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5章 凤凰的强大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凤凰的强大

炎越定定地看了我一会,他那眸光深邃又澄澈,眸底似乎有点诧异,似乎在为我的冰冷强硬而诧异,可也更似有着温柔。

这般定定地看了我一会,炎越用那清越华丽的声音的,低沉地说道:“是我不是,我以后唤你阁下。”

他语气这么温柔是想做什么?我冷笑出声,昂起下巴冷冷地瞪了他一会,说道:“陛下!魏枝说过了,我们之间若是有事,由下人传达便可,见面就不必了!”说到这里,我冷冰冰地加上一句,“陛下,我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你这张脸!”

……说谎,我这是说谎,其实我是想见到他的,其实我见到他时,是又喜欢又痛恨的。

我一句话丢出,刚刚令得炎越沉了脸,令得他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盯着我,那排山倒海的痛楚又浮现出来。我怕维护不了自己的冷漠,连忙寒着声音说道:“行了你走吧,那阵法炼制好了我会让人送来。”

最后一句话落下,炎越盯了我半晌,猛然转身离去。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却是一个玄衣骑冲了进来,“陛下,大事不好了!一个时辰前,波蓝险地结界破裂,千万魔物破界而出,现波蓝一洲已然失守!”

炎越脚步一顿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着急的声音传来,“陛下!一个时辰前,莫冲关结界破裂,魔物破界而出,莫冲关生灵涂炭!”

不管是波蓝险地还是莫冲关,都是九大险地之一。这两个险地一个在南一个在北,这般同时被攻破,只怕不出数日,天界又会有无数城池倒霉了。

看到一个个得了信号的大臣急匆匆而来,看到炎越大步走去,我上前一步,在他身后喊道:“波蓝险地交给我吧。”

这时,众臣已飞到了面前,炎越也走出了十几步,听到我这么一说,他们齐刷刷回过头来。

对上这些人的目光,我面无表情,“波蓝险地交给我吧。”

在众臣的目光中,炎越定定地朝我看了一会,片刻后,他道:“好。”说到这里,他盯着我又道:“若是力竭,万不可强撑!”

我懒得理会他语气中的温柔和担忧,点了点头后,转过身便朝相反的方向走去。在走出十几步后,我展开羽翼向天空飞去。

现在的我,在凤凰城里威望日盛,因此在我带着众妖修出现在紫华宫上空时,不时有修士请命,要求一同灭魔。

我稍稍安抚几句后,转过头朝向着天帝城飞去的炎越一行人看了一眼,带着众妖修挪移而去。

结界才破裂半天,整个波蓝险地都已成了一片血海。望着血海中挣扎求救着的修士们,我双手一举,喝道:“布百妖朝凰阵!”

“是!”

众妖修迅速移动开来,随着他们移动,一道道红色的光芒从脚下射出,渐渐的这红光凝成一个网,渐渐的,以我为中心,一大片区域都变成了火海。渐渐的,不管是天生带着水性的海妖还是带着寒性的冰熊妖,他们的灵力从脚下传出后,都变成了鱼网状的凤凰之炎。

这就是百妖朝凰阵,是我传承记忆中的一个威力极为可怖的大阵,也是在九九八百一十个妖修到来后,我让他们排练了一段时日的灭魔第一阵。

百妖朝凰阵一经摆好,我们便朝着血色最浓的区域降落,就在我们落下的那一瞬间,一阵滋滋烟雾声传来,却是我们站着的地方,那深达数丈的血色魔海,瞬时被汽化一空!

不远处一个红发红眼,长相俊俏的高级魔物陡然见到我身上冒出的巨大火焰,他先是一惊,转眼厉啸起来。

随着这魔物一声厉啸,我们四周的血海同时翻涌起来,不过它们的翻涌,不是迎战,而是退避。

也是,凤凰炎乃是魔物天生的克星,这高级魔物显然是认出了我的身份,及时采取了最得当的措施!

可他们想退,我却由不得他们,在仰头长啸一声后,我纵身向虚空飞去,就在我飞到半空中时,我双翅伸出,尾羽浮现,已完全变成了一只凤凰!

我这凤凰真身一现,我身后的九九八百一十只妖类也同时啸叫起来,在一阵排山倒海般的狂啸声中,他们也纷纷变回了原型。

这些妖修,任哪一个都是修行千年以上的生灵,他们的原形,远比人形高大数十倍,也和我一样,比人型强大十数倍!因此,随着他们原形这么一现出,转眼间,我们已在虚空地面上,展开了一个巨大的,可以笼罩数百里的百妖朝凰阵!

阵成!火焰出!无数种妖类的厉啸声中,数百公里的血海汽化一空!这变化,仅是数息间发生的事!

