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5章 被上

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上

那人泛着凉意的手指,从我的锁骨缓缓移到**,再移向腰,脐,臀。

在他的手扣上我的臀时,我感觉到了那抵着我的火热坚硬。

我吓得一哆嗦,忍不住哭了起来,我哆嗦了一下,转眼想到自己的身份,又威胁道:“你今日若敢动我,小心我与你不死不休!”

几乎是我这句话一落,那人右手便是一扬,朝着我的臀重重拍了两掌。

感觉到不言而喻的怒意,我又用传音入秘警告道:“从身手看来,阁下也是一方大能,何必为了一时冲动,而招惹不相干的人呢?”

可我的威胁,却毫无作用,感觉到那人火热硬物在我臀缝间摩挲,我僵硬着,继续喝道:“住手!听到没有,你给我住手!你,你今日若敢辱我,我定告诉你们陛下……”

我那“告诉你们陛下”几字一出,那人抚摸着我肌肤的手先是一顿,转眼他越发呼吸急促带恨起来。他右手放入我的双腿间,强行把我一只腿抬起后,那火热的硬物,竟是不顾我秘处的干涩,生生地顶了进去!

我一百多年不食肉味,这陡然被异物杵入,顿时一阵涩痛传来。

伴随着涩痛的,还有那让我痛不欲生的现实。

……想我堂堂凤凰,天界少帝,竟是被人强女干了!

我的疼痛只是一瞬,也不知是来人的技术太多,还是我终是天性放纵,那人在我体内慢慢研磨了几下,我便蜜水汩汩。

随着我蜜水一出,来人似是在嘲讽于我。他伸出手指,掏了两下,把那蜜水强行从堵着我嘴的布条边伸进去,涂到我嘴里。

我气得发抖,却在他由慢到快的研磨,越来越激烈的冲撞中失了神智。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欢呼声。有人在大叫道:“血月出来了!血月出来了!”

也就是那一声大叫。那捧着我双臀,不停冲境的人,动作越发频繁激烈起来。而随着他这频繁激烈动作的。还有从他体内渡到我丹田中的汩汩寒流,这股寒流应是他的内息,冰冷至极,隐隐带着一种受过伤后的躁狂。而我体质天生属阳。来人这种冰冷阴寒的内息注入后,再返流而出时。已变得温热而充满勃勃生机。

这人如此辱我,我却让他得到了好大的益处!

这么一想,我越发怒了。

这时,我整个人被悬吊于空中。没有半点力道可借,只能由得这人双手护着,他冲撞之间令我摇来晃去。我便只能摇来晃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抽了出来。然后,他走到我前面,把我双腿盘在他的腰间,开始了第二波的进攻。

我蜜处被火热之物不停的厮缠,整个人早已情动,不知不觉中,我竟没有发现蒙着脸的布被那人拿开,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双腿紧紧缠着这人的腰,已情不自禁地随着他的动作而起伏。

我也没有发现,随着外面的欢叫声越来越响,那人把我越扣越紧。而随着他的动作,他的内息与我的内息的相互周流也越来越快!

**到最后,当这人把我压在一根柱子上,硬物朝着我的体内射,精时,我猛然打了一个寒颤!

不对!这情况不对!

我说不出所以然,只是感觉到,随着这人的元精一波波射入体内,我体内的灵气竟是被什么吸出一样,剧烈的波动起来。

猛然的,我想得在哪里看到过,如果要让凤凰有孕,得让元精射入时,把她的凤凰炎吸出,然后再猛然喷入,将其罩在元精之上!

就在我想到这句记录时,果不其然,那人在元精射完的那一瞬,猛然把刚才吸出去的所有凤凰炎全部射回我的体内,罩在了元精之上!

这王八蛋,他不但欺我辱我,还想害我受孕!

这人是谁,他到底是谁?三界中,修为还在我之上的应是屈指可数,这人到底是谁?

我又气又怒,挣扎起来。

可我的挣扎毫无用处,反而增添了情趣,使得这人刚刚疲软下去的分身,在我的磨蹭中再次坚硬起来。

这一次仅仅只是开始。

那一个夜晚,那人不知用了几种姿势,每种姿势做到最后,总是他扣着我,一边向我的体内源源不断地射入元精,一边抽取凤凰炎好让其罩回元精之上。

那一个夜晚,我用传音入秘哭过求过骂过恨过,可通通没有用。

那一个夜晚,那人最后离去,解开我身上所有的束缚时,我虽恨之入骨,却根本连动手指的力道都没有了,更谈不上杀了这人替自己报仇!

