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8章 我要你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要你

看到我们出现,青涣等人一窝蜂涌了上来,把炎越围了个结实。

围着我的人也很多,刚才炎越在符信中点明了我的功劳,因此这些目光带上了许多炙热,远远的,有人还在说道:“真不愧是凤凰。”“魔物克星呢。”

我也无意与这些人交流,飞到远处,在虚空中坐了下来。

就在我垂着眸静坐养神时,突然身边传来一个声音,“见过凤凰阁下。”

我转头,对上了一张俊雅的面孔。

对上我,这个身材高挺,面目俊雅出众的少年嗖地红了脸,他呆呆地对着我的凤目发了一阵痴后,一反刚才的镇定,结结巴巴地说道:“阁下,我叫凌录。”

我扯了扯唇,浅笑,“你好。”

“阁下才好,不,不是,我的意思是,向阁下问好……”

炎越把灰雾中发生的事跟众长老和自己的父帝交待了一遍后,目光无意中一转,便看到那正在交谈的两人。

他虽是很快便恢复了面无表情,青涣还是暗叹一声,他走上前,低声说道:“陛下,沈妃来了。”

沈妃是炎越纳的两个侧妃之一,出身高贵,长相绝美,当初在西南七洲,乃是排名第一的美人。

见炎越微微蹙眉,显得有点不耐烦,青涣轻叹一声,道:“这一次映月结界的事,大伙做了三年五载解决的准备。沈皇妃思念陛下冒昧前来,也是寻常。”

炎越没有说话了。

很快的,夜晚降临了。

因为太过疲惫。炎越早早便入了新打开的仙宫。

他飞到了自己的寝房。

才合上双眼,炎越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谁让你进来的?”

他这声音一出,一个悄立房中,眉目如画的仙子便猛然一僵。这仙子就是沈妃了。

沈妃涨红着脸,双眼泛红,泪水盈盈。说不出的楚楚可怜,她委屈又温柔地看着炎越。

炎越这时已翻身坐起。他披上外袍,迈开长腿走下榻,冷冷看着沈妃,道:“出去!”

沈妃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嫣红的下唇。她含着泪一脸倔强地看着炎越,却是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炎越脸色微变,他看着沈妃,道:“你下了香?”这时,厢房中的幽香陡然浓郁起来,而他,脸上也染了一层不正常的绯红。

沈妃这时开口了,她的声音软靡动听。有着十足的情深和诱惑,她红着脸低下头,微抬起盈盈水眸。娇羞地说道:“陛下,先帝说,我们应该圆房了。”

她这话一出,炎越淡淡一笑。

也是奇怪,他这一笑明明只是清冷,可沈妃却脸色一白后退一步。

炎越双目清凌凌地看着沈妃。除了那绯红的双颊,竟是看不出半点失态。他负着手。朝着沈妃温柔地说道:“你嫁我时,便已知道我不好女色。”顿了顿,炎越露出一口白牙又微笑道:“我天生至纯之体,最不喜沾女子阴秽。这一点,你父祖不曾交待于你?”

沈妃的脸刷地雪白,她的唇哆嗦着,呆呆抬头看着炎越,对上他的目光,她涨红了脸,泪珠儿更是顺着双颊流下。

沈妃颤着声,双手捂脸哽咽说道:“这些明明是你用来骗人的!如果你不愿沾女色,又怎么会对那个魏枝起喜爱之心?明明是你骗人的!”

炎越转头,他低哑地说道:“滚出去!”声音刚落,可不等沈妃动身,他自己已一阵风地冲出了房间。

彼时夜色已深。

我白天耗费了太多元灵,体内实是不支,这一入房,便倒在榻上呼呼睡去。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

就在我沉入睡梦之乡,渴望永无止境的甜睡下去时,突然的,一种异样的警觉让我猛地睁开了眼。

我翻身而起,一转头便看到了那个站在我的厢房里窗口处,背对着我的身影。

看到这身影,我脸一沉,不高兴地说道:“陛下,你走错房间了。”

背对着我的这个人似乎有点激动,因为他的呼吸有点微乱,这让我有点诧异。不过诧异刚起,我便暗中对自己冷笑起来。

就在我怒盯着他,又准备斥喝时,站在窗口的男人突然衣袖一甩,几颗安在墙壁头顶上的夜明珠被袖风抽下。

瞬那时,房间变得黑暗一片。

男人转过头来。

黑暗中,他转头对着我,看了我一会后,他用一种比寻常远远要嘶哑得多的声音低声说道:“我就站一会。”

他就站一会?

