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5章 牵机盅发作

第一百三十五章 牵机盅发作

就在我离开大殿不久,左侧走来十几个老臣,他们浩浩荡荡的向天帝殿走去。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一进门,我便痛得扶住了门。因为无法稳住身形,我整个人向下一滚,头给重重磕在了柱子上。

我费力的从地上爬起,忍着剧痛,我盘膝而坐,内视起来。

我很快便看到了自己的膏盲被一种黑色的东西噬咬出了很多齿状伤口,而且那黑色东西还在那里蠕动。

陡然的,我身子一僵,记起来了。

这是牵机盅!

当年炎越被巫族大尊种了这种牵机盅,我把它引到自己身上后,它一直没有发作,我都当它不存在了。

没有想到,它会在这个时候发作……不对,炎越当时中牵机盅时,是我与他第一次欢好,那时我借机把它引入体内。没有想到,它再次发作的契机,却是因为我与他又欢好了。

牵机盅牵机盅,世间最神秘最可怕的盅虫,我自从中了这种盅后,曾查阅过相关的书,可所有的书中,对这种盅虫的描写都只有一句:牵机盅无解!便是天君城的紫华书阁中,对牵机盅也只有这么一句。

牵机盅无解!

我怔怔地望着外面,不停的在脑海中搜索关于牵机盅的知识,可得来得去,只能得到这五个字。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打出一面水镜。看到镜中自己苍白的唇后,我用手指抚过,重新让它变得明媚。

然后我推开了房门。

我刚刚来到天帝殿外。一个玄衣骑便走了过来,他对我说道:“阁下,陛下说了,他有急事需要离开映月结界一阵,请你留在这里主持大局。”

主持大局?

我转头看了这玄衣骑一眼,淡淡问道:“先帝可在?”

“先帝在。”

先帝在,何需我来主持大局?

我笑了笑后。又问道:“陛下去哪里了?”

“属下不知。”

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一个时辰后。在无人注意时,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映月结界。

我回到了以前的凤凰城,现在的天君城。

我来到紫华书阁时,这里还安静得很。刚刚用神识扫了一遍,我便欣喜地看到不远处走来白发苍苍,老迈得不行的木老。

我心下大喜,连忙飞了过去。

木老正一边踱步一边寻思,这一抬头看到形容憔悴的我,他大吃一惊,伸手朝我一扣,他严肃地说道:“跟我来。”

转眼,我们挪移到木老居住的小木屋中。

木老坐下。手还按在我的腕脉上,“你中了牵机盅?”

我点了点头,哑声说道:“我很痛。它发作得越来越快了。”

木老的灵识从我身上过了一遍。

然后他站了起来,一边在木屋里踱来踱去,木老一边说道:“这牵机盅号称来自神界,最是无解,平常修士中了,早就发作了。阁下之所以撑到如今。只怕是因为是凤凰的缘故。”

他看向我,焦虑地说道:“天界当中。老夫也号称博学,可这牵机盅要如何解,当真不知……对了,或有一法,如果阁下能找到一人,心甘情愿把盅度过去,或许能行。”木老强调道:“不过这人必须是一界大能,或者是绝顶资质的天才。”

我笑了笑,摇头说道:“我找不到。”

木老也不意外,他一边转来转去一边说道:“除此之外,那就没有法子了。不过阁下毕竟是凤凰,据老夫猜测,这牵机盅种在阁下身上有两种后果,一种后果是,它与阁下独一无二的血脉相溶,导致阁下发生一些不可测的变化,第二种后果时,它剧毒发作时,阁下被迫涅槃。”

说到这里,木老问道:“对了,还有第三种法子,找到种下这盅的人,他可能知道这牵机盅如何去解。”

我明白了。

当下我站了起来,朝木老行了一礼后,便瞬移离去。

我来到魏国时,形像已狼狈不堪,再次给自己施了法术,才重新变得光鲜美丽。

我停在了魏相府上空。

落地时,我虽是隐着身,却放开了神识,朝着四下大力搜索起来。

巫族大尊不在这里!

巫木仙使也不在了!

……是了是了,他们已知道魏三小姐不是凤凰,当然不会留在这里了。

我失落了一会,感觉到一人,便挪移了过去。

明显老迈的魏相正在书房中批阅着什么,感觉到一人出现在房中,他手中毛笔一顿,慢慢抬起头来。

与我四目相对时,魏相站了起来,他惊道:“魏枝?”

