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0章 报应

第一百四十章 报应

坐上马车时,几辆马车围上了我。

左侧,陈世子一脸憔悴忧伤地看着我,说道:“忘月,你真那么喜欢我四弟?”

我也忧伤地看着他,忍着泪水说道:“我喜欢没有心上人的男人!”

右侧林夫人连忙说道:“郡主你误会了,陈世子的心上人只有你!”转眼她以长辈的口吻责备地说道:“忘月,你对陈世子提的那个要求,也太过份了!”

说到这里,林夫人命令道:“停车!”

马车刚停稳,林夫人朝我说道:“忘月郡主,你与姨母同乘一辆车吧。”也不等我反对,我马车上的几个婢女,便把我连推带拉地推到了林夫人的马车上。

马车中,林夫人的脸色明显有点不好,她做了个手势,示意马车启动后,转向我说道:“忘月,姨母没有想到,你会这么任性!”

我眨着眼一脸天真,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看着她。

林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朝我命令道:“到了皇宫,你直接向陛下说,你只想嫁给世子,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许说,听到没有?”

我眼睛眨了两下。

看着林夫人,我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呀?”

林夫人忍着怒火轻喝,“没有为什么!”

我也回答得干脆,“那我不愿意!”在林夫人陡然黑沉的脸色中,我抬着下巴清脆地说道:“他不立誓我就不嫁!”

林夫人大怒,她黑着一张脸,咬牙半晌,林夫人徐徐说道:“忘月,你莫要忘了,是谁把你从乞丐变成今天的郡主的!”

“我没忘啊。”我眨着眼,“可这些与誓言有关联吗?”

林夫人一噎。她气得手都颤抖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林夫人倾身向前,她的唇凑着我耳。压低声音说道:“你本不是真正的忘月郡主……你要保住现在的好日子,我让你嫁谁,你就得嫁谁!”

咦咦咦,她终于把话说出来了。

我给吓得脸都白了,傻傻地看着林夫人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见状,林夫人满意了。她盯着我。“现在知道怎么做了?”

我忙不迭地点头。

一行人顺利地到了皇宫。

与上次相比,皇帝双颊潮红,生机已有衰绝之相。不过他本人不知道。坐在龙椅上的样子,倒显得挺精神的。

我一进殿,皇帝便招了招手,低哑地唤道:“孩子,过来让外公看看。”

我走了过去,来到皇帝面前,我眨着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对上我的目光,皇帝笑了,他转头朝着身边的太监说道:“这小丫头真像她外婆年轻的时候……朕还记得那一年,她也是这么个年岁,看朕时,也是这么个眼神。”

听到皇帝说出这种话。林夫人的脸色不好了。

说笑两句后。皇帝示意我退下,转向左侧那个面目俊伟的大臣问道:“武承侯。这个少年便是你家四公子?”

武承侯上前,“正是犬子。”

皇帝认真看了一眼,道:“你这儿子不错。”

皇帝这时有些疲惫了,他向后一倚,说道:“你们的事,朕也知道了。陈越,你与忘月郡主早有婚约,现在也不愿意放手,是么?”

陈世子上前,低沉地说道:“正是。”

皇帝继续说道:“可四公子与郡主有了肌肤之亲……她便是嫁你,以后世人非议……”

陈世子马上义正辞严地接了口,“陛下,臣不在乎世人非议!”

陈世子这话一出,当下便哑了堂。陛下眉头微蹙,他朝着陈世子定定看了一会后,转头看向了我。

看着我,皇帝慈爱地说道:“孩子,你想嫁谁?”

我眨巴着眼,看向了大殿中的众人。

殿中的气氛有点凝滞!

陈世子倾慕又温柔地看着我,林夫人则是眼带警告!武承侯表情平平,看不出究竟。

我的目光看向了四公子。

这个单薄的少年郎,也在看向我,他那俊秀的脸上,那一双无法形容的眸光,这般朝我定神望来时,有那么一瞬,我竟是忘了呼吸。

我迅速回过神来,朝着皇帝,我声音软脆地说道:“外公,这个我路上就想好了。”

林夫人脸色大变!

皇帝微微倾身,“哦,你想好了什么?”

我歪着头,一脸得意地说道:“外公,我就想啊,世子也好,四公子也罢,谁愿意发誓这一辈子只娶我,只对我好,便是我死了老了,也只守着我一个人,那我就嫁谁!”

说到这里,我下巴一抬,弯着眼睛得意洋洋地说道:“外公,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妙?”

皇帝放声大笑。

他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的林夫人等人,笑道:“孩子,你这主意挺坑的,他们可都是男子汉呢。”

我骄纵地昂头,“我不管!”声音提高,我响亮地说道:“外公,你给了我那么多嫁妆,还有一城的城主之位。凭着那些,难道嫁不到个一心一意只对我好的夫婿?”

