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6章 涅盘

第一百四十六章 涅盘

果然,牵机盅正潜伏在我胸腹的一角,随着我灵力一运,它马上动了。

牵机盅第一口咬上的,是我的胃。

我闭上了双眼。

大量大量的汗水从我的额心渗出,于无边的疼痛中,因我默念心法,并用灵力周转全身,所以我始终不能昏迷过去。

灵力越是周转,牵机盅便噬咬得越快,而那向我袭来的疼痛也是越发剧烈。

因为疼痛,我到了后来,整个人都在梧桐树上翻滚。

因为疼痛,我实在无法忍耐,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声惨叫。

望着远处缩成一团的我,炎越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白,他慢慢闭上双眼,再不睁开。

我不知道疼痛了多久,我只知道,当我七窍流血,那千针万剐的疼痛把我脏腑削到九千九百九十次时,猛然的,一抹黑色的火焰出现了。

在黑色火焰出现的那一瞬间,炎越睁开双眼定定看来。

那黑色的火焰来得极慢,它一点一点变大,这种从我骨头里燃烧出来的火焰,给我带来的不但是灸热,还有剧烈无比的疼痛,以及疼痛到了极至后的,那种求生不能欲死不得的清醒!

黑色的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当它从我体内冲出有一尺高时,我整个人渐渐被烧化。

这时,炎越已然几次准备站起,可想到那阵法,他又慢慢坐了下去,重新运功。

就在我痛到极至,半边身躯被黑色的火焰烧成骨头时,突然的,从无数的梧桐树上。发出一道道绿色的光芒,那绿色的光芒如雨,一点一点洒在我身上!不止是洒在我身上,这些从千千万万颗,生长了数千数万数十万年的梧桐树上变化而出,再融合我涅槃时的黑色火焰进化而成的绿雨,正在迅速地扩展开来。它洒遍整个朝阳城后。又迅速地向外面蔓延,当绿雨洒遍整个天界时,天界万万亿生来齐刷刷仰起头来。他们惊喜地仰望着天空,有人在叫道:“这是灵雨!”“这是涅槃之雨!”

灵雨还在蔓延,它甚至冲破天界,洒遍了凡人界。而就在这薄薄的绿色雨滴洒上妖境的大地时。妖境的人都没有发现到,这一刻。所有的雌性都变得生动起来,一滴一滴的灵气之雨浸入她们的体内,在迅速地改变她们的体质。

灵雨还在蔓延,它洒过天界时。那些还在天界游荡的魔物迅速地退缩躲藏起来,而曾经被映月结界的灰雾污染的土地,则迅速的被清洗。被净化,土地上的灵气。正以无与伦比的迅速得到恢复。

而朝阳城的我,自不知道外面的变化,这时的我,每当灵雨浸入,则感到自身生机被激发,可是一转眼,黑色火焰带来的剧痛,又把我拉入无尽苦难的海洋。

便这样,我时而精力充沛,时而剧痛难当。而且这种滋味,似是无穷无尽。

在我整个人,除了脸部,全都笼罩在黑色火焰中,而我从肚腹以下,都烧得只剩下骨头时,突然的,一个狂戾的大笑声传了来,“瞧瞧,我看到了什么?”

声音一落,身着血红色外袍的巫族大尊,出现在炎越的身前。

巫族大尊显然也有点惧怕灵雨,那血红色的外袍,直在他的身外形成一层肉眼可见的血红色的防护罩。

没有看到这个关健时候,巫族大尊会出现,炎越脸色瞬时灰白。

这个时候,我却因为疼痛,已无暇关注。

就在这时,巫族大尊转头看向了我。

他看着我,血红色的双眼中闪过无边的狂喜,颤着声,巫族大尊叫道:“果然是凤凰涅槃?”

声音一落,巫族大尊已闪现在我面前。

在巫族大尊的身后,困在阵法里的炎越汗如雨下,他几次睁眼,却又知道自己不能站起,不能停止运功,不能让涅槃半途而废!

炎越的惊惶,我无法察觉,被灵雨和黑火煎熬中的我,只看到了巫族大尊那双泛着腥红的眼。

这双眼中,有着无边的狂喜,只是不知为什么,他那只向我伸出的右手,却一直在颤抖,一直在挣扎,仿佛他体内还有另一种力量,在逼着他缩回手,逼着他后退!

我这时,烧得只剩下只剩下上半身了。

也许是福至心灵,我这时开口了,“你要杀我吗?”

巫族大尊猛然抬起头来。这时的巫族大尊,眼中的血红色稍稍退了些,看到他眼中有了丝清明,我对上他的眼,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我唤道:“慕南,你要杀我吗?”

