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7章 制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制止

就在我扇着翅膀飞入灰雾的那一瞬间,身后突然哗声大作,有人在大叫,“快看,快看陛下和凤凰阁下!”

青涣等人急急转头,这一转头,他们对上了笼罩在一片炫丽华光中的一人一凤,彼时,炎越身上的金色华光,与我身上的红色火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小的

不停旋转着的结界,看起来不但华美难言,还给人自成一个小世界的感觉。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景色看呆了去,有人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在众人纷纷而起的疑问声中,许久后,才有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这叫灵力界,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难求,灵力界中灵力自成循环,生生不息。总算不用担心陛下灵力耗尽了。”

灰雾区域最可怕的是什么?那就是里面的灵力不能为修士所用,既然这灵力界可以自行生成灵力,那他们是可以放心了。

于是,无数人嘀咕起来,“这灵力界是怎么来的?”“要是我们也能形成灵力界就好了。”

我并不知道自己与炎越已形成了什么灵力界,只是感觉到整个人轻松了许多,这片灰雾,明明应该使我粘稠难行,我却一点压力也无。

进入灰雾中后,眼前四周都是一片茫茫的灰尘,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感觉不到。

当下,我清啼一声,瞬时间,眼中射出两道金光,那金光破开重重灰雾,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

在我眼中金光的照耀下,前方的景致已一清二楚地落在炎越眼中。

他抬头看了一会后,说道:“朝南,直接去映月结界。”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无声的扇了扇翅膀,朝着映月结界飞去。

映月结界还有很远,可眼前这片粘稠的灰雾却似无边无际,沉默地飞了一阵,炎越的声音传来,“魏枝,我要睡一会。”

听到他这声音,我冷笑起来,道:“怪不得陛下要我驮着你,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背上,炎越沉默了许久,就在我以为他永远不会回答时,他轻轻地说道:“自那日家宴至如今,我还不曾合眼过。”

我轻哼一声,却是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炎越低下头,他把脸埋在我的颈毛里,蹭了蹭后,在我怒意又起时,男人声音低弱得近乎呢喃地传来,“阿枝,别轻易原谅我。”

这是什么意思?

我又是想冷笑,又是说不出的堵闷,过了一会后,我回答道:“我问过人了。”在他沉默的呼吸声中,我认真说道:“那个人告诉我,世间的执念,都是有因果的,只要找到那个因,便能破掉这执念。”在躲开一阵强劲的罡风时,我低低说道:“我很快就能找到那个因了,林炎越,这次我一定能够忘记你。”

我低低地说着,“我是堂堂凤凰,既然你无意于我,又另娶了她人,是断断不能自甘堕落再纠缠不放的。”

我说道:“你大婚那日,天下人都以为我会出现,都以为我会来闹事,可我不是没有出现吗?你看,我快成功了。”

说到大婚两字,一种锥心般的疼痛传来,我忍着窒息般的难受,也忍着不把这个人从背上掀下去,越发专心地向前飞行着。

接下来,那人的呼吸声不断传来,他一直没有入睡,我也不再说话。

这般无声的飞了一阵后,我突然一滞。

炎越连忙问道:“怎么了?”

我仰头看着头顶的一个角落,盯了一会后,疑惑地说道:“这里我似乎来过。”

炎越,“你当然来过。”

我眼泛金光,还在四处望去,听到他的话,我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个意思。这里的一切,我有点熟悉。”

说到这里,我沉声说道:“你打开防护罩,我四处看一下。”

说罢,我把炎越抖落下来,双翅一展,便冲入了烟雾中。

我冲得很快,围着那些让我疑惑的地方转了一个圈后,我清啸一声,凤凰真身迅速地变大,变大。

就在我的凤凰真身大到极限时,蓬蓬蓬几下,我的身上,我的双翅,我的尾羽,全部燃烧起了长达十丈的焰光!

