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0章 下药

第一百三十章 下药

我仰头看着他,半晌后,低声问道:“陛下,你还要过情劫关吗?”

我这话一出,炎越身子一僵,他怔怔地看着我,慢慢地松了开来。

随着他衣袖一拂,结界散去,结界里的一切事物也通通消失不见。

我怔怔地看着慢慢变回那玄袍凛然的天帝模样的炎越,突然说不出的凄凉。

……这就是我与他之间,看似最好最美,可随时随刻一拂手,一切美好便会消失,留下的,依然是真实得让人心惊的遥远。

当他身上的法衣,我身上的纱衣,都恢复原样时,太阳刚好从地平面上完全升起。

这一刻,我也罢,他也罢,都没有说话。

又不知过了多久,炎越恢复平静的声音传了来,“魏枝,回去吧。”

我恩了一声。

转身走了一阵,回头见到他还站在原地,还在望着那太阳初升的地方一动不动,我禁不住停下了脚步。

遥遥望着他,我低声说道:“一起回么?”

炎越依旧背对着我,没有动作。

我一动不动地看了他一会,提步向他走去。

我坐在炎越身边,与他一道看着这妖境的日出,看着远处官道上的人来人往。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开口了,他说道:“行了,回吧。”

我们回到了映月结界。

我终是疲惫的,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倒下榻便继续睡觉,可我双眼睁得老大,又哪里睡得着?

就在我仰望着屋顶一动不动时。厢房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让我进去!”转眼,另一个女子声音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连沈妃娘娘的驾也敢拦!”

我坐了起来,走到榻旁姿态端庄的坐下,我命令道:“让她进来。”

声音落下,一个姿容绝艳的天妃在四个宫婢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五女都是相当不俗。这一进来,顿时连整个厢房都给照亮了不少。

看到我。五女都是一怔,那沈妃更是慢慢抿紧了唇。

我抬眸,看了沈妃一眼,道:“人太多了。”

沈妃挥了挥手。清艳的声音传出,“你们都退下。”

四婢退去,厢房中,只留下我与沈妃两个。

沈妃的眼,一直落在我的脸上,身上。

这般看了我好一阵后,沈妃突然双手捂脸,轻轻啜泣起来。

我万万没有想到她是这个态度,不由一怔。看着沈妃,我问道:“你怎么啦?”

沈妃的声音从指缝中流泄而出,“陛下要休我。”

我又是一怔。

沈妃松开手指。她低头看着地面,泪水一颗一颗地掉落,“早在先帝做主定下婚约时,我们便听过阁下的大名。”

沈妃说到这里,自失的一笑,她喃喃说道:“你说好不好笑?我爱慕陛下已有一百五十载。族长也总是说,以我的身份。嫁给陛下做个侧妃是一定可以的,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她顿了顿,过了许久才低泣道:“一百五十载的相思,一百五十载的期待,却听到我的心上人恋上了一只凤凰……你说可不可笑?”

我无言以对。

这时,沈妃又说道:“大婚当日,我与吴姐姐,离妹妹同时从家乡出发,赴嫁天帝城……可走到半途,原本定为正妃的吴姐姐暴病而亡……暴病!修为到了吴姐姐的程度,居然会得暴病,阁下你信么?”

沈妃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说道:“吴姐姐死了,夫君的正妃之位也空出来了。当时我们都想,罢了罢了,这正妃之位是给凤凰空出来的,吴意儿一家也就是外强中干,她死了也就死了。”

沈妃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看着我,含着泪望着我,沈妃喃喃说道:“现今,我因心怀不轨,对陛下下腌臜之药,也要被休了,陛下身边只剩下一个离妹妹了……魏氏女,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很得意?”

说到最后,沈妃看向我的眼神中,已是恨意沉沉。

我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人的刻骨恨意,仿佛我毁掉的不止是她的梦想,还毁掉了她的一生,仿佛与她还有生死大仇一样。

我慢慢抬头迎上沈妃,对着一脸怨毒的她,我蹙眉问道:“你对他下药了?下了什么药?”

岂料,我这平常的话一出,沈妃便放声大笑起来,她格格笑道:“魏枝,你装什么糊涂,昨天晚上,他不已经来找你了么?你不与他一道溜出仙宫,跑到别处逍遥快活了么?”

我蹙眉,说道:“你给他下的是**?”