我是在孔秀他们的说话声中清醒过来的。

我慌乱地坐起后,便朝自己看去。

我的衣裳穿得好好的,昨晚上被啃咬了一晚上的肌肤上,连半个印子都没有,我打出一个回溯术,却显示我喝醉酒回来后便倒在榻上睡着了。

甚至,连我的下半身都无半点不适……

我把自己上上下下检查一遍,看不到任何异常,又打出十几个法诀查探,却表明昨晚上一切如常,房间并无外人进入。

难道昨晚真是我的一个梦?

我迷糊了,整个人的那股子恨恼,一下子没了个来处。

看到我出现,孔秀迎了上来,他担忧地看着我,问道:“阁下,你昨晚喝那么多酒,不要紧吧?”

我微微一笑,问道:“昨晚那酒叫什么酒?”

孔秀回道:“听说是魔果酒,魔界的特产之一。”

我连忙问,“那这魔果酒喝多了,会不会产生幻觉?”

孔秀诧异地看向我,回想了一会后说道:“没听魔界的人说过。”转眼他又说道“不过所有的酒喝多了,都可能让人产生幻觉吧?”

是这样吗?

这时,孔秀关切地问道:“阁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没事。”转眼我又强调道:“是真没事。”转眼我又问道:“外面很热闹吧?”

孔秀笑了,说道:“是啊,挺热闹的,整个城池的人都载歌载舞的,快乐得不行。”过了一会,孔秀低声问道:“阁下。比起天界。这魔界有活力多了。”

我恩了一声。

我从涅槃后,一直都不知道疲惫是什么滋味,可这一会。我才在外面站这么一下,却有点累了。

于是我回到了厢房中。

捂着被子,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昨晚的记忆太清楚。恼意太深,可我腾地坐直打出法诀查看时。却如开始一样,昨晚并无异常。

就这样,我自己挣腾了大半天,终还是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又恢复了精神。

我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一出来。我才发现门外鼓躁声阵阵,仿佛有不少人聚集着吵闹一样。

见状,我招来一个修士。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修士为难地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后。终是说道:“听说是每逢血月期间,魔族便会全族躁动。”他继续说道:“外面的人,都是来找阁下的。”

“找我?”我大为不解,蹙着眉心一边提步就走一边问道:“他们找我做什么?”

那修士说道:“他们知阁下是三界第一美人,想来看一看。”

这话一出,我不由止了步。

与我对视一会,那修士无奈地说道:“这些魔族人感情奔放,他们自从见过阁下后,起了爱慕之心。”

我与他大眼瞪小眼一会,说道:“外面围了多少人?”

修士回道:“上千个吧。”

上千个高阶魔族?怪不得这人看向我时,脸色这么不好了。

我抿着唇,说道:“这种事你们可以找魔帝解决。”

我话音刚落,那修士从怀中掏出一个符信递给了我。

四目相对一会,我没有接过符信,而是大步朝外走去,“走,去看看。”

越是靠近大门,外面的鼓躁声便越是响亮,隐隐中,有魔族叫道:“女人长得美就是让男人看的,你们去告诉那只凤凰,本公子挺想让她知道何谓女人的欢乐。”

我脸色一沉。

又有魔族叫道:“越是不能碰的我越是喜欢,不是说那只凤凰是咱们的克星吗?叫她出来克一克俺!”

“魏枝儿,快快出来。”“就是就是,快叫她出来。”“哈哈哈哈。”

听着这些叫嚣声,我停下了脚步,沉着脸,我打开了符信。

转眼,属于炎越魔帝的那清冷漠然的声音传来,“喂?”

我把外面的声音一收,朝着符信里一放,然后淡淡说道:“陛下,这便是你们魔族的待客之道?”

符信中是好一阵沉默。

许久后,炎越魔帝清冷的声音传了来,“这事你不用理会,朕会处理。”

得了他这句话,我轻哼一声收起了符信。

果不其然,一刻钟不到,外面便安静了。

转眼,又一个晚上来临了。

这个晚上,与昨晚一样,一到时辰,便是天昏地暗,以我的修为,也难看清四周景物。

天地一片昏暗,外面却是排山倒海的魔族们的欢呼声。

这种欢呼声极有感染力,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孔秀等修士都跑了出去。当然,那些老臣们之所以出去,那是忙着调查魔界的实力。

只有我,因想着白天里那些魔族的叫嚣,便有点厌烦,当下回到了房间。

进入房间后,我又无心修练,便躺在榻上迷迷糊糊准备睡去。

我感觉到异常时,约摸是后半夜。

刚刚感觉到四周的空气不对,我便再次手脚被缚。()