我一怔,朝黑暗中的男人看了一眼后,感觉到他似乎在周身笼罩了一层虚光,使得我明明夜能视物,也只能看到他笼罩在黑暗中的虚影后,便不耐烦了。我盘膝而坐,冷冷说道:“请便!”

丢下这两个字,我便垂眸打坐,不再理会。

彼时,厢房中只有他有点乱的呼吸声传来。

就在我以为他真的只是想这样安静地站着时,炎越开口了,他的声音很低,“你白天说的,那种遗忘之法,真的可行?”

我睁开眼看向他,忍不住笑了,“你也想学?”转眼,我又嘲讽地说道:“我忘了,像你这等天生薄情冷性之人,压根就不需要的。”

炎越又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低声说道:“魏枝,在那山洞时,你将身子给我的情景,我也许是伤得太重,后来回思,总是记不起来。”

我气得要笑了。

这个男人,这个抛弃了我娶了妃的男人,凭什么还敢拿起以前的事来说项?他这是什么意思?嘲笑我愚蠢吗?

就在我暗暗磨牙,一时不知要用什么话来狠狠地羞辱回他时,炎越又开口了,他轻声道:“我是天生至纯之体,以前木老翻到了一本书,那书上说,我这种体质的人,是断情绝爱的。”

这话我从来没有听过。怔了怔,我呆呆看着黑暗中的他,低声重复,“断情绝爱?”

“恩。”炎越的声音在黑暗中听来有点飘,混着他微乱的呼吸,有种怪异的躁动,他说道:“心无尘垢,眼中美色如尘土。说的就是这种体质。”

我疑惑了,细细回想了与他一起以来,他面对我时的诸般表现,摇着头说道:“不对啊,你不像的。”

炎越却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我终是忍不住问道:“你呼吸有点乱,是不是修练有了不妥?”

黑暗中,炎越似是摇了摇头。

他摇着头,低声说道:“魏枝,陪我出去走走可好?”似是料定了我不会应允,他又道:“便看在你这阵子自在清净了的份上,陪我出去走走。”

他这话一出,我立马惊了。

是啊,自从我是凤凰的消息出来后,各种各样的试探,各种各样的针对那是层出不穷,可自从那天帝王家宴再到他继立天帝,我虽是逃到了凡间,可在天界的日子,却是真真清净了。

我惊道:“是你做的?”

黑暗中,炎越没有回答,也没有点头。

可我明白了。

当下我站了起来,低声说道:“这是大恩……陛下,魏枝欠了你的恩情,日后定当报答。”说到这里,我又道:“走吧。”

黑暗中,我们一前一后地飞出了房间。

一落入虚空里,我便感觉到了炎越的不对劲,他竟是一路疾奔而出,跑动时,他还没有拉开防护罩,而是任由冰冷的罡风吹着。

我答应了与他同行,自是紧随你左右。这般跑了一夜后,他终于慢了脚步。

看到他止了步,我飞奔过去,问道:“你怎么啦?”

炎越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东方,望着远处那炽热火红的恒星,炎越说道:“如果现在妖境,现在正是东方日升,晨光最美时。”

我一怔,顺着他的目光朝着东方望去。

这时,炎越突然打出一张传送符,道:“走,我们去看看!”他抓住我的手臂后,一阵白光闪过,再睁开眼时,我们已到了妖境。

此时的妖境,还真是东方红日初升,天地最清最美的时候。

我们落在山头,两人远远隔着,朝着那日出的方向望了一阵后,炎越有点嘶哑的声音传来,“魏枝,朕这次助你挡住各方窥探之人,是不是有大恩于你?”

这人背对着我,双手负在身后,身影说不出的冰冷傲然,而这挟恩图报的话,也说不出的让我震惊。

我瞪大眼看着他,点头道:“是。”确实是大恩,不说别的,光是被我屠杀摧毁的那些个家族中,不知有多少对我恨之入骨的。他要不是做了绝大努力,那些人绝对不会让我有现在的清净。

炎越依然负手背对着我,他望着东方日出的方向,徐徐地说道:“我要你回报于我。”

我又被他的厚颜惊了一下后,寻思再三,点头应道:“好。”

过了一会,我问道:“你要我如何回报?”

背对着我的炎越,呼吸陡然急促起来,他声音一低,说道:“我想要你。”

顿了顿后,这个天界之主,三界最大权力者,徐徐又道:“我要你与我欢好一次……”

轰——

我被他的话炸得晕头转向,一时之间,心里百感交集,不知是想骂还是想笑或者想哭还是想恨。

最后,我冷冷说道:“什么时候?”

依然背对着我的男人,声音轻柔起来,“就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