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2章 离开

第一百四十二章 离开

若说眼前的这个世界,以前是混沌的,模糊的,那现在可以说是清楚明亮多了。

我可以看到微尘在空中飞舞,可以感到世间在我眼中一片洞明。

这种感觉很奇异,最重要的是,它很熟悉。

我蹙眉寻思了一会,不得其果后,转身进入浴殿。

我修练的地方就连通浴殿,给自己里里外外清洗一遍后,就着水面照了照,想道:脸上的病气好象又少了一些。一边想,我一边顺手一拿,也不知怎的,手掌里便出现了一件白色云裳,这云裳甚美,我左右看了看,奇怪,刚才进来时,都没有看到浴殿里有这件衣裳啊?它是怎么到我手中的?

我眨巴着眼,一时还无法想明白时,一阵急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有婢女叫道:“郡主?郡主?”

我这修练的四个月,每次都会与她们这样隔着门窗说说话。因此这婢女一叫,我便开口了,“什么事?”

“郡主,大事不好了!有御史上告,说郡主本是乡野之女,却买通内使,欺骗先帝,伪装皇室血脉。陛下让郡主前往自辩!”

我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看到我的脸,几婢一呆,就在这时,外面一阵鼓躁声传来,却是十几个御林军蹬蹬蹬闯了进来。

御林军看到我的面容时,也给呆了下。

他们的首领最先反应过来,朝我行了一礼后,这人说道:“忘月郡主,陛下有请!”

我点了点头,安安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上了马车。

年轻的皇帝正在围猎,他的左侧,坐着新封为明妃的林大小姐。右侧则是同为妃子的陈家三女。

至于左右,则是各大家族的优秀子弟,以及几个陛下看重的大臣。在这些人中。陈越,林三小姐,林夫人都赫然在列。

我过来时,恰好听到锣鼓喧天,一列列的将士飞奔而出,卷起了冲天的烟尘。

一个御林军跑到皇帝面前。朗声说道:“陛下。忘月郡主到了!”

四下众臣正在议论得欢,听到我的名字,顿时给安静了下。

林妃与林三小姐相互看了一眼时。皇帝挥了挥手,他命令道:“让郡主过来。”

“是。”

不一会,那人跑到马车前,朝我说道:“忘月郡主,陛下有请!”

我应了一声,下了马车。

我走下马车的那一刻,每个回头看来的人。都给失了神。

皇帝先是漫不经心地看着将士们围猎,听到我过来的脚步声后,他转过了头。

这一转头,皇帝也给怔了一下。

我转头,对着瞪大双眼,不无妒恨的林三小姐。以及坐在皇帝身边。同样表情的一个妃子,不由抿唇一笑。

我这么一笑后。楞住的人更多了。

我停下脚步,朝着皇帝盈盈一福,说道:“忘月见过吾皇陛下。”

皇帝清醒过来,他说道:“平身吧。”

“是。”

看到我站起,众人越发专注地盯来。见到陈越痴痴怔怔地看着我,已做妇人打扮,身为陈越妾室的林三小姐的指甲深深扣入了掌心,直是滴出血来。

在这种安静中,林妃娇笑道:“忘月郡主好美貌,怪不得先帝曾说,郡主与以前的楚妃娘娘相似了。”

林妃一提到楚妃娘娘,皇帝的脸便冷了下来。

而皇帝这一冷,众臣也迅速地收回目光,只有那些个别的少年子弟,还在情不自禁地朝我打量。

皇帝这时看我的目光,没有了先前的惊艳,他淡淡地说道:“忘月,有人举报你并不是真正的忘月郡主,你可有话说来?”

我抬头。

眨着大眼看着年轻的皇帝,我清脆地说道:“陛下,我是不是郡主,我自己哪里知道?再说了,当不当郡主也没区别啊,我可以不当郡主的。”

我这番话一出,四下好几个贵妇都在嘀咕,“果然是乡野中出来的!”“真是个无知的!”

皇帝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沉喝道:“忘月,朕是让你自辩!”他冷着脸,“郡主之位何等尊贵?岂是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

按道理,天子之怒,众民俯首。

在众臣都低下头不敢说话时,我也老实地低下了头。

见我低头认错,皇帝一挥手,顿时,十几个御林军,押着几十号男女走了过来。

这些男女有老有少,都是是乡民。皇帝一问,他们便指着我叫嚷开来,“她叫王野姑,原是咱村里王寡妇的女儿。”“那王寡妇是个不要脸的。”“这王野姑十几岁就在田里与男人搂搂抱抱。”“……”

村民的叫嚷声中,我抬起头来,瞟了一眼笑得得意的林三小姐和林妃,我向皇帝说道:“陛下,不是有白玉盆吗?”我声音清脆地说道:“我是谁或者不是谁,又哪是几个村民说了算的?陛下难道不知道,乡下的人过得苦,给个一百两银子,他们就连命也可以不要吗?不过是收买些村民,那是多容易的事啊?”

