,短短二个月,我用凤凰炎炼制了一座虚空锁山阵后,便与众妖修一道飞到了凤凰城外围的虚空布置起来。

说起来,这虚空锁山阵也算不得多厉害多了不起的阵法,这一点,从我只用了二个月便可以炼成就知道了。

可话又说回来,这虚空锁山阵依然是独一无二的,一来,这是属于我传承记忆中的阵法,是这个世间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二来,它是我魏枝用凤凰炎炼制的,是魔物们的克星。

这虚空锁山阵只防魔物,只灭魔息,人修和妖修,人修和妖修所需要的灵气,它是没有半点伤害和困锁。

我飞在虚空中,一个一个符文丢下去,看着那符文在虚空中迅速地勾在一起,并形成一道把凤凰城完全包围的巨大网链,七天后,我把虚空锁山阵布好后,整个凤凰城里,再次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凤凰城的所有人都在狂呼,都在兴奋,因为从现在起,这里便是整个天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

布好阵后,我也精疲力尽,回到紫华宫,我睡了个天昏地暗。

我醒来时,已是三天后,刚刚起榻,良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阁下,陛下来了,他要见你。”

陛下?炎越?

我脸一僵,当下冷冷地回道:“不见!”

外面的良少似是安静了一会,他还待再说什么,只听得一个清冷又华丽,熟悉至极的声音传了来,“退下吧,让我与她说会话。”

“是。”良少等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不一会功夫,外面便安静下来了。

似是沉默了许久,炎越,不,新晋天帝的声音徐徐传来,“魏枝,我看了你炼制的虚空锁山阵,确实很不错。现在九大险地的结界波动日益加剧,我们经过商议,想在九大险地都安上你炼制的虚空锁山阵。”

见我沉默,他清声唤道:“魏枝?”

直过了许久,久得他又唤了一声魏枝,我才跳下床榻,我拉开房门,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去。

门外,一袭金紫相间的帝王服装的炎越,正转过头,眸光深邃而又清冷地看着我。

四目相对,我们都是一阵沉默。

直到外面似乎有人语声传来,我才开了口,我冷冷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见炎越定定的,似是宽容又似是温柔地看着我,我脸一沉,又道:“还有,以后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了,你是人皇我是妖皇,请称呼我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