这种焰光是如此炽热,直如恒星爆炸,炎越迅速地飞了开去,站在上方诧异地看着我。

我身上的火焰还在变化,它们在扩张到百丈之后陡然一缩,然后,那焰光的颜色慢慢由淡蓝向深蓝转变。

就在漫天都是我的火焰时,我的双翅一抖,瞬时,上次我由幼生期转化为成长期时,焚烧土壤树木所化成的晶石一颗颗飞出。

一共一千零八百颗拳头大的晶石飞出后,先是绕着我的凤凰真身飞行,它们在这蓝色的火焰中飞着飞着,迅速地旋转起来,它们旋转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就在一千零八颗晶石宛如一千零八颗星辰,在我头顶旋转了几百个圈后,随着我一声清啸,一颗一颗的晶石向着四下飞去,转眼便投入了茫茫灰雾中。

晶石全部飞离,我大汗淋淋地朝地上落去时,炎越俯飞而来,他把我抱在了怀中。

低头看着我,炎越低声道:“魏枝,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仰头看着他,变成了人形的身体虚软无力,“我也不知道。”我迷惘地说道:“刚才,好象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应该这么做。”

就在我的声音落下时,炎越怀中的一个符信响起,开口的是青涣,他急切的兴奋地叫道:“陛下,魏枝,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灰雾停止扩张了!”

灰雾停止扩张了?

虽然不知道这停止会有多久,可炎越还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没有笑,我无力地看着天空,还在为那扔出去的一千零八颗晶石心痛。

炎越的声音响起,“魏枝,刚才飞出的是什么类型的晶石?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见我沉默不语,他又说道:“走,看看晶石飞到哪里去了。”

声音一落,他已把我横抱而起,就这样展开防护法宝朝着前面冲去。

我被他这样抱着,浑身都不自在,哑声说道:“放开我!”

炎越却是置若罔闻,径直向前飞去。

我怒了,涨红着脸厉喝道:“放开我!”

也许是我这一声喝叫中,夹带了太多太多的愤怒,也许是我明明虚弱的声音里,有着太多太多的不甘和厌恶,炎越的脚步猛然一僵。

他僵硬地停在原地,抿着唇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却没有低头,也没有把我放下。

我用力一挣,从他的怀中跳下后,虚弱的朝自己使了一个洗刷术,果不其然,一阵清风过后,我已衣冠整齐,发髻不乱。

然后,我转头看向他,淡淡说道:“行了,我们走吧。”

炎越没有回话,他只是抿着唇,无声地展开法宝,朝着前方飞去。

在飞行了一刻钟后,我们看到了一片波动的光海,而在那片光海中,一颗晶石载浮载沉,闪闪发光。

炎越转过头看了一会,脸露惊色。

我们继续向前飞去。

在一连看到第七片光海中浮沉的晶石后,他打开了符信,朝着符信那边的众人低沉又威严地说道:“从映月结界流泄而出的魔息,已经被凤凰阁下收纳在一千零八个晶阵里了!”略顿了顿后,炎越说道:“所有人就近安置,据我估计,要不了一百天,这附近的魔息都会退去,被魔息侵蚀的众洲会恢复少许。”

就在符信中传来一阵狂喜的叫声后,炎越转头看向我,他看着我,轻声说道:“我们也回去吧。如果我所料不错,一百天后,这里的魔息已能让大多数修士勉强出入,到得那时,我们再进入映月结界的中心区看一看。”

对他这个建议,我自是没有异议,点了点头后,我们两人便朝回飞去。

这一次,我是虚弱无力地坐在他的法宝里,想炎越的法宝是何等厉害?可它在灰雾中飞行时,那滋滋蚀化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看了一眼,这么一件近乎仙器的法宝,只怕用不了几次就会彻底报废。

我们飞得很快,彼此之间也再无交谈,眼看前方的灰雾渐淡,我知道,马上就要与青涣他们会合了。

就在这时,炎越止了步。

法宝停在了半空。

我一阵诧异,抬起发白的脸,疲惫地问道:“怎么了?”

炎越没有看向我,他紧紧抿着薄唇,过了一会才问道:“你刚才说,你很快就能找到那个因,那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问这个?

我无精打采的低下头,虚弱地说道:“再过不久我应该可以找到我的前世记忆了……凤凰的传承中有一个法诀,通过时间幻境把两世经历之事再过一遍,便能破除种种执念和妄想。”

我的声音一落,炎越的脸色越是难看起来,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薄唇抿得死紧。

我苍白着脸望着前方,在安静中继续说道:“有所谓前世因今世果,炎越,我真渴望有一天我能彻底地把你遗忘。”顿了顿,我轻轻微笑,“那一定是很好很快乐的事。”

炎越却是转过头,木然的看着与我相反的远方。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原来如此。”过了一会,他已完全恢复了平素模样,威严而又优雅地说道:“行了,我们走吧。”

说罢,他驱动法宝,载着我冲出灰雾,不一会功夫,我们便看到了前方欢喜跳跃着的修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