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9章 主动的温柔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主动的温柔

轰!

我的脸孔涨得通红。

呆呆地看着他,我咽了一下口水,不敢置信地问道:“现在?”

炎越没有回答,他只是随手朝空中一扔,瞬时,我们所在的山头,便被一种无形的结界笼罩,就在结界初成,男人缓缓回头时,结界内突然春暖花开,大片大片的红色地毯占据了整个地面,几根黑亮的玉柱通向天际,角落处,一处温水汩汩而出,形成浴泉之状,相对的一侧,宽大的铺了红缎的榻几突然出现,几旁有香冉冉燃烧。

只是一个转眼,我们所在的地方,变得温暖而甜蜜,只除了这透明的结界,以及透过结界,能清楚看到的晨曦华光,和遥远官道中挤挤攘攘的凡夫俗子。

炎越转过头来,他看了我一眼后,缓步走向浴池,然后,我看着他衣衫尽褪,露出那宽肩窄腰的完美体形,看到他墨发披散,一步一步走入浴池中。

猛然的,我转过头背对着他。

身后水声哗哗直响,过不了一会,炎越微哑的声音传来,“魏枝,看向我。”

我咬了咬唇,慢慢转过头去。

这一转头,我才发现他已变了副模样。玄色的衣袍他松松地穿在身上,因为没有系腰带,他胸膛半裸,腹肌和人鱼线若隐若现。

男人披着一头湿淋淋的长发,便那么坐在一个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华贵高榻上,慵懒的伸着长腿,抬着那双清凌凌的眼看着我。

猛然对上他的眼神,我再次刷地脸孔涨红,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至清至澈,却又在乌黑乌黑的瞳仁底,燃烧着让人心跳加快的火焰。他只是这般看着你,却让人仿佛被其锁住,再也动弹不得!

我呆呆迎上他的眼,因目光不敢下看,我的眼神有点游移,咬着唇,我嚅嚅的低声说道:“你,你不是有妃子了吗?好端端的,怎么想起这种事?”

男人没有回答我,他只是这般姿态慵懒诱惑,眸光专注地向我看来。

我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又道:“一,一定要现在?”

我这话一出,炎越微微垂眸,他低下头,抿上一口突然出现在掌心的美酒,随着他的动作,一缕湿湿的额头披垂在他眼前,把这个男人俊美无畴的,白玉般完美的面容,染上了几分神秘和阴郁。

他品了两口酒后,开了口,“不错,我现在就要你!”

一句话,令得我红霞渗入耳尖时,男人维持着低头品酒的姿势,抬眸朝我深深看来。这一刻,他的眸光底清得泛了黑,“过来!这次由你主动!”

什么?

我的脸更红了。

涨红着脸,我感到心跳如鼓,按着砰砰急乱的心脏,我目光游移地说道:“为,为什么要我主动?”

男人垂眸,他咽了一口酒,丢出答案,“因为你欠了我的情。”

我的脸立刻塌了,感觉到鼻尖上都渗出了汗,一时心慌意乱的我也不记得用灵力去汗,伸手胡乱朝自己扇着,我小声说道:“我不敢。”我这句话,不但小声,隐约还有点颤抖,一点也不符合我这阵子英明神武的形像。

炎越再次抬起眸来,他深黑的眸光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后,喉结微动,“过来——”

这已是强横的命令了!

我抿着唇,眸中水光盈盈地瞪了他一会后,终是牙一咬,提步向他走去。

就在我提步的时候,男人再次开口了,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不够!”男人说道:“这种程度的主动,朕看不上眼!”

什么意思?

是了!这个混蛋现在是天帝了,他的后宫,天天不知有多少美人儿献媚讨好,他夜夜笙箫惯了,便想我也放纵一点!

呸!

可就在唾骂声从心中响起时,陡然的,我对上了他深黑眸光底的那一抹温柔。

……陡然间,我记起来了,这是我心心念念,追逐了多年的男人。

……我那么渴望着他,他是我想忘而无法忘却的心上人。

……如今,他已贵为天帝,也已成婚娶妃,我也身为凤凰,他不喜欢我现在的张扬,我无法容忍他的身畔已有他人。我们这一世,注定了越行越远,直到各自天涯!

……从前,我渴望他时,许多许多的岁月里,只能遥遥望着。今后,我想起他时,也只能站在远远的山头上遥望一眼。

……这也许是他和我,最后一次这般相聚。今番恩爱之后,与郎永世陌路!

潮水般涌来的思绪中,让我的脸渐渐染上了一丝忧伤,就在高华慵懒地坐在榻上,静静地与我对望的男人,那深黑的眸光里,同样泛起了一丝半缕忧伤时,我冲他笑了。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这一笑特别特别华美,因为我的凤凰魅术在这一刻无意识的澎涨,令得地毯上,高榻上,浴池里,以及他的身后我的身后每一个角落处,传来鲜花盛开的声音!

