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1章 后续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后续

大殿中,倒抽气的声音频频传来。

这个地方的人,以含蓄温文为要,可能整个帝都,还没有一个闺阁女子如我一样,敢把“亲嘴儿”三个字直白白地说出来。

一阵让人窒息的的安静中,皇帝怒了,他朝着几上重重一拍,沉喝道:“陈越,可有此事?”

陈越脸色一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皇帝又转向林夫人,喝道:“林苏氏,你有什么话要说?”

林夫人也白着脸跪在了地上。

陈越与林三小姐有私情一事,是瞒不过有心人的。皇帝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只要调查就肯定能调查出来,他们是根本不敢撒谎!

到了这个地步,皇帝哪有不知道的。他转向武承侯,问道:“武承侯,这事你如何看来?”

武承侯颤巍巍地说道:“臣无能,臣教子无方!”

皇帝这时也平缓过来,他说道:“既然陈越与林三小姐彼此有意,那忘月郡主就嫁给陈四便可。”顿了顿后,皇帝有点厌烦地说道:“陈家与林家也算是门当户对,陈越,你既然有了心上人,却还前来求娶朕的外孙女,你这人心思不正。”

陈越努力多年,一直注意经营名声,可现在从皇帝口中得了一个“心思不正”的评语,跪在地上的身影再也直不起来了。

皇帝这时显然累了,他在太监的扶持中站起,也不再向殿中人看一眼,他转身就走。

我们退出了皇宫。

坐在马车上,虽是隔了老远,我却能听到林夫人那压抑的哭声,以及她忍着愤恨地询问,“那白玉盆怎么会失灵?是不是谁做了手脚?”“我可怜的意儿。算是给这贱人害到了!”“陈越那个小畜生!他竟然还敢向着那贱人发誓!他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除了林夫人压抑的痛骂声外,还有赵世子不甘的低语声隐隐传来。

我则是高高兴兴地回到了郡主府。

世间的流言,总是传得最快的。

首先。我出名了!

因为我太口无遮拦了!众人都说,这个忘月郡主果然是个乡野出来的,一个没出嫁的闺女,连亲嘴儿这样的话也在君前直白白地说出。

比我名声更大的,就是林三小姐。

一个大家闺秀,竟然与人私相苟合。还传到陛下那了……

然后就是赵世子和林夫人。

四天后。我还在郡主府,便听到外面的街道里传来几个人的对话声,“听说林家与陈家闹起来了。”

“闹起来了?为什么?”

“武承侯不愿意陈世子娶林三小姐为妻。说奔者为妾。”

“天啊!林三小姐平素里可骄傲得紧,她怎么受得了这种羞辱?”

“受不是也得受啊,林老太爷放话了,她不嫁就关到家庙去。”

不过我也没有高兴几天,第六天时,大街小巷中流出谣言,说是我忘月郡主在落魄期间。曾经被流民作践,清白早失。

这流言来得极猛,猛得我猝不及防,就在我想替自己反驳时,皇帝一夜病重。

紧接着,有人在向太子提及我这个忘月郡主时。太子皱眉不语。似有不悦。伴随着太子这个态度传来的,还有当年的楚妃娘娘迫害太子生母的流言。

于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前几天还有幸灾乐祸呢,现在轮到别人同情我了。

我这个忘月郡主失了宠,不止门前冷落,便是府中的仆人也散了大半。

半个月后,皇帝驾崩,太子继位。

太子成了新的皇帝,就意味着我这个忘月郡主完全失宠,一时之间,便是武承侯府,也不再派人来了,至于我那个未婚夫婿,也不再有人提起。

就在我以为自己被完全冷落,一天一天忙着修练时,这一天传来消息,说是陈四公子以忘月郡主的名义,向新皇献出忘月郡主名下所有的财产,连同那个什么阳城侯位!

新皇大悦,当即允陈四公子所求,只待国丧一除,立刻让他与我成婚!

我大怒,一眼看到府中的桃花下的俊秀少年,便冲了过去。

我冲到他面前,叫道:“陈炎,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陈四公子用他那双墨黑墨黑的眼,淡淡瞟来,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些东西不能要。以后你想要什么,我去给你弄。”

我重重一哼,泪眼汪汪地说道:“我好悔。”

陈四默默地看向我。

我恨恨地唠叨道:“我真悔,我太悔了!那日在殿中,我要是选了你哥就好了!”我继续叨叨,“你那哥哥虽然混蛋了点,也心怀不轨了点,可他好歹比你会说话,也比你好玩。还有,如果我是与他定了婚约,他一定舍不得把那些东西都交上去。”我咬着指甲,好生不舍地嘀咕道:“老听人说我富可敌国,可怜那些金子我连一眼都没看到,就给你这个家伙败光了!”

