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7章 好谋算

第一百十三十七章 好谋算

我是无声无息进入林府的。

与在庄子里一样,一进林府我便被圈了起来,整日里不见外人,由一群人教着我各种礼仪规矩。

约莫半个月后,林夫人又来见我了。

远远看到我走来,林夫人走上前,她摸着我的手,慈祥地说道:“月儿啊,姨母今日前来,是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消息。”

“天大的好消息?”我特高兴,连忙乐滋滋地问道:“姨母,是什么好消息啊?”

“月儿啊,想当初在啸月城时,姨母一见你这孩子便喜欢上了,也幸好姨母当时自作主张,把你认作了咱林府的表小姐。可不,就在前阵子,姨母查明你的身世了,这可真真是有缘份的,月儿你还真是我们林府的表小姐。”

说到这里,林夫人神秘的一笑,问道:“月儿,你想不想见见你的家人?”

我的家人?

我瞪大了眼。

见我吃惊,林夫人一挥手,于是,三个仆妇跑了进来,看到我,她们扑通扑通的跪在地上,一个仆妇更是爬上前抱着我的小腿啕啕大哭道:“三小姐哇……三小姐,我是张婶啊!”

我被她哭得稀里糊涂,便扶起几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婶二十七八岁,口舌便利,听我问起,便一边哭一边解释起来。

她们说,我是靖国公主和阳城侯的女儿。今年十六岁,在五年前,因为下面的人照顾不力。我在回老家的路上失去了踪迹。靖国公主和阳城侯遍寻不至,伤心得很,去年时突利族人进犯,阳城侯和靖国公主为国请命奔战沙场,却不料中了敌人埋伏,不但夫妇两都埋身沙场,连同他们的两个儿子。我的两个兄长也一并牺牲了。

靖国公主和阳城侯一家为国尽忠,陛下深为感动。特别是陛下深爱的楚妃娘娘,也就是靖国公主的母亲更是悲痛欲绝。这位楚妃娘娘虽是前朝公主,可她年轻时深受帝宠,便是后来年纪大了。帝王也不曾失宠于她。

楚妃娘娘一夜之间失去自己最爱的女儿和外甥,没有熬两个月就过逝了。

本来,楚妃娘娘死了,靖国公主一家也死了,按道理来说,我的存在也就不重要了。

可从张婶的三言两语中听出,原来皇帝在心爱的楚妃娘娘过逝后,因感令爱妃所求,让人把阳城这个城池和阳城侯位。以及靖国公主生前经营良好的,遍布全国各大城池,共有七十多家。号称数一数二的“传香”酒楼留下。陛下的原意,是想从靖国公主和阳城侯的族人中,择一人继承这些遗产。

而这个时候,我出现了。

张婶和另外二个仆妇抱着我痛哭一场后,林夫人见我被这消息炸得晕晕乎乎,挺好心的让我回房休息一下。说是明天再带我前去面圣。

……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跟着林夫人进了宫。

可能是我的长相真的与楚妃娘娘和靖国公主很像。当我站在陛下面前,摘下面纱时,躺在病**,明显老迈不堪的陛下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然后,便是两个太监出面,他们从我指尖刺出一点血后,放在一个白玉盘里一会,便出来对病榻上的皇帝说道:“禀陛下,此女确是靖国公主和阳城侯的嫡亲血脉。”

两个太监这话一出,林夫人和几个大臣都红了眼眶,他们慈爱地看着我,一个美妇更是连声说着,“上苍垂怜,上苍垂怜。”

病**的皇帝已经很虚弱了,听到这个结果后,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挥了挥手,便让太监颁布圣旨。

于是,在这一天,我成了新鲜出炉的忘月郡主。

也就是当天下午,陛下接着下旨,将我赐婚于武承侯府的陈世子。这时我才知道,原来陈世子早就与靖国公主的女儿指腹为婚,现在我回来了,这婚事自是理所当然要重提了。

……

三四月的京城,桃花刚刚绽放,我坐在新鲜出炉的郡主府里,看着林夫人和几个管家帮我布置府第,安围婢仆。

忙忙碌碌,衣袂飘飞中,林夫人来到我身后,她一边慈爱地帮我梳理着长发,一边说道:“郡主可真是越来越美,三天后的桃花宴上,一定能够艳压群芳。”

陈婶在旁掩口笑道:“郡主与当年的靖国公主一样美,一定能让未来的郡马一见倾心。”

我听到这里,抬起头来,好奇地问道:“在桃花宴上,我就可以见到陈世子了?”