那高级魔物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这个阵法如此可怖,他仰着头再次发出一阵怪异的叫声,而随着他那叫声传出,原来浓稠的血海迅速地切割成一块块。

孔秀在后面叫道:“不好,它们想逃!”

不错,它们是想逃了。而这些魔物不管逃到哪里,都是后患无穷。于是我一声清啸,率先带着众妖追了出去!

这一场战役,用了整整三天,三天里,我们把魔物们困在波蓝险地,我们在十几个高阶魔物还来不及冲入别的洲域时,彻底把它们灭杀一空。

只是这三天下来,我们也是精疲力尽,随着最后一只魔物被灭,孔秀等人扑通倒在地上变回了人形。

而此时,情况并没有终结,我率着精疲力尽的众妖修,用尽最后一点灵力重新把波蓝险地的结界布置好后,才猛然坐倒在地。

在我坐下时,众妖修一只一只地摔落在我四周后,孔秀一边喘息一边朝我说道:“陛下,这魔物太可怕了,你看我们不过晚来了半天,它们就把整个波蓝险地的修士都同化成魔!这种传染速度,实在太可怕了!”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幸好还有陛下在!”

喘息稍平,孔秀问道:“陛下,你觉得莫冲关情况如何?”

我回道:“天界数万年的积累,难道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莫冲关?”

孔秀等人一想,都点了点头应声称是。

见他又要开口,我闭上双眼,“行了,修练吧。”我说道:“摆百妖朝凰阵!”

孔秀等人一怔,他们不解地看向我。虽然他们都不明白怎么到了修练时也要摆阵,不过众妖修还是下意识的吸从了我的命令。

在百妖朝凰阵再次摆出时,我感到八百多缕丝状的灵力同时冲我涌来。

我放开自身,任由它们冲入我的百骸八脉,而它们从我身上流过一遍后,再反流回去时,八百多缕丝状的灵力上,已有了些微的凤凰炎!

几乎是带着凤凰炎的灵力一返回自身,众妖修便同时颤抖起来,他们一个个涨红了脸,汗流浃背的把灵力吸入体内,再转输于我。

我们这一修练,便用了七天七夜。在最后一次循环结束时,众妖同时站了起来。他们睁大双眼,先是惊喜地内视一番,再齐刷刷向我拜倒,一个叫熊壮的汉子更是激动得语无伦次地嚷道:“多谢陛下赐恩!俺早就听说过,只有陛下才是俺们至高无上的皇,可直到今日俺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话音落下后,众妖齐刷刷叫道:“多谢陛下赐恩!”

我表面上安静地接受了他们的感谢,内心深处,这时也有着惊骇。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这么速成的法门,不过短短七天的修练,我体内的灵力便增涨了七年有余。

相比起众妖修,我还只是小小的灵力增涨了些。当我的凤凰炎在他们的经络中过了一遍又一遍时,不但帮他们强壮了经脉,还在短短七天里,帮他们从骨到血的提纯了一次!

对于妖类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基因,是传承,不管是孔秀这等孔雀,还是朋争这等远古落下的鲲鹏,他们的血脉越精纯,基因越返祖,他们的实力便越是强大,以后的前途,也越是不可限量!而我的提纯,便起着提纯血脉,优化基因的作用!

等狂喜的妖修们平静过后,我开口说道:“行了,我们回凤凰城吧。”

带着众人飞到半空时,我低头看着荒芜得仿佛从来没有过生命的波蓝险地,暗暗想道:原本那么繁华那么多修士的波蓝险地,不过短短半天便化为虚无,这魔物还真是修士们的克星啊。

我们回到了凤凰城。

在我们降落凤凰城的那一刻,整个凤凰城的修士们都倾城而出。众人万万没有想到,我只带了不到一千个妖修,便在短短十天中把亿万魔物一扫而空!

让孔秀等人自行离去后,我没有马上回到紫华宫,而是隐了身形,朝着灵瀛门飞去。

我想,我是时候去看看母亲和弟弟他们了。

刚来到灵瀛门,我便被这里的繁华热闹给吓了一跳,望着灵瀛门外挤了一地,少说也有上千的童男童女,我不由变了个样子,混在人群中问道:“这是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加入灵瀛门了。”一少年兴奋地说道:“咱灵瀛门可是出过凤凰的福天灵地,嘿,别看凤凰城有什么九大门派十八仙门什么的,可外面的人,谁不说只有灵瀛门才是凤凰城第一门派?”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我怔了怔,目光四下扫视着,这一看,我便注意到了坐在一侧,正红光满面测试着符箓一脉弟子的云宝,而在云宝身后坐着的,同样满脸红光兴奋不已的,可不正是我那弟弟和弟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