我一直叨一直叨,等我说到口干时,陈四说道:“我不会让你选他。”

我抬头,连忙问道:“为什么?”

陈四默默地看着我,说道:“你太蠢了,我不放心。”

我大怒,猛然冲上前,揪起他的衣领,双脚跳到他足上,我踩!我踩!我踩!

婢仆的倒抽气声从后面传来。

我有点得意,蹦跳得更起劲了。

陈四却一动不动,直跳得我累了,他才轻轻推开我,又拿起了他那本劳什子的书。

我好奇起来,干脆蹲在他面前,认真地瞅着那只我踩过的足。

看了一会,我好奇地问他,“你不疼吗?”

陈四低头看我一眼,道:“你可以脱下鞋子看看。”

我才不脱了!

我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他。

见我这样,陈四墨黑墨黑的眼中泛出一点笑意,他慢慢站起,朝着婢仆们吩咐道:“好好服侍忘月郡主。”

“是。”

陈四步履优雅地朝着马车走去。

一直到他上了马车。我还在眼珠子滴溜溜地想道:我踩得那么狠,他怎么就不知道痛呢?

陈四虽然与我是未婚夫妻,可他不能与我经常见面。而林夫人安排下来的人。这阵子也走得差不多了,我的身边真是清静得过份。

一连修练了三天,我又腻了,想了想,我决定上街玩玩。

我带上几个仆人,换上男装戴上面纱。高高兴兴地出了门。

傍晚的京城。特别的热闹,

想着想着,我朝着身后的仆人说道:“你去陈府。通知四公子,便说我要见他!”

“是!”

那仆人离去后,我蹦蹦跳跳的继续前行。

当我在茶楼的厢房中坐好后,楼下传来一阵**声,婢女伸头一瞅,欢喜地叫道:“郡主,四公子来了。”

我连忙跑过去。掀起竹帘朝下去。

陈四却 ...

是策马而来,他长身玉立,身形虽单薄,可那双眼那个人,总有一种无形的气度,平素里他不显山不露水还不觉得。这般骑在一匹黑色的骏马。汗湿夹裳时,那气度却彰显出来。

见到街道上的大小姑娘们。都朝着陈四望去,我莫名的不高兴起来。

不一会功夫,陈四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还没有靠近,他便吩咐道:“都退下吧。”

“是。”

“郡主喜欢城东的糯米甜浆,去弄一点来。”

本来我刚刚伸头一瞅,见到陈四那气势彰显的模样,挺有点心口砰砰,现在听到他又在替我做主,便不高兴起来。

于是,那厮推门而入时,我腾地站起,朝着他狠狠瞪去。

陈四朝我看了一眼,也不知怎的,他眼中竟有了点笑意。

大步走到我身侧,少年低头朝我看来,温声问道:“还讨厌我?”

我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傲慢地说道:“如果你不管那么宽,我就不讨厌你!”其实我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于是我眼珠子一转,又说道:“如果你经常带我去玩,我就不讨厌你!”

陈四轻笑起来。

我是第一次听到他的笑声,不由抬头看去。

就在我抬头时,少年抬起我的下巴,他低头在我唇角吻了吻,在我惊得瞪大双眼时,陈四扣住我的后脑壳,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

我惊得忘记了反应,只觉得一种无法形容的清气溢入口腔,转眼流转我四肢百骸。

陈四吻了一阵,慢慢移开唇,开口道:“武承侯不愿意我娶你,把我调到军中,这几天我就会随大军出发,我不在的时候,你多照顾自己。”

陈四墨黑墨黑的眼温柔地看着我,“我想与你厮守百年,有些规则必须遵守,我不在时,多照顾自己,别总是漫不经心的。”

过了一会,陈四松开手,说道:“不要修练了。”

我完全忽略了他后面一句话,伸袖在嘴角一拭,朝陈四狠狠瞪了一眼。我想质问他凭什么吻我,转念想到我与他已是未婚夫妻,便又闭了嘴。

可我还是不甘心,便朝他嚷嚷道:“我还讨厌你呢。”

陈四看向我,却是轻笑出声。只见他伸手在我头上狠狠揉了两下,便转身施施然离去。

与陈四分别后,我回到了郡主府。

陈四的吩咐我隐隐有点印象,可真不让我修练,我又心慌得很,再说了,修练了可以变漂亮,修练时还很舒服,我干嘛不修练?

于是闲着无聊,我又继继续续修练了二个月。

而这一次从意识海中出来后,我感到神清目明,整个世界都变了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