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9章 失清白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失清白

我的脸刷地涨得通红!

就在我涨红着脸,一时不知是向他陪礼道歉好,还是找个什么借口解释一下时,突然的,一股劲风撞上了我一侧膝头!

明明听风袭来,我却来不及反应,于是,就在我转头望去时,我膝间一软,左足绊上右足,扑通一声给摔到了池塘里!

四周惊叫声乍起!

张婶等人急急叫了起来,“来人啊,快来人啊!”“不好了,郡主掉水里了。”

只是这叫声刚起,只听得扑通一声,却是陈姓少年跳到了水里,把浑身湿透地我拦腰抱起,大步上了岸。

这时池塘的周围,至少也围了上百号人。

陈姓少年一把我抱上岸,便随手脱下外袍给我披上,然后,他横抱着我,朝我的闺房走去。

张婶第一个急了,她连忙拦在前面,叫道:“快,快把郡主给我!”另外几个婢女也围了上来,急急叫道:“多谢这位公子,郡主交给我们就是了。”

这时,陈姓少年开口了,他的声音又清又冷,虽是好听,却也寒得让人生静,“有必要么?”

张婶欲哭无泪,确实没有必要!他抱都抱了,还让这么多人看到,现在她们便是接过来,郡主的清白也没了。

这时林夫人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她一看到这情景,立马哧了一跳,涨红着脸,林夫人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世子也从人群中挤了过来,陡然看到湿淋淋的,曲线毕露的我,披着他弟弟的衣裳,被他弟弟紧紧抱在怀里,顿时青了脸。

众人的目光都盯向了陈世子。

就在陈世子一张脸又是青又是白时,他的庶弟转过头去,少年清凌凌的目光静静地看了一眼兄长后,抱起我提步就走。

众人下意识地让路,一直到少年走得远了,林夫人才黑着脸朝着张婶几人骂道:“还不快扶起郡主?”

“是是。”

我泡在浴桶中,被几个愁眉苦脸的婢女又是洗头又是搓澡时,外面的议论声正剧,直是听得我眉眼弯弯的。

“这下可热闹了。”

“有什么热闹的?陈四公子也是陈家的人,是陈越娶她还是他弟弟娶她,对陈家根本没有影响。”

“就是郡主可惜了,本来许的是有功名的嫡子,这下换了个庶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她落水后被小叔子救了呢?”

我听得津津有味,捞起几片花瓣笑眯眯地说道:“好好玩哦。”

我这话一出,几个婢女都是动作一僵,好半晌才继续给我搓澡。

……

桃花宴开了一半,便因我这个主人落水一事而终结。

当所有人都散尽后,天色也不早了,我洗了个澡,又习惯性的修练了会。

我这般修练,一个月中偶尔会有一两次看到自己意识海,而且往往只持续一瞬。

时间虽短,看起来也似乎没啥变化,可我总觉得这样做非常重要,所以我现在的注意力不在于扫去脸上的病色,而是全部集中在意识海了。

当我修练了一个时辰后,天色已暗。

我刚刚走出房门,张婶急急走来,朝着我行礼道:“郡主,林夫人和林三小姐来了。”

我哦了一声,问道:“就只她们?”

张婶还没有回答,一个婢女跑来,高兴地说道:“郡主,陈世子来了。”

哟,敢情他们把约会的地方改成我这儿了?

我停下脚步,歪着头想了想后,向着张婶为难地说道:“来了男客又来了女客,我应该先见谁呢?”

张婶连忙说道:“自是先见陈世子。”

我明白了,当下连忙点头,道:“那你告诉他,我马上就来。”

“是。”

我也懒得梳妆,便这么披着一头湿淋淋的长发,一袭浅黄色的衣裙,蹦蹦跳跳朝着东厢房走去。

不一会功夫,我便看到了站在东厢房外,高大俊美,眸光忧郁的陈世子。

远远见到他,我高兴地唤道:“世子好。”

陈世子转过头,他定定地看着我,慢慢眸光上染了一层笑意,他温柔地一礼,说道:“郡主好。”

我跑了过去,眉眼弯弯地说道:“世子前来,是有什么事吗?”

陈世子看向我,他忧伤地说道:“郡主,今天你落水的事……”

他看向我的眼中带了分指责,事实上,他忧伤的眼神看向我时,一直是带指责的。

是怪我没有跟着忧伤吗?

我眨了眨眼,看着他不解地说道:“落水的事怎么啦?”

陈世子一怔,道:“林夫人没有教导过你?”

我好奇地问道:“教导我什么呀?”