林妃怒了,她冷笑道:“好生牙尖嘴利!”

我转头,见到陛下不说话了,便扁着嘴委屈地说道:“陛下,自我说出林三小姐与人亲了嘴儿后,便与林家结仇,与林妃娘娘也结了仇呢……”我这话简直就是明说,这些人都是林家安排的。

我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四下先是一静,转眼好几个忍笑声传了来。

林氏一族的人,同时脸涨了个紫红!

没有想到我这人说话这么无所顾及,林妃也涨红了脸,连皇帝也给怔了下。

皇帝蹙眉看着我,他挥手道:“来人,把新的白玉盆拿来。”

“是。”

一看到这新的白玉盆,我便一切都明白了。

这个白玉盆,纯粹就是一块白玉。上面没有半点法则波动,相信任何人的血滴在上面,都不会有什么变化。

在太监捧着那白玉盆朝我走来时。我朝皇帝看去,对上皇帝眼中的漠然,我马上明白过来,这白玉盆是假的一事,皇帝本人是知道的。

看来,他摆明了是想撤我的郡主之位。

罢了罢了。

在太监把白玉盆举到我面前时。我轻叹一声。滴了一点血上去。

果不其然,那血滴上半天,也只是一滴血。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只要是皇室血脉,滴上去便自呈梅花状。

在太监高举着没有变化的血滴让众臣观看时,四周看向我的目光,已全然是怜悯了。

林妃等人也笑得更开心了。

在林妃期待的目光中,皇帝开了口,他沉声说道:“王月。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我抬头,眨着双眼,朝着皇帝脆生生地问道:“陛下,你要杀我吗?”

皇帝对上我恢复了小半容光,胜过绝大多数宫妃的脸,顿时一怔。

过了一会。他沉声说道:“死罪可 ...

免。活罪难饶。”

我歪着头等着他说下去。

皇帝对上我清澈的目光,竟噎了下。过了一会,他下令道:“着,削去忘月郡主郡主之位,将其贬为庶民。另,忘月郡主一介庶民,竟冒充皇室血脉,欺骗先帝,罪大恶极,今念其不曾贪图财产,故网开一面。着,将王月贬入教坊司!”

贬入教坊司,那就是把我贬成一个伎子了!

太监的声音落下后,转头盯向我,高声喝道:“王月,还不接旨谢恩?”

“接旨谢恩?”

我却低笑了起来。

我一边笑一边站直,漫不经心地将一头墨发打散,我扯下上面的钗玉什么的扔在地上,轻笑道:“这些不是我的,现在还给你们。”

话音一落,我转过身,娉娉婷婷地朝外走去。

几乎是我一动身,皇帝便大喝一声,“放肆!”声音一落,嗖嗖嗖,无数杆长戟指向了我。

我慢慢收起笑容,墨发开始无风自动时,突然间,一阵马匹的长嘶声传了来,转眼间,身着白衣,骑在一匹汗血宝马上的陈四公子,策马跃过众人的头顶,一声长啸后停在我的身边。

马背上,陈四公子无奈地看着我,向我伸出了他的手。

我握着他的手,轻飘飘跳上了马背。

这时,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了,最先开口的是武承侯,他颤着声音惊惶地喝道:“你这孽子,你准备做什么?”

陈四公子回过头去。

他轻叹一声,拿出一根银钗,突然朝我的额心割了一道!

他这个动作十分突然,连我也给惊住了。

而随着他这一割,我的额心便出现了一道竖纹,转眼那竖纹越来越红,越来越红,再转眼,我的额心出现一道火焰图纹破额而出,红焰焰的光芒在空中冲出一尺远。

一看到我额心的这道图纹,所有人齐刷刷站起,有老臣更是颤声叫道:“天降凤女?”“陛下,这是天降凤女!”“陛下,她就是传说中能降福我国的吉兆啊!”

可是,这所有的声音都不重要了,在皇帝青白着一张脸楞在当场时,陈四公子已策着**的汗血宝马,朝着外面的群山飞奔而去。

转眼间,我和他的身影,便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

当我们去得远了时,隐隐间,我听到了年轻皇帝那恼羞成怒的暴喝道:“快快,拦住他们!”转眼,皇帝又暴喝道:“着!除林静妃位,将其贬入冷宫!着!林氏一族贬为庶民!着!陈越之妾林三小姐贬入教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