巫族大尊眼中的腥红再次占据整个眼眶,他戛声说道:“你认出本尊了?什么时候认出的?”

我没有回答。

见我不答,巫族大尊冷笑起来,他盯着我身上的熊熊火焰,哑着声音说道:“凤凰涅槃……果然是凤凰涅槃!本尊等了五千年的凤凰涅槃!”这欲望实在太过强烈,强烈得巫族大尊因为兴奋而全身颤栗。

可饶是这般兴奋,他那只伸向我的手,却还是每每伸到半途,便颤抖个不停,一次又一次自行折了回去。

巫族大尊愤怒了,他索性伸出左手,在发现左手同样伸到一半便再也无法向前时,只听得巫族大尊自言自语起来,他盯着我,盯着知道大难临头后,不由自主地朝着炎越看向的我,尖戛着声音咯咯笑道:“你看,她就是这样,不管隔了多少年,不管什么时候,眼睛永远看的是另一个人。你看清楚没有?她的心永远都装着另一个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她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一边说着,他一边手舞足蹈,于神经质的抽搐中,巫族大尊继续自言自语道:“你入魔界,千辛万苦进入映月结界,你受万魔噬心之苦,你在血海中浸泡,让血海把你的骨肉一层层剥蚀,再又一次次长满,再一层层剥蚀,难道,就真是为了这么一个根本看不上你的女人?”

他说到这里,戛然大笑,尖利地说道:“你别想了!永远不必要想了!既然这个人你永远也得不到,何不让她死在你的手里?”

转眼他又叫道:“是,她是曾经救过你,她传授你功法,养你成人,让你跟随左右,可那一世,你也报答得够了。你那么心心念念在她身上,她回头看过你一眼没有?慕南,你已经浪费了五千年,难道,你还要再在她的身上浪费个五千年?”

“慕南,你看清楚了,这个女人永永远远都不可能爱上你!”

“杀了她吧,趁她涅槃时取了她的灰,打开那个界吧,比起她与别的男人在一起,这也算是一种得到是不是?”

“既然她永远都不能属于你,何必让她死在你的手上?”

“你跑到魔界,历尽九死一生接受魔帝传承,难道真是为了战胜那个所谓的天帝,成为三界第一人?然后打败他得到这个女人?可笑!太可笑了!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般愚蠢可笑的人!不过是一个女人,你有什么舍不得的?你杀了她,还有更多,更多!”

巫族大尊像个疯子似的,不停的自言自语,不停地劝说着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我看着这人腥红的眼睛里,看着那腥红眼中仅剩无几的清明一点一点退去,心中慌乱到了极点。

疼痛,慌乱,死亡的恐惧,以及对炎越的担忧,剧烈的冲撞着我。

这时,黑色的火焰烧到了我的心脏。

心脏被焚烧地痛,我还是第一次经受,最可怕的是,它刚刚被黑火烧得缩成一团,灵雨转又把它变回原样,然后黑火再烧,灵雨再润!

这一遍又一遍的酷刑,令得我仰头惨叫起来。

可就在黑火第九遍把我心脏烧得几近于炭时,陡然的,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幕幕画面。

我看到了一个清冷长相平凡的女子在星辰间穿梭,年轻版的巫族大尊紧紧跟随其后,两人穿过一个又一个星球,偶尔一颗巨大的星球飞来,那女子衣袖一甩便把星球甩开,有时那女子会回过头去,朝着年轻版的巫族大尊唤道:“阿南,跟紧点!”

我看到那女子站在高高的山峰之巅,年轻版的巫族大尊站在他的身后,他的目光,在那一刻闪过一抹痴狂!

我看到星如雨落间,那女子的尸体虚空流星间飞落,年轻版的巫族大尊疯狂地追了出去,他一边绝望的疯狂地喊着“姐姐”一边口吐鲜血……

无数无数的画面,齐刷刷进入我的大脑,就在绿雨终是不敌黑色火焰,我的心脏被黑色火焰完全烧成灰烬时,我突然记起了所有的一切!

我喘息着看向眼睛已全部被血红占据的巫族大尊,看着他嘴角浮起的狞笑,看着他眼中的贪欲和狠毒,张了张嘴,我用一种陌生的,异常清冷,如金玉相击般清冷平和的声音唤道:“阿南……”

正在挣扎,正在激烈挣扎的巫族大尊,像是被电击一样,猛然一僵,缓缓抬起头来!

我迎上巫族大尊的眼,沙哑的,冰冷的,疲惫地说道:“阿南,你还要再杀我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