陈世子苦笑起来,他示意婢女们摆上糕点酒菜,我也坐下后,他拿起酒斟,一边给自己和我各倒了一盅酒,一边说道:“郡主,你可能不明白,闺阁女子的身子,是不能随便让人抱的。今天我四弟抱了你,于你的清白有碍。”

说着说着,他手一指,示意我喝酒。

我弯着眼看着这酒,老实地端起一盅小抿了口,问道:“然后呢?”

陈世子被我一噎,他直直地看向我,过了一会,他苦笑道:“郡主还不明白?因为落水之事,我父侯已有意把你许给我四弟了……”说这话时,他温柔深邃的眸光,是无比忧伤地望着我的。

我抬头对上他这忧伤的眼。

咦,这眼中果然有几分忧伤和不安,以及隐藏的愤怒。

我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下,心里知道,他这是知道我“喜欢”他,想要我表态呢。

我也想表态,可我心里一点也不忧伤,我还觉得很好玩,怎么办?

于是我垂着眸歪着头使劲地想了一阵,最后脑袋搁在自己手臂上,闷闷问他,“那怎么办?”

陈世子看着我,他声音磁沉地问道:“忘月,你喜欢我吗?”

我抬头,红着脸说道:“喜欢。”

陈世子轻叹一声,声音温柔起来,他说道:“明天陛下或许会召见郡主,如果陛下问及郡主是想嫁给我还是想嫁给四弟,郡主怎么回话?”

我抬头,认真地寻思了一会后,我问道:“你四弟有心上人吗?”

陈世子一怔,回道:“没有。”

我扇动着长长的睫毛,说道:“那我向陛下说,我嫁给四公子。”

陈世子脸一青!

里面的厢房中,也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陈世子差点站起,最后还是稳稳坐着,他抿着唇,忧郁又不解地问道:“郡主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会要嫁给四弟?”

我眨着眼,清脆地说道:“因为你四弟没有心上人,而你有啊。”

在陈世子脸色一白,急急准备辩解时,我又说道:“那天我听说了,你与林三小姐伉俪情深什么的,她们还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你便是娶了我,迟早也会休了我娶她为妻……”

我的声音落地时,厢房里都安静得诡异。

陈世子连忙站起,他握着我的手,严肃而又深情地说道:“忘月,那是谣言,你万万不能相信!”

我眨着眼,终于挤出了一滴眼泪后,抬头向着陈世子说道:“那你眼中,林三小姐是个什么人?”

对上我忧伤的眼,陈世子轻叹道:“我与林三小姐不熟。”

我大声的,“你看,你连说她一句坏话也不愿意!”

陈世子连忙说道:“林三小姐无论哪一方面都比不上郡主,郡主何必提她?”

我大声的,“那你骂她一声恶妇听听!”

陈世子:……

我哽咽,“你不愿意?你果然与她早有私情。”

陈世子,“林三小姐本是恶妇!”

厢房中的呼吸声加粗。

我忍着笑,继续要求,“你骂她是毒妇,骂她心如蛇蝎!”

陈世子,“郡主,你这是无理取闹!”

我冷笑,腾地站了起来。

陈世子沉着脸,过了一会才说道:“林三小姐是毒妇,心如蛇蝎!”

我歪了歪头,“可我还是不信你怎么办?”

陈世子磨牙,过了一会,他压着声音,朝我温柔的,深情又无奈地说道:“郡主,你必须信我!”

我咬着唇,想了想后说道:“如果你要让我相信,那明天面见陛下时,你当众发誓,说这一生只娶我一人,便是我死了病了,你也永远为我守身,不会娶他人进门!”

轰——

这一下彻底的安静了!

就在陈世子站起,厢房里的人也急了的时侯,我腾地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反正我就这个要求!你做不到,我就嫁给四公子!”声音没落,我已转身就跑,在张婶和几个婢女地叫唤声中,我转眼便钻入了桃花林,让众人找了一夜,才在凌晨时,发现我给睡在了屋顶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对上找我找了一夜,直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婢女们,打了一个哈欠,从屋顶一跳而下,吩咐道:“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时辰不早了,再多一个时辰便要面圣了,所以婢女们急得不行,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我沐浴更衣。

我在沐浴更衣时,有婢女差点把我的头打破,也有婢女朝水中扔了东西,还有婢女给我的茶水中下了药。

她们都不想我进宫,可我偏偏一直安稳得很,便是浴水中下了让我嗜睡的药,我也眉开眼笑地泡着,一直到了非上马车不可的时候,我还精神奕奕,哪有半点睡意?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