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4章 第三次激发血脉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三次激发血脉

我刚刚把魏国上空的节点修补好,转头一看,却见遥远的妖境等地,那里的天空也出现了血样的稠云!

我心下一惊,当即将八千年的灵力全聚眼中,然后再次展开灵目。

我灵目打开的那一瞬,凡人界兆亿苍生,都看到了横贯而来,如剑一样凌空划过的两道金色光芒!

灵目一瞬便是兆亿路程,只是一个转眼,无边无际的大荒上数百个凡人国度,全部进入我的眼中。

这时,魏国也好,妖境也好,众生都跪伏在地开始叩拜,因为凤凰睁开灵目的那一瞬,他们听到从遥远天空传来的阵阵梵音。

这是一种慈悲的梵音!

这时,数百个凡人国度里,凡人也罢,偶尔路过的修士也罢,都停了下来,一个个仰着头专注地看着这场罕见的神异之相。

只是一眼,我便发现,凡人界的一百零八个节点上,竟然齐刷刷出现了魔物!

这个发现,让我汗流浃背,魔物破界,从来都是一瞬间的事,如果今次不是我恰巧在这里,这场浩劫,直是无人能挡!

我的金黄?色如电如剑的灵目,缓缓扫过凡人界所有的天空,随着目光慢慢收回,我再次发出了一声清啸!

这一次的凤凰清啸,却是声传亿万里!

因为,我在清啸之时,慢慢舒展羽翼,我那足有三十丈长的身躯,还在长大,长大……

时隔经年,我再次激发了血脉!

这是我第三次激发血脉!

从来没有一次激发血脉,如此刻这般疼痛,膏盲处的死亡孔洞,令得我七窍百骸都在流血。

可世人看不到这一点。

他们能看到的。只是那只华美的凤凰,迅速地涨大,涨大。直至它占据了半边天空。

他们能看到的,只是那道灸热之火,再强烈了十倍有余!

我还在清啸!

这啸声一波波传荡过后,渐渐的,从我巨大的凤凰真身上,散发出兆亿道火焰和白色的光芒!

这白色的光芒。它流过大地。大地马上变得滋润,它穿过丛林,丛林迅速变绿。它穿过叩拜的人群,所有的人沉苛尽去!

这就是凤凰的第三波血脉激发时,最奇异的一点,也许是因为它是涅槃之前的最后一次潜能燃烧,本身便带有了凤凰不死鸟的治愈之能!

我本来功力便有八千年之多,在中了牵机盅,以燃烧生机为代价的第三次血脉激化。竟是瞬时间把我的功力提升了三十倍有余!

也就是说,这时刻的我,相当于修练了三十万年的老怪物,已是迹近次神的存在!

三十万年的功力,化成了火焰和白色光芒,火焰所到之处。所有节点上的魔物都汽化一空。随之而来的白色光芒,在天空中化成道道闪电。帮着火焰一道修补漏洞。

我还有清啸!

我的长啸声,冲入了天界,传到了遥远的映月结界和天君城,更传遍了凡人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隐藏在这个世界另一面的小世界的生灵,也隐隐听到了凤凰的鸣叫声。

啸声如海,推动着一波又一波的白光和火焰从天空中一划而过,而这白光和火焰经过的地方,天空立刻变得蔚蓝,大地迅速变得生机勃勃!

魏国里,妖境中,所有的人也罢,兽也罢,禽也罢,都跪伏着,他们仰着头,看着天空中那一波一波的火焰和白光,有人时不时地惊叫道:“这是凤凰!这是凤凰在帮我们补天!”

“凤凰不是的补天,它是在灭魔,天空上的火烧云不是火烧云,那是魔物!”

也有人在喃喃感慨,“那是魏枝……那是魏枝!”

三次血脉激发,第一次,我救了林炎越,第二次,我在天君城杀了几千上万的修士,而这第三次,我却用它救了兆亿生灵!

当最后一道天空也变成蓝色后,我仰望着晶莹如镜的天宇,双翅一振,转身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

我这一飞,魏国的百姓们都恸哭起来,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恸哭,或许,他们是舍不得这华美的神鸟就这么离去?