皇帝再次放声大笑。

他朝我招手,在我上前后,伸手宠溺地摸着我的头发,双眼眨红地笑,“你这孩子,这骄纵可爱的小性子,也与你外婆当年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皇帝朝案上一拍,大声道:“郡主说得不错,她拥有这无边的财富权势,难道还不能配上一心一意的丈夫?陈越,陈炎,你们说说,谁愿意向郡主发这个誓?”

陈世子抿紧了唇。

四公子却是向前走出了一步,他走出后,墨黑墨黑的目光定定地望着我,只见他慢慢举起右手,声音沉哑地说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陈炎此生此世,唯愿娶忘月郡主为妻。此生不离,死后不弃,除她之外。再无二妇!”

陈世子曾以为天下间的任何男人,面对这个要求都会仔细想一想的!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四公子会把誓言立得这么干脆!

林夫人这时的脸色已难看到了极点。她几次准备站起,却又不得不坐稳。

满殿当中,只有皇帝在放声大笑。

皇帝笑了一阵,转过头,朝着林夫人说道:“林夫人。你是郡主的姨母。对于此事有何说法?”

林夫人反应了过来,她刚刚站起,突然的。一个太监急步而来,他凑到皇帝耳边低语了一句。

皇帝脸色大变!

他猛然喝道:“拿白玉盆来!朕要给忘月郡主亲自验血!”

“是!”

随着太监退后,殿中议论纷纷,武承侯惊道:“陛下,这是何故?”

皇帝朝着四公子盯了一眼,冷冷说道:“有人向朕告发,说是某些人捏造皇室血脉。妄图瞒天过海!”

我看到了皇帝盯向四公子眼中的杀机。看来四公子刚才的誓言立得太轻易,让皇帝以为他是幕后主使了。

我也 ...

看到了林夫人朝我望来时,那目光中的杀机和嘲讽!

是了!这就是她的后手!她见我不听话,立马就拿出了杀招!

冒充皇室血脉,妄图瞒天过海!这件事一旦是真,我也罢。有可能是幕后人的四公子也罢。都难逃一死。

白玉盘很快就拿来了。

见我望去,皇帝沉着脸说道:“滴一点血便可!”

我收回目光。老老实实地咬破手指,滴了一点血在白玉盆上。

也许是我做这些事时,太平静太自在,林夫人和陈世子简直是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

我的血滴到了白玉盆上。

这血一入盆,便迅速地渗了下去,转眼间,那滴血变成了一朵梅花状。

几乎是这梅花纹一出,皇帝便哈哈大笑,林夫人则是面如死灰,陈世子又惊又骇!

皇帝大笑道:“真是我的乖孙!”转眼他又怒道:“好大的狗胆!连朕的郡主也敢诬陷!来人,把告密者打入天牢!”

“是!”

这时皇帝转向四公子,笑道:“你这孩子既然愿意与郡主……”

不等皇帝把话说完,陈世子突然站了出来,他朗声说道:“陛下,臣也愿意立誓!”

这一下,四下再次安静了!

林夫人腾地转头,她怒瞪着陈世子,刚要说什么,却又紧紧闭上了嘴。

一殿的人,只有我最兴奋,我羞红着脸,双眼亮晶晶的,颤抖地说道:“世子真的愿意立誓?那你快说出来听听!”

我这明显对陈世子更加喜爱的态度,令得在场好几个人都变了脸色。如林夫人,如四公子!

在四公子墨黑清冷的眸光中,陈世子举起手来,朗声说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陈越在此立誓,陈越愿娶忘月郡主为妻,愿一心一意对待郡主,不纳妾,不别娶她人。”

“好好好!”皇帝大笑起来,只是笑了一阵后,他发现现在事情又回到原地。

于是他转头看向我,问道:“忘月,你愿意嫁谁?”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我红着脸,先是含羞带怯地看了陈世子一眼,然然后在陈世子志得意满,朝我深情望来时,转头看向了皇帝。我低下头,迟疑的,忧伤的说道:“陛下,我,我,还是愿意嫁给四公子。”

皇帝刚刚说出一个好字,反应过来,奇道:“你说你愿意嫁给谁?”

不止是他,所有刚刚还满脸笑容的人,此刻都僵住了,都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扇着长长的睫毛,楚楚可怜地说道:“那,那天,我看到林三小姐和世子哥哥抱在一起了……”在一殿中人惊住中,我好不忧伤地说道:“他们抱得那么紧,笑得那么高兴,还,还亲嘴儿了……”于一殿中人到抽气中,我的眸光从长长睫毛下透起,“外公,忘月虽是更喜欢世子,可是一想到自己嫁给了世子哥哥,林三小姐就没人要了。所以,我要把世子哥哥让给她,我自己就嫁给四公子好了。”

说完这话,我抬起头,一脸我好伟大求表扬地看着皇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