林夫人给我梳理头发的动作一顿。

转眼,她慈爱地打趣道:“哟,郡主迫不及待就想见到未来夫婿了?”

未来夫婿么?

我弯起眼眸,笑眯眯地应道:“是啊。老听人说他是京城四大公子之首,挺好奇的。”

林夫人笑了,她温柔说道:“郡主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

三天转瞬既逝。

因为桃花宴是在我的府中举行,所以提前两天林夫人便开始带着众人张罗。

当第三天到来时,我的郡主府里,那是繁花处处,笙乐阵阵,说不出的繁华热闹。

听着外面的喧哗声和笑语声,我盈盈站起,笑嘻嘻地问道:“姨母,我可以出去了吗?”

林夫人正在帮我打扮,闻言她连忙说道:“还得等一下。”

我转过头,看着铜镜中那明显涂粗了的柳眉,还有画薄了的樱唇,歪了歪头,高兴地想道:林夫人的化妆术可真了不起,随便动几下,便能使得我的五官细看无一不精美,合在一起看无一不粗俗。

说起的,这样难度挺大的,要知道我的五官可以说是国色天成,所差就是容光气色。可林夫人的手笔,却能使得我五官的任何一个部位,还更加美上一分。唯一可惜的是,这种五官不能合在一起看罢了。

等到林夫人给我把妆化完后,又挑了一件桃黄显嫩的衣裳给我穿上时,铜镜中的少女,连我自己也不识得了。

我大乐。

当下朝林夫人谢过后,便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看到我跑出的身影,林夫人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冷,她朝身后几个婢女低声说道:“刚才我的手法可看清了?”

“看清了。”

“以后就给郡主这样打扮。”

“是!”

这时,张婶凑上来了,笑道:“夫人,陈世子和三小姐到了。”她压低声音,高兴地说道:“他们是一起到的,这两个孩子站在一起,可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林夫人冷着脸,“小声点!”

张婶连忙说道:“小人省得。”

林夫人点头,“行了,你看着这里,我出去迎接他们。”说罢,林夫人带着众婢,一脸慈祥笑容地走了出去。

就在林夫人走远,张婶呆了一会,也准备提步时,突然房门一开,我蹦蹦跳跳地进来了。

几乎是我一进来,屋里的众女便骇了一跳,张婶更是骇道:“郡主,你这是怎么啦?”

我抖了抖身上的水,不高兴地说道:“没什么,去摘桃花时一不小心摔到池里了,幸好水不深,我又爬上来了。”

说到这里,我朝张婶她们说道:“我要换衣,你们都出去。”

几个婢女连忙站出来,“郡主,奴婢帮你更衣。”

我却不耐烦了,眼一瞪,没好气地喝道:“叫你们出去就出去……还堵在这里干什么?想冻死本郡主啊?”

几婢还待啰嗦,我三不两下便把她们赶了出去。

赶出众人后,我把房门反锁上,一边哼着歌,一边换起衣裳来。

被我锁在外面的众婢相互看了一眼后,一婢不安地问道:“这,要不要告诉夫人?”

另一婢说道:“还是说一声吧。”说罢她跑了出去。

而这时,剩下的两婢还在低声说着,“怕什么?她一个乡下来的痴女,懂什么穿衣化妆的?”

“你可真是个笨的!关健是就算她不懂,可胚子在那里,什么妆都不化就够亮眼的了……”

几女还在那里叽叽喳喳说着,却听得房门传来响声。

她们齐刷刷回头。

我一跨出房门,便对上三只呆头婢。

她们呆着的样子实在好玩,于是我朝她们眉眼弯弯的一笑。

这一笑,三婢脸色大白,就在三婢白着脸急急围上我,张嘴就要说什么时,我衣袖一甩,一阵袖风把她们全都推开后,笑嘻嘻地说道:“啊,大伙应该都到了,我去凑热闹去。”说罢,我旋风般冲出老远。

……

林三小姐号称京城第一美人,她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她身上。

远远看到自家女儿美丽绰约的风姿,林夫人笑得一脸欢喜,她连忙迎了上去,小心朝左右看了看,林夫人一边帮女儿整理发上的步摇,一边小声问道:“不是让小心点,别让人看到你与世子在一道吗?”

林三小姐朝着左右优雅端庄的一笑,轻启樱唇回道:“只是碰到……母亲放心,兹事体大,我与陈郎心里有数。”

“心里有数就好。”林夫人说道:“世子听到宫中传说郡主与楚妃娘娘极为相似,他就没有动心想要一见?”

林三小姐笑了,她小声回道:“母亲,你多虑了!陈郎可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他啊,除了女儿,谁也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