我冲他妩媚地笑着,身上开始燃烧起红色的火焰。不过这一次,这红色的火焰非常温柔,它像空气般温柔,便是碰到了地毯,也不曾烧着。

红色的火焰里,我的背后伸出一对小小的七彩翅膀,那翅膀冲破我的法衣,在我身后轻轻扇动着。

红色的火焰里,我的长发披散开来,一泄而下,我玉白的脸颊上,因为笑容和明媚,而莹光流动,我的额心,那朵小小的火焰图纹鲜艳欲滴。

这一刻的我,发如墨,脸白如玉,却又整个人都被火红火红的焰光笼罩。

见到他果然看痴了去,我越发高兴了,弯起眉眼,我身上的法衣开始变化起来。

法衣一阵变幻后,终于变成了红色的薄纱,这纱轻太薄太透,露出了我大片大片雪白的胸颈肌肤,以及修长的白皙**。

这时的我,还笼罩在火红的焰光中,露出的皮肉白得晃眼,没有露出的地方,却又若隐若现的媚惑人心。

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炎越呼吸微乱,看向我的目光,也黑得噬人。

我赤着光洁的足,步步生花的向男人走近。

一步一步,我来到了男人身前。

慢慢的,我撤去身上的火焰,让自己雪白的肌肤,乌黑的秀发,火红的纱衣完全呈现在男人面前后,我冲他嫣然一笑,慢慢向他继续走去。

低着头眸光如水地看着他,妖媚一笑中,我一只玉足踩在男人的双腿间,轻轻用自己的完美的白玉般的脚趾磨蹭着他被袍子盖着的地方,我声音微靡,轻轻说道:“郎君,我美不美?”

我的声音,非常软靡,尾声拖长,带着种凤凰天生就有诱惑。

男人抬头盯向我。

他薄唇微扯,露出一个笑容后,低声地说道:“你一直很美。”

我倾身,白腻丰腴的玉臂缠上他的颈后,我轻抬臀部坐在他身上。凑过红唇,我用舌尖舔着他的耳,靡哑喘息着又问道:“可是独一无二?”

男人的体质比常人要冷,肌肤相触,直是他如冰玉我如火。

这般微冷的肌肤,在我玉臂轻缠,舌尖轻舔中,似乎温度上来了些。过了一会,我听到男人依然是呼吸微乱的声音传来,“凤凰之艳,无与伦比!”

“是吗?”

我低低地说着,舌尖从他的耳洞伸出,慢慢吻向他的下颌,然后移到他的薄唇。

我把他的唇瓣含在嘴中,一边轻轻吮吸,一边靡荡地浅笑,“这么美,这么独一无二的凤凰,不日后将弃君而去,他日魏枝另择了良人,再与陛下相逢时,却不知是何滋味?”

我身下的男人,身躯一僵!

我又慢慢吻向他的眉,他的眼。

这个男人,毕竟是我痴迷多时的,便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从此陌路,可这一次,我的吻也带上了几分小心,几分痴迷和欢喜。仿佛,能够碰触他身上的任何一处,都令我欢喜得颤栗。

我这般欢喜,男人却是不同,他的身躯还僵硬着,而且因着这份僵硬,他温热的肌肤已重新变回了清冷如玉。

这时,我娇媚地抱怨道:“郎君,你握疼我了。”

他确实握疼我了,他扶着我细腰的双手,不知何时已越握越紧,直紧得我生疼!

我一言吐出,腰间紧握的大手猛然一松!

我重新吻回他的唇,在用舌尖把他的薄唇强行挤开,把他紧抿的牙齿挤破后,我伸出丁香舌寻找着他的舌。

在我如痴如醉地探入他口腔,感觉着他的温热和清冷时,炎越猛然闭上双眼。

他伸出手掌,慢慢推开我的脸。

让我的唇与他的唇强行分开后,男人仰靠在榻背上,眸光定定要看着我。

他看着我,声音中有了些痛楚,他道:“魏枝,你什么也不知道!”

面对他这近乎痛苦的斥喝,我不由一怔,楞楞地眨着眼朝他看去。

看着他,我奇道:“我不知道什么?”

炎越却只是看着我,他的眸光太清太黑,却始终不发一词。

就在我不高兴地咬了咬上唇时,定定看着我的炎越再度开口了,这一次,他的声音是温柔的,他的语气中甚至带了点笑,他朝我微笑着轻语道:“不管今日如何,以后如何,也不管你是忘记还是没有忘朕我。魏枝,朕敢跟你保证,今生今世,来生来世,你便是不与朕在一起,也断断不能与他人在一起!谁敢要你,朕便

让他家破人亡,九族尽诛,神魂无存!”

要不要H下去呢?大伙扔几张粉红票让我看看你们的心意。粉红票多的话,我继续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