我从魏都上空飞离,又飞掠过妖境,在来到妖境国都时,我低下头去,隔了千千万万的山水,我一眼便看到林炎越的那个城堡,同样,我也看到了站在城堡之侧,正仰头看来的欧亚和大皇子等人。

我还在飞,我扇动翅膀的动作缓慢而优雅,可我太过巨大,每一次扇动,掠过的便是数千里天空。

我流光溢彩,华美至极的身影,从一个国度又一个国度的上空飞过,所经行之处,是无数凡人叩拜的身影。

我离太阳越来越近了。

就在我飞过第三个大海,飞过无边的沙漠,眼看那太阳就在前方时,我终于知道了,我为什么想要飞到这里来。

因为,当我的双翅冲破凡人界与天界之间的结界,进入最靠近太阳的东瀛洲时,我赫然发现,东瀛洲竟然一分为二,划过无边的黑暗旋涡,左侧,是密密麻麻的天界众人,以及被他们围拥在正中的炎越!右侧,却是翻滚着咆哮着无边血海,血海中一个个巨大的魔头身后,是虚空而立的,身着血红色袍服的巫族大尊!不对,他是巫族大尊,却又不完全是巫族大尊,因为这人的面目更年轻,与慕南有三分相似,更且,这人头戴帝冠,手拿帝王权杖!

这两方正在对峙,陡然见到我以凤凰身破界而出,四下先是一静,转眼,巫族大尊放声大笑起来。

他在身后魔头们的咆哮中,哈哈乐道:“这个月果然是传说中灾劫变数之月!只这么一天,人魔妖三界的皇者就都到齐了,可喜可贺!哈哈,可喜可贺!

这个巫族大尊说话时,有种异常的尖啸,我转头,对上他那双完全被血色笼罩的双眼,猛然想道:他以前看人不是这样的眼神,传说中,魔界的魔帝之所以数万年都难以出世,是因为一般的人压不住映月结界的魔息,很容易被它反控制……莫非,这巫族大尊也被魔息反噬了?

在我沉思之际,左侧天帝的身后,走出了数万修士,只见他们齐刷刷上前一步后,向我行了一礼,说道:“多谢陛下出手拯救了凡人界!”

这些修士,通通出身于凡人界。对他们来说,不管进入天界有多少年,凡人界永远是他们的家,此番我救了他们的家,他们的感激都是出自肺腑。

我转头看向这些人,微微颌首,心里却想道:我这还是第一次从这么大能眼中,看到真切的臣服。

那一边,巫族大尊盯着我,再次咧嘴笑道:“凤凰陛下好威风啊!朕布置多时,却不料最重要的一着棋被陛下给搅了!”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自是知道,巫族大尊所说的最重要的一着棋,指的是魔物入侵凡人界。要知道,凡人界对魔物几乎没有抵抗之力,只要他的计划成空,不过一夜,整个凡人界便会不存在,而魔物们一举占领了魔界和凡人界,再对天界举而围之,天界将左支右绌,疲于奔命!

巫族大尊说什么,我一个字也不想回。

我只想到,我激发血脉是有时间限制的,我只知道,现在那满目的红色血海,看起来挺让人厌恶的。

于是,几乎是巫族大尊的话一说完,我便双翅一扇,同时嘴一道,随着清啸一出,无边火焰被我挥出,排山倒海地扑向了那片粘稠血海!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我竟然二话不说便开战,一时之间,天界那些浩浩荡荡的修士都是一惊,而巫族大尊更是愤怒至极!

在我火光瞬至时,巫族大尊手中的权杖朝着地上重重一插,于是,以权杖为中心,一道血色城墙排山倒海而出,结结实实地挡住了我的火焰。

几乎是巫族大尊一出手,我便惊骇地发现,他的实力高强至极,有近八万年的功力,也不知道他从映月结界得到了什么?竟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过,我的惊骇,远远比不上巫族大尊的震惊!

火焰和血墙于半空中相撞,刹那间,血墙迅速崩塌,而无边火焰转眼冲破血墙后,便朝着那血色汪洋席卷而去。

三十万年灵力化成的火焰,可怕到了极点,那血色汪洋刚一碰上,便迅速汽化,便是人形的大魔头遇上,也没有一挣之力!

就在那浩浩荡荡,看不到边的血海转眼被我的火焰清出十数丈,就在魔物们惨叫不已,大魔头们迅速败退时,我的清啸声戛然而止,巨大的凤凰真身迅速缩小,转眼间,我从一只顶天立地的七彩凤凰,变回了魏枝的模样。

感觉到奔涌向咽喉的腥气,我用力一咽,然后,我苍白着脸,静静地抬头,隔着血海与巫族大尊对峙!

我一上场二话不说便对魔物们动手,现在我打回原形,最可能面对的,是同样还击的巫族大尊!

所以,我虽然整个人虚到了极点,气势却一定要足

所以,我站在云端时,依然风度过人。

看到我打回原形,血色汪洋中,众魔头叫的叫跳的跳,一个个声嘶力竭的向巫族大尊请战。

可是,陡然一对上变回人形的我,陡然对上我的双眼,巫族大尊那双含着无边煞气的腥红双眼,却在瞬那间有了一些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