“正是。”

我忍着体内传来的一波波剧痛,想道:这么短短一会,它发作得越发频繁了。

盯着魏相,我无事人一样地问道:“敢问巫木仙使可在?”

“他们早就离开了。”

“去了哪里?”

“不知。这种事仙使从来不会与我这个凡夫说来。”

“那贵府三小姐呢?”

“自魏枝你是凤凰的消息被确实后,她就失踪了。”

“一直没有找到?”

“是。”

我沉默了一会,递给他一个符箓,说道:“如果巫木仙使或者大尊回来了,请转告于我。”

说罢,我转身朝外走去。

我没有走出太远,因为我刚刚腾飞到半空时,又是一波强烈的剧痛传来,这剧痛令得我再也无法坚持飞行,砰的一声重重砸落在山峰上。

我这凤凰真身。本身就堪比法宝,坚硬无比,要是平素。别说是这般高空砸落,便是一整座山朝我砸来,我也不一定有什么痛感。

可现在,我却吐出了好几口鲜血。

再次盘膝内视,发现整个膏盲已被噬咬了三分之二后,我急急站起,发出传送符。一边朝符中输入灵力,想尽快挪移到炎越身边去。

……这牵机盅发作如此之快。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我现在只想再见他一面。

传送符的灵力刚刚输了三分之二,就在符周白光开始波动时,突然的。又是一阵无法言喻的剧痛传来,于是我嘴一张,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而这一痛,使得我灵力输入也猛然一止。在感到眼前开始昏黑时,我仓促中再次输入了灵力。

一道白光冲天而起,我从原地消失。

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山林中。仰着头望着天空中的两个太阳,我慢慢坐了起来。

这一坐起,我才发现自己身上积满了厚厚的树叶和灰尘。竟似在这地方睡了数年的模样。

我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扶着树干,我自言自语道:“怎么传到这里来了?我不是去找他的吗?”

那个他字一出。我僵住了。

他是谁?

不对,我猛然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白嫩的双手:我又是谁?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外走去,这片山林很大,树叶浓密,不远处不时传来阵阵野兽叫声。

走了好一会。我终于看到了一片小溪,连忙朝溪水中一凑。我低头对上了一张脏兮兮的脸。

就着溪水把脸洗干后,我终于看清了自己。

五官倒是极好的,就是肤色太难看了,我想。

溪水中倒映出的五官,称得上眉目绝伦,一双上挑的凤眼极其华贵,可再怎么华贵的眼,再怎么小巧的唇,配上一张灰朴朴的,仿佛沾染了无数的尘垢从来没有洗净过,没有半点光泽的脸,那十二分的姿色也只剩下二分了。

原来我长这个样子,我想。

我顺手折下一根树枝,一边探路一边朝下走去。

约莫走到天黑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村庄。

远远看到村庄里的人来人往,孩童嘻笑,我也高兴起来,提起脚步便朝村庄跑去。

我才跑了一会,便开始喘息起来,连忙放慢脚步,终于,我在二颗太阳同时沉入地平线时,来到了村子外面。

二颗太阳同时沉入地平线,染红的是整片天空,所以这时的村子,美得让人晃目。

就在我怔怔地仰头,给这美景迷得痴了时,村子里的人也发现了我。十几个人停下脚步朝我看了一会,一个老人走了过来。

老人朝我打量一眼,说道:“小姑娘,你是哪里人氏,怎么到我们乔家村来了?”

我挑起一双凤眼看着老人,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人氏,我,我是从那片山里过来的。”朝我身后的山林一指,我向老人问道:“老爷爷,我可以在这里住一宿吗?”

老人正准备应允,一个长相秀美的少女在后面叫道:“爷爷!”

少女警惕地瞪着我,“爷爷,这女子脸色这么不好,莫不是带了什么脏病吧?她不能进村!”

另外的村民也向我看来,不一会,一个中年汉子也道:“她脸色是不好,还是别放进来了。”说话之际,那老人已被少女扯起,转眼间,村子的木门在我面前重重关上。

我看着大关的木门,望了一眼渐渐黑下来的天空,暗暗想道:罢了,宿在外面就宿在外面吧,只希望上天保偌,别有野兽什么的。

天黑前,我寻到了一草垛。

不过这一个晚上我没有去睡,而是出自本能的盘膝而坐,按照我说不出名字,却本能就知道的路线修练了一整夜。

第二天,二个太阳升起时,我照了照河水,居然发现自己的脸色亮了一些?

简直是太好的!我高高兴兴地朝着前方的城镇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