“哈哈,正是**,是天界最有名的入梦林。中了这入梦林,天帝也会如你这种禽~兽一样进入**期,历时三月日夜颠倒,可以种下玉胎麟儿。魏枝,本宫计划了那么久的好事,今朝如了你的意,这心可真是不甘啊!”

入梦林?居然是这种药?

这入梦林我听过,确实是一种奇特**,它最大的特点是无视修为,可以让任何修为任何心性的人,如野兽一样进入长达三个月的**期,而且极容易使女方受孕。听说修仙世家中,这入梦林奉为至宝,可我断断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对炎越下这种药!

**期?怪不得他昨晚把我带过去,还直接提出那种要求……

就在我沉思之际,沈妃格格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站起来,走出几步后,沈妃停下脚步,她嘻嘻笑道:“对了,这入梦林效果挺强的哦,所以先帝已经同意,让我的兄长调了一批大美人过来,这些美人啊,个个千娇百媚,或许无人比得上独一无二的凤凰阁下,可玉石是美,清水也不错啊。真期待啊,不知这三个月过去后,陛下的营帐里,会添上多少宫妃?”

笑声中,沈妃一步三摇地走了出去。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沉思起来。

炎越回到了寝房。

做为天帝的寝宫,便是在这简陋的仙宫里,也是华贵的,只是这种华贵,配上空无一人的大殿,显得格外孤清。

看到高台上的主座,炎越慢慢走了过去。

他缓缓坐上了这个天帝宝座。

伸手放在扶手上,炎越转过头看向外面。外面,人语声喧哗声不绝于耳,不时都有监测灰雾的人传来灰雾如今的变化情况。

炎越听了一会,慢慢闭上双眼,他靠着这华丽的高榻,独自一人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炎越突然一凛,他转过头来。

正好这时,殿门被一推而开,身着一袭火红火红的,由凤凰羽化成的霓裳的我,缓缓走了进来。

在高台上,静静望来的炎越注目下,我一步一步向他走近。

转眼间,我亦上了高台。

走上高台的那一刻,我长袖一拂,在把殿门砰的一声关上后,我姿态优雅,神态傲慢地走到一侧榻上坐下。

我坐好,我盯着他,慢慢开了口,“你为什么会娶她们为妻?”

我昂着头看着他,又问道:“为什么你会突然继位为天帝,又突然娶妃,还突然不要我了?”

我的声音虽然是惯常的清而软,可我的姿态是高傲的,因为只有高傲,我才能这般平静地问出这些我早就想知道的问题。

炎越头枕着榻背,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他就那样看着我,却久久都没有回答。

他不回答,我便盯着他等着他回答。

这时,大殿很幽深,空气很清凉,可我还是能看到,炎越那微微染上了红色的眸底,以及他微乱的呼吸。

……他中了入梦林,这种状态将持续三个月。

转眼我又想道:以炎越的清冷和自制力,还有这种形于外的失态,那入梦林真不愧是天界第一**!

在我坚持不懈的盯视中,炎越终于开口了,他声音依旧有点哑,“什么时候你心甘情愿把身子给朕,朕或许会大发慈悲,回答你这些问题。”

说完这话,他闭上双眼,再也不向我看上一眼。

我瞪着他。

瞪了一会,见这厮竟似睡了过去,我重重一哼,衣袖一拂飞了出去。

沈妃离开不过一天,我便听到天空处传来了一阵娇笑声。

这娇笑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我只是初初一听,便从这些笑声中,知道来的女人,少说也有三四十个……

三四十个大美人一同出现在映月结界,顿时令得这片地方都变得热闹起来,鼓噪起来,激动起来。

下午时,良少冲到我的房间,看到我正在刻制符箓,他在旁边侯了好一会。

等我从专注状态中一回过神,良少便朝着我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魏枝,外面来了很多美人,你知道吗?”

我抬起头,“恩,听过了。”

良少有点沮丧,他欲言又止后,说道:“现在陛下那里,可是特别热闹。”

我垂下眸,一边静静地画下一个符,一边说道:“只要他愿意,也可以不必那么热闹!”

良少顿时失笑,“你懂什么?这是先帝安排在他身边的。陛下万万不能拂了他的意。”

过了一会,良少又道:“魏枝,如果你的心里还有半分不舍,不妨主动点。这世上最强硬的男人,也禁不住这种试探的。”

这个问题,良少便是站得最久,我也一直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