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6章 映月结界

第一百二十六章 映月结界

我在灵瀛门会停留了不到一刻钟,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紫华宫,看着这陌生又曾经让我渴望靠近的一草一木,直觉得这里冷得渗人。

这时夜色已深,我索性飞到了紫华山上,独自一人站在高高的山峰上,我低头俯视着下面的万丈红尘,以及万家欢喜。

站在这高高的山峰上,遥望着城门处新雕刻的我那翅羽高举,华美无畴的雕像,我再也无法忍耐,就着黑暗朝着虚空外飞去。

在离开凤凰城时,我给孔秀留了一句话:四处走走,别找我。

我飞在高高的云端,俯视着下面我的城,以及那些欣喜的被我庇护的臣民。

你看,他们的欢喜多么纯粹,举目所及,到处都是庆祝的人群,对了,良少似乎说过,自从我给凤凰城布下了那座防护大阵后,每天都有不少人前来投奔。

这就是凤凰,庇护一方生灵,羽翼所到之处,无不仰望……

……可我总总觉得,我只是一个小鸟,一生渴望被人保护,被人包容,免得沦落无依,免得风雨无常!

当我进入天帝城时,这里正是夜间。

以我现在的修为,这天帝城的结界是万万挡不住的,于是我无声无息便飞了进去。

在我自己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我已来到了天帝宫外。

站在离天帝宫约有十里远的一座山峰上,我收起了双翅。

便这般站在山头,便这般看着夜色笼罩下,却依然灯火通明的天帝宫,便这样看着那陌生的宫殿里,来来往往的人。

突然,我的心安静极了。

我仰着头,望着头顶的星光,任由山风吹拂而来,一动也不想动了。

也不知望了多久,我隐下身形,朝着天帝宫飞去。

我很快便降落在天帝就寝的宫殿外,正当我四处打量时,远远看到一队美貌的宫婢簇拥着一个更美丽的妃子朝这边走来。

低头朝那妃子瞟了一眼后,我突然意兴全无,当下翅膀一扇,朝着天空掠去。

我不知道,在我离去的瞬间,正在交待着什么的炎越突然止了声。

他伸出手,慢慢把放在榻上的一个玉雕像按下。

见他神色有异,青涣奇道:“陛下,怎么了?”

炎越转头,他朝外面的天空看了一眼,低声道:“无事。”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刚才说到哪里了?”

我回到凤凰城时,一时失了兴致,不怎么想进城了。

于是,我就站在凤凰城外的虚空中,看着随着凤凰城缓慢的自转,那座我亲手布置的阵法发出流离变幻的光芒。

就在我站在黑暗的虚空,看着前方怔怔不许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低沉地传来,“你还和以前一样,哪怕是一件最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只要是出自你手,便华丽精致无比。”

身着黑色外袍的慕南走了过来,他和我并肩站着虚空,低头望着那流离变幻的大阵,慕南继续说道:“五千年了,姐姐,你还是一点也没变。”

我转过头,对上虚空中这人深不见底,隐泛红光的眸子,我开口说道:“没有变的是你,你太执着了。”看着他,我又说道:“慕南,这阵子你去哪里了?”

慕南看着前方,他笑了笑没有回我。

我又问道:“除了慕南外,你还有别的身份吧?能不能告诉我,你还有几个身份?”

慕南闻言唇角一扬。

他转过头,用那双泛着红光的眸子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后,突然的,这个男人薄唇一扯,说道:“乱了!”

“什么?”

我堪堪说出这几个字,蓦然的,四面八方数百道符信纸鹤向我飞来,我伸手拈起一只纸鹤,听到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老头的声音,“魏枝阁下?陛下让你速速赶回天帝城!”

接下来,是无数个乱七八糟的说话声:

“陛下可在?天帝有令,让你速速赶至天帝城!”这是孔秀的声音。

“魏枝你在吗?大事不好了,以映月结界为中心,魔息突然暴涨,短短二个时辰内,又有五座城池灵气被夺,如今那些城池的修士纷纷内撤。”

“陛下不好了,出大事了,映月结界完全失控,天界怕是守不住了!”

最后一个,则是炎越的声音,他的声音清冷华丽中隐有点着急,“魏枝,速速赶往映月结界,我在那里等你!”

我衣袖一挥,把这些符信纸鹤通通收了,转过头看向慕南,认真问道:“你到底是谁?”

慕南扬着唇,红眸生辉地看着我,却是不语。

刷地一下,我展开双翅,整个人在瞬那间变成一只凤凰后,我睁着凤目,定定地看着慕南看去。

只是一眼,我便惊道:“为什么我看不透你?”这不可能!我现在好歹也是灵力修为有了八千年的大能,而且我还用了凤凰独有的灵目!

见我这么吃惊,慕南笑了。

他一边扬唇浅笑,一边向我走来。

这时的我,因为化身成凤凰,足是他的十倍大,

慕南径直走到了我的凤头前。

他靠近我,贴着我,在呼吸与我的呼吸交融时,慕南的薄唇凑到我的耳边,轻轻说道:“姐姐,你怎么又傻了?你与我两世牵绊,那么多破不开道不完的因果牵连,早就乱了你的眼迷了你的心了,又怎么可能还看得透我?”

说到这里,慕南转身。

就在他潇洒转头,一边向我挥手一边大步离去时,我在声音里注入凤威后喝道:“慕南,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映月结界要出事?”

我的喊声落地时,慕南停下了脚步,他这时离我已有百米之远,站在虚空中,他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答非所问地说道:“这些年里我一直在想,前世时,我倒底错在哪里,以致明明出了手,却使得你我天人久隔?”站在虚空,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宛如黑洞,神秘温柔的同时又让人发冷,他定定地看着我,自言自语道:“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我错就错在把你看得太高,没有谋划只知仰望,也难怪有那么个后果……姐姐,其实只要你回来了,我就很高兴,长生路漫漫,我们这次有的是时间,你说对么?”

说到这里,他蓦然转身,一边向我挥了挥手,他一边潇洒而去,转眼间便已消失在我眼前。

说实在的,对慕南这个人,我实在是看不透也弄不明白。

站在虚空中,我朝他离去的方向盯了一会,把他的话想了又想。最后决定暂时放开,先赶去映月结界看看。

我赶到映月结界时,由结界里泄出来的魔息,已经污染了天界的十三座城池,而且这还是众大能齐心协力抵抗的结果。

我所落地的这地方叫百花洲,是天界一处有名的胜地。现在,魔息正被上万个大能同时出手,给逼停在百花洲外!

远远看到我到来,百花洲中传来了一阵欢呼声,正被一群白发白须的老头围在中间的炎越转头看来。

我收起双翅,落在了人群中。

众修士簇拥着我朝着炎越走去。

我看了一眼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地朝着我看来的炎越,看了一眼炎越身后的前任天帝,又看了一眼落在离他不远处的几位帝子,还看了看众多宿臣元老,终是低下头行了一礼,“魏枝见过吾皇。”

我嘴里说着我是妖皇他是人皇,本与他分庭抗议,可实际上,我一无底气二人脉稀少三无野心,所以,众目睽睽之下,我终是向这个人认了输。

果不其然,我这一行礼,那些老臣还有前任天帝,都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炎越声音有点沙哑,他说道:“不用多礼。”说完这句后,他又道:“魏枝,你既然来了,还请细细瞧瞧这映月结界。”

炎越的声音落下后,青涣也在一侧说道:“过了百花洲便是灵瀛洲,魏枝,你是灵瀛洲的守护者,这一次万望竭尽全力!”

以青涣的身份,要不是到了实在没有办法的地步,他也不会说这种近乎示弱的话!

当下,我朝着青涣点了点头,向炎越说道:“我一定竭尽全力!”

声音一落,我已向天空飞去,在飞出十丈高时,我开始变身。

很快的,我便变回了凤凰原身。

这里的修士,有很多都没有看过我的真身,这时一个个仰头望着,直是鸦雀无声。

一变成凤凰,我便扇动双翅,准备朝前面那片灰色烟海冲去。

就在这时,炎越那清冷华丽的声音突然传了来,“等一下。”声音一落,他已飞到了我身边。

看着我,炎越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与你一起去。”

他的声音一落,十几个声音同时不高兴地叫道:“陛下!”“陛下万万不可!”

青涣更是飞了过来,他因为紧张声音都有点干涩,“陛下,映月结界的内围处,那魔息定然是外围的数十上百倍,这种魔息一旦沾染,后果不堪设想!”

炎越却是看着我,只是说道:“我与她一起去。”

也不等青涣等人再说什么,这人竟是一个纵跃,便飞到了我背上。坐好后,这厮下令道:“魏枝,可以走了!”

我回头用凤眼狠狠瞪了他一下,薄怒道:“谁让你坐到我背上的?”

也不知怎的,明明我愤怒得很,炎越却是带了笑,他嘴角轻扬,伸手在我头顶上轻轻摸了摸,他温柔地说道:“乖,现在不说这个。”见我越发不高兴,他轻声解释道:“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是最安全的。”

因实在耽搁不起,我冷哼一声,朝他重重瞪了一眼后,扇动双翅,朝着那片灰色的烟雾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